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甲精英——二战德国装甲兵生活纪实(2)

zby199022 收藏 0 640

装甲精英——二战德国装甲兵生活纪实(2)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坦克内的战斗生活并不像人们想像的那么惬意。即使在阳光最灿烂的日子里,坦克手们也经常疲惫不堪,身体虚弱。除了拥挤在一起外、乘员还要忍受未完全燃烧的燃油味、枪油味,以及令人作呕的汗臭。可以想像,在一个充斥着5个男人的体味、机油味、废气及各种怪味道的狭小密闭空间中生活是什么滋昧。此外,只要驾驶员一轰油门,迈巴赫发动机便一通狂转,发出震耳欲聋的噪音。而当坦克在战场上穿梭行进时,舱室内的各种零部件就疯狂地抖动起来。由于战车内有许许多多凸起的金属物,因此乘员的脑袋经常在车辆颠簸行进时撞到。但令人不解的是,自1940年开始,德军装甲部队就用没有任何防护性能的船帽代替了可杭击冲撞的坦克帽。真不知道天天和一大堆钢铁打交道的坦克手们是怎么解决这个问题的。

由于技术和设计上的局限,德军坦克炮长的视野极其有限,无法发现远处盟军的反坦克炮或其它目标。因此,乘员通常要依赖车长提供目标方位。作战时,车长经常冒着生命危险将身体探出指挥塔及时为车组提供预警。

这些还不算什么。对战车乘员来说,夏、冬两季是最难熬的。在夏季的作战行动中,坦克内的高温几乎令人窒息,特别是在舱盖紧闭的时候。而在发动机运转及坦克炮发射的时候,车内的温度还会不断增高。多数德军坦克内都有排气抽风装置,不过乘员们还是觉着打开舱盖呼吸新鲜空气比较舒服。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冬季的日子也不好过。因为德军的装甲车辆没有加温系统,因此呆在车内的感觉就像置身于冰箱之中。为了御寒,乘员只好穿上厚重的大衣,结果使他们在车内的活动更加困难。在东线作战的初期阶段,坦克手裹着长大衣作战的现象相当普遍。对乘员来说,羊毛手套的作用非常重要。皮肤一旦直接碰上外面冰冷的装甲板,就会牢牢地粘在上面。在极其寒冷的情况下,尤其是1941年11月至12月间的莫斯科前线,坦克的润滑油冻住了,传动系统“冻僵”了,气缸套也裂了,发动机根本无法运转。甚至连坦克炮的基座都变形了。天气特别恶劣的时候,坦克乘员们只好在坦克下面生火,以便让发动机解冻。

战车车体与履带间的积雪也常给坦克手们带来不少麻烦。因为这些积雪会很快变成冰块,如果不及时清除,就会使履带在车辆开动时脱落。到1942年冬天,经常可以看到德军坦克乘员将坦克罩起来,或是费劲地清理积雪。而在难以忍受的低温下。车长只能着厚围巾和缴获的小羊皮帽开舱盖观察一小会儿。而在这种条件下,在北非大出风头的德军制式风镜成了废物,因为风镜几分钟内就会和佩戴者的脸粘在一起,只要一拉就会撕破皮肉。

此外,德军坦克手在冬季的饮食条件也不是很好。坦克手在战地配备的都是数量、质量最高的野战伙食。然而,在冰天雪地且无法加热的情况下,那些干硬的黑麦面包和油腻冰冷的黄油、奶酪实在让人难以下咽。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尽管条件是如此恶劣,但坦克手仍认为他们的坦克性能一流,德国坦克手是精挑细选的武士。对他们来说,真正的考验还是与敌人在战场上决一雌雄。

对于在战场上作战的人来说,就是最轻型的坦克也能营造一种势不可挡的气氛。然而,在厚重装甲内的坦克乘员却明白,他们的坦克是敌军火力的首要攻击目标。虽然德军坦克手中没人承认惧怕“坐骑”被炮弹命中或履带被地雷炸断。但他们非常清楚,一旦“坐骑”中弹,很可能会在瞬间成为一个熊熊燃烧的火地狱。因为车内有大量的油料和弹药,所以看似坚不可摧的坦克实际就是一颗大型定时炸弹。

