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怎么下得去手!!]31岁的老男人竟然上了17岁的小姑娘.....惊

扛枪的黄先森 收藏 6 12241
导读:好吧,我是被逼的,做了一回可耻的标题党,我知道我会被喷的......   只求大家轻喷一点.....   这是一个婚后的故事,大叔文,宠妻文,甜甜蜜蜜过日子,细水流长....   ————————————————————————   这一年的冬天,天气特别的冷。   温宁儿坐在床沿,听着外屋一阵嘈杂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家里现在定是进进出出的全是人,三日后她便要嫁给镇子东头打铁铺子里的打铁匠了,娘亲这几天都是忙碌的不得了。   她的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只静静的坐在那里,默默低垂着

好吧,我是被逼的,做了一回可耻的标题党,我知道我会被喷的......

只求大家轻喷一点.....

这是一个婚后的故事,大叔文,宠妻文,甜甜蜜蜜过日子,细水流长....

————————————————————————

这一年的冬天,天气特别的冷。

温宁儿坐在床沿,听着外屋一阵嘈杂的声音,不用看也知道家里现在定是进进出出的全是人,三日后她便要嫁给镇子东头打铁铺子里的打铁匠了,娘亲这几天都是忙碌的不得了。

她的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只静静的坐在那里,默默低垂着脸蛋,露出颈弯处一小块白皙如玉的肌肤来。

她虽是小门小户的女儿,却生的细皮嫩肉,肤色白皙。也许正是这个原因,她才会在与娘亲一起外出买菜的时候,被镇子上的大户方员外家的三公子给看上了,硬是要娶回家做三少奶奶。

这对家境贫寒的温家来说,也算的上是件喜事了,只不过偏生好事多磨,那方家三少爷竟是在成亲前的一个月里突然得了疾病,暴毙身亡。可怜温宁儿连方家的门都还没进,就平白落了个克夫的名声。

云尧镇地方不大,民风虽说淳朴,却也是极其的迷信。温宁儿因为这事,可以说是以后都没法子嫁人了。温父整天里是唉声叹气,而温母则是四处托人,就为了给温宁儿说个婆家。哪怕是嫁的远一些,现下也是没法子挑剔了。

谁都没想到,就在不久前,东头的打铁匠凌远峰,竟是会托了媒婆,带上了礼物上门提亲来了。

温宁儿今年不过十七岁的年纪,而那个凌远峰,看那模样少说也是三十出头,与先前方家那文质彬彬的三公子看起来简直是一天一地。温家二老一想着要把如花似玉的闺女嫁给这样一个汉子,心里也是一千一万个不愿意。可如今却也没法子,只得在心里叹息一声,道女儿命苦。

凌远峰身材威武,外貌粗犷中带着一丝凌厉,虽然只不过是个打铁匠,但在云尧镇却没有一个人敢惹他。因为整个镇子上几乎没有一个人可以说清他的来历,他这个人,可以说是一夕之间突然出现在了云尧镇,没过几天便在东头觅了间屋子,做起了打铁的营生,就这样在云尧镇安了家。

平日里温宁儿倒也是见过凌远峰的,只不过她是个未出阁的姑娘家,遇上了凌远峰这种没成家的男子,自是不好意思细细打量。而她如今,却马上就要嫁给他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9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4楼 扛枪的黄先森
要嫁个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她的心头自然也是十分不安的,可她却是没有法子,只希望凌远峰是个好相与的,不要像镇西头的杨铁匠那样,每喝点酒就要把自家的娘子打得要死要活。

温父在镇子上开了个私塾,平时只能挣点银两勉强够一家人的温饱。而温母便在家做些针线活补贴家用,温家二老快四十岁的时候才得了温宁儿这么一个闺女,自是十分宝贝。如今眼见着唯一的女儿要嫁给一个打铁匠,二老心里就像是在黄连水里泡过似得,满满的的不是滋味。

而凌远峰平日里虽是沉默寡言,与镇子上的人也是不大来往,但提亲的时候却也是按照云尧镇的风俗,三媒六聘,一样也没有少。婚事敲定后,凌远峰便托媒人送来了各色聘礼,半扇猪肉,一对大鱼,两担子粮食,四匹花布,六种果饼,外加十足的纹银十八两,只让人挑不出一点儿的错来。

网友您好,我们发现本帖内容与 http://bbs.tianya.cn/post-feeling-3379693-1.shtml 内容极为相似,因此特向您询问两贴的作者是否为同一位网友,你可以在http://bbs.tianya.cn/post-feeling-3379693-1.shtml 下面 用 “心甜萧雨” 这个用户名回复内容“扛枪的黄先森 ”,这样我们就可以确认这两篇帖子的作者网友是同一人了,希望您能在48小时内回复,以便我们评定,感谢您对铁血社区的支持!


要嫁个这样一个来历不明的男人,她的心头自然也是十分不安的,可她却是没有法子,只希望凌远峰是个好相与的,不要像镇西头的杨铁匠那样,每喝点酒就要把自家的娘子打得要死要活。

温父在镇子上开了个私塾,平时只能挣点银两勉强够一家人的温饱。而温母便在家做些针线活补贴家用,温家二老快四十岁的时候才得了温宁儿这么一个闺女,自是十分宝贝。如今眼见着唯一的女儿要嫁给一个打铁匠,二老心里就像是在黄连水里泡过似得,满满的的不是滋味。

而凌远峰平日里虽是沉默寡言,与镇子上的人也是不大来往,但提亲的时候却也是按照云尧镇的风俗,三媒六聘,一样也没有少。婚事敲定后,凌远峰便托媒人送来了各色聘礼,半扇猪肉,一对大鱼,两担子粮食,四匹花布,六种果饼,外加十足的纹银十八两,只让人挑不出一点儿的错来。


温宁儿坐了许久,直到外间的吵闹声平息了下来,她方才站起身子,打算出去看看。

“我说温大娘,那凌远峰虽说是个铁匠,可又不比别人少个胳膊少条腿,你瞧他人高马大的,全身是使不完的力气,怎么说也少不了你家宁儿一碗饭吃,你就甭操心了。”

温宁儿倚在门框,看着自家娘亲将媒婆送出去,而媒婆的话便清清楚楚的传进了她的耳里。

“都是我家宁儿命苦,嫁个男人年纪大不说,还是个来路不明的打铁匠,你让我这心里怎么能好受....”温母说着,便举起衣袖拭泪。“哎哟,温大娘哎——”媒婆将尾音拖得老长,赶忙安慰道;“您可莫哭了,再过几日可就是你家姑娘出阁的喜日子,你想想,那凌远峰做事周全,该有的一样也没有落下,我老婆子敢打包票,你家闺女嫁过去也绝不会受委屈,还有,这年纪大的男人最是会疼爱自家的小娘子,你看西头的乔大,可不是对他媳妇百依百顺的?”

温母听得媒婆的一段话,却也只是一声长叹,两人又是说了几句,媒婆便也就告辞了。温母回过头,便瞧见女儿正站那里。正是隆冬时节,温宁儿穿着一件对襟的碎花棉袄,下面是青色的裙子,衣裳虽然都是半新不旧的样子,但她肤色白皙,容颜清丽,此时站在那里,却真真是个可人儿。

温母瞧着女儿这样好的模样,却偏偏命运多舛,本想着方家三公子与女儿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谁知道会出这样的事情。让她每次想起,心里都是酸涩的难受。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