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东方,《楚本记》,楚军威武

公元前208年,秦章邯、王离各率军三十万,追南逐北,烧杀掳掠,肆虐于楚齐魏赵韩间,六国之军奋起反抗。当是时,楚国各地起兵数千者不计其数,中有项梁起江东,刘邦起沛县,秦嘉战淮南,陈婴举东阳,英布、蒲将军击安六,吴苪袭番阳,吕臣战淮北,彭越与秦兵游旋于菏泽济宁之间。夏五月,新怀王元年一日,项梁、刘邦、陈婴、英布、蒲将军、吕臣、吕青、吴苪、共熬等楚地诸将及百万楚民拥立怀王熊槐的五代孙熊心为王,都盱眙,与秦战。

元年一月,王封项梁为上将军,陈婴为上柱国,英布为当阳君。

元年三月,秦谴章邯率军二十万来犯,王令项梁率军与秦战于陶曹。初数胜,项梁骄,后不利,军散,梁战死于定陶。

元年四月,王率众御驾亲征,迁都彭城,统军于抗敌前沿。十五日,王并项羽、吕臣军,封吕青为令尹,吕臣为司徒,共敖为上柱国。于是,项羽军扎彭城西,吕臣彭城东,刘邦军砀郡,宋义之彭城,国之声威大振。

元年五月,王命项羽、刘邦、吕臣、彭越率兵击秦军。于是,项羽战东阿,刘邦战外黄,吕臣战济宁、彭越战菏泽,皆破之。章邯惧,向北遁。

元年六月,秦遣李由率十万咸阳精兵援章邯,王令项羽、刘邦、吕臣将军击之,与秦战于雍丘下,大破之。冠婴斩李由,秦兵惧,军心散。吾军乘势大败之,斩首七万余,军大振。

元年六月下旬,魏王豹率兵七百来投,王安之,拨军三千与豹,令其将兵收取山西魏地。五日后,张良拥韩王成带兵三百余来投,王安之,拨军二千与良,令其将兵收取山西韩地。

元年七月,项羽将兵攻襄城,拔之,尽屠秦兵于井壁。刘邦将兵击开封,破之。吕臣将兵攻巨野,拔之。彭越将兵击菏泽,破之。吕青将兵循枣滕临沂,取之,英布、蒲将军攻平舆、毫州,拔之。

元年七月下旬,秦将章邯率军十五万击齐,齐王遣使求救,王使项羽、吕臣二军北上助齐,与秦战于东阿、聊城,大破之。章邯惧,秦军退,北过黄河。

元年八月,秦将章邯、王离各率军二十万击赵,困邯郸。赵王数次遣使求救,王应之。诏各地诸侯别将来京,共商抗秦救赵大计。当此时,楚齐魏赵韩燕六国联盟成立,王为盟主,主持救赵灭秦大事。王曰:“楚齐魏韩燕五国救赵,与秦决战邯郸,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元年八月下旬,王召国中大臣议事,欲遣项羽率军进关中,王曰:“项羽勇猛,将门之后,破函谷,进关中,非羽莫属”。诸大臣皆奏曰:“项羽暴戾,前拔襄城屠之无余遗,所过无不残灭,不可遣。且先前楚军多次进取,陈胜、吴广、周文皆败,不如更遣年长者扶义以西,告谕秦中百姓。秦之百姓苦其主久矣,今若使年长者扶义以往,毋侵暴,便可下。唯刘邦素为宽厚长者,可遣”。

项羽怨秦破项梁军,奋,愿与刘邦西入关。王思之再三,终不许项羽奏请,独派刘邦西略地,收陈胜、项梁散兵。同时,命宋义为上将军,号卿子冠军,项羽为副将,范增为参将,率军十五万,北上救赵,与秦决战邯郸。又令彭越进封丘,吴苪进长沙,共熬击荆州,吕青、陈婴筹集兵马粮草,为军后应,并诏楚各地兵,与诸将约,先入定关中者王之。