坦克乘员还面临另一种令人担忧的一危险。如果“坐骑”被击伤或摧毁,从里一面跑出来就等于陷入敌方的火力之中。.隐蔽起来的反坦克炮始终是坦克最大的威胁。而德军坦克有限的视角,使乘员很难及时发现瞄准他们的反坦克武器。盟军的坦克猎杀小组也经常利用德军坦克的观测盲区悄悄逼近。盟军有时还会爬上坦克将手榴弹扔进排气口或敞开的舱口,另外在履带下放置一枚反坦克地雷也是不错的选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对付这些恐怖的盟军坦克“猎手”,许多德军坦克都在炮塔外部加装了人员杀伤榴弹发射装置。某些型号的坦克还在炮塔上加装了供机电员使用的射击孔和内部榴弹发射装置。当情况危急时,乘员还会爬出炮塔用MP-38/40冲锋枪等轻武器进行自卫。多种德军坦克,如III型、IV型、“虎”、“黑豹”和“虎王”等,都配备了MG34机枪作为近距自卫武器。MG34机枪强大的火力足以击退那些试图用地雷或手榴弹袭击坦克的盟军。德军对付盟军反坦克小组或步兵攻击的另一个办法是在炮塔侧面加装烟幕发射装置,制造热烟雾达到隐蔽自己、迷惑敌人的目的。

从1943年夏天起,德军装甲部队开始在战车的装甲板上覆盖一种名为“水泥”的防磁特殊涂层,以防磁性手榴弹的攻击。德国人研制这种涂层有两个原因。首先,1940年英国人使用塑性炸药炸毁了一些德军坦克。后来在与低地国家(如荷兰)、希腊和北非的作战中,英国人都使用过这种炸药。苏德战争爆发后,苏联也从英国那里得到了塑性炸药。此外,德国人当时还发明了一种威力巨大的磁性反坦克雷。虽然没有证据表明盟军拥有类似的武器,但小心谨慎的德国人还是同时开展了防磁性反坦克雷的研究工作。

德军最终选定了C.W.Zimmer公司研制的防磁涂料。这种涂料由25%的聚乙酸乙烯醋(作黏合剂)、10%的锯末(作填充料)、40%的硫酸钡、10%的硫化锌及15%的赭色颜料构成。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防磁涂层的涂敷一般在坦克制造厂里进行。由于涂敷工作比较简单。因此前线的野战部队有时也自己动手制作。原料为软泥状,装在圆桶中。使用时,在原料中加入适量的挥发性稀释剂调和。正式涂敷前,除了要清除坦克表面的防锈底漆外,不用作任何特殊处理。通常,需要在坦克表面敷上两层防磁涂层。首先,用小铁铲将防磁涂层的原料均匀地敷在坦克表面的钢板上,涂覆的厚度为5毫米。然后,用小铁铲的刃部将末干透的防磁涂层划分为若干正方形,起到增加附着力的作用,以便第二层防磁材料能牢固附着在第一层上。在常温下阴干24小时后,再把用稀释剂进一步稀释过的防磁材料敷上去,并用铁铲或铁梳在上面修出各种纹路,以减小和反坦克手榴弹的接触面积。等全部敷完后,用燃气喷灯使材料硬化。

当时德军装甲车辆防磁涂层的纹路包括水平波纹形、垂直波纹形、棋盘形、维夫饼干形、“之”字形、菱形及直线形7种,由各部队甚至车组自行决定。

在固化过程中,稀释剂因喷灯的高温而全部蒸发。如不用喷灯进行硬化,而采用常温下自然硬化,涂层需6天才能完全干透。等涂层完全干透变硬后,再为坦克涂上各种图案的迷彩伪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为坦克覆上“水泥”涂层费时费力,远远无法满足前线的需要。因此到1944年,战况吃紧的德军野战部队便不再为装甲车辆涂覆这种防磁涂层。

作战时,武器、发动机和乘员几乎占满了德军坦克空间。几乎没地方储存弹药。但在战场上弹药的数量至关重要,因此乘员想尽办法挤出空间储存弹药。坦克一般可携带约90发炮弹,包括被帽穿甲弹、碳化钨芯穿甲弹、空心装药高爆弹和曳光榴弹。

对车长来说,下令射击要特别慎重。因为训练有素的坦克车组平均5秒就可发射一枚炮弹,若保持这种射击速度,车内储存的炮弹很快就会消耗殆尽。所以,装填手应该在弹药即将告罄时提醒车长,由车长决定是否离开战场或就地补充弹药。德军坦克的弹药补给工作主要由可以伴随坦克攻击前进的特制的半履带运输车负责。

