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上战场前后[英雄杯]


点击查看更多参赛帖文

1979年2月14日,我们高唱着自卫反击作战战歌,向中越边境的中国板烂镇进发。

自卫反击作战战歌:“亚洲流氓太猖狂,得意忘形不自量,侵略柬埔寨,侵略我边疆。人民战士胸中怒火高万丈!端起冲锋枪,准备上战场,保卫祖国,保卫和平,痛打野心狼!”

这天,我们二连的车队开到了广西的一个县城,夜宿农科所。不知道是谁告诉大家,农科所的猪圈里有一头上吨重的大肥猪,我跟着战友们好奇地去观看。只见那头大白猪肥得站不起来,它只能是哼哼地躺在那里呼呼噜噜地吃食。它的大和它的肥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你看到了吗?真让人吃惊,这头猪长得太棒了,太漂亮了!”

“是啊,快去瞧瞧吧,我他娘的还是头一回看到这么肥的猪,咱们要是也能把猪养这么肥就好了。”

观看了猪的战友们回到连队后眉飞色舞地宣传这头猪的神奇,没看到猪的战友听说后瞪着好奇的眼睛急匆匆地离开连队奔往猪的方向。

这下引起了连队领导的重视,一阵急促的集合哨儿把因猪而兴奋不已的战士们拉回了队伍,连长站在队前严肃地说:“同志们,我们现在的任务是休息,明天还有更加艰巨的任务在等着我们。刚才听说你们不顾疲劳都去看猪了,你们都疯了吗?一头猪有啥好看的?听说还是母猪,就算是母猪,它有多漂亮,多好看,啊?瞧你们这点出息!我就不相信它有多肥,有多大,一辆大解放把它装不下吗?各排各班清点人数,把战士们带回去休息,谁都不许再去看猪了,这是纪律!解散!”

天渐渐地黑了下来,我端着冲锋枪在夜幕下站岗。夜色朦胧中一个人影从远处走过来。我大喝一声:“口令!”

“和平!陆军,我是梁满仓。”

“报告排长,没发现异常情况,一切正常。”

梁排长为我正正子弹带,拽拽军装:“嗯,一定要提高警惕,陆军,你快下岗了吧?”

正说着,来接我岗的副班长到了,梁排长嘱咐了副班长几句后,就和我一起往回走。走了几步,梁排长悄声地说:“陆军,那头猪真的有那么大吗?它在哪儿,带我去看看?”

我小声说:“行,梁排长,我现在就带你去。你们当官儿的不允许当兵的去看猪,自己却偷偷摸摸地去和猪约会,还拉上我这个班长陪同,是不是有点那个呀?不过我可以包庇纵容你这一回。因为那头猪实在是太特别了。”

当梁满仓排长手电筒的光束在那头肥猪的身上扫荡了好几个来回后,终于发出了由衷地惊叹:“我的妈呀,太漂亮了,真的是太漂亮了呀!太出人意料了!这还是猪吗?陆军,我悄悄告诉你我的决定,这次任务完成后,我就申请转业,我爷爷在老家给我说了个媳妇,他老人家急着要抱重孙子呢。爷爷年纪大了,我也得在他身边尽尽孝了。等我回到老家后,我就让俺媳妇按农科所的方法科学养猪,也养这么大这么肥的猪。这样一来,我妹妹的大学学费、我爷爷的孙子梦就都可以实现了。说不定我还能再翻盖出几间大瓦房呢,让我爷爷好好地享享孙子的福。哦,对了,陆军,你是不是又以我的名义给我妹妹寄去了五元钱,谢谢你,等我回去了一起还你。”

“瞧瞧,说你小气你又小气了不是?就五块钱也值得你这么惦记啊?我这个大头兵赚钱少,你别嫌少就行了,这事儿不许再提了啊,再提我可真的不乐意了。将来等你盖上新房,娶了媳妇,生了儿子,让你儿子叫我干爹就行了,嘻嘻,开玩笑啊,可别当真。说不定你媳妇还不乐意呢。”

