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枪嫌疑犯

国产大飞机 收藏 1 580
导读:抢枪嫌疑犯 刘祖光/文 一:银行押运车被抢 龙城市的银行钞票押运,一般都是由市公安局属下的金盾公司承担。龙城市是个地级市,敢抢押款车的悍匪从未有过。但是,从未发生过并不意味着永远不会发生,这天,龙城市就爆出了惊天大案,光天化日之下,一辆押款车被抢。 事情发生在红专路的一个小巷子里,本来那是一个小巷子,但路是通的,但前面有个大型小区在建设,施工队为了安全起见,把路给封了。银行就在离围墙十几米的地方,银行和围墙之间,有很多小贩在摆摊,卖小吃的卖菜的卖水果的卖芝麻糖的应有尽有。劫匪在这种地方潜

抢枪嫌疑犯

刘祖光/文

一:银行押运车被抢

龙城市的银行钞票押运,一般都是由市公安局属下的金盾公司承担。龙城市是个地级市,敢抢押款车的悍匪从未有过。但是,从未发生过并不意味着永远不会发生,这天,龙城市就爆出了惊天大案,光天化日之下,一辆押款车被抢。

事情发生在红专路的一个小巷子里,本来那是一个小巷子,但路是通的,但前面有个大型小区在建设,施工队为了安全起见,把路给封了。银行就在离围墙十几米的地方,银行和围墙之间,有很多小贩在摆摊,卖小吃的卖菜的卖水果的卖芝麻糖的应有尽有。劫匪在这种地方潜伏隐身非常容易,在押款车到,劫匪突然行动,打了押款人员一个措手不及,然后利用混乱局势逃走。

抢走了多少钱?市民们比较关心这个数字,传闻,劫匪没抢走多少钱,因为那是家小银行。不过,没多少钱是相对而言,车上至少也有上百万现金。劫匪这场行动没白干,真是胆大心细,看到银行不好抢,居然利用押款人员麻痹大意的心理,打劫成功!

市民们谈得吐沫飞溅,其实跟事实大相径庭。劫匪没有劫走一分钱,但是,情况比劫钱更糟糕:两名押款人员的枪被缴了,司机被枪托打晕,劫匪带着一支枪逃离,另外一支枪扔在了街口的垃圾桶里,警察发现时,枪支已经被拆解,分几个垃圾桶放。也就是说,劫匪在逃跑时,居然将枪拆了,从容不迫地分几个垃圾箱扔。

这绝对是龙城市的大案要案,一时间,领导的电话打个不停,连在省城开会的市委书记都打电话到公安局过问这件事了,公安局长秦廷朝组织精兵强将,组成“12.15特大案件专案组”,秦廷朝亲任组长,局里一干破案高手们集中在一起,反复观看银行门口的监控录像,录像显示,押运人员一脸轻松地等候,脸上带着笑容,劫匪倏忽间行动,动作迅猛地下了押运人员的枪……

几个押运人员来到现场,个个虎背熊腰人高马大,即便在忽然状态,能瞬间从他们手中夺枪也非易事。在现场,他们几人耷拉着头,秦廷朝让他们详细说当时的情况,他们说,当时,他们的车快到银行门口时,司机看到城管执法车刚到,城管们在执法,小贩们四散奔逃,银行这里有个口子,不少小贩从这个口子里逃跑。司机把车开到这个口子里,堵住了口子——

“你为什么要堵这个口子?”秦廷朝敏感地问。

司机小梁嗫嚅着说:“就是觉得好玩,想堵住这个口子,看小贩们还怎么逃……”

其他几个押运人员也是这个心态,就是觉得好玩,所以煞有介事地端着枪,其实保险都没开,只是瞎朝着奔逃的小贩们,几个城管还朝他们竖拇指,感激地说:“谢谢兄弟!”谁会想到,一个悍匪居然藏在这些小贩里啊。

