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两地“黑车队”售“保护牌” 超载可顺利过检查点

122师广播员 收藏 0 518
导读:12月8日,迁西司机张田车上的“车队”联系卡,货车前风挡上,还贴有“TD”和“HF”字样的“保护牌”。他说这都是向当地“车队”购买超载“保护牌”后获得的标志,治超人员见到“保护牌”后,就会放行。 “正德车队”所售“保护牌”的背面,标有线路信息和注意事项。 卖牌后,车队向司机群发的提示短信,让司机避开检查点。 多名司机称仿制“保护牌”会被砸车,当地执法人员查超载车辆遭围殴;官员称不排除内外勾结 11月14日,河南永城市货车车主温丽,因不堪忍受超载罚款服毒自杀,后经抢救出院。12


河北:两地“黑车队”售“保护牌” 超载可顺利过检查点

12月8日,迁西司机张田车上的“车队”联系卡,货车前风挡上,还贴有“TD”和“HF”字样的“保护牌”。他说这都是向当地“车队”购买超载“保护牌”后获得的标志,治超人员见到“保护牌”后,就会放行。

河北:两地“黑车队”售“保护牌” 超载可顺利过检查点

“正德车队”所售“保护牌”的背面,标有线路信息和注意事项。

河北:两地“黑车队”售“保护牌” 超载可顺利过检查点

卖牌后,车队向司机群发的提示短信,让司机避开检查点。

多名司机称仿制“保护牌”会被砸车,当地执法人员查超载车辆遭围殴;官员称不排除内外勾结

11月14日,河南永城市货车车主温丽,因不堪忍受超载罚款服毒自杀,后经抢救出院。12月13日,河南公布了永城女车主超载遭罚服毒调查结果,称当地存在按月固定金额处罚情况,7名执法人员因违规违纪等,被追究刑责,另有16名相关负责人被处理。

这里所说的“按月固定金额处罚”,即车主们口中的超载“月票”,买票后可随意超载免罚。近日,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在河北迁安市和迁西县,也存在售卖“月票”情况,只不过车主不是向路政部门购“月票”,而是向当地几家特定的“车队”购买。

这种贴在风挡上的“车贴”,被司机们称作“保护牌”,2500元一张,贴上后可免查免罚。有当地正规车队称,卖“保护牌”的所谓车队,其实名下根本没有货车,而是社会闲散人员与执法人员勾结的利益体。

针对记者买到手的“保护牌”,迁安及迁西两地交通部门均否认对外售“保护牌”。迁安市交通局有关负责人还表示,所谓“车队”有黑社会性质,交通局绝无向对方售“保护牌”的情况,“但也不排除有执法人员与对方勾结的情况。”

载重50吨的货车,司机张田(化名)拉了100吨。但这位河北迁西县司机并不担心被罚,尽管一辆县交通局的治超车就在面前。

“他们不会查我。”12月8日,张田盯着路边的交通局治超人员对记者说。

果然,执法人员只看了眼货车前风挡,并未示意停下检查。铁矿粉高出货车厢半米的货车,驶离了检查路段。

张田指着前风挡上的两张分别标有“HF”和“TD”字样的车贴说,“不被查,是因为我买了当地 车队 印发的超载 保护牌 。”

五花八门的“保护牌”

张田所在的迁西县以盛产铁矿石著称,据公开资料显示,河北迁西县和迁安市矿产资源丰富,迁西铁储量4.7亿吨,而迁安铁储量达27.2亿吨,素有“铁迁安”之称。

丰厚的铁矿石带来了绵延在两地境内的炼铁厂,近万台从事铁矿运输的货车,及当地社会闲散人员一种特有的发财门道——按月销售印有特殊标示的“保护牌”,用来帮助超载司机免受处罚。

张购买的“保护牌”是“通达车队”的,花了2500元。当地司机说,在迁西县,像这样卖“保护牌”的车队还有三四家。

“在迁安和迁西两地跑运输的货车有上万辆。”货车司机李飞说,如果货车都买,当地卖牌的人一年能敛财上亿元。

李飞说,在迁西有多个车队出售“保护牌”,标识是“福”、“同心”和“凤凰”等,其中“凤凰”车队实力最强。而在迁安,卖“保护牌”的大概有三四家车队,“正德”车队最强大。这些“车队”的收费一样2500元每月。车队收钱登记备案后,会将“保护牌”发给司机。

