妓女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这一行当的历史可以同人类的文明史相比。回味起妓女哪悠长的历史,男人们津津乐道于她们的艳丽与多姿。在很多男人口中不屑之余,心里却在不断的品味妓女留给男人们的美好回忆。想想佳人的酥胸雪肌,再品尝一下大名远洋的董糖,暖在怀中,甜在心里。但是人都喜欢比较,人总是希望在比较中获得快乐。通过比较,男人们发现,我的比你的强,于是心情舒畅。但妓女偏偏是个不能比的行业,男人们古今一比,发现,今天的妓女,除了名字换成了“失足妇女”,更好听之外,与古代妓女比全无半点优势。当年的妓女琴棋书画,能歌能舞。而如今的“失足妇女”除了有点云雨功夫外,没有一点“技术”。

人们难免要问,妓女的素质何以越来越差?

说起高“素质”的妓女,中国古代有名者大大的有,如同梁红玉等等,但最有名的,还是秦淮八美。

秦淮八美是指明末清初著名的八位美女。这些女人,侠骨柔肠,多才多艺。裙摆之间,流动天下之士。明眸之中,阅尽人间大事。人们不禁要问古代的妓女为什么这么美,为什么这么风流潇洒?

首先,古代的妓女,特别是名妓,其社会角色与现在的妓女有很大不同。在哪个生活单调的农业社会,妓女必须提供多种娱乐方式,才能为吸引客人。因此当年的妓女,必须多才多艺,从才到色,都要满足高端“客人”的需求。写笔发字,画个画几乎都是必须的。所以 ,与其今天的妓女素质不如古代,不如说,今天去嫖妓的客人,素质也不如古代。比如卞玉京,以不善长逢迎出名,但是一遇到才子,说些文雅之事,便滔滔不绝,于是就博得才女之名。说到底,古代的名妓走的就是高端路线。就是为名人和才子提供服务的。当年的秦淮八美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今天的歌星影星的角色。

其次,古代的妓女,扮演着情人的角色。

古代的婚姻是一种刚性的婚姻,没有什么自由恋爱之说,结不结,和谁结,男女双方做不了主,多是父母之言。结了不幸福也没法离婚。所以,男人们结婚不幸福,感觉不到“爱情”,于是 妓女们,特别是高级妓女们就成了性想象的对象,也就是今天所说的“梦中情人”,古代的名妓打个比喻,就是今天的大众偶像。

第三,古代名妓是名士文人们交流的媒介,这个名妓,其实起到了今天俱乐部或会所的作用。

以柳如是为例,他的FANS中,不仅有自己未来的老公钱谦益,还有复社的首领张溥、陈子龙,柳小姐最初寄情于陈子龙 ,陈子龙败死后,又许身给钱谦益。可见柳小姐的口味着实不低。柳如是与喜欢他的一群FANS实际上组成了一个名士小社团。柳如是名妓的身份只是一个牌子,各界名流去“嫖妓”也只是一个说头,更准确的说,应该叫“柳如是小姐会员制俱乐部”更合适。

马湘兰也用的是同样的营销方式,她一方面广交朋友,一方面花大把的钱周济文人。在她的身边也聚集了一批名士。其中王稚登与马相恋一生,而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也曾经多次为马氏提诗。

然而时过竟迁,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妓女在社会中所起到的作用也逐渐变化。

首先,婚姻关系的变化,离婚日益增多,婚姻的可调整性日益增强,导到人们对妓女不再抱有美好的想像。先恋爱再结婚,没爱情就离婚,婚姻变得不哪么僵硬,于是很少有哪个男人因为家庭生活不幸福,就把妓女想像成天使,或想像成自己的梦中情人,对妓女哪种美好的幻觉逐渐褪去。人们不在需要品德高尚的妓女,今天的人们找妓女,只看青春与美貌。

其次,娱乐方式多样化,导到妓女职能日益单一化。

从清末以降,社会娱乐日益多样,除了过去的书画戏曲等等外,很多新的娱乐方式进入中国。如音乐,跳舞,电影等等。妓女不用再提供多种复杂的娱乐。

现在人们去嫖妓,恐怕没有谁是为了听妓女唱歌。因为想听歌的方式有太多种。

最后,女性从事的娱乐行业分工也日益细化,导到古代本属于妓女的工作内容,从妓女的身上分离开来。

如原来的妓女琴棋书画样样要会,而现在女性从事娱乐行业有多种选择,行业分工日益细致,有歌星,影星,笑星,还有职业乐手等等。于是社会要求妓女提供的服务,只剩下提供“性服务”一项内容。

而娱乐机构的形式也在多样化,如会所、俱乐部、夜总会等等,这些都属于娱乐场所,也不同程度的都有色情内容,但侧重点各有不同。于是传统的“妓院”的职能也只剩下“性服务”一项内容。

古代以秦淮八艳扮演着今天的妓女加明星加俱乐部老板的多重角色,所以柳如是等名妓可以嫁给钱谦益,而顾横波可以封一品夫人。就如今天的很多明星可以嫁入豪门一样,并不奇怪。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古代妓女的社会角色和功能被分拆,只剩下“性服务”一项,于是妓女这个群体,从“秦淮八美”的风流才女变成了今天 “失足妇女”的简单体力劳动者,素质越来越差也就不奇怪了。