“陆军,好兄弟!就这么说定了,我媳妇要是敢不乐意,我就立马休了她,真的。你的情我梁满仓这辈子都记得!我再求你点事儿,你必须答应,这次任务中假若我有啥不测,我就把我的妹妹交给你了。”

“尽瞎掰!你是官儿,我是兵,就是有啥不测也轮不到你呀,堵枪眼炸碉堡趟地雷啥的有我们这些大头兵就足够了。”

“陆军,你一定要答应我,我妹妹她是个好姑娘,她又聪明又漂亮,你一定会喜欢她的。我只有这一个妹妹,她嫁给谁我都不放心,我只有把她托付给你我才放心,否则,我就是死了也闭不上眼睛。”

我给了梁排长当胸一拳:“扯谈,我一个大头兵哪能配上你们家的大学生啊,还是你自己睁大眼睛好好地活着,自己照顾她吧。”

1979年2月17日,党中央、中央军委下达了保卫边疆、加强边疆国防建设的命令。为中越自卫反击战正式打响了第一枪。

汽车连到达紧挨着中越边境线的板烂镇后,就立即配备给XX军使用。那时的中越前线战事吃紧,越兵很是嚣张。汽车连昼夜不停地往前线运送弹药和部队、物资等,往后方运送伤员、烈士的遗体和俘虏。

我开着解放牌大汽车跟着车队,在没有路的路上摇摇晃晃地艰难行进。时间紧任务重,我们根本没有时间休息。最长的一次是连续四天不睡觉不下车,饿了啃干粮渴了喝凉水。

这天,一位湖南籍的副连长乘我的车,他的兵全坐在后面有着伪装网的汽车大厢里。

我问副连长:“副连长,你的兵咋叫你排长?”

“我是刚提的副连长,战士们一下子还叫不习惯。”

副连长身上佩带冲锋枪,手榴弹,手里还拎着手枪。他目光如炬,面色凝重。夜黑沉沉的,远处不时响着炮声和枪声,还有枪炮爆炸时的火光。汽车不能开灯,我们只有借着战地火光调整汽车的方向。

不时有炮弹落在汽车的附近爆炸。

副连长说:“别怕,要是真的遇到了啥麻烦,我掩护你开车撤退。”

我从嗓子眼里费劲儿地嗯了一声。

副连长眼睛盯着前面的道路,说:“我家有六个兄弟,死了我一个没关系。后边儿的战士们不能做无谓的牺牲。我们出发前都留了遗言的,我不怕死。好兄弟,我姓黄,这是我家的地址,假若我真的在战场上牺牲了,我父母和我媳妇就全托给你了,因为我还没有来得及把他们托给更合适的人,我信任你!”

我把这张仿佛是千斤重的小纸片儿仔细装进了上衣口袋。

突然,黄副连长大喝一声:“停车!”

我立刻把刹车一脚踏到底,车停了。黄副连长跳下车,他在离我们汽车前轮子不到半米的地方捡起一大捆绑扎在一起的手榴弹,他把这捆手榴弹抱上车。第二天天亮时,我们才发现这手榴弹的弹柄上赫然写着“中国制造”的字样。

把这些可爱的战友们送到坑道,坑道里的战友们把伤员再抬上汽车。有个伤员在坑道里死活就是不出来,他哭喊着:“我的战友就死在我的面前,他的眼睛都没能闭上啊,我负了这么一点小伤怎么能下阵地呢?我要给战友报仇,你们别拽我,我不下阵地呀!”

我问坑道里的战友:“哥们儿,紧张吗?”

“刚上来时紧张。头天晚上我紧握着冲锋枪在坑道里待命,虽然一夜平安无事,第二天我的手上竟多了俩水泡。嘿嘿。现在不会那样了。”

“是习惯了吗?”