当地多名司机透露,买“保护牌”简单,打个电话给“车队”,他们会有专人送过来,而且还可事先使用一个月,觉得有效果后,车主再付款。

12月7日,新京报记者通过货车司机提供的号码,分别从迁西县“凤凰车队”和迁安市“正德车队”购买两张“保护牌”,价格均是2500元。

按照与“凤凰车队”的约定,交易地点定在迁西县喜峰中路肯德基店门口。下午16时许,一辆牌照为“冀BSS059”的黑色轿车驶来,4个年轻人坐在车内“办公”。下午17时,在迁安市擂鼓台,记者又从“正德车队”买了一张“保护牌”。

该“保护牌”的正面是一张八卦图,背面写着迁安市各个路段,以及“车队”各路段负责人的联系方式。下方还标有注意事项:所有车辆必须蒙好苫布,手续齐全;所有车辆无论空车、重车,每天每次走车前必须与车队联系好再走;钢城桥至九江加油站无论空车、重车24小时禁行;龙山新桥至野鸡坨转盘无论空车、重车24小时禁行。

据记者调查,除去文字提示外,车队还会以短信的方式随时提醒购贴者。

“所有车辆每次走车前必须与车队联系好再走,拉水渣车必须把水控干再走,必须拿标,蒙好苫布上路,否则后果自负。”这是12月7日,由正德车队发给记者的短信。

“保护牌”很管用

“不超载不赚钱,不买 保护牌 交通局抓到最低罚6000。”张田说,最关键的是这些“保护牌”真的很管用。不管你超载多少都不会被罚。

河北三抚路贯穿迁西和迁安,是拉铁矿货车必经之地。12月8日,记者在这里验证了张田所说的话。

12月8日上午,新京报记者搭乘贴了“保护牌”的张田的红色霸王龙货车,体验了一把“保护牌”过关。

满载铁矿粉的货车前风挡共贴有两张“保护牌”,一张标有“HF”字母的丰润区“保护牌”,另一张圆形标有“TD”字母为“通达车队”所售“保护牌”。

车上,张田告诉记者,他买了票后从没被查过,而这次超载了50多吨。

当天上午10点半,张田的货车顺利通过了三抚路津西外料厂附近的检查点。

与张田的顺畅过检相比,同样买了“保护牌”的司机陈师傅在此检查点的经历,就显得有些波折。他被交通局的执法人员拦了下来,不是因为超载而是因未盖帆布。“大意了,车队说超载没事但是不盖帆布就会被罚款。”陈说,好在自己找了车队的人罚款才由3000元降为800元。

陈的经历在记者暗访时得到了验证。12月7日,在电话里卖给记者“保护牌”的一位小伙子说,这个牌子的作用范围包括交警、路政和运政,一旦被查,只要打卡背面相应的电话,他们会把车“捞”出来。

另据记者调查,在迁西司机购买“保护牌”已成风气,治超人员在执法时也会对购买“保护牌”的超载货车“视而不见”。

12月7日上午9点多,迁西县三抚路东荒峪韩庄路口的治超点,路政执法人员对过往超载车辆进行检查。此时,贴牌的货车满载矿粉或铁矿,车厢堆起约半米高,相继驶过,没遇到任何阻拦。据记者估算,一个小时内,约百辆贴牌的货车相继通过。上午11点多,执法人员撤离该路段。

砸与打

在河北销售超载免罚“保护牌”本不罕见,但迁安却有一些特殊。

“别的地方是交通局卖 月票 ,我们这是 车队 卖 保护牌 。”一司机说,这些人很牛,不买就砸你车,交通局的人要是敢查买了牌的车他们也敢打。

李文是迁安人,搞货运6年来,一直往来迁安、迁西拉矿石。

李文称,他在2007年开始拉货,当时治超执法部门查得少,货车可以随意跑,当时没人卖“保护牌”。2008年后,当地执法部门加大对货车超载超限管理力度,查得紧,罚款多,“保护牌”也开始出现。

刚出现“保护牌”时,他也舍不得花这笔“冤枉钱”,因每个月交2500,一年下来就是3万,如果跑迁安、迁西两地,还得买两张票,一年得花6万。

李文说,2009年他曾私自制作过“保护牌”,但车上只贴两个月后,他再不敢用了。原因是当地另一名司机仿制“保护牌”,被“车队”砸了车。“ 车队 找来多人,把这个司机的车给砸毁了。”

