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英雄怀]好兵,永远在战斗[续]

铁银钓金 收藏 11 309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1994年,周老师的母亲病逝,他虽然已经是一个远近文明的致富能手,带头大哥,但是他依然放不下学校的孩子,可水花妹妹怎么办?由于村里的受害者,叛徒,告密,周老师眼看着某些机构强行的将妹妹送进了黄龙县精神病医院,间歇性精神病人很不好治疗,明白时是正常人,可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发疯了。一旦发疯,破坏力很强,很吓人,记得周老师的妹妹发疯时喜欢攻击别人,专用土疙瘩,砖头,木棒,铁棒,奇怪的是就算有菜刀斧子她都不用,因为铁棒和砖头在村里不好碰到,所以土疙瘩,木棒,是她的常规单兵武器。她还喜欢破窗而入,专抢白色的东西。村里人看见土疙瘩都要自觉的用脚踩碎了,看见谁家的板杖子(木头做的围栏)松了,马上通知他家固定好。大家为了公众利益的觉悟,几百年来第一次这么高,因为一旦被周老师的妹妹发现,肯定要捡起来打人,可不发疯时她又像小时候一样,见谁都亲切的打招呼。大家一看见他妹妹马上警觉的后退一步,然后说:“水花儿…..你…..你没事吧?”他妹妹的疯病用农村土话说就是“一溜一溜的”。黄皮子在县城当一个小包工头,混的不错,村里边,同周老师三孩子的养鱼和大棚项目每年还能拿到不少分红,他偶尔会去精神病院看望一下周水花。

三个老兵经常聚在一起喝酒,有一次我爸打了一只野鸭子,黄皮子正好回村里,听说后,大方的给我爸50块钱,让我爸给好好顿一下,在弄几个小菜,他要请周老师和三孩子喝酒。

他们当时热热闹闹的在外屋喝酒,我在里屋写作业,不写完,我爸会像打牲口一样拿棒子削我,他们当时具体说什么不记得了,只感觉他们说的很好玩儿,我虽然听不太懂,但是,有一种热血沸腾的冲动。什么我为你死,你为我死的,什么人在阵地在的,什么我欠你一条命,你欠我一条命的,在一个孩子心里,这十分难以理解。因为我妈曾经用饱函智慧的语气教育我:“冰子,记住,人的生命只有一次,一定要好好珍惜,千万别干虎事儿”。我参军到边防部队后,在经历无数生离死别的一个夜晚,略带几分装B的惆怅,看着远处苍茫的夜色,微弱的繁星,浩瀚朦胧的千里黄沙,不禁悠然的点了一根烟,那一刻,我似乎读懂了三个老兵的人生。烟抽完了,我随手抓起一把黄沙像天空抛去--------分开的,不过是曾经聚在一起的身体。分不开的,却是曾经共同挑战狂风暴雨的生死情谊。

那次聚会不长时间,周老师正在课堂给我们讲人生观,价值观。突然黄皮子和三孩子进来了,他们一脸严肃的把周老师叫了出去。不一会儿,周老师又眼睛通红的回来了,事后才知道,黄皮子经常买一大堆的水果去看周水花,每次都是交给精神病院的保安,他根本进不去,他很纳闷,这又不是监狱,为什么不让看病人,这水果水花能吃到么?于是他从楼边的一根电线杆子爬到了三楼,眼前的一幕让他惊呆了,里面有个女精神病人被绑在床上,旁边的一个男保安正用电棍出溜她,那女病人的嘴被堵着,发出了极其痛苦的挣扎声,不一会儿就昏死了过去。黄皮子马上从原路反回去找医院,说要让周水花出院,院方说要本着为地方安宁负责的态度,必须在病人康复之后才能出院,而且这事医院也不能单方做主,要有民政部的批条。黄皮子怒火冲天的放下了所有工程赶回来通知周水生老师。周老师在和乡政府再三协调下未果,最后和黄皮子,三孩子一起去把妹妹抢了回来。据说周老师三人赤手空拳,一下一个,放倒了一大片拿着电棍的保安,这件事情精神病医院并没有报案,后遂无人问津……了解精神病医院的“同志哥”应该知道,那里把任何的虐待都称为“治疗”。而且法律也没有明文规定,对于精神病患者不能使用电击疗法,强行捆绑,强行脱衣服检查的条文。相反,一些商家专门为精神病患者发明了束缚衣和捆绑床。这些东西后来被日本AVSM导演拓宽了市场。言归正传。

