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于张国焘之手的两位军事家

2野劲旅 收藏 0 2082


张国焘“公审”许继慎 军事家含冤罹难

许继慎被捕后,陈昌浩对其大搞刑讯逼供,许被打得遍体鳞伤,体无完肤。为防止许继慎部下官兵惊变,他们将许继慎绑缚在担架上用白布盖着,冒充重病号,押解到新集中央分局。为了造声势,营造张国焘所设计的“革命的红色恐怖气氛”,张国焘亲自出马,在白雀园镇的火神庙,主持召开“公审”大会。公审大会开始后,张国焘代表中央分局和军委宣布许继慎、周维炯两人的罪状:不服从命令,对抗中央分局领导,组织“第三党”、“改组派”和反革命军事委员会,企图于9月15日叛乱投敌。喝令许继慎交代反党罪行!

许继慎两眼喷火似的逼视着张国焘,忍着剧痛,艰难地从担架上坐起来,痛斥张国焘:“诬蔑!统统是诬蔑!假的,统统是假的!我许继慎对党对革命问心无愧,在艰苦环境中,我用鲜血和全部精力投入红一军的建设中,经历几十次大小战斗,大都取得胜利,统一和巩固了鄂豫皖根据地。这些,足以证明我是忠于党、忠于革命的,苏区军民有目共睹。红白忠奸,历史自有公论。我相信,总有一天,党会对我作出公正结论的,你张国焘是代表不了党的!”

张国焘慑于许继慎在红四军和鄂豫皖苏区的崇高威望,不敢公开将他处死,“公审”后仍将许继慎押回新集,秘密地将其勒死(一说是被绑在马尾巴上活活拖死)。

张国焘放弃鄂豫皖 曾中生重建川陕省

1931年10月上旬,张国焘召开团以上干部会议斗争曾中生,一口咬定曾中生在鸡鸣河召开党的活动分子会议是“动摇党在红军中的威信”、“反抗中央分局”、“纵容反革命分子活动”,将其调离部队考察。1931年11月7日,在黄安七里坪成立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徐向前任总指挥,陈昌浩任政治委员。12月,红四方面军取得了黄安战役胜利,黄安独立团被扩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独立师。在广大指战员的强烈要求下,张国焘派曾中生出任独立师师长。

1932年10月,由于张国焘军事指挥上的错误,敌人乘机大举进攻,使皖西根据地丧失了六分之五。此时,张国焘被气势汹汹的敌人所吓倒,由“左”倾冒险变为右倾惧敌,完全失去了粉碎敌人“围剿”的信心,率领红四方面军漫无目的向西退却。1932年12月10日,在小河口举行的红四方面军师以上干部会上,曾中生毫不畏惧地对张国焘放弃鄂豫皖根据地,实行逃跑主义的错误以及军阀主义、毫无民主的家长式领导作风,义正词严地提出了尖锐地批评。

张国焘见自己处境孤立,为了缓和大家对他的不满情绪,耍两面派手法,表面上接受大家的意见,还宣布成立前敌委员会,以示加强集体领导,委任曾中生为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长。而背地里,张国焘一直耿耿于怀,下决心要伺机除掉曾中生等人。

1932年12月下旬,红四方面军出敌不意,迅速解放了通江、南江、巴江,开辟了川陕革命根据地。12月29日,川陕省临时革命委员会成立,邝继勋任主席。1933年2月7日,在通江召开了中共川陕省第一次党员代表大会,正式成立川陕省委,曾中生当选为省委负责人。这段时间,曾中生积极地致力于根据地的政权建设,领导根据地开展轰轰烈烈的土地革命斗争。

1933年6月,红四方面军在南江县木门镇召开了军事会议,决定将红四方面军原有的4个师扩编为4个军,共4万余人。10月下旬,川东游击军与红四方面军会师于宣汉的南坝场、普光寺,川东游击军被改编为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第三十三军。到此为止,红四方面军有5个军,很快发展到8万余人,在巴中市周围的12个县建立了红色政权,川陕革命根据地进入了全盛时期。


张国焘秋后算账 曾中生惨遭杀害

这时,张国焘认为红四方面军已站稳了脚根,决心除掉曾中生等心腹大患,便在红四方面军和地方党组织中发动所谓“反右”斗争。把在小河口会议上反对过他的一些领导干部诬打成“右派”、“反党分子”,实行疯狂的报复。曾中生首当其冲。一直支持曾中生的邝继勋(历任红四军、红六军、红二十五军军长、鄂豫皖军委副主席、川陕革命委员会主席)、余笃三(原红四军政委)等人先后被秘密杀害。同时,还将对其不满的中央代表廖承志软禁起来,妄图进一步孤立曾中生。

8月初,陈昌浩在后方党团活动分子代表大会上,大肆攻击曾中生。接着,张国焘公开给曾中生罗织罪名,撤销了曾中生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参谋长职务。然后,将其逮捕关押,严刑拷打,强令他写所谓的“自首书”,交代小河口会议和在鄂豫皖时期所犯的“错误”。曾中生毫不屈服。由于曾中生影响很大,张国焘一时还不敢对他下手,遂将他长期监禁起来。

牢狱中备受摧残的曾中生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他回顾鄂豫皖红军反围剿和入川以来历次作战的经验,写出了一部《与“围剿赤军”作战要诀》的著名的军事著作,为中国革命留下了一分宝贵的军事遗产。

张国焘也不得不承认“本书甚有价值,红军干部应人人手执一本”,于1933年10月初批准正式印成单行本,以西北革命军事委员会的名义下发红军各部。

1935年3月,红四方面军西渡嘉陵江。6月,红四方面军与中央红军在懋功会师。

一个站岗的小战士将这一个喜讯告诉被张国焘非法关押的曾中生。曾中生激动万分,奋笔疾书,给党中央写了一封信,表达了继续为党工作的愿望并愿意接受中央的审查和处理。同时,他还直接向张国焘提出释放要求,允许他向中央汇报。

当时,党中央也知道曾中生已被张国焘非法监禁,曾指名要见曾中生。张国焘害怕曾中生被释放后,向中央揭发他的一系列罪恶活动,就扣押了曾中生给中央的信件,拒绝他同中央领导直接见面的要求。张国焘觉得再留着曾中生迟早要出大问题,便于1935年8月中旬的一个夜晚,让其心腹爪牙,用绳索活活将曾中生勒死。然后空放几枪,大喊大叫:“曾中生逃跑了!向敌人投降了!快追呀!”这些人煞有介事地在山上搜来搜去……

由于张国焘的封锁,党中央一直不知道曾中生被害的消息。在他被害半年后,已到陕北的党中央还电示张国焘一定要保全曾中生的性命。

许继慎被害时年仅三十岁,曾中生也才三十五岁。1945年4月,在中国共产党第七次全国代表大会召开期间,中共中央为许继慎、曾中生平反昭雪,恢复了他们的党籍,肯定了他们一生的光辉业绩,并追认为革命烈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