这一说法得到当地多名司机证实。一位司机说,自此后,没人再敢仿制,一辆新车几十万,划不来。后来,“车队”也为了防止仿制,每月都改变“保护牌”的形状、颜色等。

当地一名知情人还称,这些卖“保护牌”的人,车上常备砍刀等凶器,还曾发生过卖牌人员开悍马撞不买牌司机的情况。

司机仿制“保护牌”被打,执法人员扣下买票货车时,同样也遭打。

就在20天前,迁安市一名公路收费站站长,在拦下有票的超载货车后,准备拉到治超站处理,但货车司机给“车队”打过电话后,对方赶来多人将货车拦下,打得站长眉骨和鼻骨等五处骨折。

迁安市交通局一位负责人称,目前,行凶者尚未抓获,警方已在网上通缉。

上述说法也得到迁安市交通局案件处理科负责人蔡建军的证实。蔡说,“车队”售票现象从2008年开始的,当时举办奥运会,交通部门管得严,货车司机就开始找保护伞,“执法部门抓得越紧,黑车队就越多。”

揭秘售牌车队

据当地多名司机透露,在迁西和迁安,两地存在多个“车队”,“其实所谓的车队并没有车,都是闲散人员在执法人员帮助下专门卖 保护牌 的。”

迁安市一家正规车队工作人员说,在迁安,正规车队只负责车辆挂靠,办营运证和保险,“那些卖票的车队,并不是真正的车队,而是由社会人员构成,没有货车,他们与执法人员合作,向过往货车出售车牌。”

据“凤凰车队”人员介绍,当地卖票的“车队”都是个人组织的,全由当地人组成,人数不固定,有时几人,有时几十人,每个人都负责各自路段,“工作”就是向司机卖牌和送牌。

他称,自己每月拿3000元工资,卖牌所得全部上交给老板,“老板也得上交给领导,但具体交给哪个领导,我不清楚。”

据其提供的电话,记者联系到迁西县“凤凰车队”的负责人李总。他称自己也不是大老板,“老板平时事比较多,不以卖票为主,也不便透露姓名。”在李总的介绍下,新京报记者又联系到该车队老板,他自称是迁安人,自己有矿山和赌场,平时什么买卖都干,卖“保护牌”只是一小部分,只作为兄弟们的开支。他主要负责在迁西县卖“保护牌”,迁安管不到,但迁安市的“正德车队”老板曹世忠(音)是他四哥,可以帮忙联系。

这名负责人说,迁安市某领导是他亲戚,以前是迁安市交通局的,而且他师兄弟和同学都在交通局。“大家都知道迁西县交通局卖大货车 保护牌 ,我靠点关系,能拿到最便宜的车牌,比如其他车队买价格是500,我买的价格是450。”该负责人表示,车牌只是一个代号,执法部门认就行了。

针对“车队”指认迁西县交通局卖“保护牌”的说法,12月13日下午,迁西县交通局办公室张主任表示,此前曾接到过交通局有人卖“保护牌”的举报,但调查后未发现此种情况。

当其看到记者购买的“保护牌”后,张主任看了一眼,抢过卡片,掏出手机拍背后的手机号码。在记者强烈要求下,他才把“保护牌”交还。

张主任后来说,该县实行固定治超站,大概今年5月份后,再没有流动治超点,在路上碰见的执法车,可能是路上巡查,或是领导视察。“我也是第一次看见这个 保护牌 ,你要跟宣传部门联系,才能给你解释。”

针对辖区内出现“车队”卖“保护牌”的情况,迁安市交通局办公室主任坦言,当地确实存在此类现象,卖牌的车队都是“黑车队”,交通部门一直跟警方在治理,但“黑车队”具有黑社会性质,取证是个难题。

该局案件处理科负责人蔡建军表示,那些“黑车队”根本没有货车,人数也不固定,他们由社会人员组成,既有吸毒人员,也有刑满释放人员,以及无工作人员,属于黑社会性质。

“ 黑车队 到底有多少,我不好讲,因为从没跟 黑车队 接触过。”蔡建军说,他可以发誓,交通局绝无卖“保护牌”给“黑车队”的行为,相反,执法人员在看到贴有“保护牌”的货车,都会当场扣下,“站长就是为此被打,现在已出院还在休养。”但蔡建军也表示,交通局虽未卖过“保护牌”,但根据情况,也不排除有内部执法人员与黑车队有勾结的情况。

(原标题:河北两地“黑车队”售超载“保护牌”)

来源:新京报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