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报:中国要成为海洋大国比英美等国更难

ufo火星人 收藏 1 221
导读:新加坡《联合早报》12月17日刊登题为《中国的海洋地缘政治及其挑战》一文,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文章称,中国传统上数千年一直是陆地国家,尽管有很长的海岸线,但海洋地缘政治从来就不是政府要考虑的事情。原因也不难理解,中国从来就没有计划要成为一个海洋国家。只有一个国家要成为海洋国家的时候,海洋地缘政治才会变得重要起来。中国要成为海洋国家,只是近来的事情。 文章指出,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中国对海军有战略意义上的思考,但发展海军更多是为了国防的现代化,与中国的海洋地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新加坡《联合早报》12月17日刊登题为《中国的海洋地缘政治及其挑战》一文,作者是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所所长郑永年。文章称,中国传统上数千年一直是陆地国家,尽管有很长的海岸线,但海洋地缘政治从来就不是政府要考虑的事情。原因也不难理解,中国从来就没有计划要成为一个海洋国家。只有一个国家要成为海洋国家的时候,海洋地缘政治才会变得重要起来。中国要成为海洋国家,只是近来的事情。

文章指出,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后的很长时间里,中国对海军有战略意义上的思考,但发展海军更多是为了国防的现代化,与中国的海洋地缘毫无关系。直到上世纪80年代,当中国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人们开始思考海洋文明。很有意思的是,改革开放实际上主要是向西方,和受西方影响的国家和地区,如日本和东亚经济体开放,而这些国家和地区也就是海洋国家。向海洋国家开放,导致和海洋国家的互动,这是人们思考海洋文明的动机。

文章称,中国成为海洋国家的需要,来自中国的开放政策所导致的中国和世界的关联。完全可以把中国的开放政策分成三个阶段,即“请进来”、“接轨”和“走出去”。在上世纪80年代,中国开放政策的主题是“请进来”,也就是打开国门,欢迎外国资本的进入。在这个阶段,中国和世界没有、也不会发生冲突。到了上世纪90年代,中国实行了“接轨”的政策,也就是调整和改革自己的制度体系,来适应世界体系。在这个阶段,中国和世界也不会发生冲突。

文章指出,从本世纪开始,中国开始实行“走出去”政策,这就直接导致了中国海洋地缘政治的崛起。中国资本“走出去”,表明中国需要发展出足够的能力,来保护自己的海外利益、贸易大国的地位,也决定了中国海上航道安全的重要性。同时,中国周边海洋资源的大发现,加快了周边国家在和中国有争议的海洋(岛礁)地区开发资源的步伐,这大大加剧了中国和周边国家围绕海洋岛礁的主权争议,甚至冲突。所有这些都说明,中国必须转向海洋,把海洋地缘政治提到议事日程上来。

文章称,尽管海洋地缘政治重要起来了,但要成为海洋大国则不容易。中国过去从来就没有注重过海洋,现在开始讨论海洋和海军,仅仅是一个开端。英美国家花了很长的时间成为海洋的主人。现在,中国努力仿效今天主导着世界体系的美国,但已经没有了当时英美等国家成为海洋国家的历史条件。尽管无论是主观上的海洋意识和海洋文化,还是客观上的环境制约,都不容许中国像从前的海洋国家那样,顺利成为海洋国家。

文章认为,中国得学习其他海洋大国的经验,并不是要重复其他国家成为海洋国家的路径,中国必须探索自己成为海洋大国的道路。今天的全球化环境,已经为海洋地缘政治提供了全然不同的条件。尽管全球化在一些方面强化了海洋地缘政治的重要性,但在另一方面则使得地缘政治变得不那么重要。全球化表明各国之间的贸易,表明海洋地缘的重要性,但金融的全球化则表明金融经济的重要性,而金融经济则使得海洋地缘变得不那么重要,因为金融活动不需要经过海洋。

文章称,如果说在海洋地缘政治时代,谁控制了海洋,谁就控制了世界;在金融全球化时代,谁控制了金融,谁就控制了世界。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贸易和金融经济至少对中国来说同样重要,而且金融经济的未来,具有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诸如此类新出现的要素表明,中国要明了自己目前所处的世界地缘政治新环境,从而把自己塑造成为一个新型的海洋大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