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在泰国开一条运河直通太平洋和印度洋,有没有必要

西漠 收藏 8 3525
导读:先看看克拉运河计划(引自度娘) 泰国“克拉运河计划” 是指在泰国克拉地峡处挖掘一条沟通泰国湾与安达曼海的运河。克拉地峡位于泰国南部马来半岛上,两侧海域分属太平洋与印度洋,地峡最窄处不足100千米,而且地势不高,开凿运河基本不需要象巴拿马运河那样调剂水位,开凿的相对成本和运营成本都较低。要开凿的运河宽400米,水深25米,双向航道,适合远洋大船进出。 拟议中的克拉运河,全长102公里,400米宽,水深25米,双向航道运河,横贯泰国南部的克拉地峡。克拉地峡是泰国南

先看看克拉运河计划(引自度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泰国“克拉运河计划” 是指在泰国克拉地峡处挖掘一条沟通泰国湾与安达曼海的运河。克拉地峡位于泰国南部马来半岛上,两侧海域分属太平洋与印度洋,地峡最窄处不足100千米,而且地势不高,开凿运河基本不需要象巴拿马运河那样调剂水位,开凿的相对成本和运营成本都较低。要开凿的运河宽400米,水深25米,双向航道,适合远洋大船进出。

运河简介

拟议中的克拉运河,全长102公里,400米宽,水深25米,双向航道运河,横贯泰国南部的克拉地峡。克拉地峡是泰国南部的一段狭长地带,北连中南半岛,南接马来半岛,地峡以南约400公里(北纬7度至10度之间)地段均为泰国领土,最窄处50多公里,最宽处约190公里,东临泰国湾(暹罗湾),再向东是南海、太平洋;西濒安达曼海,向西进入印度洋;南端与马来西亚接壤。这条运河修成后,船只不必穿过马六甲海峡,绕道马来西亚和新加坡,可直接从印度洋的安达曼海进入太平洋的泰国湾。

河道方案

有报道说,早在17世纪就有关于开凿这条运河的动议。真正提出是在100多年前的曼谷王朝五世王时期。五世王朱拉隆功是一位力主革新的国王,曾遍访欧洲,为泰国引进西方的先进科技。当时的国际海运业已有了相当的规模,因此开凿克拉运河,让太平洋与印度洋间海运航道便捷的构想便应运而生。但是,那时国际间协力兴办巨型工程还不成时尚,单靠泰国的实力绝难胜任。接踵而来的则是一战、二战、冷战和印支战争,更使泰国难以顾及此事。近年来,开凿克拉运河的议题又重被人们提起,并真正开始了扎实的研究论证。

按照泰、日两国有关机构的预案,在400公里的狭长地段上,共设计了10个河道方案。一些方案虽河道较短,但要穿过普吉山或銮山,施工难度大。比较统一的意见倾向从狭长地段南部开凿,全长112公里,穿越宋卡、沙敦两个府,虽河道较长,但地势较平坦,沿线居民点不多。至于工期和经费,初步测算需耗时10年,耗资280亿美元。如果用非常规施工,如动用核能技术,则用7年时间,投入360亿美元。

河道优势

减少运费和运输时间

运河开通之后,船舶可由中国南海经泰国湾,再穿过运河,进入安达曼海,直出印度洋,不必走马六甲海峡,航程至少缩短700英里,可节省2-5天航行时间,大型油轮每趟航程预计可节省18万英镑左右的费用。

避免过分依赖马六甲海峡

作为沟通太平洋和印度洋的一条狭长水道,马六甲海峡现在是世界上最繁忙的水道之一 ,每年有约8万余艘船只通过。目前,马六甲海峡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安全隐患。一是海盗活动猖獗,严重威胁着过往商船的安全。印尼附近的海域由于巡逻警力不足,更是危险重重。二是航道拥挤,交通秩序混乱。亚洲和西方一些国家的反恐官员现在担心,恐怖分子可能会试图模仿海盗的作案手法,对海上国际交通线发动袭击。过分依赖这条“咽喉水道”的问题,已引起相关国家的关注。 由于马六甲海峡长约1100公里,船舶绕行距离较长,加上安全等方面的考虑,寻找各种替代性的运输方式及运输通道成为许多国家的关注点。截至目前,有关方面提出的方案主要有3个:泰国南部沿海“海陆联运陆桥”、泛亚洲石油大陆桥和开凿克拉地峡运河。其中,克拉运河一直是“撇开马六甲”设想中,最引人注目的一个方案。

中国参与

如果中国参加克拉运河开发,它将以参股的形式参与运河的建设与管理,这无疑将加强中国与东南亚、中东、非洲、欧洲的经贸联系,最重要的是运输线路的多元化加强了中国能源运输的安全机制。运河的建设还将减少美国控制马六甲海峡造成对中国扼制的危险,减少东盟部分国家与中国关系微妙及其变化对中国产生的压力。日本、韩国能源运输安全也同样得到保障,在国际贸易方面也将取得更大收益,同时运河建设还保证了日本一直谋求的对东南亚地区的影响。对于新加坡,运河建设将减少其收入,降低其国际地位。而对于泰国,建设期间会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促进国内其他行业的发展,运河建成后将大大增加泰国的经济收入,运河的建设还提升了泰国的经济地位和战略地位。当然由于运河建成影响国际战略格局的平衡,因此,运河建设也将成为一个较为敏感的国际问题,吸引世界关注的目光。[2]

