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的复仇:阶级斗争如何塑造世界

涅槃新中国 收藏 0 214
导读:马克思的复仇:阶级斗争如何塑造世界

马克思的复仇:阶级斗争如何塑造世界

2013-04-11 10:17:08 来源:美国《时代》

众所周知卡尔·马克思已经去世长眠于地下。

随着苏联的解体和中国的改革开放,马克思信仰的决定历史发展进程的阶级矛盾似乎也已消逝在了繁荣的自主经营和自由贸易时代中。全球化那广泛的影响力用获利丰厚的金融债卷、外包和无国界制造将地球上最偏远的角落连接了起来,为从硅谷的技术权威到中国的农场姑娘中的每个人提供了充裕的致富机遇。亚洲在20世界后半叶见证了也许是人类历史上最不平凡的扶贫记录——这仰仗于了贸易、企业家和外国投资这些资本主义工具。资本主义貌似将要实现它的承诺——将每个人提升到财富与福利更高的新层次。

或者说我们认为。随着全球经济陷入了广日持久的危机,而全世界的劳动者在失业、债务和收入停滞的负担下,马克思对资本主义尖锐的批评——资本主义体系那与生俱来的不公正与自我毁灭倾向——是无法轻易解除的。马克思理论指出资本主义体系将无法避免的使大众赤贫化而同时世界的财富将更加的集中于一小撮贪婪之人的手里,这将引起经济危机并加剧工人阶级与富有阶层的矛盾。马克思写到:“财富积累的背面即是不幸、痛苦、辛劳、奴役 、无知、 野蛮 、环境退化的积累。”越来越多的证据暗示着也许他是正确的。可悲的是想要统计富人越来越富而中产阶级却非如此的证据是如此简单 。一份华盛顿经济政策研究所(简称EPI)9月份的研究显示全美2011年全职男性劳动者年收入中间值为4万8千2百02美元,小于1973年。经济政策研究院计算得出在1983年至2010年间,全美74%的财富获利流向了5%的最富阶层而同时60%的社会底层却遭遇了收入减少。毫无疑问有人会重新审视这个19世纪的德国哲学家。于荣军(音译)受世界大事的启发根据马克思经典的资本论谱写了一曲舞台剧。这位剧作家说道:“现实中所发生的你都能在那本书中找到。”

这不意味着马克思是完全正确的。他的“无产阶级专政”并没像预想那样起效。但是这日益扩大的不公的结论却正是马克思所预见的:阶级斗争回归了。全世界的劳动者正变得愈加愤怒并要求公平的分享全球经济。从美国国会的议席到雅典的街头再到中国南方的装配线,政治经济事件正被劳资双方不断扩大的紧张局势推动到了自20世纪共产主义革命以来前所未见的程度。这场斗争怎样展开将影响全球经济政策的导向,未来的福利制度,中国的政治稳定,和从华盛顿到罗马将由谁来统治。马克思今日会说什么?“一些类似:‘我早告诉过你,’”的说法理查德 沃尔夫说道,他是纽约新学院的一位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收入差距所制造的紧张程度是我今生前所未见的。”

显而易见美国经济阶层间的紧张程度正在加剧。整个社会被视为分裂成了99%群体(普通人,为了生计而奔波)和1%群体(出身名门和拥有特权每天都在变得更富的过富阶层)。皮尤研究中心去年发布的民意调查中,三分之二的受访者认为美国贫富矛盾“很深”或“非常深”,自2009年来显著的增长了19个百分点,并把这视为首要的社会分化。

加剧的矛盾已经左右了美国的政局。关于如何修补国家预算赤字的党争已经,达到了一个很大的程度,一场阶级斗争。每当奥巴马总统提起提高向美国最富阶层征税以弥补预算短缺时,保守派就大嚷着说他在针对富有阶层发动一场“阶级战争”。现在共和党已经展开了一场他们自己的阶级斗争。共和党元老会针对财政健康状况的计划通过削减社会服务有效的将债务清算的负担转嫁到了中下阶层身上。很大程度上基于连任竞选的考虑奥巴马总统将共和党人描绘成漠视工人阶级。共和党候选人罗姆尼,总统人选的竞争者,针对美国经济仅有“一点计划”-“那就是通过一系列不同的法规确保大众利益优先。”一片豪言壮语,然而,关于新的美国阶级偏见的争论已经压过了国家经济政策讨论的现象已经显现。涓滴经济学坚持的1%的成功将惠及99%的理论已经开始受到重要审视。大卫·迈德兰德,华盛顿智库美国发展中心的主任,认为2012年的总统选举给予了重塑中产阶级以全新的关注,并开始探索不同的经济议程以实现这个目标。“全面考虑经济问题已经占据了它的头脑,”他说。“我感到根本的转换占据了主导。”

