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战鹰出动、箭在弦上[英雄杯]

kjlzywz 收藏 28 3651
导读:一. 下达任务 1978年底的一天(11月中旬),一个正常飞行日刚刚结束,按计划晚饭后7点钟,团里召开飞行日讲评会,连续飞行了三天明天安排休息。当时我在A团任飞行副团长,正在准备飞行讲评的内容,突然,团里徐参谋长不敲门就进来,急匆匆说:“师里通知,立刻到师部开会”,头都不回转身就走,身后留下“紧急通知,我通知团长政委去”,就没影了。如此紧急的情况平时很少见,只有到福建前线轮战和1971年林彪倒台发生过。军人的直觉告诉我,有重大情况,有可能是兄弟部队又摔飞机?。脑袋胡乱想着,就听到门外汽车喇叭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一. 下达任务

1978年底的一天(11月中旬),一个正常飞行日刚刚结束,按计划晚饭后7点钟,团里召开飞行日讲评会,连续飞行了三天明天安排休息。当时我在A团任飞行副团长,正在准备飞行讲评的内容,突然,团里徐参谋长不敲门就进来,急匆匆说:“师里通知,立刻到师部开会”,头都不回转身就走,身后留下“紧急通知,我通知团长政委去”,就没影了。如此紧急的情况平时很少见,只有到福建前线轮战和1971年林彪倒台发生过。军人的直觉告诉我,有重大情况,有可能是兄弟部队又摔飞机?。脑袋胡乱想着,就听到门外汽车喇叭响,是师部派车来接我们的。拿起笔记本夺门而出,五辆吉普停在空勤楼前,师作战科长正清点人头。只听李科长喊道:“A团坐第一辆,B团坐第二辆,参谋长们坐第三辆,到齐了就出发”。只听B团高团长喊道“穿飞行服还是军装?”,“快走吧”科长回答。原来我们A团刚飞行完,我和团长都穿着飞行皮夹克,他们B团政治学习,没穿飞行服。按惯例,参加师里会议都着军装,高团长是个好较真的老同志,觉得没我们精神有些不服气,大家一阵笑就出发了。到车上才发现,我们团3名副团长就来了我一个,两名资格更老的都没来,什么事。当时我提副团不久,只分管作战和战备,难道 ... ...?

空勤宿舍离师部有10多公里,很快就到了。一下车就感到紧张气氛,有参谋拉开车门,低声耳语“请到三楼作战科”。往常到师部办事,大家都熟常开玩笑,今天个个小心谨慎,我们也不敢多问,匆匆小跑登上楼梯直奔三楼,飞行靴沓得楼梯板嘎嘎作响。

作战科是师司令部的重要部门,按军纪政工干部们很少进来,看到作战值班室的门敞开着,政委们有些犹豫,我们也扭头看看师副参谋长的脸色。副参谋长一挥手“快进去吧,就等你们了”。作战室不是会议室,上世纪70年代空军师级作战室很简陋,中间一张大桌,一圈椅子。周围墙上都是大比例尺军用航空地图,最醒目是《苏修空军远东地区兵力部署图》,文件柜里摆满了文件书籍,像空军作战手册、飞行指挥用语及外军兵力部署等,墙角几部电台和4-5部专线电话。

坐下后我环视了一下出席的人员,三个飞行团的头都来了,还有主管作战的师副参谋长、作战科长、领航科长。师领导有政委、2名飞行副师长。以前师领导的座位都空着,看来有上级领导与会。

