张学良:我行事高深莫测蒋总统在西安也没想到

陈继承 收藏 0 109
导读:我做事向来是高深莫测,绝对不要人家知道。你们懂吗?看我脸在笑,可我要杀人,这才叫厉害。 这都是上帝的安排,这并不是我有什么特殊。是蒋夫人劝我信上帝的,我信基督教,就是受她的影响。你们想一想,难道那些死去的人都不如我吗? 我今年86岁了,我看见、经过的事可是太多了。我到过意大利,墨索里尼那个权威可了不得,他想得到他后来会挨枪子吗? 再回来说我自己,我28岁、29岁时就执掌大权,人家若写我的历史,我是东三省边防军司令长官。东北有个正东会,在湖北也有,广东也有,我一个人干两个,东北正东会我


我做事向来是高深莫测,绝对不要人家知道。你们懂吗?看我脸在笑,可我要杀人,这才叫厉害。

这都是上帝的安排,这并不是我有什么特殊。是蒋夫人劝我信上帝的,我信基督教,就是受她的影响。你们想一想,难道那些死去的人都不如我吗?

我今年86岁了,我看见、经过的事可是太多了。我到过意大利,墨索里尼那个权威可了不得,他想得到他后来会挨枪子吗?

再回来说我自己,我28岁、29岁时就执掌大权,人家若写我的历史,我是东三省边防军司令长官。东北有个正东会,在湖北也有,广东也有,我一个人干两个,东北正东会我是主席,北平正东会我也是主席。这个时候我还兼着全国陆海空军副总司令,我统辖的部队,虽然不到百万,但有六七十万,山东、河北、山西的军队都归我指挥。

你想一想,我才29岁的年纪,我是一个超人吗?不是。我有那么大的能力吗?也不是。这决不是客气话,我好玩、好乐、好吃,可是呢,那些玩艺都在我的手里。那时中国三分之一的江山都在我的手里,要它变啥就变啥。所以,后来日本人非要把我干掉不可。

日本人为什么要发动“九一八事变”?直接是对我,实质上是对着我们的国家。那时日本人宣传,不骂别人,专门骂我,把我骂得简直不是人了,给我造出很多的谣言,甚至造出假照片,恨透我了。那时我是东北的中心,我想把中国统一,想把国家搞富强,希望中国富强啊!

我小时候身体很坏,真没有想到我能活到现在。吃、喝、嫖、赌,我都干过。执政后,我还要对付日本人和杨宇霆。日本人想让我当东北王,不让我和南京政府合作。你爷爷死后,日本派林权助来给你爷爷吊孝。林当过日本驻中国公使,在日本地位很高,是元老重臣,了不得。你爷爷死了,我虽然心里非常难过,但还得笑脸招待他。林天天跟我谈,想让我当日本人的傀儡。我模棱两可对付他,不给他明确答复。他不要我与南京合作,要我给日本人当傀儡,那不行。对林权助,我佩服,他也佩服我。他在日本很有名,能说会道,简直能干极了。我对他是佩服得五体投地,但他的提议,我不能接受。在做好各种准备后,我突然下命令实行易帜,与南京政府分治合作。日本人也没办法。

我做事向来是高深莫测,绝对不要人家知道。你们懂吗?看我脸在笑,可我要杀人,这才叫厉害。日本把我当小孩子,想骗我,那不行。

当年蒋总统在西安也没有想到我会那样做。

今年我86岁了,才跟你们说这个话。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