二战期间,装甲部队一直是德军进攻作战的矛头。其主要任务是突击敌军的防线,打击盟军炮兵。攻击敌方坦克的任务则主要由德军反坦克部队来实施,这样能对目标实施更有效的打击。德军坦克部队采用多轮攻击战术,由坦克团在纵深内编为梯队,一个坦克营紧随另一个营进行部署。接近防御工事后,德军装甲部队便迅速摧毁构成威胁的反坦克武器和野战火炮。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舱盖关闭后,车长主要通过车内潜望镜观察战场。坦克加速行进时,因为发动机和风扇的噪音震耳欲聋,乘员便通过内部通话系统进行联络。当“钢铁恐龙”怒吼着通过战地时,车长必须连续观察四周的情况,寻找目标。一旦目标确定,便命令装填手装填弹种,同时指挥驾驶员继续向目标行进。当目标进入坦克炮的有效射程后,坦克便停止运动。因为短停射击时,炮长更容易捕获目标,用炮瞄镜套住自标后,在车长的指令下射击。仅仅几秒种内,象征死亡的穿甲弹或高爆榴弹就会射向目标,将目标彻底摧毁或重创。

正是通过这样精密且协调的配合,德军装甲部队才能取得像马利诺沃之战那样奇迹般的胜利:1941年7月20日,德军装甲部队第502重坦克大队的奥托·卡尔尤斯、鲍尔特及科舍尔等人(均为德军坦克王牌)指挥8辆“虎”I坦克,在苏联贝尔维很地区的马利诺沃村一举击毁47辆苏军装甲车辆。

虽然自睹敌人的坦克中弹后爆炸起火让坦克手们非常兴奋,但炮弹发射药燃烧后产生的硝烟却令人很不爽,因为这些烟对乘员的口腔和眼睛刺激很大,时间长了难以忍受。然而,在战场上乘员根本无法休息,必须时刻保持高度警惕,不断寻找新的目标。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二战期间,德国坦克手们一直感到非常自豪。在闪电战的那几年中,坦克手们坐在隆隆响的坦克中穿越了波兰、低地国家(指荷兰等国)、法国和北非,摧毁一切阻碍前进的障碍。他们用顽强的意志和技巧战胜了对手。回国后,各宣传机构都大肆宣扬坦克手的功绩。在德国拍摄的新闻电影中,人们看到身着黑色特种装甲兵制服的坦克手们凭借着无敌的勇气,驾车在征服的土地上快速行进。不久,党卫军的坦克手们就获得了极佳的声誉,并作为英雄来吸引新的兵员。德国的孩子们被威武的坦克和其车组乘员深深吸引,疯狂抢购最新推出的坦克玩具及模型。然而,德军在战场上的惨重损失并未因这些宣传而减少。

1940-1941年,德军原来的勇猛和锐气渐渐消失。在东线,德军装甲兵第一次遭遇人员素质和武器装备都很强的苏联装甲兵部队。1943年6月的库尔斯克会战中,德军装甲部队始终未能突破苏联红军的防线,从此失去了在东线的作战主动权。当伤亡惨重的德军装甲部队

向国内缓慢撤退时,又被迫执行.,坚守每一寸土地”的命令。到1944年8月,这支装甲部队的力量已大大削弱。当盟军企图合围德军时,元气大伤的装甲部队急需增援,补充实力,而一种死亡的恐惧己开始在战车乘员间弥漫。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西线,忧心忡忡的装甲部队只能在晚间从法国撤退,以防盟军飞机的袭击。白天,各车组被迫沿着公路和农田开进,并在车上加了厚厚的伪装物,以防盟军攻击。坦克内的乘员不时紧张地望着车长,车长则焦虑地望着天空,生怕盟军的战斗轰炸机来袭。

德军在东、西两线的战线最终慢慢垮掉了。1944年底,德军装甲兵再也没有可供作战的后备力量了。没办法,只好将残存的装甲部队组成了一支结构松散的部队。但由于后勤供应越来越难,油料和弹药严重短缺,导致许多坦克和突击炮都成了废铁。最终,许多装甲兵又钻出坦克,改为步行或骑马。不过,仍有一些老兵用坦克和其它武器进行抵抗,直到弹药告罄。

战争末期,尽管忠于职守意味着在钢铁棺材中结束生命,但德军装甲兵的战斗一直都未停止,直到1945年5月德国宣告投降。而正是由于德国装甲兵这种恪尽职守的精神,使得他们更是为世人所敬仰,加之这些装甲精英在二战中早期纵横天下的彪悍战绩,更是让德国装甲兵成为了世所公认的天下强兵之一。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按论坛规定,编辑掉外网链接

本文内容于 2013/12/17 17:23:43 被燕过无痕编辑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