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分析许慎的《说文解字》

颉强 收藏 1 430


前言:许慎是东汉时期的经学家、文字学家,他编撰的《说文解字》开创了我国对中国文字学的研究,《说文》的意义不仅仅是第一部字典,对后人研究文字学具有重要的启发意义。《说文解字》研究文字的方法是有许多缺陷:沿袭了古代的经书释读文字的方法,对六书的解释也是完全错误的,即便如此,《说文解字》解读文字解读的每一点思考,都是对后人研究文字学,具有启发意义的参考文献。至少《说文》的方法和思路上作为后人研究創字学可以借鉴的思路。


根据《说文》的研究可以这样分析,得出的结论:1、《说文》对“六书”的含义解读是不正确的,笔者从仿生学的理论上重新解读六书。2、如何系统分析字形,从字形上解读字义,字义也就是字的本意,黄帝时期的历史事件历史文化状态相关,文字的字义解读具有历史研究的价值。3、文字的性质不仅仅传承先秦经书的含义,而是承载創字时期历史的意义,从思维上分析,也就是符合黄帝时期的思维和逻辑。揭示了中国文字的起源于倉颉創字的历史史实。4、字形是决定字义,字音只是解读字义的补充和辅助。这就是字形、字音、字义之间的关系。5、


《说文》保存了大部分先秦字体以及汉代和以前的不少文字训诂,反映了上古汉语词汇的面貌,比较系统地提出分析文字的理论,是我国语文学史上第一部分析字形,解说字义、辩识声读的字典,也是1800年来唯一研究汉字的经典著作,是我们今天研究古文学和古汉语的必不可少的材料。《说文》也仅仅是汉代转注和假借的用字字典,不是創字时期的本意,我们从《说文》中,可以得到启发研究文字的本源,解读創字的原理,解读字义的方法,文字的字义是重塑中华民族的历史和文化的重要密码。


一、从“字”的形态上,分析“字”的起源


《说文解字》对下面的一组字的解读,笔者根据其解读的含义做根本的修正,探寻文字的起源,字根、原理。


《说文》释义,“文”:錯畫也。象交文。凡文之屬皆从文。“字”:乳也。从子在宀下。“宀”:交覆深屋也。象形。凡宀之屬皆从宀。“子”:十一月,陽气動,萬物滋,人以爲偁。象形。凡子之屬皆从子。“字”:从創字逻辑上,应该与“家”字有关,“宀”:字形上称为“家”的字首,也就是“家”字的部首,“子”与“家”字中的“豕”有关,“字”是“家”的衍生、派生、发展等,“子”也就是“豕”的衍生和派生。在創字的思维逻辑上,“字”义的演变,与“豕”息息相关。如“象”字,《说文》释义“象”:長鼻牙,南越大獸,三秊一乳,象耳牙四足之形。凡象之屬皆从象。应该这样解读“象”:“象”是与“豕”极其相近的动物,俗语“猪鼻子插大葱—装象”,“象”字中含有“豕”,“象”的字义解读为以“豕”作为比对,参照的含义。“象”是模仿、模拟“豕”的含义,“豕”是“象”主体,“象”的含义仿豕学的思维。中国文字称为象形文字,也就是仿豕学的創字的原理,仿豕学的思维是以“豕”作为比对万物,創立的表述万物的文字体系。


《说文》释义“家”:居也。从宀豕,豭省聲。“宀”的符号含义没有表述清楚,与“豕”的关联也没有表述。《说文》释义“豕”:彘也。竭其尾,故謂之豕。象毛足而後有尾。讀與豨同。(桉:今丗字,誤以豕爲彘,以彘爲豕。何以明之?爲啄琢从豕,蟸从彘。皆取其聲,以是明之。)凡豕之屬皆从豕。释义“豬”:豕而三毛叢居者。从豕者聲。豕者为豬字,这是从字形上可以说明“豕”就是指“豬”。“家”:宀豕,“宀”:应该解读为活着。从另外一个字中可以反证“宀”的含义,《说文》释义“冢”:高墳也。从勹豖聲。“冖”:覆也。从一下垂也。凡冂之屬皆从冂。“冢”:冖豕“冖”:死亡。“家”的本意指活着的豕—豬,冢的本意指死了的豬。俗语“打渔杀家”,指古代先民,捕鱼狩猎,狩猎主要狩猎野猪。中国文化自从夏代以来称为“家”文化,也就是指“豬”文化,这就是不能辨析“字”的本意的结果,中国文化应该称为“杀家”文化,狩猎“野猪”的文化。


