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李合林一段不平常的经历[英雄杯]

周小国 收藏 84 19375
导读:[size=18] [/size] [size=18] [/size]
近期热点 换一换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作为一名军事爱好者,与人聊天无论开始是什么话题,到后来总是不知不觉拐到飞机、大炮上。不久前与本单位内部印刷厂负责人郑章来聊天时说到一九七九年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章来说:俺屋李合林参加过自卫还击战,还立过功呐!这对我来说几乎是一个可用惊喜来形容的信息,因为之前虽然收集过不少有关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的报道、回忆录等,但总觉得那些主要来自网络的东西并不十分可靠,有些描写让人如在云雾,难以想象,而身边竟有个参加过那场战争的人!

章来说的“俺屋”指的是我们单位的印刷厂。他的表达应该说还是比较准确的,我们单位的印刷厂确实只有一大间屋的场地,里面除一台印刷机,一台打角机,一台裁纸机和一摞摞裁好或没裁好的纸张,还有四名工人,这四人中就有李合林。

合林的家在离县城不远的农村,每天下午下班他会骑自行车回家,第二天一早再骑车赶过来上班。听章来说,他在单位单身职工宿舍楼有一间房,中午时间紧,就不回家了,自己在那儿做点饭吃;有一张床,吃完饭能躺上歇一会。

知道了这些后,我决定趁中午去造访合林。

可以说,从听章来说“俺屋李合林参加过自卫还击战”开始,我就对见见合林,与他聊聊天充满了期待。于是,六月十八日中午,我兜里装着一包没拆封的红塔山和一个特意换了新电池的袖珍式录音机,找到单身宿舍楼,见到了合林。

合林也希望自己三十年前在战争中的所历所闻为更多的人知道,还希望能变成文字,以便留给他的子孙们。以下是我们聊天的录音,稍作整理后拿出来与朋友们分亨——为了体现真实性,除了一些不好用文字表达的口语和一些容易误解的方言,基本都是原话。

周小国(以下简称周):合林,一九七九年你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在战场上一定经历了不少惊险事吧?

李合林(以下简称李):都过去二三十年了,有些事时间、地点、人名已记不太清楚了。

周:你是哪一年参军的?

李:一九七八年冬。

周:当时参军是不是很难?据说当时想当兵的年轻人很多,有的是嫌在家吃不好,有的是急于返城的知青。

李:这个我倒没在意,我参军也没遇到啥不顺利的事,体检啥的都很顺利。

周:参军后你在啥部队?

李:新兵训练是在湖北。本来俺那批兵是坦克十一师的兵,后来野战部队补充兵员,俺那个新兵连就全部调到了五十四军,驻地就在黄河北边的原阳县。

周:你们在湖北多长时间?

李:大概两个月。

周:新兵训练一般都是三个月,训练没结束你们就调到原阳了?

李:可不!记得俺那批兵是吃了冬至饭才从家走的,没到过年可从湖北调到原阳了。

周:咱这儿和你一块当兵的人多不多?

李:俺那个团咱县籍的一共三十二人,上战场的大概有二十八九个。

周:到五十四军后你们是啥兵种?

李:到五十四军后就分开了,有步兵,有炮兵……我是在82炮连,那种肩扛式无坐力炮。

周:我知道那种炮,在网上看到过照片。其实除肩扛式,有一种迫击炮好像也是82毫米的。

李:哦。

周:你们是啥时候上前线的?

李:一九七九年正月初四。那天一大早俺父亲从家赶到部队看我,他是半夜在新乡下的火车,天不明就到部队了,当时我也不知道,一个战友找到我说李合林你爸来看你了才知道。他到部队不到一天,连长说没地方住,就让他回去了,部队就是俺父亲回去的那天晚上开拔的。

周:怪不得连长不让他在那儿住!

李:可不是!俺父亲是天傍黑走的,晚上连里放电影,放到一半,突然紧急集合,就坐车去新乡,在新乡上了火车。

周:你父亲去部队看你时,知不知道就要打仗了?

李:知道,就是知道了才去看我。

周:他是咋知道的?

李:那时候部队一级战备,每天训练、打背包,也不让往家里寄信,也不知他在家是咋知道的。

周:你和你父亲见面后都说了啥,还记不记得?

李:也没说啥,就说不上战场倒还罢,万一上了战场要多长个心眼,注意安全,既赶上了,谁也没法。

周:这是你父亲说的话?