妓女是人类最古老的职业之一,这一行当的历史可以同人类的文明史相比。回味起妓女哪悠长的历史,男人们津津乐道于她们的艳丽与多姿。在很多男人口中不屑之余,心里却在不断的品味妓女留给男人们的美好回忆。想想佳人的酥胸雪肌,再品尝一下大名远洋的董糖,暖在怀中,甜在心里。但是人都喜欢比较,人总是希望在比较中获得快乐。通过比较,男人们发现,我的比你的强,于是心情舒畅。但妓女偏偏是个不能比的行业,男人们古今一比,发现,今天的妓女,除了名字换成了“失足妇女”,更好听之外,与古代妓女比全无半点优势。当年的妓女琴棋书画,能歌能舞。而如今的“失足妇女”除了有点云雨功夫外,没有一点“技术”。

人们难免要问,妓女的素质何以越来越差?

说起高“素质”的妓女,中国古代有名者大大的有,如同梁红玉等等,但最有名的,还是秦淮八美。

秦淮八美是指明末清初著名的八位美女。这些女人,侠骨柔肠,多才多艺。裙摆之间,流动天下之士。明眸之中,阅尽人间大事。人们不禁要问古代的妓女为什么这么美,为什么这么风流潇洒?

首先,古代的妓女,特别是名妓,其社会角色与现在的妓女有很大不同。在哪个生活单调的农业社会,妓女必须提供多种娱乐方式,才能为吸引客人。因此当年的妓女,必须多才多艺,从才到色,都要满足高端“客人”的需求。写笔发字,画个画几乎都是必须的。所以 ,与其今天的妓女素质不如古代,不如说,今天去嫖妓的客人,素质也不如古代。比如卞玉京,以不善长逢迎出名,但是一遇到才子,说些文雅之事,便滔滔不绝,于是就博得才女之名。说到底,古代的名妓走的就是高端路线。就是为名人和才子提供服务的。当年的秦淮八美在一定程度上扮演着今天的歌星影星的角色。

其次,古代的妓女,扮演着情人的角色。

古代的婚姻是一种刚性的婚姻,没有什么自由恋爱之说,结不结,和谁结,男女双方做不了主,多是父母之言。结了不幸福也没法离婚。所以,男人们结婚不幸福,感觉不到“爱情”,于是 妓女们,特别是高级妓女们就成了性想象的对象,也就是今天所说的“梦中情人”,古代的名妓打个比喻,就是今天的大众偶像。

第三,古代名妓是名士文人们交流的媒介,这个名妓,其实起到了今天俱乐部或会所的作用。

以柳如是为例,他的FANS中,不仅有自己未来的老公钱谦益,还有复社的首领张溥、陈子龙,柳小姐最初寄情于陈子龙 ,陈子龙败死后,又许身给钱谦益。可见柳小姐的口味着实不低。柳如是与喜欢他的一群FANS实际上组成了一个名士小社团。柳如是名妓的身份只是一个牌子,各界名流去“嫖妓”也只是一个说头,更准确的说,应该叫“柳如是小姐会员制俱乐部”更合适。

马湘兰也用的是同样的营销方式,她一方面广交朋友,一方面花大把的钱周济文人。在她的身边也聚集了一批名士。其中王稚登与马相恋一生,而当年曹雪芹的祖父曹寅也曾经多次为马氏提诗。

然而时过竟迁,社会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妓女在社会中所起到的作用也逐渐变化。

首先,婚姻关系的变化,离婚日益增多,婚姻的可调整性日益增强,导到人们对妓女不再抱有美好的想像。先恋爱再结婚,没爱情就离婚,婚姻变得不哪么僵硬,于是很少有哪个男人因为家庭生活不幸福,就把妓女想像成天使,或想像成自己的梦中情人,对妓女哪种美好的幻觉逐渐褪去。人们不在需要品德高尚的妓女,今天的人们找妓女,只看青春与美貌。

其次,娱乐方式多样化,导到妓女职能日益单一化。

从清末以降,社会娱乐日益多样,除了过去的书画戏曲等等外,很多新的娱乐方式进入中国。如音乐,跳舞,电影等等。妓女不用再提供多种复杂的娱乐。

现在人们去嫖妓,恐怕没有谁是为了听妓女唱歌。因为想听歌的方式有太多种。

最后,女性从事的娱乐行业分工也日益细化,导到古代本属于妓女的工作内容,从妓女的身上分离开来。

如原来的妓女琴棋书画样样要会,而现在女性从事娱乐行业有多种选择,行业分工日益细致,有歌星,影星,笑星,还有职业乐手等等。于是社会要求妓女提供的服务,只剩下提供“性服务”一项内容。

而娱乐机构的形式也在多样化,如会所、俱乐部、夜总会等等,这些都属于娱乐场所,也不同程度的都有色情内容,但侧重点各有不同。于是传统的“妓院”的职能也只剩下“性服务”一项内容。

古代以秦淮八艳扮演着今天的妓女加明星加俱乐部老板的多重角色,所以柳如是等名妓可以嫁给钱谦益,而顾横波可以封一品夫人。就如今天的很多明星可以嫁入豪门一样,并不奇怪。但随着社会的进步,古代妓女的社会角色和功能被分拆,只剩下“性服务”一项,于是妓女这个群体,从“秦淮八美”的风流才女变成了今天 “失足妇女”的简单体力劳动者,素质越来越差也就不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