银行的监控视野并不大,悍匪又动作迅猛,劫匪的具体容貌没有看清。调其他街区的摄像头来看,这个劫匪有着极其优秀的反侦察能力,他在动手前,就将摄像头的位置摸透了,逃离路线是避着摄像头的。但是,还是有隐蔽的摄像头拍摄到了他逃跑的踪迹。他奔跑的速度极快,对龙城的大街小巷极为熟悉,走小巷小街,极力避免走大路,就这样三拐两串,人就消失不见了。

公安局的精英们都感到十分挠头,手段这么厉害的劫匪,居然在龙城市这个很一般的地方出现,真让人意外。出手不抢钱,抢枪,更是让人害怕。抢枪干什么?后果不堪设想。

大家一番议论,无非是调集武警,全城搜查,封堵出城路口,重点布控火车站汽车站等地方。最关键的劫匪姓甚名谁作案动机,大家都说不出个所以然,令秦廷朝非常失望。他想了想说,把董主任叫回来吧。

董成武,公安局档案室主任,目前在省城参加会议。他是个老警察,年轻时参与过不少大案要案的破获,现在年纪大了,加上性情耿直,跟领导关系也处不好,就调他到档案室管理档案了。去年局里建设集资房,警察的房子面积在九十平,而领导们的房子面子都在130平以上,这引起了很多人的不满,董成武是领导,分到了一个140平的房子,可这家伙居然不感恩,举报分房不公,本来群众就对这种事情很敏感,这事捅了出去,省局都派人下来调查了,秦廷朝费尽心力一番腾挪,才摆平了这件事,房子重新分了,董成武第一个被调换了一个95平的小房,领导们对他都很有意见,这次省城那个不咸不淡的会,别人不愿意去,就派他去了。关键时刻,秦廷朝想起他来。

二:目击者调查

董成武风尘仆仆地从省城赶了回来,连家都没回,就来到专案组。他跟秦廷朝交流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这个案子目前的重点,不是调查悍匪藏在哪里或者逃向哪里,而是找寻目击者,根据目击者提供的材料,找出悍匪的蛛丝马迹,确定了悍匪身份,以后就好说了。

秦廷朝疑惑地问:“你刚一回来,就了解了案情了?”

董成武笑着说:“还用了解?在省城就听说了,这种事,能蒙得了老百姓,还能蒙得了同行?”

原来,在那个不咸不淡的会上,就有不少人很感兴趣地向董成武打听这件事了,他们知道的事情居然还不少,这些人是省内其他城市的警察精英,消息灵通,龙城市出现了抢枪这种惊天大案,他们几乎是第一时间知晓。

他们还说,如果龙城公安局的同志们有困难,他们可以帮忙。连省局的领导也表示,必要时省里组织力量抓捕这个悍匪。秦廷朝听得一身冷汗,压力更是增加了数倍。事发生在龙城,龙城搞不定,让兄弟们帮忙,这脸可丢大了,以后几年就任别人嘲笑龙城公安局的人都是酒囊饭袋了。

秦廷朝想了想,疑惑地问:“悍匪的身份确认当然很有必要,可是,抓紧时间抓捕这个危险分子,是第一要务啊,不然他再次作案怎么办?另外,找目击者还有必要吗?押运员已经说过了,他们就是第一目击者,大街小巷的摄像头都没拍到这个家伙什么东西,混乱之中,谁会注意到这个出手迅猛的家伙?”

董成武笑着说,从悍匪边走边拆枪的行为来看,他对枪支极为了解。对于这种人来说,多背一支枪少背一支枪无所谓的,那他干吗只带走一支枪?显然,他认为一支枪足够了,另外一支枪就是累赘。他没有选择快速扔掉,而是拆开了分几个垃圾箱放,是为了避免路人拿到这支枪,这说明这家伙还挺有社会责任感的……

秦廷朝哑然失笑:有社会责任感?他有责任感的话就不会干出抢枪答大案了!

董成武断定,短时间内,他不会出来作案,而是会选择躲在某个地方静静地等待风头过去。所以,把力量用在抓捕他上,收不到什么效果。倒不如把精力放在身份确定上,这才是头等大事,是破案的最关键之处。

董成武为什么这么断定?答案是:直觉。这让秦廷朝很是无奈。他对秦廷朝说:“秦局,咱们现在破案太依赖科技了,发生个小偷小摸都要调看监控,以前没有那么多摄像头,就破不了案了?”