李:嗯!其实当时也不知道究竟上不上战场,只知道形势紧。

周:那时候你父亲多大年纪?

李:他是前年去世的,去世时七十岁,当时也就四十来岁。

周:当时你多大?

李:还不到十九。

周:据说当时往前线输送人员的火车是一种没有窗户的什么车?

李:“闷罐车”。四个门,四个小窗户。一个门旁边放着个空油轮,供战士们小便用;一个门旁边堆着一堆沙土,外边圈着个席,供战士们大便用。

周:中途不让下车?

李:在武汉下过。到武汉时车停了,通知下车吃饭,跑步到一个食堂时,大米饭在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

周:火车上除了你们连,还有别的啥部队?

李:没有别的部队,都是俺那个团的,是专列。

周:接下来就一直到前线了?

李:到桂林又停了一次车,后来在哪儿下车就记不住了,只记得下了车在一个叫柳桥的地方住过一夜。

周:你们是咋进入战场的?

李:跟步兵一块走,背着挎包、水壶,开始坐汽车,后来步行。

周:没背被子?

李:没有。

周:你们炮兵有枪没有?

李:俺那个班有两支冲锋枪。

周:你们班几个人?

李:七个人,一个人扛炮,其他人背炮弹啥的。

周:刚才你说你们是跟步兵一块走的,这样安排是为了战斗时你们能及时为步兵提供火力支援吧?

李:嗯!俺那种82炮一发炮弹就有七斤九两重,威力很大。当时俺是跟三营七连一块

走,七连是步兵连,也是俺那个团的。

周:你们打到啥地方?

李:打到高平。

周:去高平的路上战斗激烈不?

李:也没有太大的战斗,前边一会儿突突突打一阵,一会儿突突突又打一阵。刚过国界,俺坐的那辆车司机就牺牲了,听到枪响,就都跳下车,搜了半天也没见人。

周:高平之战被称为“硬仗中的硬仗”,一定很激烈!

李:打高平俺部队不是主攻部队,俺到高平时大规模的战斗基本上结束了,到处都是炮坑,还有被打毁的汽车、坦克,稻田里还有撅着屁股的死尸。

周:你是说你们到高平时高平已经被前边的部队拿下来了?

李:基本拿下来了。

周:没再发生战斗?

李:咋没发生?快到高平时还打了一仗。当时部队正准备翻一座小山丘,遭到敌人埋伏,就打起来。反击时我和张××(应合林的要求隐去名字)扛着炮抢占地形,正往前跑,他一头栽在地上,知道他中弹了,我就翻了个跟头爬到他身边,用胳膊拐住他的脖子问他咋了,要不要喝水?他闭着眼摇了摇头。刚把他拖到一个炮坑里,子弹就打到了我耳朵边上,我赶紧打了个滚躲到一块石后边,子弹跟着噼噼啪啪打到石头上。当时敌人一定看见我了,机枪跟着我打!

周:你没看见他们?

李:没看见,只知道子弹是从哪个方向打过来的,但没看见人。

周:当时谁扛着炮?

李:张××个头大,他扛着炮,我拿着瞄准镜。

周:接下来是咋打的,一些细节你还记不记得?

李:细节也记不住了,当时就趴那儿打,俺部队人多,后续部队抄过去抓住俩俘虏,战斗就结束了。

周:打死的敌人多不多?

李:也不太多,大概有三四个?剩下的逃跑了。

周:遭到伏击,部队伤亡不会小吧?

李:三营营长牺牲了!他穿着四个兜的军装,还挎着手枪,目标太大,战斗一打响就牺牲了。

周:张××伤的重不重?

李:他负伤后没多大会儿担架就把他抬走了,后来在医院从他的屁股上取出四个子弹头,下肢就整个没了知觉。我退伍那年,他摇着手摇车从新乡到部队看我,一见面就哭,原本很壮实的一个人,已经瘦得没了人形。

周:他家是新乡的?

李:信阳的,新乡有我们部队的疗养院。他负伤后成了残疾,就住进了疗养院。

周:新乡离你们部队驻地有多远?

李:大概有四五十里。

周:他是自己摇着手摇车去的,还是有人送他?

李:没人送,自己摇去的。瘦成那样,也不知是咋摇去的?

周:他回部队看你,是因为在战场上你救助过他吧?

李:也不能说是专门看我,俺是一个班的,关系本来就好。

周:他是往前冲的时候负的伤,子弹咋会打在屁股上?