4河道困境

“克拉运河计划”计划遇到了不小的困局。

第一:该计划将会耗资巨大。2003年初,泰国政府授权一家香港公司负责对克拉地峡运河计划进行可行性研究。该香港公司预计,工程费用将高达250亿美元。如此投资,单凭泰国自身力量难以承担,泰国一直在争取其他国家合作共建。

第二:中国是运河建成之后的较大受惠国,泰国希望中国下决心参加建设,然而中国对这项工程一直犹豫不决,一个重要原因是考虑到“克拉运河计划”实施后对新加坡利益影响太大,因而一直没有积极参与这项计划。有观点认为,中国在能源“走出去”战略受挫、中新关系受损、台海关系微妙的情况下,有可能积极支持“克拉运河计划”。此前日本对此计划一直较为积极,中国与日本、韩国一起,有可能会给该计划的启动带来希望。

第三:泰国对该项目内外压力较大。据外电报告,泰国国内依然只有三成的人赞成这项工程的上马,另外有三成的人抱着无所谓的态度,剩下的人则反对工程的上马。同时,东盟内部的一些成员国则强烈反对该工程的上马。第三,投资者信心问题。外电报道,一条曼谷国际机场到市区的高速公路,修了10年都还没有完全修好,其80%的资金不知去向。究其原因,主要是泰国政府机构内部触目惊心的腐败问题。因此,有人担心,如果克拉地峡运河开挖工程一旦上马,可能其建设周期将会无限期地延长。

[3-5]围绕克拉运河的开凿,各国出于自身利益考量,仍在积极协商,以求共识。

为什么在泰国开运河跟我们国家有关,原因是马六甲海峡,在美国的支持下的新加坡控制的马六甲海峡航道。

那么我们再看看新加坡跟我们国家的关系:

新加坡一直被很多中国人认为是有血缘关系的国家,因为新加坡人口比例中,华人占到了75%左右,而且一个中国人去新加坡,根本是不用担心语言问题的,因为大部分人都会讲汉语。在外界新加坡也是被称为“小中国”的。但是近年来,新加坡经常捣鼓与中国的关系,散布一些对中国很不利的言论,从李光耀在非典时期拒绝访华到中国威胁论的提出,这些都充分验证了一句话“没有永远的敌人,也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新加坡是华人为主的国家,跟中国又不接壤,没什么利益冲突。过去中国闹“极左”,“输出革命”,影响了两国关系不难理解。现在中国不搞“阶级斗争为纲”了,全力以赴搞经济,改革开放欢迎外资,而新加坡跟中国同文同种还采用简体汉字,应该是既熟悉西方又熟悉中国,自然是"中国改革开放、经济发展的受益者,所以一直不知不觉把新加坡当朋友,对新加坡一直容忍再容忍,优惠再优惠。中新建交以来两国贸易额、投资额大幅度增长且不论,中国还通过聘请新加坡头面人物当中国国策顾问;更在东南亚金融危机时不惜自己吃亏,坚持人民币不贬值,帮助东南亚各国稳定货币,从而在关键时刻直接帮助了新加坡。要知道,金融业是新加坡的支柱产业之一。中国牺牲自己稳定金融,新加坡的收益最大。中国为新加坡所做的已经超越了国际关系常识中的“绝不为别人牺牲自己利益” 的基本原则。

但是新加坡领导人却分道扬镳。李显龙、李光耀、吴作栋在各种场合的讲话都喋喋不休提到中国的增长是世界最大的挑战,将来亚洲的稳定取决于如何对待中国的崛起之类的话。李光耀更说过,作为中国人的后代,他知道中国人的忍耐力很强,但同时知道中国人的爆发力也很强,非常记仇。东亚、东南亚的国家在历史上都得罪过中国。一旦中国强大,这些国家必然遭到中国的猛烈报复,所以必须让中国永远成为二流国家。[

几年前的非典(SARS)时期,中国上下都陷入了恐慌的状态,可以说是对中国政权的一次严重的考验,稍有不慎就会带来很大的危险。在这个时候,全世界诸多国家还没拿准对策、正在举棋不定之际,新加坡一马当先高调反华,为的就是:一,掀起一场新的全球反华浪潮,重新封锁中国,彻底破坏中国改革开放、发展经济的大环境。二,动员外资撤离中国,给中国经济造成尽可能大的困难,争取让中国经济崩溃。三,破坏中国人民对中国政府抗灾治国的信心,让中国政府的指挥失灵,从而造成中国社会象前苏联那样的总崩溃,居心叵测。还好中国政府当机立断采取断然措施稳住了阵脚,如果不是中国人民团结一致奋起抗灾取得成效,如果不是中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控制住了局势,如果国际社会真的认为中国已经摇摇欲坠,则必定会有一大群投机家一哄而起附和新加坡的号召,到时候对中国的危害更大。

