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根网的高连奎曾撰文《中国谁权力最大,门户网站老板及首页编辑》,认为“宣传部长的权利扩大一千倍都没有一个首页编辑的权利大”,因为“大部分人看新闻都是只看看首页,最多是看看二级频道的首页,而且也只是看看标题”,而“门户网站的标题绝大部分都不是原来媒体的标题,都是经过首页编辑改动过的” , 因此,尽管“一个网站编辑非常多,但是首页编辑并不多,中国五大门户网站,其首页编辑加起来也不过百十人,而真正做财经时政的就更少,也就是说,中国十几亿人其实就这样被这百十人控制着,他们想让中国哭就得哭,想让中国人笑就得笑,想让中国人骂就得骂,想让中国人打就得打,可以想想他们的权利有多大”。

关于立场,高连奎说“这些网站的创办者都是亿万富翁,门户网站当然不为穷人说话”。当然,首页编辑并不好做,因为“当下媒体的首页编辑是靠点击量考核的,每个首页编辑都有点击量任务,完不成点击量任务就可能被辞退,所以茅于轼等人就被这些人在追求点击量的诱惑下给推红了。”

之所以大量引用原文,是因为对该文观点高度认同。目前,网络已成意识形态斗争的主阵地,中国主要网站被外资控股,是网络舆论极右化、汉奸化、三俗化的总根源,是网络反毛反社反华,热捧木子李、凤姐、苍井空、茅于轼等烂货的重要原因。令人忧虑的是,包括中华网、环球网、战略网在内的许多网站尤其是论坛,似乎也呈现极右化、汉奸化、三俗化的迹象,其原因可能是这些网站跟风被门户网站引导的网络潮流,也可能是为境外上市而调整立场,还有可能是被外资渗透甚至控股了!

不过,我并不认为门户网站老板及首页编辑的权力最大,因为决定网站命运的除市场外,还有国家及各省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该部门成立于 2011 年 5 月,看似权力不大,却能决定许多网站的生死存亡,从而影响中国的舆论导向和社会进程,决定国家的前途命运。

事实上,一些网站很受欢迎,如“乌有之乡”和“民声网”等,我相信只要“乌有之乡”正常运转,过不了几年,跻身前 100 大网站不成问题。可惜,该网站因宣传毛泽东思想、揭批汉奸买办、反对转基因,而触怒权贵阶层和汉奸势力,于 2012 年 4 月被迫关闭,而攻击公有制、抹黑毛泽东、为西方说话的腾讯等极右媒体和汉奸媒体却安然无恙。虽然“乌有之乡”关闭后,“红歌会网”脱颖而出,“乌有网刊”的开通也有些时日,但影响力似乎都不如“乌有之乡”。

可见,各级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决定网站命运及其舆论导向,而他们归政府管理,因此,是各级政府而不是境外资本、网站老板和首页编辑在主宰中国网络,政府导向至关重要。

如以反汉奸为使命的“民声网”在关闭前夕,竟匪夷所思的连续将茅于轼等人的荒谬言论频频置顶,我起初不解其意,以为该网风向变了,直到被迫关闭,才知道这是该网为自保而采取的“自污”之举。当然,像腾讯这样的汉奸网站,通过 QQ 、微信等技术,早已牢牢确立了网络界龙头老大的地位,并开始主导网络潮流,成尾大不掉之势,加上内有汉奸庇护,外有西方援助,即便有违宪之举、反华之实,即便互联网信息办公室领导有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贸然关闭,否则,除招致汉奸官员报复外,还将引发西方干预,损害国家形象,甚至影响改革开放进程。看来,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也有难言之隐。( 2013-12-13作者:时代尖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