回家后,周老师坚决反对村里的一大群“老年人社团”的集体建议,也就是把妹妹像牲口一样拴在房梁上。他上班时把妹妹放在学校,他和冬梅老师轮流看护,校长对此敢怒不敢言。

周水花在学校很少犯病,不犯病时她就教大家唱歌,兼职不开工资的音乐老师,只是她唱歌时总要有周老师或者冬梅老师坐在教师最后一排陪着。她的歌唱的那叫一个好听啊,而且她和冬梅老师还会谈吉他。每一首歌曲都在我们小小的心中埋下了第一颗浪漫主义的种子。我生命中第一首流行歌曲就是她教的《血染的风采》,第二首《十五的月亮》第三首《人在旅途》……现在我去歌厅嗨歌,这三首是必须唱的。

周水花一生最大的杯具发生在95年的一个炎炎夏日,班里两个男同学打架鼻子打出血了,周水花关切的帮忙止血,冬梅老师和大家紧张的看着她,大家都知道她以前一见到血就疯,她每个月都要疯一次,可是在周老师和冬梅老师的细心照料下,再加上周老师给她买的进口药物,她已经好久没犯病了。只见她擦着擦着脸色就变了,然后一脸惊恐的跑出了教室,冬梅老师随后跟了出去,并同时让我去叫周老师。水花钻近了玉米地就没影了。大家不顾班主任的鞭子,都逃课去帮忙找了。“水花阿姨,你出来吧……水花阿姨唱首歌吧…….”可大家在怎么喊都没用。傍晚,大家在离学校几里外的一个芦苇荡边发现了周水花,我看到她衣服被扯烂了,嘴角全是血的坐在芦苇荡的边上。她的眼神告诉所有看见她的同学,她又正常了。周老师一把抱起妹妹,紧紧的抱着。我们清楚的听见他的牙咬的咯咯直响。后来村里人传开了,“四狗子把老周家的小疯子强奸了,那姑娘别看疯,但是很纯啊,白瞎了,啧啧啧…..”。“别瞎说了,小心惹祸”。“没瞎说,二毛子去地里放水看见了,听说李老歪也看见了,那小姑娘正犯着病呢,神神叨叨的走着,四狗子喝多了,把小疯子拽过来按在地上就整了,小疯子叫的像杀猪一样”当天晚上,周老师在几十里外的一家饭店找到了四狗子,四狗子正在和一大群乡里的地痞喝酒,他一口咬定已经和周水花好了很久,这次是情不自禁,双方自愿。还说自己能看上他那疯妹子,是你们老周家的福气。说完,整个酒桌的人都哈哈大笑起来。周老师一脚踢翻了桌子,听说那两指多后的实木八仙桌碎了十几半,那七八个地痞从屁股后抽出刮到和枪刺就像周老师扎,周老师还是一下一个,几秒钟后,地皮们都趴在地上捂着被打的地方惨叫着。具目击者回忆,周老师的刀疤脸当时像阎王爷一样吓人,我知道那人没见过阎王爷,但我更知道周老师的脸一旦变色肯定老吓人了。周老师揪着四狗子的头发把他拖到了饭店的厨房,像小鸡崽子一样将他仍在一个大号的面板上,慢慢的举起了旁边剁排骨的大号菜刀。后厨的人都吓的呆在了那里,锅里做红烧排骨的糖都熬糊了,但没人敢动一下,任凭焦糖冒着浓烟。四狗子当时下的大小便失禁了,从小他就被周老师“归拢”怕了,这次敢大言不惭是因为他这几年认识了不少臭味相投的痞子。这些人给他撞了不少胆子。这帮畜生没事在一起偷鸡摸狗,喝酒嫖娼,打架讹人,欺负乡邻,在集市上收黑钱,可谓坏事做绝。就算周老师当时剁了他,也算为民除害,可周老师毕竟受过军队良好的教育,知道后果,有理智。他举起刀的手又放下了,又揪着四狗子的头发脱了他十几里的路,把他送到了派出所,报了强奸案,可当晚四狗子就出来了。因为警方抓人需要立案,侦查,取证,报捕,等一些列程序。派出所的所长还批评了周老师“周水生,你也是一个立过战功的老兵,又是乡里边出了名的致富能人,怎么能做事这么冲动呢?抓人是我们的职责,他四狗子真的犯了罪,我们会法办他,刚才四狗子还要告你重伤害呢,他的门牙都掉了三颗。是我给他骂了一顿,他才消停了,你回去冷静一点,别给我惹出乱子,我会认真调查这件事的”