秦廷朝觉得他说得也有些道理,以前没有高科技的时候,还不是采用笨办法?调查现场的每一个人,从中找出有用线索。秦廷朝给董成武拨了十个人,其余人仍努力找寻悍匪的下落。

除了押运员,城管是距离最近的目击者了。当天参与执法的十几名城管员悉数被带到公安局里,每人一个房间,回忆当天的情况,一一写下来。然后将材料综合在一起,董成武圈出重要的部分。

城管们几乎一致认定,抢枪的悍匪,事先伪装成卖水果的小贩。大家对他印象还挺深的,因为别的小贩逃走时,往往是推着车或者背着筐走,而他则是扔下水果摊走。另外,这个家伙很懂得穿插,其实同时扑向他的有四名城管,但他迂回穿插,居然从他们四人的包围中逃出,城管们没有上前追,因为押运员在前面,荷枪实弹,但谁也没想到,此人迎上前,三拳两脚就将他们打翻在地……

什么?打翻在地?秦廷朝跳了起来,金盾公司招的可都是身强力壮的小伙子啊。而且,押运员在诉说时,只说惊愕之间被夺抢,没有说彼此还发生了肢体战争。

没有说,是因为没脸说啊。

再找来押运员问,他们看着城管们的材料,只好低头承认,第一个是仓促间被夺枪了,但第二个马上开保险,想射击,但对方指头伸进扳机,他怎么抠也抠不动,同时对方力量强大,似排山倒海搬将他推到一边……

一个城管突然忍不住说:“那个小贩,其实只是个矮个子小男人而已……”

押运员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他赶紧低下头了。秦廷朝气不打一处来,下令金盾公司马上整顿,不符合要求的人员一律清退。他清楚,很多人都是领导安插到金盾公司里的,在金盾工作活儿轻松收入高而且还威风,正是安插亲戚的好去处。但他没想到,这些人的素质如此之低。

悍匪:身高167cm-170cm之间,瘦,头发凌乱,本地口音,卖水果。看来,找目击者的确是个很有效的办法,秦廷朝精神来了,马上下令调查当天所有在场的小贩。

调查结果令人吃惊。

三:重量级目击者

董成武带人来到劫案现场,他们都身着便装,分头去照顾小贩们的生意。

作为大案发生地,现场是要被保护起来的。但这个地方是附近两个小区居民的必经之路,不能不让人进出。另外,秦廷朝认为保护起来也没什么作用,就撤掉了围栏。此时,小商贩们又在那里摆摊了,烟气缭绕,叫喊声此起彼伏,居民们一边嚷着小贩扰民一边照顾他们的生意。董成武感慨说:“这些人跟小草一样,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你们现在没穿警服,要注意好自己的角色。”

大家点头,行动后,很巧妙地打听,一个卖烧烤的小胡子眉飞色舞地说:“那些押运员不是很牛逼吗?一分钟不到,全被干趴下,枪都被夺了,把那些狗日的城管都吓傻了。他们也就是欺负欺负我们,遇到狠角色,他们比押运员还惨。”

卖炒花生的大婶:“哎哟,那天吓死个人咧,城管突然就来了,还端着枪咧!我吓得摔了个八叉,卖苹果的瘦猴好心,跑的时候还扶起了我,让我跟着他跑,啊哟,那家伙跑得可真快……”

卖盗版书的老人:“所谓‘侠者隐于市’,民间是有高人的。且说那天,城管和荷枪实弹之警察联手行动,我等惶惶然如丧家之犬,老猴突然奋起千钧棒,救我等于水火……”

