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立夫阎锡山驾机逃台始末

2野劲旅 收藏 0 550
导读:1949年12月,身为“行政院院长”的阎锡山跟随蒋介石从重庆逃往成都,住在成都中央军校。   12月初的一天,陈立夫跑到成都北校场中央军校校长官邸去见蒋介石。蒋介石一见陈立夫就问道:“今天真奇怪,我召集的军事将领会议,大家都不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陈立夫说:“我们现在情况很危险,共产党马上就要得天下,这些将领可能都靠不住了。云南的龙云已经叛变,卢汉的思想也起了变化,已把被捕的共产党都释放了,恐怕也靠不住。”蒋介石听了,默不作声。蒋介石本打算去西康,但此时陈立夫说西康的卢汉也靠不住,最后蒋介石只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49年12月,身为“行政院院长”的阎锡山跟随蒋介石从重庆逃往成都,住在成都中央军校。

12月初的一天,陈立夫跑到成都北校场中央军校校长官邸去见蒋介石。蒋介石一见陈立夫就问道:“今天真奇怪,我召集的军事将领会议,大家都不来了,这是怎么回事?”陈立夫说:“我们现在情况很危险,共产党马上就要得天下,这些将领可能都靠不住了。云南的龙云已经叛变,卢汉的思想也起了变化,已把被捕的共产党都释放了,恐怕也靠不住。”蒋介石听了,默不作声。蒋介石本打算去西康,但此时陈立夫说西康的卢汉也靠不住,最后蒋介石只好决定去台湾。当时陈立夫很想与他一道走,蒋介石思忖了一会说:“你不能跟我走,你与阎伯川(阎锡山)一起走。他是‘院长’,你是‘政务委员’,你也应该与他一起走。你不是说伯川思想包袱沉重,情绪不好吗?这种人在这个时候很容易投共。你跟他在一起,可起监视作用,他就不敢投共了。如果发现他有投共倾向,要坚决阻止,必要时,可采取非常手段制止。”很显然,蒋介石怕他们的“行政院长”阎锡山向共产党投降,特派陈立夫跟踪监视。对当年监视阎锡山的内情,陈立夫在其回忆录中说得很简单,只说是“奉命陪阎‘院长’飞台”,其他的被他简略、掩盖了。

那天晚上,阎锡山、陈立夫,朱家骅与“总统府”秘书长邱昌清等14人乘一架飞机从成都起飞。飞机飞到四川与湖北交界处,遇到了寒流,飞机两翼均结了厚厚的冰层,被迫往下坠落了700尺,无法再往前行,只得返回成都。驾驶员传话过来说,飞机已降落在成都凤凰山机场,今天无法走,只有等到明天再飞。第二天,陈立夫特地派人将驾驶员找来,询问昨晚的飞行情况以及为何非要返航。飞行员见陈立夫追问得很细,便直言相告:“飞机因超载,遇上寒流结冰,没有办法升高,也无法再往前飞。”陈立夫又问:“机上人并不多,怎么超载呢?”“阎‘院长’带的东西太多,光金条就有几十箱子。”“假使今天起飞又遇上昨天那种情况,怎么办呢?”飞行员说:“必须减轻重量。”陈立夫听了飞行员的叙述,又去找阎锡山商量,希望他少带一些东西,比如那些金货,此时系非常时刻,人命比金条值钱。阎锡山听了,很不高兴地说:“我的财产在山西带不出来,现在就剩这点积蓄,跟随的家人、佣人,还有已到台湾的亲戚,过去的老部属,将来都要靠这生活,丢不得。”在这里阎锡山显然说了假话。因为早在当年的4月份,他的山西省驻京办事处就已从南京搬到上海南京西路静安新村4号时,就叫部属徐士珙从上海运了大批金银到台北市怀宁街34号,然后由彭士弘以做生意为由转运到了日本。

由于CC分子、山西去台人员苗培成等人得知阎锡山运了大批金银到台湾,特地利用阎锡山6月8日赴台之机,到怀宁街34号闹事,要求阎锡山将钱财分一些给他们,阎锡山不同意,声称带出来的钱系山西人民的,以后还要带回山西,归还山西人民,现在不能分用。苗培成等人认为阎锡山是乱扯,大骂道:“你是山西人,老子还不是山西人?你可以带回山西,我还不是可以带!”为了把金条搞一些出来,苗培成带着一帮人,在台北街头散发传单,历数阎锡山在山西横征暴敛、盘剥人民、中饱私囊的事实,并扬言阎如不满足他们的合理要求,还要在报上公开揭露。苗培成等数十人的行为,使阎锡山及其亲信杨爱源颇为头痛。由于双方闹得不可开交,并要发生冲突,阎锡山便叫杨爱源去请人调解,拿出数十根金条交给苗培成等人,此风波才平息下来。

苗培成与陈立夫的关系甚好,台湾发生的这一幕,陈立夫早就知道了。阎锡山的态度和做法,使陈立夫很恼火。他心想:这个老家伙真是爱财如命,“党国”到了这种时候,逃命第一嘛。机上有这么多“党国”要人,你作为“行政院长”,不顾大家的安危,只顾钱财,太过分了。想到这里,他不顾阎锡山是“院长”,很不客气地说:“你现在是‘政府首脑’,台湾那边急着等我们过去。为了‘政府’公务人员的安全,你必须舍小求大,将飞机上的物资卸下一部分。”见他老半天不做声,又说,“蒋总裁催着我们早点过去,再不能拖延。如不把东西卸一部分下来,那就减少随行人员,二者必居其一。此事很紧急,而且今天一定要走,要赶快定一下。”阎锡山经过左思右想,最后才决定金银财宝及几个重要亲信都带上,卫士留下几个。减了人后,飞机轻了,飞行也较昨天正常。这样,陈立夫与阎锡山、朱家骅等一同飞到了台湾。

经过这次危险飞行,陈立夫对阎锡山十分反感,认为像他这样太贪图钱财的人,不能再在“政府”担任大责。阎锡山到台湾后,陈立夫在老蒋面前告了阎锡山一状,说阎锡山因带这些金条使他和朱家骅、邱昌渭、杭立武等人险些来不成台湾,还使应该来的人也来不了,他携带的数十箱金条,来路也不明。蒋介石听了陈立夫的报告,自然在原来对阎锡山不信任的基础上更加不信任了。阎锡山到台湾后,只做过很短一段时间的“行政院长”后,就被蒋介石打入冷宫。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