在法国这场新阶级斗争的猛烈程度甚至更加显著。去年5月,由于金融危机的伤痛和预算的削减使得普通公民中的贫富分化十分突出,他们选举了社会主义政党的弗兰法西斯奥朗德,他曾公开宣称:“我讨厌富人。”他见证了他的承诺。他获胜的关键就是承诺将加大从富有阶层征税以保证法国的福利制度。为避免激烈的削减支出其他的欧洲政策制定者们已着手制定添补预算赤字缺口,奥朗德计划将个人所得税提高到75%。虽然这个计划被国家宪法委员会否决,奥朗德计划从其他方面引入相似的标准。同时奥朗德要求政府向普通人倾斜。他将前总统萨科奇不受欢迎的延长退休年龄计划又改回了原来的60周岁退休制。很多法国人希望奥朗德更加激进。“奥朗德的税收提议是政府认识到资本主义当前已变得不公平和不正常如不进行深度改革它的危机将从内部爆发的第一步,”夏洛特·博兰格尔一位非政府组织的发展官员说道。 然而他的策略受到了资产阶级的反弹。***也许还会坚持“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当资本论的世界变得更加流通,阶级斗争的武器也改变了。与其向奥朗德交税,一些法国富豪已经移出法国——带走了紧缺的就业岗位和投资。让·艾米利·罗森布鲁姆,在线零售商Pixmania.com的创始人,已经在美国开始了他的新生活和新冒险,他感觉美国顾客对商人更加友好。“对任何一次经济危机来说加剧的阶级矛盾都是正常结果,但是政治宣传却是蛊惑人心和有偏见的,”罗斯布鲁姆说。“与其靠企业家开办公司创造急需的就业岗位,法国正在将他们逼走。”

在中国贫富分化也许最具爆炸性。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奥巴马总统和新当选的中共主席习近平面临着相同的挑战。不断增强的阶级斗争不只是增长缓慢债务缠身的工业国家中的现象。即使在迅速扩张的新型市场,贫富之间的紧张气氛已经成为了决策者最关心的问题。与那些不满的欧美人想象的相反,中国从来就不是劳动者的天堂。毛时代为了保障工人权益的-“铁饭碗”-消逝了。尽管中国城市收入大体上涨,但贫富差距却十分极端。另一项皮尤研究显示近半数的中国受访者认为贫富分化是个十分严重的问题,同时80%的人认同在中国“穷人越来越穷,富人则越来越富。”

新一代的工人-比他们的父辈更加见多识广,这多亏了互联网-他们更加直白的要求更多的薪水和更好的工作环境。目前政府方面的回应还很混乱。决策者们已经提高了最低工资标准以提高工人收入,落实了劳动法给予工人更多保障。但是政府依旧不鼓励通常带有暴力性质的独立工人激进主义。这些政策让中国的无产阶级对他们的无产阶级专政产生怀疑。如果习不改革经济让普通的中国人更多的受益于国家的进步,他将面临着加剧社会动荡的危险。

马克思恰恰预见了这样一种结局。随着无产阶级对他们共同阶级利益的觉醒,他们将推翻不公的资本主义制度代之以一个全新的社会主义天堂。共产主义者们“公开宣称他们的目标只能通过暴力推翻现存所有的社会制度来实现,”马克思写到。“无产阶级失去的只有镣铐。”全世界的劳工正对他们渺茫的前景显出越来越没有耐心。成千上万人占据了城市的街道就像马德里和雅典那样,抗议居高不下的失业率和让情况变得更糟的财政紧缩政策。

但是到目前马克思的革命还没实现。工人们或许面临着共同的问题,但是他们并没有团结起来解决问题。例如美国工会在经济危机中持续衰弱,同时占领华尔街运动失败了。巴黎大学的马克思主义专家雅克 兰席埃尔说:抗议者们并没像马克思预想的那样打算推翻资本主义,他们仅仅想改革它。“我们并没有看到抗议阶层要求推翻或毁灭现有的社会经济体系,”他解释说。“当今阶级斗争产生的要求是修复体系这样通过对财富的重新分配是他们的长远生活更加可行更加可持续。”

尽管有这样的呼声,目前的经济政策正持续加剧阶级间的紧张气氛。在中国高官们承诺将缩减收入差距但现实上却回避能够减小收入差距的改革(反腐败,开放金融市场)。尽管失业率上升增长衰退欧洲债务国政府们仍削减福利项目。多数情况下被用来休息资本主义的方案更加的资本主义。罗马,马德里和希腊的决策者们正在债券持有人的压力下终止对工人们的保护并更加的放任国内市场。英国作家《混混:被妖魔化的工人阶级》的作者欧文 琼斯,管这叫“一场自上而下的阶级战争。”

在这条路线上坚持的已经所剩无几。全球劳动市场的出现削弱了发展中国家的工会。在里根总统和撒切尔首相的自由市场的猛攻下左翼政治势力开始转右,没有其他可信的可选性路线进行。“事实上所有改革论者和左翼政党都在为提升和影响金融市场而贡献,并恢复福利制度以证明他们有能力改革,”兰席埃尔谈到。“我会说任何政府或者劳动党或者社会主义党派的前景将是令人瞩目的改良--而非全部推翻--目前十分衰弱的经济体系。”

倒时便是马克思的复仇之时。


本文内容于 2013/12/18 8:56:07 被小编a26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