在小贩里摸了一圈,董成武就收获了很多重要信息。那天,押款员跟城管站成一排,押款员只是瞧热闹抖威风,但在小贩们看来,政府这次来真的了,真不让他们过了,连枪都端上了。这次合围没有留一点退路,小贩们只有翻墙逃走一条路,可是如果这样的话,他们的东西就带不走。在此紧张时刻,外号叫“老猴”的家伙,居然掉头冲押款员而来,下了押款员的枪后,城管们都傻掉了,在此间隙,小贩们乘乱而退。此次行动,小贩们的财物都没损失,惟一损失的,是那个绰号“老猴”的悍匪。

但,“悍匪”这个称号是要打上引号的,因为,他并不是有备而来,抢枪是突然行动。他的实际身份——他真的是一个小贩。

秦廷朝根本不信:开玩笑,一个卖水果的小贩能迂回穿插?能一下子下掉两个棒小伙的抢还拐带着打了好几个人?逃走得那么有章法,反侦察经验那么好?要是中国的小贩身手都这么好,就别提什么“三千城管攻占钓鱼岛”了,搞些这样的小贩就能搞定了。

董成武不慌不忙地解释。他跟小贩们套口风时,注意到大家形容悍匪时,都是幸灾乐祸或者很自豪的神情,这群小贩别看身处社会底层,但都是聪明人,一个小贩忽然乔装改扮在他们中间,他们能不认识,能不惊诧?但从谈话中,他们一点也没惊诧于悍匪的乔装改扮之术,这说明这个悍匪并不是忽然乔装,而是在此长期做生意,跟大家都熟悉。

另外,每个小贩都有自己的地盘,看似杂乱无章,其实很有次序,谁的地盘多大,在哪个位置,都是遵守他们之间的规定的。而在那里最好的一个地段,有一个摊位是空的,两边的摊主宁肯挤点儿都不挤占那个地方,那个摊位,正是卖水果的摊位。

还有一点,“老猴”——苹果摊主,好多居民都认识,因为水果摊在这里摆得有年份了,而且老猴做生意态度不错,不缺斤短两,水果成色也好。居民知道他家经济困难,先后有十几户人将旧衣服收拾了一包送给他,他都接受了,很感激,跟人家说了好多感谢的话。

董成武说的这番话,让秦廷朝很震惊,老猴,这个卖水果的小贩,是悍匪,他相信了,但又不愿意相信。董成武又说道:“还有一个重量级目击者,他跟老猴认识,而且,也住在旁边的小区。案发时,他在阳台上嗑瓜子……”

秦廷朝赶紧说:“快带来。”

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来了,他自我介绍说,他叫侯长安,跟老猴是一个村的。老猴大名叫侯建军,64年生。

董成武补充说道,侯长安先生是他们村第一个考上大学的,大学毕业后,就在龙城一中教学。

秦廷朝点点头,原来是重点中学的教师,有文化,看来是不会胡说八道。他首先问道,这个侯建军,就是那个抢枪的人?

侯长安点点头说:“那天下午我没课,就坐在阳台上看书。侯建军在村里辈分小,年纪比我大很多,但他还得喊我叔。他从来不到我家来,倒是经常给放学回家的我女儿口袋里塞水果吃。那天下午,我远远地看到城管来了,马上冲他喊,‘建军,城管来了,快跑。’他赶紧收拾东西,我准备下去帮他收拾,谁知他忽然冲我摆摆手,就冲出去了。前面那道防线,城管那里最弱,我真没想到,他居然冲到押款车那里……”

看来,老猴,侯建军,就是这个惊天大案的主角了。

四:老猴的简历

确认了身份,抓捕就有方向性了。秦廷朝对董成武很满意,他一方面向领导们汇报,一方面赶紧向侯长安了解侯建军的情况。

侯长安作为老师,言语逻辑性很强,他娓娓道来了侯建军的简历——

侯建军,男,64年生,曾经是村里最顽皮的男孩之一。他身体素质很好,善爬树,无论多粗多高的树,他跟猴子一样“嗖嗖”地往上爬。他还很善于憋气,村边有个小河,河湾处有个深潭,多深没人知道,反正每年都有人在那里淹死。一年,有人在那附近炸鱼,河面上飘了白花花一层鱼,十多岁的侯建军在水里快乐地捞鱼,这时,一条大鱼,足有几十斤重的那种大鱼,半昏半死之间,突然奋力跃入深潭,侯建军不听岸上大人的劝告,一个猛子扎进去,在水下摸了六七分钟才上来,怀里还抱着大鱼……