综合以上的分析“字”和“家”的逻辑关系。“字”是由“家”派生出来的文化载体,“家”和“冢”分别指活着和死亡的“豬”,中国文字是仿豕学創立的文字体系,仿生学为最古老的科学,也是最高端的科学。中国文字是仿豬学的伟大的杰出的文化成果,中国文字表述了“杀家”文化,不是“家”文化的载体。“字”是“家”的演变、衍生、派生体。“家”是“字”的孳乳字,也就是俗称的字母,“豕”是“字”的衍生体,也就是字根。“象”是仿豕学的一种思维,也是創字的原理,所以称为象形文字。


解读字义的方法,也就是拆分字形,根据部首的组合合理的辨析字义,这就是六书中会意。会意字义的关键理解象形的仿生思维,还要结合創字时期的文化历史背景。創字时期的文化和历史背景,也就是指事,事也就是創字时期的象事。遵循这样的思路和解字的方法,才是真正的说文解字,遵循創字的思维逻辑象形原理,字根,字义,字源。


二、中国“鸟虫”書表述的万物


中国文字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字之意,使用的历史最长的文字,从創字以来,没有出现再创造文字的记载。说明中国文字字形传承下来,但是解读字义的方式,已经彻底湮灭于历史的尘埃之中。


《说文解字》的内容十分丰富,包罗万象。它的价值不仅限于解说文字,而是研究文字本身,創立时期,創字者所要表述的本意,因为“字”的本意蕴含着重要的历史信息和文化信息。许慎的儿子许冲在《上说文解字表》里面所说:“慎博问通人,考之于逵(贾逵),作《说文解字》,六艺群身之诂皆训其意,而天地,鬼神,山川,草木,鸟兽,昆虫、杂物,奇怪,王制,礼仪,世间人事,莫不毕载。”


中国文字称为鸟虫书,也称为大字。“鸟虫”的通称为“它”,它:宀匕,“宀”:“家”的字首,“匕”:斩杀,宰杀之意。“它”:泛指一切虫鱼鸟兽等动物,也就是指动物的单体字,均为“它”属,“它”又是从“家”字演变而来,也就是所有指动物单体字都是“家”字的派生。这样符合象形文字的含义,仿豕学的思维逻辑关系。


《说文》释义“它”:虫也。从虫而長,象冤曲垂尾形。上古艸居患它,故相問無它乎。凡它之屬皆从它。“龜”:舊也。外骨内肉者也。从它,龜頭與它頭同。天地之性,廣肩無雄;龜鼈之類,以它爲雄。象足甲尾之形。凡龜之屬皆从龜。“黽”:鼃黽也。从它,象形。[]頭與它頭同。凡[]之屬皆从[]。“鼠”:穴蟲之緫名也。象形。凡鼠之屬皆从鼠。“兔”: 獸名。象踞,後其尾形。兔頭與[]頭同。凡兔之屬皆从兔。“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潛淵。从肉,飛之形,童省聲。凡龍之屬皆从龍。“羊”:祥也。象頭角足尾之形。孔子曰:“牛羊之字以形舉也。”凡羊之屬皆从羊。“鳥”:長尾禽緫名也。象形。鳥之足似匕,从匕。凡鳥之屬皆从鳥。“隹”:鳥之短尾緫名也。象形。凡隹之屬皆从隹。“犬”:狗之有縣蹏者也。象形。孔子曰:“視犬之字如畫狗也。”凡犬之屬皆从犬。“狗”:孔子曰:“狗,叩也。叩气吠以守。”从犬句聲。“虫”:一名蝮,博三寸,首大如擘指。象其臥形。物之微細,或行,或毛,或蠃,或介,或鱗,以虫爲象。凡虫之屬皆从虫。“蟲”:有足謂之蟲,無足謂之豸。从三虫。凡蟲之屬皆从蟲。“蠶”:任絲也。从朁聲。蠶化飛蟲。“熊”:獸似豕。山居,冬蟄。从能,炎省聲。凡熊之屬皆从熊。“能”:熊屬。足似鹿。从肉[]聲。能獸堅中,故稱賢能;而彊壯,稱能傑也。凡能之屬皆从能。“亥”:荄也。十月,微陽起,接盛陰。从二,二,古文上字。一人男,一人女也。从乙,象褢子咳咳之形。《春秋傳》曰:“亥有二首六身。”凡亥之屬皆从亥。“魚”:水蟲也。象形。魚尾與燕尾相似。凡魚之屬皆从魚。“象”:長鼻牙,南越大獸,三秊一乳,象耳牙四足之形。凡象之屬皆从象。“豸”:獸長[],行豸豸然,欲有所司殺形。凡豸之屬皆从豸。(司殺讀若伺候之伺。) “馬”:怒也。武也。象馬頭髦尾四足之形。凡馬之屬皆从馬。“鹿”:獸也。象頭角四足之形。鳥鹿足相似,从匕。凡鹿之屬皆从鹿。“貝”:海介蟲也。居陸名猋,在水名蜬。象形。古者貨貝而寶龜,周而有泉,至秦廢貝行錢。凡貝之屬皆从貝。“虎”:山獸之君。从虍,虎足象人足。象形。凡虎之屬皆从虎。“牛”:大牲也。牛,件也;件,事理也。象角頭三、封[]之形。凡牛之屬皆从牛。“豕”:彘也。竭其尾,故謂之豕。象毛足而後有尾。讀與豨同。(桉:今丗字,誤以豕爲彘,以彘爲豕。何以明之?爲啄琢从豕,蟸从彘。皆取其聲,以是明之。)凡豕之屬皆从豕。“彘”:豕也。後蹏發謂之彘。从彑矢聲;从二匕,彘足與鹿足同。嘼 :象耳、頭、足厹地之形。古文嘼,下从厹。凡嘼之屬皆从嘼。獸 :守備者。从嘼从犬。“易”:蜥易,蝘蜓,守宮也。象形。《祕書》說:日月爲易,象陰陽也。一曰从勿。凡易之屬皆从易。以上都是表示动物的单体字,也就是归类于“家”字的演变,象豕一样可以斩杀的“它”,这些字同样归类于象形文字,也就是仿豕学創立的文字。