李:谁知道咋回事?可能是从前面打进去,穿透到屁股上了吧?唉,一提到他我心里就不是味!你不知有多惨,屙尿自己都不知道……在这儿(合林双手掬着自己的腰部右侧对我说)开了个洞,下里边一根管,外边挂个袋,屙尿都从这儿出来。原来那套家伙都不管用了,腿瘦得还没人家一根胳膊粗!

周:可能是长期不走路腿上的肌肉萎缩了。

李:嗯!出院后他爸妈和他未婚妻去看他,看到他那个样,他未婚妻只在部队住了一夜,第二天一早就走了;他爸睡到半夜起来,身上一根线没挑就在外边跑起来,一群人才撵上……他家姊妹五个,他爸就他这一个男孩!

周:他住院时你们去看他了没有?

李:没有,刚住院时家人都不让见!从担架把他抬走,直到我退伍那年他回部队,中间就没见过他。

周:那次他回部队,走时是咋走的,还是自己摇着车走的?

李:那还能再让他自己走?连里叫车送走的。他在部队住了两天,连里叫车把他送回了新乡。

周:他立功了没有?

李:没有,连个连级嘉奖都没有!

周:看来立功挺不容易的,你是咋立的功?

李:其实也没啥,在家(部队驻地)时就表了决心,说到战场上不立功,就跳山自尽也不再回来了。战斗一打响都是抢着往前冲……你想谁不想立功?

周:参战前你们是不是写了血书?

李:血书没写。那时候连里、排里、班里经常开会表决心,在大会上他们都拿着稿念,我也没稿,我说,大家都知道我没文化,只上过一年小学,算是个文盲,但我的决心大,只要说是出国打仗,甭管啦,我李合林要是不立功就跳山自尽,不再回国!在火车上战友们还说,到战场上该打就打,当兵不能怕打仗!

周:听说你是用82炮打掉了敌人一个火力点才立了三等功。

李:其实也不敢肯定说是谁打掉的,当时是在夜里,战斗打响后,团首长亲自指挥,除了俺连的几门82炮,73分队的迫击炮也参加了战斗,你哗嗵一炮,我哗嗵一炮,也分清到底是谁打到正地方了。

周:敌人的火力点是个碉堡?

李:不是,是俺先前蹲过的一个洞。俺到高平后没在市区住,就住在周边的山上。一到晚上就两个人一组就地挖个像咱家里放菜的菜窖那样的洞,外面盖上树技、树叶,俩人就握着手榴弹蜷在那里过一夜,第二天天亮接到命令再出来集合,不接到命令屙尿都不能出来。先是有战士失踪,怀疑是被敌人“摸岗哨”摸走了,部队提高了警惕,一天一换口令,譬如我问你:“口令?”你说:“北!”我说:“京!”口令就算对上了。那天夜里敌人又搞偷袭,问口令没对上就打起来。你知道他们躲哪儿?就躲在先前俺蹲过的一个洞里!确定后就用炮照着打,基本打平了,第二天天亮过去,看到三个敌人被炸死,旁边有一挺机枪。

周:你们一天换一个洞?

李:那也不是,刚才说那个洞是开始时挖的,挖得很大,一个班都蹲里,后来担心敌人偷袭造成伤亡,就舍弃了。你想一个班蹲一个洞里,敌人扔个手榴弹不就完了?后来就分开了。那时候一到晚上就蹲洞里都不出来了,外边要是有动静,问口令答不上来就可以射击。

周:敌人那次偷袭,给部队造成伤亡了没有?

李:高机连(高射机枪连)一个排长负了伤,听说后来牺牲了。

周:73分队是啥部队?

李:是个迫击炮连,也是俺那个团的。

周;你们在高平多长时间?

李:大概二十二天。

周:二十多天经历了不少战斗吧?

李:也不太多,现在想想当时俺遇到的主要是些散兵游勇,放几枪就撺,撵都撵不上,也不算啥战斗,当时俺主要在那儿守一座桥。

周:守啥桥?

李:高平边上有一条河,上面有一座桥。当时可能是担心敌人炸了后边补给上不来,就在那儿守着,守了二十多天。

周:河大不大?

李:也不算太大。

周:有贾鲁河大没有?

李:宽处差不多,水比贾鲁河的大,流得很急。

周:听说你在战场上还睡了一觉,那是咋回事?

李:那是在高平北边的山上,七连与搞偷袭的敌人交上了火,俺赶过去增援,战斗结束后,也不知咋就歪那儿睡着了!