调查的过程不详说,最后的结果是“证据不足。”原因很简单,当时唯一能证明水花在犯病状态的二毛子和李老歪都不承认看见过水花儿。那晚,三孩子,黄皮子都去了周老师家里,我去周老师家里还一本鲁迅的散文集,无意中听到三孩子说:“老周,712那次哨所里就剩下我一个人撑着,要是没有你单枪匹马的救我,我三孩子早就光荣了,能活到今天我知足了”黄皮子说:“别说那没用的,咱们的命从10年前就绑在一起,今天更不能分开,要干一起干,我爱钱,向往有钱人的生活,但是,我不是一个怕死的人,这辈子赚不完的钱,下辈子接着赚,但是好兄弟,下辈子不一定能碰见了”周老师说:“今天晚上,你们谁也别离开我家,明天和我去派出所”我故意把脚步放大了声音,进屋了,他们抽了很多烟,还有酒味儿,他们三人的眼神和平常的不一样,有一种让我脊梁骨结冰的寒气,我本来就弱小的气场一下子变成了零,放下书本准备出去,周老师慢慢的说:“站住,你刚才听到了什么?为什么故意把脚步跺的那么响?……..”

我立刻停下了脚步,低下头,撅着嘴,不停的摆弄着手指,装作十分乖巧的说,“鞋上沾了灰了,您不是经常让我们保持卫生么?我怕您见我鞋脏了批评我。”

“哈哈哈哈……..天生的特工材料,就这表情?这借口?已经快赶上越南特工了,哈哈哈哈”周老师和黄皮子,三孩子一边大笑着一边用手指着我说。周老师拍着我的肩膀说:“知道你听见了,没关系,现在全村的人都知道我要干什么,我要不干点什么,我还怎么有脸当你的老师?我还是一个男人么?是一个老兵么?,记住,解决问题的方式有很多,极端的方式是最愚蠢的,但是,在有些时候对于特定的人群是最有效的也是唯一管用的办法。”我似懂非懂的点着头,这比鲁迅先生的文章要深刻的多。第二天,周老师写了一个联名状,拿到村里挨家挨户的读,然后让村民按手印儿。状里的内容都是确定四狗子为村匪恶霸的内容。但是,只字为提水花被强奸的事情。全村的人只有四狗子和他的几个亲属没按,剩下的都按了,很快,县里的公安局过来走访了。四狗子每天依旧胡作非为,丝毫无所顾忌,他说自己没杀人,没抢劫,小偷小摸是不犯死刑的,花点钱打点一下就行了,隔壁村子的结婚,他依旧像往常一样,领着几个人去喝喜酒,依旧一分钱不花,走时办喜宴的还要给他拿200块钱,在拿几个刚出锅的肘子。四狗子拿着肘子和钱心安里得的回家了,肘子喂他家的狼狗。钱拿去吃喝嫖赌。半个月后,四狗子正在小姐的身上忙活呢,被突然冲进来的警察扯腿拽了下来。遗憾的是警察并不是去抓嫖娼,庆幸的是,警察是去抓“村匪,恶霸,流氓,四狗子”的。半个月后,他被作为省里开展的打击村匪恶霸的典型押到了乡里的公审大会上。