很快侧面小门打开,师参谋长高喊“起立”,师长陪着三位领导进来。参谋长扯开嗓门:“报告司令员,航空兵S师出席会议人员到齐,请指示”,“请坐”一位魁梧首长回答。

坐下后定睛一看心里乐了,这位司令我认识呀,是军区空军的副司令,著名战斗英雄,最得意的的战绩是在朝鲜击落过3架敌机。副司令经常下部队和飞行员接触,我刚毕业时他是还军长,脾气大总训人,但爱和我们小飞行员交谈、打扑克也钻桌子粘纸条,我们都管他叫“老天爷”。但跟我接触最多的一次,是在空军杭州疗养院。三年前我还是副大队长时,师里举办运动会,我是团足球队长,率领空地勤弟兄们争取最后冠军,结果拼抢中摔了一跤,造成小腿骨折。经过几个月治疗基本痊愈,按规定还要到疗养院康复3个月才能飞。为尽快恢复健康,上级航医部门指定我去暖和的杭州。疗养院紧邻花港观鱼依山而建,座座两层小楼掩映在高大的梧桐树间,9号楼是康复科,凡大病康复的病号都收治在这里,多数是空勤飞行员。空勤灶餐厅在最里面山坡上紧挨着体育馆,三顿饭来回都要散步在逶迤的林间小道上。离空勤灶最近处有2座精致的小楼,大家称“将军楼”。几天后,发现将军楼总有一位老同志拄着拐出来溜达。一次到体育馆和我们一起康复锻炼,发现竟是老军长,他因跑步锻炼不慎被绊倒,小腿骨裂正在康复期。自然我们没大没小没有隔阂地逗趣一番。当时我也拄着拐,大家风趣的叫我们“老少双枪将”。有一天,康复科护士长通知我立刻换科室,搬家到高干病房去,我一个小小营级干部干嘛要去将军楼。原来那位军区空军副司令觉得冷清,要我过去陪她一块康复训练。副司令是左腿骨折,主架左拐,我是右腿骨折主架右拐,两人走在路上一瘸一拐正好对称,成为疗养院一道风景线 … … 。

“命令”,一道洪亮口令,把我的思绪瞬间拉回来,军区空军参谋长开始宣读空军下达的作战命令,命令是绝密级,大意是我师要立刻调整部署,组建作战分队,做好准备,一声令下立即出动。

我是第一次领受作战命令,除了紧张兴奋,好奇占了很大成分。小时候看战斗电影里的描述,每临大战司令员下达命令,总要国际国内形势如何如何,敌我双方兵力如何如何,最后是“党和人民在看着你们,有没有决心!”,大家回答“有”、“坚决完成任务”芸芸。可这里呢,出奇的安静,领导所说的都是细节要求,副司令员最后的指示,也是强调组织好部队,要组建拳头团队。会议下达最重要的死命令不是作战,而是“保密”,与会人员不得透露半点消息,否则军法处置。其实,会议上我们没有得到任何作战情报,敌人是谁?作战方向在哪里?不知道!军人天职,就是服从命令。

临散会前,副司令叮嘱大家,要内紧外松,尽快制定行动预案上报军区空军,具体要求由军区作战部长会后布置。副司令刚要示意宣布散会,突然发现了我,问道“小卡腿怎么样了?”,我立刻站起“报告司令员,没问题”,师长小声说“他现在是A团副团长”。副司令笑着点点头,扔下一句“别再踢球了”,说完转身离开作战室。在场各位都被司令员和我之间的哑谜搞糊涂了,只有我心里清楚。

二. 准备

组建作战分队的具体部署很快下来了,代号“祁连山”部队。当时,我师共有三个飞行团(全部是强-5)。一个甲类作战团,一个全天候团,一个新飞行员训练团,而最新的飞行员也已接近完成第二训练大纲,近两年部队训练有很大进步,可谓历年来最兵强马壮的阶段。但毕竟受文革影响部队战斗力基础还不牢,许多高难技战术动作还没飞,更没有大规模陆空协同作战的经验。师里将全师各团、各大队打乱建制,统编成一个加强团。方案是,每团抽调一个大队,即16架飞机(12架强-5、2架备份强-5、2架歼教-5教练机)和20名飞行员。整个加强团共48架飞机(36架作战强-5、6架备份强-5、6架歼教5教练机),军区还调拨2架运-5飞机供师指挥所使用。

重要的是人员配备。由于是第一次上前线,困难想的要多些,采用建制团拉出去并不现实,当时各团人员并不齐整(有不少病号),难以形成铁拳。经上级批准,抽调状态较好的老飞行员、教员骨干,同时降低级别编组中队大队。如我团最初定下的名单20名飞行员,包括团长(1名)、副团长(2名)、副参谋长(1人)、领航主任射击主任(2名)、大队长副大队长(5名),以上就是12名;再有中队长7名,真正的飞行员只有1名。组成大队12机编队,中队长甚至大队长都要担任僚机。由于人人都跃跃欲试积极报名,3个团情况基本相同,骨干都抽出来了。名单报到上级,很快被打回来重报。原来,上面批评道,把骨干都调走,留下的部队怎么训练?部队部署要讲层次,如果有伤亡需要补充,你们第二梯队在哪里?其实,上级一骂倒成了好事,谁走谁留工作简单多了。我们把1/2的骨干留下来,组成第二梯队和留守梯队,同时挑选更多成熟的年轻飞行员进入第一梯队。