周:在战场上还能睡得着,也真有你的!

李:(笑)也不是,是战斗结束后。你想咱是在平原长大的,又没见过山,在那儿整天背着个炮山上跑,一会上,一会下,腿酸得都不是自己的了。那次部队撤到山下后发现少了我,就拐回去找,一看我正歪在那儿睡,把我踢醒了。当时连里就我年龄小,都以为我牺牲了。

周:要是不回去找你,把你丢那儿让越南人逮住可真麻烦了!

李:那是,要是叫逮住说不定真活不成了!俺团卫生队两个女兵被越南人逮住,交换俘虏回来都成了残废……

周:那次战斗激烈不激烈?

李:你说高平北边山上那次?

周:嗯!

李:激烈!俺上去的时候七连黄连长已经负伤了,他身上中了也不知八枪还是九枪……他自己把露出来的肠子摁回肚里,捆住伤口,继续和敌人打!后来直升机把他接回国,伤好后被授予“战斗英雄”称号,提了营长。俺从广西回到原阳后,部队还从江苏把他爸妈接了去,官兵们在路两边排成两队欢迎。(有网友说黄连长是重庆人,因为伤病现已退休。合林说黄连长是江苏人不知是不是他记错了。作者注)

周:要是这样,如果他现在还在部队没转业至少也该是个师、团级干部了。

李:那是,这都过去二三十多年了。

周:在战场上还有啥给你留下印象深的事?

李:别的也没啥了,你想整天守着桥会有啥事?再有都是别的部队的事,咱也是听来的,没有亲历……对了,还有印象深一点的就是刚到高平时压缩饼干吃完了,后边补给没跟上,饿得不行。

周:高平是越南一个省会城市,你们进去后就不会到居民家里找点饭吃?

李:人都跑了哪儿还有人?

周:在高平除了你们团,还有别的啥部队?

李:这个不太清楚,反正当时至少有好几个团在那儿,一到晚上高平周边的山上到处都是咱的人。

周:评功是啥时候,回到原阳?

李:不是,是在广西。部队从越南撤回来后在广西住了一个月,是在那儿评的。当时连里的战友都说我在战场上表现勇敢,总是冲在前面,任务完成的好,就评上了三等功。

周:你们连立功的人多不多?

李:不多,三等功就我自己。

周:伤亡大不大?

李:俺那个连牺牲了两个人,都是湖北的,其他也没啥大伤亡。还有就是刚才我说的那个姓张的战友,俺是一个班的,瘫痪了。

周:你们连那两个湖北的战友是咋牺牲的?

李:还是在高平北边山上那次!

周:从广西回原阳时坐的啥车,还是“闷罐车”?

李:不是,回来时坐的是客车,前后门都开着。

周:比去时舒服吧?

李:那是!

周:去时可能是担心逃兵跳窗户才不用客车。

李:有可能!当时听说别的部队有害怕的,半路自伤的都有。

周:“闷罐车”也有利于保密,不容易被人看出里边拉着一车兵。

李:对!

周:打完仗你回家探亲了没有?

李:探了。开始说不让回去,后来又说凡是家在开封以西,郑州以东的可以回家看看,时间一星期。也不知俺乡武装部,当时叫公社武装部是咋知道俺连里电话的,把电话打到连里,问我啥时候回去,我说得请示连里同意。后来连里同意我回家探亲,公社武装部又打电话问我具体啥时候能到家,我说火车要是不晚点明天上午十点差不多能到。

当时的火车站就在俺郑庵边上,第二天下车时,全公社小学五级以上,高中以下的学生,各大队的队长、生产队长、民兵都在那儿等着,一下火车,挎包就被人抢了过去,又是敲锣,又是打鼓、放鞭炮……到了公社,叫我在大会上作报告,我也不会说,就说当兵不能怕打仗,既然赶上了,就不能给家乡人民脸上抹黑!武装部长还说,李合林是咱公社唯一在战场上立功的人,是咱郑庵公社的光荣!

周:那时候你心里一定很美!

李:(笑)那时候的人多朴实啊!

周:公社是咋知道你在战场上立功了?

李:从广西还没回来喜报就寄家了,咋会不知道?

周:散会后请你吃饭了没有?

李:(笑)没有!从公社出来,敲锣打鼓又把我送到家,学生也都跟了去。

周:你那次探亲是啥时候?