“也是,也不是。当你亲眼看着刚才还是活蹦乱跳的战友在你的身边儿蓦然倒下,看着战友的鲜血染红了军衣,看着战友大瞪着双眼停止了呼吸,他手中的冲锋枪还仍然指向敌人的方向。那时,你的胸中就会腾的一下子燃烧起一团怒火,这团怒火烧光了你初上战场时的紧张与害怕,烧掉了你想立战功,想当英雄的初衷。这时的你心中只有一个信念,为牺牲的战友报仇!”

为战友报仇!这个目标把五湖四海的战友们扯成了亲兄弟,把农民的儿子,工人的后代,军干子弟,支前民工扯成了一家人。这个目标唤醒了好勇斗胜、有仇必报的血性和沉寂在心灵深处的坚忍,迅捷与残暴的狼性,挖掘出了军人的硬汉气概与英雄的潜能。

一次,我们给前线拉运弹药,汽车在泥泞的道路上摸着黑转悠一夜,才走出去了一公里。XX团的团长手执双枪找到车队,怒吼道:“我要枪毙了你们,前线急需弹药,你们却在这里磨蹭,你们知道不知道前方的战士在流血,这些弹药能救他们的命!你们这些老爷兵,杀人犯!我要送你们上军事法厅!”

在押车干部的一再解释下,愤怒的团长才收起了双枪。不一会儿,一队支前的民工跑步过来,硬是把一汽车的弹药一箱箱地扛着跑步送到了前沿阵地。

有一位司机战友往前线上运送一个炮兵指挥班,共12人。走着、走着,因道路过于泥泞而半路上翻了车,导致全班战士都程度不同地负了伤。司机跪在泥地上捶胸顿足,大声哭喊:“枪毙了我吧!请你们枪毙了我吧!都是我的错啊!”

带车的XX团的团长站在哭喊的战友面前,浑身战栗,脸色铁青。负了伤的炮兵指挥班的战友们,包扎了一下伤口,留下重伤员,剩下的相互搀扶着徒步向阵地上走去。

我们从前线返回时也拉运物资,有时拉运的大米麻袋上写着中英两国的文字:中国制造。我们一路上大骂这些忘恩负义的越南流氓,吃着中国的粮食,用着中国的枪弹,反过来打中国人,这些人面兽心的家伙!最好咱们就这样乘胜追击,一鼓作气地打下去,灭了他奶奶的!

突然,行驶在我前方的汽车轧到了地雷,刹那间火光闪闪,爆炸声隆隆震天,我眼看着亲爱的战友和解放牌大汽车在火光中粉身碎骨,我双手使劲儿握着方向盘,咬牙切齿热泪横飞。我死盯着布满弹坑的路面,小心地绕过牺牲的战友,在战火硝烟中继续前进。

1979年3月5日,新华社发表了“中国军队3月5日起开始撤军”的声明,我们接到命令开始相互掩护交替的撤出战斗。

这天,我跟在梁排长的汽车后面往回走,运送物资和伤员。汽车吼叫着在山岳丛林中颠簸前进,一阵又一阵的炮声震天响,炮弹落下的地方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梁排长的汽车突然停下了,我远远地看到他拿着扳子下车,钻进了汽车下面。我把车停在他的汽车后面,随手拿了几样工具也下了车。

梁排长在更换离合器片,由于平时严格的训练,这点小活儿我们汽车兵人人都能做到三十分钟拿下。我揉了揉麻木的双腿蹲下去问他是否需要我帮忙,这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一位老态龙钟的老阿婆,她手里提着水壶和茶杯,慈眉善目地连比划带说,问我要不要喝水,我摇摇头。不一会儿,梁排长从汽车下面爬出来,说是修好了,让我快点回到自己的车上去。他自己接过老阿婆执意递过来的杯子。突然,听到他一声惨叫,我蓦然回首,只见梁排长的胸前绽放出了一大朵鲜艳的血花,他高大的身躯正摇晃着慢慢倒下。刚才还是慈眉善目的老阿婆的手里竟然攥着一把血淋淋的匕首,她得意地狞笑着。