一切都在悄悄而紧张的进行,表面部队正常训练,师团领导像鸭子浮水,暗底下使劲。很快上级批准了我师的方案,

三. 保密

随着报纸广播不断报道,我广西、云南边界群众遭受越南军人骚扰,并打死打伤我边防军人多人;我外交部多次发表讲话,抗议越南政府的无理挑衅行为;以及我边民的控诉等等,人们逐渐感受到边境的紧张气氛。部队紧张的做着出动准备,谁也不说,但好像一层窗户纸,没捅破之前是机密,一旦捅破就是愤怒的火焰。团里已经秘密公布了战备梯队组成(反击苏修名义),飞行员都知道自己的角色。第二梯队的战友,主动挑起所有日常勤务,没人讲任何豪言壮语,都默默地工作着。经常看到有人拍拍第一梯队同志的肩膀,好像在说“替我们好好打呀”,彼此挥挥拳头致意。

记得有一天,到师里领受完任务,团长召开全团中队/连以上干部会议,会上正式宣布上级命令,我师部分部队,将赴南疆某机场“战备训练”,即日起,全团进入二级备战状态,任何人不得擅离岗位,禁止向无关人员、家属透露军事行动秘密。团长最后下达命令,全团于某号前最好一切准备,任何人不得请假离队。政委补充道,为了保密,连休假、出差、住院在外的飞行员一律不通知归队,禁止在家属院议论出发的情况,违者纪律处分。我在会上部署了具体任务分工,把责任落实到每个环节。

离出发的日子越来越近了,想着就要上前线,我常常难以平复自己激动的心情。近半个月来,所有飞行员天天都穿着飞行服,跟着我多年的54式也上交了,上级配发了没有标牌的新手枪和新伞刀,增加了北方部队没有的落水救生背心,第一次看到战场急救包和压缩干粮。军区派教员来讲解野外生存知识。每人发一本中文拼音的越语小册子,像“缴枪不杀”我记得好像叫“雅布桑抗议”等。

四.倒计时

离出动还有2天。

团里正式确定转场序列分为:空转强-5梯队、空转运输机梯队和地转军列梯队,每个梯队都有一名团领导负责。上午团里举行转场任务会议,准备公布转场梯队人员名单。师长也来到我团会议室,我把空勤人员如何转场向师长汇报,师长说“先不要公布,师里还有安排”,议程都安排好了突然生变,弄得团里有些手足不错,真正应验部队一句老话“计划赶不上变化”。原来,就那么些飞机,谁驾战斗机,谁驾教练机、谁坐运输机?师要里统筹安排。师参谋长宣布几名师里的飞行干部要分到空转强-5序列里。师长在会议上解释道,有人要坐运输机去前线了,要顾全大局。会议简短休会,团领导按师里要求重新安排编队序列,我和参谋长紧张的调配飞行员序列,席间师长和团长政委耳语几句,把我叫到一旁。师长说:“师党委决定你不要进入战斗机梯队了”,我当时脑子嗡的吓一跳,难道被除名了。师长笑着说明缘由,我才放下心来。因为我们师的参谋长是位参加过解放战争的老同志,不是飞行员,年纪大专业上不对路。而精通飞行及参谋业务的飞行副参谋长,要留守协助副师长组织训练,就调我到师前线指会所工作,并给了个头衔“师前指参谋长助理”,负责“空对地攻击任务”的协调工作。“前线有大量空情、敌情工作要做,需要懂飞行有经验的”,师长略微停顿“你年轻,精力旺盛,要好好干,别光想着开炮立功”,“服从命令”我嘴里说着,口气并不坚决,老团长失去了好帮手,脸色也挺勉强。师长毫不含糊“就这么定了”。临了师长说“空中梯队我带队,你驾机”。得,全明白了,整个空中转场编队,师长亲自带队是领头长机,歼教-5飞机他坐后舱指挥,我在前舱驾驶飞机,等于兼职师领航主任呀。这个担子可重了,迷航可不是闹着玩的。

从此时起,我的角色从团里转向全师,俗话说,“参谋不带长,放屁都不响”,但整个作战分队和战场全局都在我的眼皮底下,谁也没打过仗,这参谋参谋,官不大责任可重大呀。最后,作战分队空中转场梯队确定。总共48架飞机,由于是机群长距离转场,上级要求排成一字长蛇跟进队形前进(我们管他叫“拉开架势”示威),即分成六组13批。第一组(第1批)领队长机编队,由3架歼教-5教练机组成(6名飞行员,包括师长、副师长等);第二组(第2、3、4批)由A团12架强-5飞机,3个四机编队组成;第三组(第5、6、7批)由B团12架强-5飞机,3个四机编队组成;第四组(第8、9、10批)由C团12架强-5飞机,3个四机编队组成;第五组(第11、12批)由6架备份强-5飞机,2个3机编队组成;第六组(第13批)由3架歼教5教练机组成殿后编队。