元年九月,宋义率军北渡黄河,进抵安阳。彭越将兵过东明,进封丘。吴苪率军进番阳,击南昌,大破秦兵,皆拔之,斩首一万余。共熬率军二万,进安六,下麻城,过随州,与秦战于钟祥,斩首八千,麻城,随州,钟祥皆拔之,军增至三万。刘邦率军一万二,出砀郡,进开封,道经成阳,与秦军战于杠里,大破之,斩首一万余,收陈胜、项梁散兵,得军一万八,与秦战于大梁,拔之,斩首二万。闽北首领无瑶将兵九千,攻闽中,拔之,斩首六千,得军六千,北上进浙江。粤北首领梅绢于台岭浈水聚兵数千,攻横浦关,拔之,斩首二千余,得军三千,北上进赣邑。

元年十月,宋义率军北抵安阳,不进,留四十六日。王改命项羽为上将军,并将吕臣、当阳君、蒲将军及宋义兵皆属项羽。

元年十月,刘邦从成阳引兵西进,南下栗县,与秦战于成武,大破之,斩东郡秦尉,斩首一万八。徒遇彭越于昌邑,与越俱攻秦军,战不利。抵栗县,夺刚武侯军四千,兵增至二万余。与魏将皇欣、魏申徒武蒲合军三万五,并攻昌邑,昌邑未拔。南下袭秦陈留,斩首三千,得秦十万军粮。再击秦将赵贲军,大破之,斩首四千余,困秦赵贲军于开封城中。并将陈留兵,与攻开封,开封未拔。彭越率军击长垣、封丘,破之,斩秦首三千,兵增至一万二,至昌邑与刘邦遇,并力攻秦军,战不利。遂引兵滑县、留固,往来截秦粮道。

元年十月,张良自成武进兵原阳,与秦兵数千战于修鱼,大破之,斩首一千余。将兵北上,与秦将赵贲都尉军战于牧野,战不利。适逢魏豹率兵至,二军并力攻牧野,拔之,斩赵贲军都尉,斩首三千,张良兵增至五千。良引军西南行,攻新乡,拔之,斩首一千。攻‎武陟,‎拔之,斩首二千。与秦三战沁阳,终破之,斩首三千余。魏豹率兵与良并攻牧野,斩秦将赵贲军都尉,斩首三千,豹兵增至七千。乃引军西进,与秦兵战于修武,破之,斩首二千。与秦三次苦战于晋城,终拔之,斩秦将都尉,斩首五千六。

元年十月,共熬率军渡汉江,与秦战于襄阳,拔之,斩军六千余。连下谷城、老河、十堰、郧西、白河、洵阳、安康、竹溪、上庸十几城,斩秦兵二万余首。吴苪引兵进长沙,道经樟渝、宜春,与秦战于株宁,大破之,斩首三千余。攻长沙,不利。当是时,长沙秦守军三万,吴苪战不利,随引军绕北西行,连下洞庭、汨罗、巴陵、临湘十几城,斩秦兵五千余首。

元年十月,梅绢率军攻赣邑,拔之,斩秦首二千。闻无瑶已将兵破石城,吴苪下吉安,乃引军西行,与秦兵战于郴城,大破之,斩首一千。攻衡阳,与秦兵大战,大破之,斩秦首三千。当此时,梅绢将兵已过万军。无瑶引兵破石城,斩石城秦守兵过千,与秦兵战于南城,大破之,斩秦首三千。

元年十月,滇楚起兵,与秦战于滇池,大破之,斩秦首七千,追杀秦兵三百余里,下曲靖,拔昭通,诛杀秦兵八千余。夜郎复出桂西,夺黔西南,与秦战。南粤起兵苍梧,与秦大战桂林,大破之,复收梧、柳、桂、贺十几城。

元年十一月,...................

摘自《楚本记》呵呵!

本文内容于 2013/12/20 14:21:23 被罗烈烈编辑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