侯长安讲到这里时,忽然说,其实,农村孩子嘛,整天摸爬滚打,身体不好是不可能的,侯建军应该是身体最好的,因为他几乎从不生病,从树上掉下来,头破血流,老爹用土一按,他照样活蹦乱跳地玩。他家兄弟多,穷,眼瞅着他到了说媳妇的年龄,说媒的好几个,但一个也没说成。姑娘家说了,孩子模样行,身体也棒,品性也不错,但就是家里太穷了。侯建军发誓要改变自己,报名参军,让大家很是吃惊。

为什么吃惊?参军是农村孩子跳龙门的一条捷径啊,在那年月,参军几乎是农村孩子最好的出路。但侯建军参军那一年,情况特殊,因为南边发生了战事,中越两国干起来了。昔日削尖脑袋往部队里扎的干部子弟都不参军了,机会出现后,侯建军毫不犹豫地顶上去了——他家三代贫农,身体条件符合,部队又是要人的时候,他顺利地参军入伍,那是1980年,侯长安刚刚四岁。

侯建军参军后,好消息不断出来,他被安排到英雄连队,后来在军区射击比赛中获得二等奖,立功了,再后来,居然当上班长了。侯家有希望了,侯建军老爸的腰杆也挺直了不少。

83年,一个惊人的消息传来,侯建军上前线了。那一年,他所属的济南军区参战,侯建军以侦察兵的身份,在前锋队伍里开拔云南。消息传到村里,村干部敲锣打鼓地将“光荣军属”的匾额挂在了侯家门上,侯建军老爸又高兴又担忧,毕竟枪子不长眼。

前线交战激烈,侯建军作为侦察兵出生入死,他所在的连队死伤二十多个人,他毫发无损——说毫发无损也有些夸张,他耳朵听力下降了很多,被大炮震的,另外,在潮湿的猫耳洞里呆久了,烂裆,下体溃烂了,这些事情,都是后来侯建军讲给侯长安听的。

在前线呆了两年后,侯建军回来了。中越的战事也暂停,济南军区完美地完成任务,撤了回来,轮到其他军区的战士上场了。侯建军其实可以继续当兵,但他选择了复员,因为在战场上见了太多的死伤,他渴望过老婆孩子热炕头一般的幸福生活。

侯建军回村后,动静很大。村里人预言他肯定能变成城里人,吃上商品粮。可是,没有,上面一直没有安排。按政策,他那一级别的战斗英雄,至少能在县里找个工作,比如做领导司机等,但政策是一回事,执行是另一回事。

很快有流言传开来,说他在前线其实是伙夫,那战斗英雄牌牌上场就有,根本不稀罕;说他可能被敌人俘虏过,俘虏过的人还安排个什么工作,不枪毙你就不错了;说他跟越南女人有扯不清的关系,要不然怎么会烂裆呢——大家坚信,越南人可耻地使用了美人计,在女人身上扑了毒药,她们引诱解放军战士,发生关系后,解放军战士下体就开始烂……

总之,流言很旺盛,侯建军一家很尴尬,之前崇拜他的弟弟妹妹们都不理他了,侯建军眼瞅着安排工作无望,长叹一声,就找了一辆破自行车,走街串巷地卖牛杂了。生意还不错,慢慢的,流言就没了,他也结婚了,娶了个邻村的老婆,夫妻俩很吃苦,终于盖了三间大瓦房。但大瓦房住了就一年多,瓦房就被人拆了。

因为侯建军违反计划生育了,那时候计划生育抓得严,但村里人想办法生二胎,侯建军也不例外,第一胎是女儿,就跟别人一样东躲西藏地要二胎。老婆躲到了新疆一个战友家里,侯建军则继续做生意,但乡里的人下来,逼他交出老婆,他自然不干,人家就拿他屋里的东西,黑白电视机,自行车……都被弄走了,家徒四壁,侯建军一点也不在乎。后来,乡里的头头们指挥扒他的房子,侯建军还是不在乎,他以为他们只是咋咋呼呼,谁知道他们来真的,几个小伙子上房揭瓦,几年的心血才盖起来的房子,侯建军终于憋不住了——乡里下来的十几个人,全被他打倒在地。他后来解释说,他打人有分寸,根本没下力,要是真打,那十几个人小命就扔在那里了。