我疯了似的奔过去夺过匕首,将老阿婆一把拎了起来,我左右开弓,赏给她几记重重的耳光,然后我狠狠地将她举起来扔在了汽车的厢帮上,她被弹回在地上,如同一条老癞皮狗似的瘫在了那里。

我把梁排长抱起来,撕开他的军衣,查看伤口。

这一刀正刺在梁满仓的心脏上,刀口还在往外汩汩的冒血,我用两个急救包也没能止住,战友们把第三个、第四个急救包都递给我,但还是无济于事。我急得五内如焚,我一面大叫:“梁满仓!你要坚持,你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你的爷爷和妹妹都在等着你回去,梁排长 、老梁!你听到吗?”一面继续为他徒劳地止血。

梁排长突然抓住我的手,他大瞪着双眼,嘴唇哆嗦着看着我,我紧紧地握着他的手声泪俱下:“梁满仓,你放心吧,你的爷爷就是我的爷爷,你的妹妹就是我的妹妹。只要我有一口吃的,我就决不会让他们饿着。”

梁排长仍然凶狠地瞪着我,从他的喉咙里发出古怪的声响,看得出,他在用最后的气力企盼着什么。

我一字一泪:“梁大哥,我一定娶你的妹妹,我一定让你的妹妹完成学业,我对天发誓,战友们都可以作证,我一定娶你的妹妹,呜呜……”

梁满仓的手一下子松弛下来,他的双眼缓缓地闭合了,他苍白的脸庞安详圣洁,嘴角隐隐可见淡淡的笑意,如同熟睡了一般。

梁满仓排长的人生帷幕没有落在战场上,竟落在了这个越南老太婆的手里。他今年才28岁,还没能来得及为爷爷尽孝,还没有完成娶妻生子的人生重任,妹妹的学业和前途都离不开他。谁都可以死,只有他不能死,可偏偏死的就是他!

我放下梁排长的遗体,怒火满胸膛地来到刚刚苏醒过来的老太婆面前,她的脸颊让我刚才打的青紫肿胀,模样有些怪诞,眼神却是那样的镇定自若。我对准她的胸膛狠狠地踢了一脚。

“哈哈……”她竟然放声大笑。

她的笑不仅点燃了我胸中的怒火,还引爆了我胸膛中的炸弹。我发出野兽般的嚎叫,狠命地去踢那个老巫婆,一脚又一脚,每一脚都充满了仇恨,每一脚又都充满了无奈与悲哀。

战友们拽住我,说,老阿婆已被我活活地踢死了。战友们还说,你就是把老太婆给踢零碎了,咱们的梁排长也不可能再活过来。况且老太婆不是军人,只是个区区的越南小老百姓。军人对老百姓与军人对军人的斗争是有区别的。

是啊,我是军人,是年青力壮的中国军人,我对一个手无寸铁、年迈衰弱的越南老太婆大打出手算什么能耐?

我喘着粗气在原地转悠,我的身上沾满了梁满仓的鲜血,我的双手也是鲜血淋淋。一名战友关切地问我:“陆班长,你全身都是血,你没事吧?”

我瞪着血红的眼睛咆哮道:“你眼瞎了吗?我身上粘的全是梁排长的血,他的血全部流干了,流尽了呀!梁满仓他不该死啊,如果能替代,我情愿替他去死,你知道吗?”

我如同一头困兽般的燥乱。我的心情窝囊沮丧到了极点:梁满仓一时疏忽死在自己的刀下,我一怒之下踢死罪恶滔天的凶手,反倒像是欺凌弱小的小人。这都是啥事儿呀!