离出动还有1天。

上午师里组织转场分队飞行日,每人只飞一架次,就是演练编队出航及熟悉飞机。C团的飞机早就转到我们机场,在1号停机坪,齐刷刷排着一溜战鹰,其中一小半已经涂装成黄绿伪装色,是地勤修理厂两周内抢出来的。天气很好,战鹰怒吼的试车声已经平息,地勤机务战友肃立在飞机旁等待。全体飞行员在空勤休息室外列队,本场飞行指挥员(留守副师长)简单交代了几句任务和天气,重点强调三个团同时飞行的注意事项,然后请示师长意见。“按计划执行”师长回答,他今天也是飞行员,站在队伍的最左边。停机坪表面看和往日没有不同,但仔细观察,每架飞机的地勤比往常多,许多留守的机务也来到现场,好像在演练为战友为战鹰送行。8点35分,全体飞行员都坐进座舱,按照预案,除了指挥塔台与01号长机,所有飞行员保持静默不得出声,看旗语和手势行事,完全按战斗起飞要求。我是01号长机的飞行员,全编队都要听我的请示报告。8点50分,我回头看看后舱的师长,师长左手伸出大拇指示意“同意”。这时,我高举左臂(向停机坪示意准备开车了),地面信号联络员也立即高举左臂,并向所有飞机示意(准备开车、打开无线电),很快联络员转身向我,将高举的左臂向下挥动两次(示意所有飞行员都准备好了),我再次挥左臂(表示知道了),我按下无线电通话按钮:“昆仑,祁连山8506呼叫”(“昆仑”是塔台的呼号,师长的呼号是“祁连山8501”,我是“8506”,整个作战分队的编号“8500”),塔台回答:“祁连山8501声音好,我是昆仑”,这是和塔台联系的标准程序。此时,所有飞行员都必须打开无线电收听。9点整,绿色信号弹升空,联络员左手高举绿色小旗(示意开车),顿时停机坪发动机轰鸣四起,飞机尾后喷出阵阵白烟,我握紧刹车,检查座舱仪表、发动机和杆舵都正常,关上座舱盖该请示滑出了(不能用无线电),我伸出左手掌(示意飞机正常请求滑出),联络员立刻面向塔台高举双臂发出我的请求。此时,塔台上的信号灯由红变成绿色,并闪烁几下(示意可以滑出)。我再次举起左手向机务示意飞机要滑出了,机械师将右臂高高举起,左臂向前平伸(示意轮挡已撤出,没有障碍物可以滑出)。01号飞机(师长和我)和02号僚机(副师长和C团领航主任)两机歼教-5率先滑出。在全场瞩目下,机群鱼贯而出,以10公里的时速缓缓滑向跑道头。进入跑道后按要求先停一下,我刹住机轮将飞机停在起飞线左侧,回头看见僚机在右后侧停稳,也看到机群依次排在起飞联络道里。我们活动一下驾驶杆和脚蹬,使副翼、水平尾翼、垂直尾翼来回翻动,即是最后一次检查飞机操纵系统正常与否,也是向塔台报告“请求起飞”(塔台有参谋用望远镜观察),跑道边有起飞信号员,将高举的绿旗指向前方(示意可以起飞)。我将油门推到最大,飞机像离弦的箭,冲向前,冲向蓝天。