但大家都认为他在吹牛,因为他很快被抓进了乡里,被拷打,出来时牙齿松了,腿也瘸了。邻村一个人也因为计划生育被关在乡里,他说,哎哟,那个侯建军,挨打挨惨了,打了三天三夜哟……

侯长安不紧不慢地讲着,董成武聚精会神地听,但秦廷朝越听越冒火,讲这么多废话干吗?讲重点啊。侯长安停下不说了,只是笑。董成武笑着说:“当老师的有水平啊,秦局,他不是在简单地讲侯建军的成长经历,他在跟我们描述一个所谓的‘悍匪’是怎样产生的。”

秦廷朝明白了,问:“你的意思是,从他复员受到的不公平对待,到后来计划生育时挨打,他心里埋下了仇恨社会的种子?”

侯长安不紧不慢地说:“他从乡里出来时,是被抬出来的,奄奄一息。后来在家养了小半年,身体才养好了,但一条腿,是永远地瘸了。”

秦廷朝跳了起来:“啊?这个悍匪,不仅是个小贩,还是个——瘸子?”

五:为什么夺枪

抓捕行动开始了。

侯建军所在的村子,离龙城市并不远。侯建军家是二层小楼,看样子,他家的经济条件,在村里还是不错的。家里还有狗,警察翻墙进去时,狗凶狠地扑上来撕咬。侯建军的儿子在热被窝里被摇醒:“你爸呢?”“我爸,好几天没回来了。”

侯建军的老婆在新疆生了个儿子,这个儿子被侯建军视为宝贝疙瘩。因此,秦廷朝将这个十几岁的孩子送进公安局保护起来,有这个孩子在,不怕侯建军不露面。

两天过去了,侯建军一点消息都没有。

侯建军的老婆五年前生了重病去世了,侯建军只有女儿和儿子两个至亲骨肉。秦廷朝忽然想起来,侯长安几乎没讲过侯建军女儿的事。他是不是躲女儿那里了?

又一次叫来侯长安,侯长安似乎很为难,犹豫了一下还是说了:“侯建军女儿叫侯翠岚,上初中时,老妈生病,老爸又是残疾,她就辍学去南方了,后来经常给家里寄钱,开始时是几百几百地寄,后来,则是五千一万地寄了——因此村里传言,她在南方做了小姐。”

这个事成了侯建军心里最大的痛,有一年过年,女儿回来了,穿得很漂亮,但他不让她进门,非让她解释清楚钱的来路。很多人在门口看热闹,女儿放声大哭:“我解释不清——爸,我忍心看着我妈死吗?我忍心看你瘸着腿厚着脸皮借钱吗?我忍心看我弟弟上不起学穿破衣服被同学们嘲笑吗?”

侯建军在屋子里哇哇大哭,他到底没给女儿开门,女儿流着泪拖着行李箱又走了。之后她照样寄钱回来,侯建军还是接受了女儿的钱,因为老婆的病越来越严重。最后,老婆还是死在了医院里。后来,女儿带着一个中年男人回村,侯建军对人家很冷淡,男人很快就走了,女儿在家呆了半年多,然后,楼房就盖起来了。楼房起来后,女儿就走了。她说,给老爸和弟弟盖个好房子,老爸以后能再娶,弟弟也有个好点儿的住处。此后,女儿就再也没回过村里。

侯建军后来跟侯长安很聊得来,他跟侯长安讲当年在前线的故事,越南猴子摸到了我军一处野战医院,伤员和医生护士都被他们打死了,侯建军听说后,带着六七个人追击,将那三十多个越南猴子一个个地都搞死了。回来时,只有四个人。

侯建军说:“我根本不喜欢‘老猴’这个外号,但他们非这么叫,我也没办法。”

侯建军央求侯长安给儿子补补课,按龙城市的补课标准算,该是多少钱就是多少钱。他将希望放在了儿子身上,这几年做小贩卖水果也挣了一些钱,心劲很足,他还说,等再挣点钱,就带着儿子到云南给战死的战友扫墓去……

秦廷朝一拍腿:“侯长安啊侯长安,你怎么这么磨叽啊,这么重要的情况,怎么不早说?”