车队又出发了,一路上,我泪流不止,泣不成声。梁满仓的音容笑貌在我的眼前如同过电影似的回放,他的热情,他的诚恳,他的小气,他的眼泪都是那么的清晰高大;他说过的每一句话,都在我的耳畔回响;他做的每一件事儿,都历历在目……

战争终于结束了。我们脱下了肮脏褴缕的军衣,换上了新军装胜利回国。

在我国的一个叫爱店的小镇子上,边疆的人民用松树枝条扎起了一座高高的凯旋门,老百姓夹道欢迎从战火硝烟中凯旋归来的英雄。我们的车队在凯旋门下缓缓的开过,一位眉清目秀的小姑娘双手捧着一碗甘蔗水追我的车:“解放军叔叔,请你停一下,请你喝口甘蔗水吧,喝口水吧!”我紧握方向盘,眼泪模糊了我的双眼。

梁满仓排长被安葬在边疆的烈士陵园。他屹立在这场战争中牺牲了的烈士方阵中注视着我们的凯旋。

我伫立在他的坟茔前,天空晴朗,大地静谧,微风徐徐,松涛阵阵。再见了我亲爱的战友,当我一步一回头离开这片墓地时,突然意识到我与梁满仓排长是真的永别了,我折回到他的墓碑前,跪倒在地,放声大哭。

从战场上凯旋归来的我,心一直是沉甸甸的。

在评比总结的大小会议上,战友们批评我在战场上极其残暴地踢死了手无寸铁的越南老阿婆,战友们说,陆军由着性子放纵自己的情感,报私仇泄私愤,其原因就是平时不注重学习,战时不能严格约束自己,是世界观没有改造好的具体表现。他们说,陆军当时的心情虽然大家可以理解,但既丧失理智又穷凶极恶的举止实在不是一个成熟的革命军人所为;陆军在战场上公然违反俘虏政策,对战友的态度也十分恶劣;陆军在关键的时刻不理智,情绪化,这样的人革命意志不会稳定。

经过各项会议反复讨论决定,考虑到我这次任务完成的很出色,功过相抵,对踢死老太婆的错误不予追究。

其实这些我都不在乎,虽然上战场前我也曾希望在战火硝烟中立功受奖,梦想一举成为旷世的英雄。但梁满仓的牺牲让我看到了那些名誉的光环在生命面前的渺小和苍白。

但对梁满仓是否能评为烈士,我十分在乎。

“为啥梁满仓排长就不能评为烈士?这是谁的狗屁规定?” 我悲愤地晕了头,在评功受奖的讨论大会上声嘶力竭。

“陆军班长!请注意你的态度!这是在开会,有不同意见你可以心平气和地说嘛,出言不逊,发牢骚讲怪话谁都会,解决问题吗?”

“陆军同志,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规定是上面制订的,咱们是军人,一切行动听指挥,难道你忘了吗?你怎么可以这么感情用事呢?”

“梁满仓是不是你们的战友?啊?梁满仓是不是牺牲在战场上?啊?他是不是让敌人给杀害的?他是不是倒在战斗的岗位上?啊?!对!你们说得都对,梁满仓没给自己选个好的死法,他的死没能惊天地泣鬼神,可你们说说,这能怪他吗?他只是个运输连的小排长,他没办法让自己死的惊天动地呀!他平时的工作咋样?他在前线上的表现又咋样?咱们大家对他都是心中有数的呀。敬爱的首长,亲爱的战友们,咱们就高抬贵手,让梁满仓成为烈士吧,我求求你们了!你们知道吗?梁排长他肩上的担子有多重,他是他家的顶梁柱啊!他死了,他家的天就塌了。假若能给他评为烈士,不仅给了他家人精神上的慰藉,经济上也有了些补偿,咱们总得让英雄的家人活命啊!再说了,这是多大点儿事儿嘛,不就是一个烈士称谓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呀?人都死了,评个烈士咋就这么难啊?他无父无母,爷爷那么大的年纪了,还有个正在上学的妹妹……”我声泪俱下,哽咽得说不下去了。

有人小声地嘟囔了一句:“他的妹妹不是还有你吗,你在梁满仓排长临终前发过誓要娶他妹妹,在场的战友们可都听到了。”