新加坡港扼太平洋及印度洋之间的航运要道,战略地位十分重要,它自13世纪开始使是国际贸易港口,已发展成为国际著名的转口港。对我国来说,随着经济发展,海洋贸易不断扩大,远海做战能力和需求不断增加,通过马六甲海峡的次数和规模越来越大,受制于人的可有性也不断增大。

因此,本人认为,在泰国开运河一事,中国应该有这个准备,与泰国合作开发。为什么要准备而不是立刻实施,是根据目前国内国际局势和泰国政治局势现状来讲的。

从国内看,我们还没有完全达到可以支持高额资金来支持外国的一项国家工程。随着新一届领导班子施政纲领的不断深化,中国正在进行一场深刻的变革,需要有一定时间的适应和积累,提高我们的国力和国际发言权。当然,这条并不是主要原因。

从国际环境看,随着我国的和平崛起,越来越多的国家正在时刻关注着我们的动作,我们一旦表现出对这条运河的关注,会遭到以美国为首的敌对国家反对,我们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就算泰国克拉运河真的开了,我们能不能用得上,泰国国家和政权能不能接受中国的船队甚至是舰队不经过马六甲而走他们国家腹地。在这里我们又不得不说一下中泰关系,“中泰两国有着悠久的友好交往的历史。早在汉代,“汉之译使”就途经湄南河流域,马来半岛北部前往南印度的黄支国。从汉代至三国时代,中国人已经知道湄南河流域有一个古国称为金邻国。到南北朝时,位于马来半岛北端和湄南河流域的古国,如狼牙修、盘盘、投和(堕罗钵底)等,已开始遣使入访中国。隋代有赤土、唐代有哥罗、哥罗舍分、参半等国遣使入访中国。到了宋代,湄南河流域的古国多为真腊的属国,如丹流眉(登流眉)、罗斛、真里富等,也派遣使者到中国进行友好访问。中国古籍对这些古国的记述,可以弥补泰国史料记载的不足”——摘自《中泰关系史》。

近期,李克强总理于2013年10月11日至13日对泰王国进行正式访问。双方对访问成果感到满意,认为此访对进一步深化中泰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具有里程碑意义。然而这段时间以来,泰国局势动荡,谁都不知道何时是个头。

结论,我国应与泰国合作开发克拉运河,在满足以下条作的时候:

一、我国国力强盛,海洋军事力量能在当地海域布控。

二、国际地位进一步提升,全面压制日本,因为这条运河不仅仅是我们用得上,日本也同样需要。

三、泰国政局稳定,掌权者亲中。

当然,如果我们有这样的表现,就会有很多人跳出来说我们是迈向全球争霸的道路,我们不是为了争霸,而是为了更好的促进国际经济交流和地区和平。

浅显之见,尚有许多不足之处,请大家批评指证。

本文内容于 2013/12/17 0:15:31 被西漠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太平洋与印度洋的通道本来就不只一条,不远的印尼水域就有几十条。马六甲本身就不是垄断地位。而且你运河离马六甲太近,节省不了多少里程,反而双向通过运河操作会很麻烦,增加通行成本。如果海洋霸主能封锁马六甲,一样有能力封锁运河。泰国不是强国,搞这么大工程,劳民伤财。而且人家本来就有南部穆斯林分裂问题,你还来个运河阻隔,造成路上交通不便,明摆着是要肢解泰国。还有海水、油污污染当地地下水问题。

这个方案提了很多年,中国曾经对其有一定兴趣,但是如今也已放弃。

主要缺点是性价比并不高,尽管确实可以缩短一定航程,但是运河本身开凿费用过于高昂,吞吐量也有一定限制,收回成本据测算是遥遥无期。

至于战略安全性,直接了当的说也不是很明显,封锁或者摧毁这个运河难度不大,甚至比控制马六甲还简单。

中国目前比较感兴趣的是另一个项目,即从巴基斯坦的卡拉奇修筑管道直接输送石油或者天然气到中国,这个投资比挖运河少多了,维护费用也低很多,但是战略价值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一旦修成,从中东开出的油轮从巴基斯坦上岸进管道,巴基斯坦自己也有很大好处,而且完全避开印度控制区域,至少受区域战争威胁不大,运输成本也大幅度下降。

这个方案还有进一步延伸的可能性,比如管道继续延伸到伊朗,还可配合铁路方案,未来设想是从中国一直修到伊朗,然后连通土耳其,成为连接亚洲和欧洲的第二条大动脉,前景光辉。

实现这个方案,阿富汗地区是关键,塔利班如果存在的话,这个方案等于做梦,也正因为这个因素,所以中国对美国在阿富汗的行动并不进行干扰,事实上还采取了支持态度。一个开明、世俗,致力于经济发展的阿富汗政权,对实现中国这个宏伟蓝图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