“鸟虫”书,“鸟”的含义喻指阳性事物,“虫”,俗语母大虫,喻指阴性事物,这些表意动物的“字”,也是与“豕”比对,創立的单体字,称为象形文字。而且这些单体字组成的其他符合的字体,同样归类于象形文字。象形文字是一种仿豕的思维,不是《说文》解读“象形者,畫成其物,隨體詰詘,日、月是也。”。


表示动物的单体字不仅从“它”和“家”的字义演变中,可以得出动物单体字与“豕”的比对关系,从字形的逻辑上,有些单体字也是表示了与“豕”之间的关系。如“犬”字,《说文》释义“犬”:狗之有縣蹏者也。象形。孔子曰:“視犬之字如畫狗也。”凡犬之屬皆从犬。“狗”:孔子曰:“狗,叩也。叩气吠以守。”从犬句聲。“犬”作为组字的部首为“犭”,犭者为“猪”字,豕者为“豬”字,可以得出“犬”和“犭”是“豕”的字义,不是“狗”。不是孔子的解读“視犬之字如畫狗也。”的谬论。“狗”:犭句,句:苟且、暂且之意,“狗”:临时归类于“犬”类,“犬”的本意指的就是“豕”,也就是“豬”。


另外一个字“豸”,《说文》释义“豸”:獸長[],行豸豸然,欲有所司殺形。凡豸之屬皆从豸。(司殺讀若伺候之伺。),但是从字形的演变过程中可以发掘“豸”是“犬”,以上解读了“犬”的本意是“豕”而不是狗。如豿—狗,貓—猫,貂—鼦,貁—狖等,豸通犬,通豕,通鼠,关键是与“豕”的相同,也就是符合“字”是“家”的派生关系,是思维上的派生关系。


研究文字最为关键的一个字“龍”究竟起源于何种动物,“龍”同样起源于“豕”,也就是起源于“豬”。《说文》释义“龍”:鱗蟲之長。能幽,能明,能細,能巨,能短,能長;春分而登天,秋分而潛淵。从肉,飛之形,童省聲。凡龍之屬皆从龍。《尔雅翼》云∶龙者鳞虫之长。王符言其形有九似∶头似牛,角似鹿,眼似虾,耳似象,项似蛇,腹似蛇,鳞似鱼,爪似凤,掌似虎,是也。无论如何解释“龍”是什么动物演变而来,总之“龍”属于动物“它”属,也就源于“家”的演变,“龍”的起源于黄帝战蚩尤的蚩尤。尤匕为“龙”字,“龍”的字义解读,拆分“龍”的字形,立月、匕(首)、己彡,从字义分析为长肉、杀头、碎尸的动物,也就是“豬”的化身。甲骨文“龍”的字形如:

<?xml:namespace prefix = v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vml" /><v:shapetype id=_x0000_t75 stroked="f" filled="f" path="m@4@5l@4@11@9@11@9@5xe" o:preferrelative="t" o:spt="75" coordsize="21600,21600"><v:stroke joinstyle="miter"></v:stroke><v:formulas><v:f eqn="if lineDrawn pixelLineWidth 0"></v:f><v:f eqn="sum @0 1 0"></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2 1 2"></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6 1 2"></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sum @8 21600 0"></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10 21600 0"></v:f></v:formulas><v:path o:connecttype="rect" gradientshapeok="t" o:extrusionok="f"></v:path><?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lock aspectratio="t" v:ext="edit"></o:lock></v:shapetype><v:shape style="WIDTH: 226.5pt; HEIGHT: 80.25pt; mso-position-horizontal-relative: page; mso-position-vertical-relative: page" id=_x0000_i1025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title="" src="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01\clip_image001.jpg"></v:imagedata></v:shape>

从甲骨文“龍”的字形上分析,龍是具有獠牙的动物,头上架着一把“辛”字的匕首,正在承受刀刑。獠牙的动物中国古代只有象和豬,黄河流域只是出产野猪的地方,并不是出产大象的地方,所以“龍”的原型就是“豬”,不是象,何况“象”的比对主体仍然是“豕”。


史前的考古文化遗址,无论是红山文化、良渚文化、河姆渡文化等遗址中,出土了大量豬形玉器,尤其是红山文化的玉猪龙。虽然有些学者解读为熊形玉器,胚胎玉器等,但是,改变不了的玉器器形的形态。决定器形表示的动物应该根据鼻子判断。所有龍形玉器的鼻子都是扁平的猪鼻子,这就是说明了龍的原型就是“豬”,而不是其他任何动物。


唐代白居易一首诗《黑潭龙》“黑潭水深黑如墨,传有神龙人不识。潭上驾屋官立祠,龙不能神人神之。丰凶水旱与疾疫,乡里皆言龙所为。家家养豚漉清酒,朝祈暮赛依巫口。神之来兮风飘飘,纸钱动兮锦伞摇。神之去兮风亦静,香火灭兮杯盆冷。肉堆潭岸石,酒泼庙前草。不知龙神享几多,林鼠山狐长醉饱。狐何幸?豚何辜?年年杀豚将喂狐。狐假龙神食豚尽,九重泉底龙知无?”这首诗充分说明了“龍”是危害人类的动物,也就是曾经作为罪恶、灾害进入了人类創字的历史。


三、文字与天地万物


《说文》释义“天”:顚也。至高無上,从一、大。“一”:惟初太始,道立於一,造分天地,化成萬物。凡一之屬皆从一。“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故大象人形。古文大(他達切)也。凡大之屬皆从大。“大”:籒文大,改古文。亦象人形。凡大之屬皆从大。


“大”:古代思维“大之极无外,小至极无内”,“无外”指天地万物,无所不包括,大之极指“天”。“大”究竟何意?大肉、大势已去、大字不识、大概、大意、大象等词语中,可以感知到“大”的字义就是指豬。大肉指豬肉,大势已去指豢养豬先要去势,大字不识指不知道仿豬学創立的文字体系,大概指以豬概括万物,大意以豬表述思维、意图,大象指“大”—“豬”是比对的参照主体, “象”比对的客体,万物垂“象”也就是以“豕”比对的思维。“大”既然指豬,“大”属于豕义文字,也属于象形文字,由“大”元素组成的文字,也应该归类于象形文字。天圆地方是古代先民的一种思维,这种思维从古钱币等物品中得到延续至今,地方一词沿袭至今。本意天为○形态,地为囗形态。


《说文》“夭”:屈也。从大,象形。凡夭之屬皆从夭。“天”与“夭”字,天不正为夭,“夭”:夭折、死亡、衰败之意。文字的字形中含有一定的古代思维的哲理。古人的智慧融入在字义之中,只是我们解读字义的方式和态度,需要纠正,而这些古代的逻辑的思维,《说文》是没有感悟到这样思维逻辑,也就是創字者具有善恶之分辨的能力,除恶扬善的情感思维。