侯长安一脸无辜地说:“你当时让我捡重要的说,我觉得他女儿这条线不重要嘛,所以就没讲。”

秦廷朝马上联系云南警方,布置警力,在老山那一带的烈士陵园布控抓捕。他对前往云南的武警一再提醒说,逃犯是一个侦察经验丰富身手很棒的野战能力很强的军人,是亲手杀过二十多个人的真正的杀器,一定要认真对待,必要的时候,可以当场击毙……

董成武查阅了档案,联系了侯建军的战友,昔日的不少战友都是残疾人,生活困顿,但讲起中越战事和侯建军,他们个个都眉飞色舞。他们说,从未见过像侯建军这样的天生的侦察兵,他像猴子一样在丛林里钻来钻去,枪法好,一枪干倒一个,不带含糊的。他还特节约子弹,能用刀解决的绝不用枪,光近距离搏杀,干倒的敌人就有六七个。侯建军的出色行为也引起了敌人的重视,敌方组织了十几个好手狙杀他,后来呢,呵呵,他们都被侯建军干掉了……

战友的说辞也许有夸大的成分在内,但侯建军至少杀过二十个敌人是个事实,这样的人,在小街里卖水果,谁也不认识,但忽然间出手,瞬间干倒那几个中看不中用的押款员,确实在情理之中啊。

董成武认为,侯建军是有可能前往云南,但从他夺枪的行为来看,似乎还有隐衷。他要逃跑,其实从城管那里穿插过去就行了。依他的身手,一点也不难。

秦廷朝疑惑地看着他,他说,侯长安认为,侯建军出手夺枪,意在吸引人的注意,好让别的小贩逃跑。

侯建军旁边的卖甘蔗的妇女证实了董成武的判断。她说,那天,她跟侯建军聊天,说她的困难——孩子患了自闭症,花了好多钱却找不到治疗的办法,丈夫单位效益又不好,家里全指着她的生意了……正聊着,城管来了,气势汹汹,她当时就慌了,侯建军安慰她说:“你别急,我去吸引他们,你趁乱逃走,带好东西啊……”

只有夺枪才能最大程度地震慑住城管,这就是侯建军的作案动机。

看起来这个理由很扯,但对于那个妇女来说,丢两捆甘蔗还真是一笔很大的损失。侯建军身手好,但是个法盲。他情急之下夺枪,没考虑那么多,但是夺到手后他意识到犯的错大了,所以才开始逃亡。

侯长安说:“我跟建军聊过很多,他一个近五十的人了,还真没有作奸犯科的想法。”

秦廷朝逼问:“你不是形容过他仇视社会吗?”

侯长安苦笑说:“你理解错了,我讲了他那么多苦事,最后他还想让我给他儿子补习功课,说明他一路从坎坷中走来,对现在的生活倍加珍惜——他没有仇视社会,相反,他很热爱生活。”

侯长安判断,侯建军很可能还在龙城市。果然,下午,一条新闻爆出,龙城市黑道老大姬老三被人用枪指头,当场吓尿了!姬老三的手下一看情况不对,赶紧报警,警察在外面,不敢冲进去,那人说,他叫侯建军,请领导过去和他说话。

六:叫一声兄弟

秦廷朝带着武警迅速赶往现场。路上,大家已经知道了案情经过:姬老三开车到了公司大厦,看到门口一个卖水果的,卖的是黄澄澄的梨。姬老三正好有些口渴,顺手就拿了一个,边走边吃,小贩叫住了他,说:“还没给钱呢?”