“现查明被告人吴得福,小名四狗子,为祸相亲,横行霸道,恶贯满盈,严重妨碍地方经济建设,损害了党维护人民群众利益的形象,阻挠了政府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进程………….对于此罪大恶极之徒,绝不姑息。现经最高法院批准,特判处被告人吴德福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立即执行”台下想起了雷鸣般的掌声。四狗子再一次大小便失禁,瘫软在台上,随后,武警驾着他去了西坡儿刑场“嘎嘣”了。

上世纪末期,中国有一条不成文的法律,只要半数村民检举揭发某人的村匪恶霸行为,一经查实,此人就地正法。像四狗子这样被处决的恶棍很多,南方是否有此俗约我就不知道了,东北的老乡们应该对这条不成文的法律都很亲切。

三孩子是个孝子,当初不叫父母拦着,他也跟着黄皮子出去赚钱了。虽说他不适合做生意,但是跟着自己在战场上出生入死的“发小”合作,总会比村里的生活强几倍。他的父母有极其根深蒂固的重男轻女思想,到95年春天,三孩子已经有四个闺女了,超过了县级计生委的忍耐极限。而且他当时已经被县计生委列入严重超生户,虽然他这几年和周老师赚了不少钱,可大多数都交了超生罚款。她的母亲每月都去土地庙上香,希望掌管土地的神仙能赐给她一个孙子。别人笑她拜错了神,可她却虔诚的说:“村长和乡长不都是当官的么,同样的事情,村长好使,乡长肯定能好使。神仙也一样,都是神仙,都能显灵”这高深的逻辑推理,让笑话她的人马上闭了嘴。

三孩子他妈不知道,三孩子已经两年多没和老婆同房了,三孩子也受够了乡里计生小组整天找他谈话时的窘迫,要不是念在他是立过战功的老兵,还有他不停的给计划生育小组送罚款和礼品,可能他的战功会被收回,伤残补助停发,然后强行把他老婆拉去节育了。可这件事情还是被三孩子他妈发现了,因为床单一直都这么干净。他妈当时坐在洗衣盆边拍着大腿嚎啕大哭,拿着绳子专门找人多的地方上吊,他的父亲整天拿着农药瓶子哀声叹气。三孩子最后跪下来给他爸妈认错了,这件事情闹得全村人乃至全乡人都知道。

很快,三孩子他老婆就要显怀了,乡计生小组接到“叛徒”告密后,和几个民兵“夜袭”了三孩子家,他们堵住门口和窗户要来硬的,领头的用非常先进的扩音大喇叭像屋里喊话:“王三孩子,听好了,你已经被包围了,再不出来我们就要砸门了,我们只给你5分钟考虑时间,希望你能正确认识国家的计生政策,不要有抵触情绪,顽抗到底,不会有好结果的。还有……别忘了,你是一个立过军工的老兵,应该有响应国家号召的觉悟,只要你出来,我们绝不难为你老婆,县计生委的领导说了,完事后,给你们双倍的营养补助”。三孩子他爸妈只见过别人被强制执行,轮到自己时,被吓的躲在被窝里不敢出来。全村不少人被大喇叭吵醒,纷纷拿着手电抱着孩子赶过来看热闹,很不光荣的说,其中就有我一个。周老师听到大喇叭声后立刻赶来支援,在周老师眼里,孩子就是一切,不管他出没出生,那都是一条生命。他自己一辈子没结婚,没有孩子,他把所有的父爱都给了他的学生,如果非说周老师犯了错误,那么也只有这一次。他拿着砖头躲在不远处,看准了机会一砖头一个,民兵们捂着头破血流的脑袋跑了。村民还没来得及看热闹,热闹就结束了。大家失望的继续回家睡觉。

第二天,三孩子和老婆消失了。

95年冬天的第一场雪特别大,转眼间,广袤富饶的东北平原就银装素裹,不,这里不适合用褒义词,应该说成“转眼间,地冻天寒的东北平原就面色苍白,惨白,煞白”