農:田:十囗,“十”:开辟,杀之意。红十字、十字架中十均有此意。天圆地方,天为圆—○,地为方—囗,地方一词沿袭至今。十囗,辟地成“田”,十囗,辟地之时为“古”。“曲”:三田组成,三指多,“曲”:大量的田地,“農”:大量的土地开辟成田,为“農”。“典”:農业祭祀,少典:指農业不发达的地区。《说文》“曲”:象器曲受物之形。或說曲,蠶薄也。凡曲之屬皆从曲。这样解读与“田”字无关,整篇没有对“農”字的解读,实在不该。


《说文》释义“田”:陳也。樹穀曰田。象四囗。十,阡陌之制也。凡田之屬皆从田。“典”: 五帝之書也。从冊在丌上,尊閣之也。莊都說,典,大冊也。


《说文》释义“神”:天神,引出萬物者也。从示、申。“示”:天垂象,見吉凶,所以示人也。从二。(二,古文上字。)三垂,日月星也。觀乎天文,以察時變。示,神事也。凡示之屬皆从示。“申”:神也。七月,陰气成,體自申束。从臼,自持也。吏臣餔時聽事,申旦政也。凡申之屬皆从申。


“示”:展示、表示,申:愿望、希望之意。“申”从“田”字以下到“田”字以上,泛指農业的播种到收获的整个过程为“申”。表述这种希望为“神”。


《说文》释义“土”:地之吐生物者也。二象地之下、地之中,物出形也。凡土之屬皆从土。“地”:元气初分,輕清陽爲天,重濁陰爲地。萬物所陳也。从土也聲。“也”:女陰也。象形。“二”:地之數也。从偶一。凡二之屬皆从二。


从《说文》解读字义的分析中,可以看出许慎只是沿袭了先秦文献中使用文字的字义,并没有根据字形,分析字义。《说文》解读的字义也就是转注和假借的意思,并没有原点思维,也就是结合創字者的时代背景和历史而分析字义。这就是《说文》最致命的缺陷之一。《说文》的重要意义,也就是总结了先秦时期和汉代字义的解读方式,给后人研究文字学具有不可替代的借鉴和反思。如果沿袭《说文》解字的方法,也就是落入俗套,也就与創字思维越来越远。


研究《说文解字》不仅吸取前辈的研究成果,还要避免走到《说文》的错误的思维逻辑上。上世纪陈独秀研究文字的专著《小学识字教本》应该给我们一些启示。研究中国文字具备唯物主义历史观,研究文字与研究民族文化相联系,从多角度、多思维的方向研究文字的体系。笔者从仿豕学的思维对照《说文解字》,批判的论说文字的字义释读理论,对于后人研究语言文字学、文献学,是具有启发意义,对中国文明的研究、重塑中国历史、古代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不能透彻的研究中国文字,也就是无法整理文化遗产,从这个意义上《说文解字》具有借鉴作用是非常重要的。


四、文字与历史之间的关系


《说文》释义“歷”:過也。从止厤聲。“史”:記事者也。从又持中。中,正也。凡史之屬皆从史。“事”:職也。从史,之省聲。“虫”:一名蝮,博三寸,首大如擘指。象其臥形。物之微細,或行,或毛,或蠃,或介,或鱗,以虫爲象。凡虫之屬皆从虫。“吏”:治人者也。从一从史,史亦聲。“官”:史,事君也。从宀从[]。[]猶眾也。此與師同意。


“史”字就是源于“虫”字演变,虫字“厶”,也就是喻指动物引起的灾害、祸害。“虫”:动物,特指野猪。虫厶也就是野猪灾害,“害”形声“亥”。黄帝时期蚩尤之乱,也就是野猪之害,蚩尤就是贪嗤的疣猪。中华民族的历史开辟就是平息野猪灾害。“史”:乂虫厶,也就是斩杀野猪,平息野猪灾害。野猪被斩杀就是“龙”的起源,尤匕为“龙”字。因为野猪旺盛的繁殖能力,不断侵入到人类耕种的農田,成为農业灾亥,也就是危害。“中”字也是源于“虫”字,“中”:抗击虫厶,抗击灾害(亥)之意。“吏”:丈虫厶,管理、治理虫害。黄帝时期的虫害,指野猪灾害。历史上的虫害泛指一切动物的灾害。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