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随地吐痰的帖子看了不少,很多网友把这种现象归结为中国人“素质”差。红枫1955在加拿大已经生活工作了9年。加拿大是一个非常干净的国家。随地吐痰现象不能说绝对没有,但极少。加拿大人的确让人赞叹,但由此便说国人素质如何如何本人则不敢苟同。首先让我们先看一下“素质”是什么。百科全书中是这样描述的;

“素质一词原指个体在生物学上的遗传特征,指人的先天解剖与生理特点,即神经系统和脑的特性及感觉器官的特点。发展到现在,其意义已经泛化成了一个具有社会学和教育学意义的特定的概念,通常可以把它界定为:素质是个体在先天基础上,通过后天的环境影响和教育训练而形成起来的顺利从事某种活动的基本品质或基础条件。简言之,素质是先天天赋条件和后天习得才能的“合金”。

如果我们同意这个界定的话,那么问题就来了。随地吐痰的人不一定没有顺利从事某种活动的基本品质或基础条件,有的甚至非常精明强干。所以,用“素质”这个词来描述随地吐痰多少有点驴唇不对马嘴。那怎么说? 我认为,用“习惯”更确切些。提高“素质”很难,往往和受教育多少没什么关系。比如,有学者(注意,学者)到国外访问两三年,回来连说真话的“基本品质”都弄丢了,什么饿死三千万五千万,好像他自己挨个数了一样。但“习惯”却可以改,有时竟然可以是自然而然的,你自己都没察觉。

说别人不好,还是拿自己做例子最说明问题;

本人出身在1955年。父亲是普普通通的铁路装卸工人,母亲没工作。70年之前我们搬了三回家,三处房子地面全是土的。没有砖,更没地板。冬天采暖就在地中央摆一火炉,烧煤。屋里满是灰尘。有痰直接吐地下,用脚一踩完事儿。那时,大人不管,自己也不知道随地吐痰不好。

70年我家旁边儿有一幢公房拆掉了,我和弟弟捡了些砖,把我家地用砖铺起来了。以后就再没人往砖地上吐痰了。有痰就吐在火炕下的灶坑里。后来搬进了楼里,铺了地板革。所有人都去厕所吐痰。没人说,没人管。就这样,随着生活的改变,习惯也自然而然地改变了。

环境是造就人们习惯的重要因素。1988年我去支援乡镇。我们乡当时就有四万人口,方圆百公里没一条水泥路。下村屯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脚泥。在那里我就没见过一个人把痰吐在纸里,然后再把纸卷起来装兜里的。问题是,有那个必要吗 ?一路上瞎蒙,蚊子围着你,嗡嗡嗡从头到尾。黑压压的绿豆蝇叮这一摊摊牛屎,马粪。多你一口痰好像也没什么。

加拿大山清水秀,有人住的地方除了水泥路就是绿地。加拿大人确实文明。但也不是所有。2004年10月19日我第一次登陆加拿大,一下飞机便被我的老板接到了一个叫哈密尔顿的地方(没登机之前在网上找的工作)。这是一个养牛场,叫“Freeman Farm”。有80多头牛,奶牛50多头,小牛20几头。在那里,我每天工作10几个小时,一小时7元现金。每天清牛圈,喂小牛,挤牛奶(用挤奶机,但需人工清理牛乳),搬运草料。清理牛圈时靴子上全是牛屎。如果那个时候你放下手中锹,跑到外面去吐痰,老板会嚎叫;“What are you doing,fast!fast!......”不仅是我,那里人人都如此(其实算我只有四个人,老板,老板娘,还有他儿子。),因为那里就不是一个不随地吐痰的环境。

后来我来到多伦多。说真的,开始还真往地上扔纸。不是故意的,习惯使然。不过我真见到过有人把我扔下的东西捡起来送到垃圾桶里。那个时候,如果是你,心里会是什么滋味。至于吐痰,就更不用说了。总是乘没人的时候找个树根儿(树下有土),路边的排水口,垃圾桶等地方。久而久之,我发现我干脆就没痰了。十天半月没东西好吐。

这也难怪,如果你住在北京,一年365天,300天工业雾霭遮星蔽日,你不吐痰才怪。多伦多则是世上为数不多的几个最适合人类居住的城市之一。每到夜晚,这儿会让我想起儿时的内蒙古高原。星星月亮离你那么近。多伦多周边没有一家以煤为燃料的企业,空气相当的干净。这里居住着几十万华人,要说“素质”,参差不齐。有偷渡来农民,有移民来的知识分子,还有以各种理由来的难民。有人在这里住了20多年,一句英语都听不懂。要说习惯,绝大部分早就入乡随俗了,不随地扔垃圾,随地吐痰了。

按百度百科对“素质”一词的解释,中国人顺利从事某种活动的基本品质或基础条件一点都不差。中国人的平均智商远高于白人和黑人(除犹太人之外)。中国人不仅聪明而且勤奋。多伦多大学中,中国学生学习成绩远远好于当地学生。GPA3.5分以上的尖子生中除少数印裔之外几乎全是中国人。至于国内学生的勤奋那就更不用说了。 所以说,说中国人生活习惯不好我接受,说中国人“素质”差有点太沉重,既不符合事实也不符合逻辑。何况说这话的也是中国人。是不是“素质”也很差我不得而知。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