离出动还有半天。

晚上,空勤灶开饭了,时间和往常一样,飞行员们列队来到餐厅。没人说话已经连续十多天了,大家默默准备着。明天就要奔赴战场、明天战友就要分别,战场无儿戏,男子汉上阵不回头。不知道谁还能回来,不知谁将踏上不归之路,大家心里明镜只是不说,沉默是最好的诠释。壮行酒自古有之,搏杀前开怀畅饮至死亡于脑后。可共产党的军人不兴那一套,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战友情谊高于一切,宣泄一下情绪也是军人魂的一部分。晚饭很丰盛,大师傅都知道飞行员上前线的事,拿出许多美味佳肴。按规定明天有飞行任务是不准喝酒的,尤其不准烈性酒上席。开饭前,留守副师长高声喊道“注意事项,1.有任务的同志不许喝酒;2.留守的敞开喝,完了”。一场最奇特的壮行宴开始了,留守副师长带头,手端2个大酒杯,一一斟满白酒,走到我们面前,我和团长站起来,以茶应对。副师长说:“今天你们不能喝,两杯酒都由我喝,一杯代表我的心意、一杯代表你们的决心,上阵替我狠狠地打他狗日的”。说罢,两大杯白酒一饮而尽,我喝茶回敬首长,大家眼泪都流下来了。老首长带头,整个餐厅沸腾了,战友们把我们纷纷围住,豪爽的饮下两杯酒。就这样,你两杯、他两杯,没人坐下没人吃菜。眼看酒喝多了,红了眼的战友不分大小,拍拍我们的肩膀,拍拍自己的胸膛:“你要不英勇杀敌立个功回来,看我怎么收拾你”、“今天我醉你不醉,打完胜仗咱俩一块醉”。… … 夜已经深了,我们奉命悄悄退席早早休息。空勤灶里还在继续,我明白,战友们没捞到上前线机会,借酒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也促使我们更加坚定为国报效甘撒一腔热血的决心。

后记:

1. 碍于纪律,文章写到这不能再写了。关于中越边境反击战中空军的使用有许多传说,老卡不想证实也不想反驳。总之,以战前备战的事实表达空军指战员,特别是飞行员的努力表示尊重。关于那场战斗为什么没有使用空军?老卡这样理解,古人曰:兵之常战,虚虚实实也。当年,我空军海军航空兵在广东、广西、云南当面及纵深,集结近800多架战机,不能说没有出动。地面打响第一枪之前一天(2月16日),有近千架次飞机来回巡逻在边境线我方一侧。当2月17日我军突入越方阵地猛攻时,又有4000多架次飞机起飞,分高中低空多路直扑边境,飞到边境就迂回折返,再出击再囘转,连续三天(16-18日)保持强大空中压力,仿佛随时都要扑过去咬它一口。越方看大势不好,赶紧将所有战斗机撤到河内以南100公里,防止被我军打光。由于越方的错判,不敢派飞机骚扰我地面进攻,变相形成了我方空中优势(指净空),陆军老大哥(尤其坦克部队)可以放手一搏,而不必担心空袭。这就是空军看似没开一炮,而换取的最大成果。

2. 本文老卡仅以第一人称讲故事,请战友们不必对号入座。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18 9:08:55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本篇贴文,仅向那些为备战边境反击战而努力过的飞行员战友致敬。

3楼noring

写的非常好,自卫反击战过去这么多年了,关于空军在这场战斗中的战备情况,还是第一次从老卡的文章中看到。以前都是地面部队的报道了解的非常多。如果没有空军部队对越军形成的巨大压力,地面的战友们会遇到更多的敌军。

给老兵们敬礼!

3楼 noring
写的非常好,自卫反击战过去这么多年了,关于空军在这场战斗中的战备情况,还是第一次从老卡的文章中看到。以前都是地面部队的报道了解的非常多。如果没有空军部队对越军形成的巨大压力,地面的战友们会遇到更多的敌军。

给老兵们敬礼!

谢谢战友的鼓励。历史世面镜子,每个人难得赶上一两次重大考验的机会,现代和平时期军人都带着一个遗憾离开部队。老卡儿子小时候总问“爸爸爸爸你打过仗吗?”,如今小孙子也爱问“爷爷爷爷你打过仗吗?”。其实打仗一点都不好玩,要流血、要残废、要牺牲。军人就要在关键时刻冲上去,就像云南麻栗坡烈士陵园,躺着多少阵亡的英灵,他们用年轻的生命换来祖国的安宁与幸福。铁血做了件好事,征集自卫反击战文章,鼓励正能量不断发扬光大,我们老兵有义务呀。


6楼 潜艇伏击
写得真好,想自己亲身经历一样!
有些东西像过眼烟云,转眼即逝。有些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老弟是潜艇艇长,相必从最基层水兵干起,对于潜艇操控的一切,到现在肯定闭目不忘的。谁让咱们是个老兵呢。


10楼teng888

由于越方的错判,不敢派飞机骚扰我地面进攻,变相形成了我方空中优势(指净空),陆军老大哥(尤其坦克部队)可以放手一搏,而不必担心空袭。这就是空军看似没开一炮,而换取的最大成果。———初见空军大哥在那场战斗中的作用,解析了多年来空军为何没有出击问题!实质上空军在充分调动部署、作好一切准备时己经牢牢的掌握了制空权,地面部队没有了后顾之忧,陆军炮兵地面部放手去打,空军以逸待劳了!


2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