希特勒如何“称赞”蒋介石?


希特勒看似赞誉,实则暗含讽刺

1937年6月,国民政府行政院副院长兼财政部长孔祥熙应邀访德。期间与德国总理希特勒等进行了会谈。会谈中,希特勒曾对孔氏谈及蒋介石,赞其为“中国负有天赋使命的伟人”。

据德国外交档案记载,希特勒“称赞”蒋氏的具体语境如下:“元首兼总理(向孔)说明了加强政府权力的必要性和益处。在这一点上,他把蒋介石委员长视作上帝所派继承中华帝国的人物。(元首认为)同强有力的政府可以订立长期性协定。”①

孔祥熙此行,目的在于消除“德日反共协定”之消极影响,希望能够得到希特勒在对华援助方面——尤其是武器之购买与军事顾问团之合作——的继续支持。据在场的驻德大使程天放披露,孔氏曾试图说服希特勒抛弃日本支持中国。程氏回忆:

“谈到远东局势,希讲希望远东国家如中国、日本,彼此友好合作,不要发生事故。如果中国、日本的争执需要他做调人,他很愿尽力。孔乃告诉希,……中国可永远做德国的朋友,日本友谊不一定可靠。希讲他非常愿望中国强盛,也希望中德关系益加密切,驻上海总领事克里拜是他的老友,也是中国的友人,他对中国情形很熟悉,随时对希有报告。孔就问克里拜对中国有什么意见?希讲克里拜认为中国现在最需要的事,是将军政大权集中中央,能造成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一切问题,都不难解决。”②

综上,不难还原当日希、孔会谈的实际情形——孔希望说服希抛弃日本、转与中国建立长期友好关系;希的回答则是:“非常愿望中国强盛”,希望蒋介石这位“负有天赋使命的伟人”,能够集中军政大权,“造成一个强有力的中央政府”——因为德国只愿意“同强有力的政府订立长期性协定。”

换言之,此番“赞誉”,建基于希特勒对中国国力之具体认知。所谓“中国负有天赋使命的伟人”,于蒋介石而言,与其说是“赞誉”,毋宁说是讽刺。 1937年,孔祥熙访德,与希特勒合影

此种屈辱,抗战期间,中国可谓备尝

事实上,此种“讽刺”,自“九一八”始,国民政府即已备尝。中国以一几无国防工业体系之纯农业国,对抗扩张欲望强烈之工业化军事强国日本,垂16年。其终获惨胜,既有赖于国人之艰苦卓绝,亦倚仗外交之“一波三折”——始致力于对德关系;继求助于苏联;再与美、英结盟。诸种转折背后,实有无尽之屈辱存焉。

以对德外交而言,中国需德国之军事人才和武器装备;德国需中国之钨、锑及铁矿石等战略物资,固然是合作之基础;但钨、锑之类物资非中国所独有,而在30年代前半期,蒋氏频频向英、美、苏诸国求助,已屡屡碰壁,德国乃最后之希望。为维系此种脆弱关系,蒋氏曾亲自致信希特勒,承诺“中国之原料必须巨量供给贵国”;乃至于不得不于1936年4月13日致信希特勒,专门为其祝寿。③今已知蒋氏致希特勒之私人信函至少有四,而希氏之回复仅一,弱国尊严之无存可见一斑。

再如所谓之英美盟国——1943年蒋氏应邀参加开罗会议,未启程前,已于日记中频频告诫自己须保持“无求于人”之姿态,以保全国家尊严:

“余此去与罗、丘会谈,本‘无所求、无所予’之精神,……勿存一毫得失之见则几矣。”(1943/11/13)④“余此去与罗、丘会谈,应以淡泊自得、无求于人为唯一方针,总使不辱其身也。对日处置提案与赔偿损失等事,当待英、美先提,切勿由我主动自提。”(1943/11/17)⑤

以“无求于人为唯一方针”,实乃国力不足以支撑其所求;故与其求而不得受辱,不如“淡泊自得”以保持有限之尊严。所谓“开罗会议使中国跻世界四大强国之列”,不过是后世史家自慰之语。蒋氏当日即有清醒认识:

“昨日——发表开罗会议公报以后,中外舆情无不称颂为中国外交史上空前之胜利。寸衷唯有忧惧而已。”(1943/12/4)⑥

就在蒋氏“忧惧”之时,英国已将中英联合反攻缅甸之议定计划一笔勾销。抗战初期的国军德械师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