不知怎么回事,姬老三那天心情很好,有意逗逗小贩,就从黑提包里掏出一把枪,指着小贩说:“这个值多少钱?”

小贩眨眨眼,姬老三满意地收枪,这时,小贩忽然手一动,他的枪不知怎么的就到了小贩手里,小贩的手里又多了一只枪,两支枪同时指着姬老三:“该付多少钱,就付多少钱!”

姬老三的枪是假的,可他知道小贩手里的枪绝对是真的,在太阳底下,枪管泛着幽蓝的光,吓死人……

侯建军居然胆大到继续做小贩卖水果,可真让人想不到。谁会想到闹市区里的小贩会是一个抢枪的嫌疑犯呢?谁会想到那把枪就在水果筐下面呢?

秦廷朝在外面喊话,让侯建军放下武器。侯建军没有回应,秦廷朝又说了他儿子在公安局的事,侯建军喊道:“孩子在政府手里,我很放心。这几天我不在家,也没人给他做饭,麻烦政府了。”

秦廷朝很焦躁,不知道该怎么说了。董成武主动说,我进去跟他谈谈吧……

秦廷朝点点头,嘱咐他一定要小心。董成武笑着说:“没事,我觉得他一点也不危险。”

董成武进去了,侯建军问:“你是领导?”

董成武点点头说:“我在公安局里是主任。”

侯建军“喔”地应了一声,忽然有些羞愧地说:“那天,抢枪的事,是我一时冲动……我看到那些端枪瞎指的家伙生气,枪口是对着敌人的,不是对老百姓的……所以我就抢了,想着教训他们一下,同时也好让其他人逃走……我这身功夫都白瞎二十几年了,没想到还挺好使……”

董成武笑着说:“我理解你。你抢了枪后,不知道怎么将枪送回,又不敢回家,只好先躲起来了。你继续卖水果,这个躲起来的主意不错,把我们都蒙了。”

侯建军笑笑说:“没啥躲的嘛,人活着总要干活。我跟越南猴子干仗时,觉得他们有一条做得很对,他们喜欢在树林密集的地方打仗,有掩护嘛。在城市里,人就是树,人多的地方,就是树林。所以,在这里,反倒不太好找。”

董成武点头,又问:“你要一直这样躲下去,我们还真找不到你。今天怎么不躲了?”

侯建军咧着嘴笑开了,用枪指指吓尿了的姬老三,说:“这厮太气人了嘛——我也不想躲了,我要是拿着枪去公安局,怕武警们把我突突了。倒不如这样,把枪还给政府,我进局子,吃枪子也好,把牢底坐穿也好,反正日子踏实了。”

董成武伸出手,他将枪交给他,然后双手合起来,董成武拿出手铐将他拷上了,董成武在他耳边说:“兄弟,我也在越南打过仗。”

侯建军眼睛亮了,他也小声说:“兄弟,今天上午,我女儿给我发了条短信,她生了个胖小子,我做姥爷了。”

董成武眼里突然一热,泪珠差点滚落,他将侯建军带了出去,武警一拥而上,将他押到车里……

案子告破,局里召开庆功大会,但董成武没有参加,而是到侯长安的家里,坐在阳台上,看下面的芸芸众生。小贩们依然在卖东西,在扰民,烧烤烟气弥散,确实很让人讨厌,可那滋滋做响的肉串,又着实令人垂涎。董成武说:“长安,你对八十年代中越的战事很感兴趣,搜集了很多资料,准备为他们写书做传,很好,这是大好事,有困难找我,我一定帮忙。”

侯长安点头说:“我小时候,建军就是我心目中的大英雄,从开始到现在,无论他是贩夫还是走卒,他都是英雄。”

董成武看着底下的小贩们:“候建军,国之利器,战争年代是杀敌利器,和平年代是建设利器,他才是真正的国之精英,比网上的那群整天扯犊子的伪精英要光彩千万倍。正是千千万万个候建军在,我们才会和平几十年啊……每一个为美好生活而努力的人,都是英雄。”




本文内容于 2013/12/18 20:35:35 被小编a47编辑

7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