李:大概五月二十几号,农历四月间。俺是正月初四从原阳走的,在越南二十多天,又在广西住了一个月,五一正坐火车上从广西往原阳赶,回到家大概就是五月二十几号,天正热,和现在差不多。

周:你是哪一年退伍的?

李:一九八二年年底。我没文化,部队从广西回到原阳后要提干一批有功人员,写了几个字让我认,我看看都不认得。指导员说,李合林这你就不能怪别人了,要怪就怪你爷爷奶奶、怪你爸爸妈妈没让你多上几年学吧!后来连里一些受到团嘉奖甚至连嘉奖的战友都提了干,有去步校上学的。连里让我等机会转志愿兵,等到八二年不想等了,就自己提出退伍。

周:你是急着回来娶媳妇吧!

李:(笑)不是!当时一块上战场的战友提干的提干,退伍的退伍,剩下的都是些新兵,就不想在那儿待了。

周:回来就安排工作了?

李:等了很长时间。当时退伍办一个负责人说,上头有文件,你们这些在战场上立过功的人,咱们都要想法妥善安置,你先回家等通知吧!就回家等,等了很长时间,也没接到通知,就托人到退伍办问,后来又托在县里(指县政府)工作的一个亲戚去退伍办问。退伍办的人说,他没文化呀,把他安排到哪儿呢?俺那个亲戚说,他李合林在战场上立过功,对得起国家!他没文化,也不是啥工作都要文化!好赖给他找个单位让他扫扫地、刷刷厕所,也算国家对住他了!后来我就来咱医院上班了。

周:这是哪一年的事?你正式上班是哪一年?

李:一九八五年六月十一号。

周:等的时间确实不短!

李:可不是!主要还牵扯到当时我是农村户口,要是商品粮就不会等那么长时间了。

周:当时农转非确实不容易,多亏你在战场立了一功!

李:立功是一方面,亲戚朋友也没少帮忙。

周:刚才你说的那个姓张的战友负伤瘫痪了,这些年你们有联系没有?

李:没有,我从部队回来后就再没联系过!谁知道现在还有他没有?

周:你们从越南回撤的路上顺利不顺利?

李:当时是撤一天,等一天,交替着往后撤,还算顺利。

周:没再遇到敌人的伏击啥的?

李:没有!

周:回国时的心情咋样,很轻松吧?

李:那是!去时是急着去,回来时更急,只嫌前面的部队慢。一跨过国界,战友们都憋不住笑,那完全又是一种心情!

周:回到国内有人迎接你们没有?

李:有!边疆的群众在那儿迎接,砍好的甘蔗硬是掬着往手里塞……

周:在战场上就没有别的啥给你印象深的事?譬如说当时部队要求保密的事。

李:没有!你想这都过去二三十年了,有些事地点、人名啥的都记不准了,说了你也没法记。再有都是听来的别的部队的事,咱没有亲历……

周:谢谢你,合林!

附一:李合林简介

李合林,男,汉族,1960年农历3月22日生,河南省中牟县郑庵乡前李庄人,小学文化。一九七八年参军,在解放军53461部队71分队服役,一九七九年参加了中越边境自卫还击战,在战场上英勇顽强,荣立三等功,一九八二年退伍,一九八五年到中牟县人民医院工作至今。

附二:作者简介

周小国,原名周国平,高级经济师,现在中牟县人民医院工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4/4/1 9:32:34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这是我读到的征文最让我感动的一篇!当读到‘’他爸睡到半夜起来,身上一根线没挑就在外面跑起了,一群人才撵上‘’时,我的眼睛润湿了;当读到‘’他自己把露出来的肠子摁回肚里,捆住伤口,继续和敌人打!"我的眼睛再次润湿了;当读到"第二天下车时,全公社小学五年级以上,高中以下的学生,各大队的队长、生产队长、民兵都在那儿等着"时,想想此情此景,我禁不住热泪盈眶……

2楼zjf35

朴实无华,默默无闻的英雄。我们国家的安全就是他们来保卫的,向他们致敬。

向英雄致敬!

10楼qidaxia

敬礼,中国最值得尊敬的人!


李:三营营长牺牲了!他穿着四个兜的军装,还挎着手枪,目标太大,战斗一打响就牺牲了。

==================================================================================

比起外国,当年的PLA军装是官兵区别最小最不明显的,四个袋+手枪就叫“目标太大”,那同时期的美军、越军、苏军等等有明显军衔识别符号的该算什么呢,军官死亡多的真正原因是以身作则带头冲锋。


8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