此刻,我闭上了湿润的双眼,幻想着那一幕悲壮,无奈的景象。

午夜,在长岭县东南方的茫茫盐碱滩上,一个憔悴的中年男人背着一个即将临盆的孕妇,艰难的在冰天雪地里跋涉着,他们希望能找到一个可以温暖一点的地方,哪怕牛棚也好。可是任凭他敲了无数次的门,都没有人敢收留他们,一个村民为了100元钱奖励,马上去村里告密,紧接着,当地计生小组开始搜捕他们。抓到了“超生游击队”,这是一件多么光荣的事情?气温零下三十度,饥寒交迫,每一次呼吸都是一次艰难的极限运动。

“三儿,放下我吧,咱不跑了,跑够了,也活够了”

“坚持了这么久,马上要生了,我们都不能现在放弃,我兜里有剪刀,这就够了”

刺骨的寒风在冰天雪地里肆意横行,卷起的雪花漫天狂舞,雪地上隐隐约约露出的枯草,像一把把匕首刺破了苍穹。突然,一阵婴儿的哭声传来,打破了被寒风垄断的黑夜。唤醒了沉睡的苍穹。

“铃子,是个男孩儿,你看看,男孩儿,就是瘦了点儿…..”

“男女都不重要了,活着就好,活着不容易…..”

“铃子,你别睡,千万别睡,你等我”说完,男人脱下了军大衣盖在了女人身上,又脱下了棉袄把孩子包好,他光着膀子朝着远处唯一一点光亮拼命的跑着。他不知道那是一颗天边的星星,更不知道自己朝着那颗星星跑了多远,他终于看见一户人家,他拼命的敲门,里面的主人没有开门。他把包着自己棉袄的孩子放在了那家人的窗前,大喊了一声:这是我儿子,他叫王暖,麻烦你们照顾一下,不然会冻死的,他刚来到这个世界上,还没有见到过光明,拜托你们了”说完他深深的鞠了一躬,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寒冷的风雪中。孩子的哭声点亮了屋内昏暗的灯光。一个苍老的身影小心的打开了房门,抱起了孩子,进屋了。

他拼命的往回跑着,雪越下越大,淹没了他来时的足迹。他疯了一样光着膀子在雪地里翻找,撕心裂肺的呼喊着妻子的名字。慢慢的,这片被暴风雪覆盖的盐碱滩恢复了平静。

第二年春天,雪水融化,一位放牛的孩子发现了两具尸体。军大衣里,装着一枚金灿灿的军功章和一张三等功奖状,上面斑驳的记着一个人的名字。他们两人…….只有几米的距离……。

1998年,我已经小学毕业。黄皮子已经是千万富翁,那一年他做了两件纯爷们也未必干出来的事,他娶了周老师的半疯妹妹水花儿,收养了王暖。很多家人朋友反对,认为这是他事业的绊脚石。婚礼那天,我也去县城参加了,这让我有幸听到了迄今为止最荡气回肠的演说,他说自己不是一位企业家,是一名战士,一直在战斗的战士,而且会一辈子战斗下去。当黄总最后说出:“一声兄弟,一辈子生死相依”时,周老师在台下端着酒杯,一行热泪流过脸上的伤疤,我发现,他已沉默的如同一尊流泪的雕像。

2011年,周水生老师肝癌病逝,冬梅老师和黄皮子陪着他走完了最后的人生路。他教过的一多半学生都从各地赶回来参加了他的葬礼。画圈摆满了殡仪馆的礼堂。在整理周老师的遗物时,我发现了很多20多年前的信件,军功章,还有一块89年时部队配发的手表,可是他从来没有带过那块表。看着这些,当时在场的所有人都再一次失声痛哭。水花儿流着泪说:“我哥她活的太苦了…”黄皮子说:“他一直是一个好兵”

“他是一个战斗英雄,他的一生都在为理想而战斗。

他是一个战斗巨人,他为孩子们撑起了一片飞翔的蓝天。

他是一个战斗伟人,他改变了一个村,带动了一个乡,影响了几代人。”

葬礼上,伴随着一阵低沉的熄灯号声,一个伟大的名字被永远的刻在了墓碑上。但是,一切并没有结束,因为,我也是一个退伍老兵,我默默的在心底说:“好兵,永远在战斗”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16 17:24:02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