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笠门生评四野:林彪的部队好笨啊 我说啥他们都信

陈继承 收藏 8 1341
导读:本文摘自:《台湾老兵口述历史》,作者:赵川 在东北期间,洪淦棠参加了著名的“四平街大战”,而记忆最深刻的当属“城子街之战”。他所讲述的这段历史,有史料如此记载:“……新一军在一下江南中被林彪围点打援吃掉了近两个团,二下江南中第一仗在城子街被吃掉一个团,但第二仗在德惠就打了一个翻身仗,守点部队没被吃掉,援兵也没被吃掉,三下江南也没有吃亏。”城子街成为国共拉锯战的一个战略支撑点,双方拼死争夺。洪淦棠记忆中的“城子街保卫战”,讲述的就是这段历史。“林彪部队经过一段时间的整训后,兵力大增,以3个纵队围

本文摘自:《台湾老兵口述历史》,作者:赵川

在东北期间,洪淦棠参加了著名的“四平街大战”,而记忆最深刻的当属“城子街之战”。他所讲述的这段历史,有史料如此记载:“……新一军在一下江南中被林彪围点打援吃掉了近两个团,二下江南中第一仗在城子街被吃掉一个团,但第二仗在德惠就打了一个翻身仗,守点部队没被吃掉,援兵也没被吃掉,三下江南也没有吃亏。”城子街成为国共拉锯战的一个战略支撑点,双方拼死争夺。洪淦棠记忆中的“城子街保卫战”,讲述的就是这段历史。“林彪部队经过一段时间的整训后,兵力大增,以3个纵队围攻城子街。双方激战两昼夜,3万多国民党军队被彻底击溃。”洪老先生神情黯淡地说,就在这次战役中,自己成了林彪部队的俘虏。

洪淦棠失魂落魄地随国民党残兵败将被押往哈尔滨。经过甄别、教育两个星期之后,他竟平安无事地被释放回家!

这是何故?

“林彪的部队好笨啊,他们不知道我的真实身份(据最新资料,其应为新一军三十师89团谍报队队长),我谎称自己是上士文书,他们果真相信了!”回忆这段往事,洪老先生笑道,“我讲广东话,共军基本都是北方人,没人能听得懂,加上要审讯的人太多,工作人员马虎潦草,我就这样蒙混过关了。”他补充说:“也许,是得益于多年的特工训练;也许,是他们看我个头不高、年龄也偏大了,留着也没什么用,就放了我一马。”

作为戴笠手下的老牌军统特务,洪淦棠幸运逃过一劫。

回忆那段日子,老人迄今心有余悸。他先是从东北一路南下跑到上海,再转道前往南京,最后回到了广州,回到了国共内战爆发前自己的出发地,同家人再次团聚。

作为3个孩子的父亲,这段时间是洪淦棠从军以来最安逸的一段日子。

史料真实记载了当时的战况。“孙立人因与国民党内其他将领如杜聿明等不睦,1947年8月,蒋介石将孙调离东北。”据称,得知孙立人调离东北这一消息后,远在陕北的毛泽东长长舒了一口气。果然,一年之后,孙立人曾指挥的新一军,在长春围困战中被消灭殆尽。

离开东北之后,孙立人就任陆军副总司令,洪淦棠遂继续追随他,再次回到孙立人所统领的部队服务。1949年5月,洪淦棠离开广州,并随国民党军队“撤退”到金门,供职于炮兵部队,家眷则被安顿到高雄。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