我吼道:“不用你在下面嘀嘀咕咕地提醒我,要说话就大点声儿说,忸忸怩怩的不是咱们革命军人的做派!对!我是说过要娶梁满仓排长的妹妹,当时那种情况在场的同志们都看到了呀,我要是不答应梁满仓,他死都不能瞑目!我和梁满仓是战友啊,战友是什么?是可以把生命相互托付的人!他的血就是我的血,我的命就是他的命!我答应那点破事儿过分吗?假若生命可以交换,我会用自己的死去换回他的生!你说我怎么能忍心看着他瞪着眼睛带着满腹的牵挂奔赴黄泉呢?那种情况下我不那么说怎么说?你教教我?我怎么说?!我说过的话我记得,永远都记得!我会尽我的能力让牺牲的战友安息,我会把战友托付给我的事儿办好!”

梁满仓最终没能评上烈士,他生的不伟大,死的太平凡。在这场战争中,有许多牺牲在战场上的战友都没有评上烈士,但他们的血没有白流,烈士只是个称谓,他们不是为了这个称谓去保家卫国、流血牺牲的。他们死得其所,死得坦然。倒是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因他们的死而不能其所,不能坦然。

“陆军,我的好兄弟,别忘记你说过的话,你一定要娶我的妹妹,我在天上看着你呢。陆军,别忘记你说的话……”梁满仓浑身鲜血淋漓,他大瞪着双眼对我幽幽地说。

我大喊大叫:“老梁,你给我回来,咱们得好好说道说道这事儿。这都啥年代了,早就不兴包办婚姻了,你凭啥定我的终身啊?”

梁满仓仿佛是一风筝,飘飘忽忽地离开了地面飞上了天空,他的声音仍然继续:“别忘记了你的誓言,好兄弟,我在天上看着你……”

“你怎么可以把你的担子全扔给我呀?你太不仗义了你!老梁,你回来!”

我把自己喊醒了。

我这是睡在哪儿?我们全班有十二个人,晚上熄灯后这十二个人咬牙的、吧哒嘴的,放屁的、说梦话的,抻胳膊踢腿儿翻身砸床板的,再加上此起彼伏,抑扬顿挫的呼噜声,一晚上热闹的如同在音乐大厅里演奏交响乐,怎么可能会如此安静?

一束灯光从房门上方的小窗子上射了进来,我定了定神,看到周围是一片雪白,我身上盖的被子也是白色的,这才猛然想起我是躺在医院里。

我病了,是皮肤溃烂发炎引起的高烧。越南是掩隐在丘陵丛林之中的国家,气候及其潮湿闷热,参加过自卫反击战得皮肤病的战友很多。我们汽车兵连续几天几夜坐在驾驶室里,注意力高度集中,身上的汗水就从没有干过,有害细菌趁虚而入,肆无忌惮地噬啮着我们的肌肤。在那种恶劣的环境里,好些人的皮肤都发生了程度不同的溃烂,临床表现最多的是烂裆。就是阴部的皮肤溃烂发炎,并引起生殖器的水肿。

梁满仓的牺牲一直让我处在前所未有的亢奋状态之中,我身上的这点病痛早就被心灵的痛苦所掩盖,直到我高烧不退,几近昏迷才被战友们强行送进了医院。

我静静地躺在洁净的病床上,嗅着医院里特有的消毒水的味道,一遍又一遍地回忆着梦中的情景,热泪再次夺眶而出。

----------------------------------------------------------------------------------------------

[英雄杯]对越自卫反击战大型有奖征文活动

在持续了十年的对越自卫反击战中,无数将士为国捐躯,他们的事迹至今无人诉说。关于对越自卫反击战的所有所见、所闻、所想,都可写成参赛帖文,与战友们共享你们的故事。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特等奖一名

送北斗指挥官系列TA-202: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12600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一等奖五名

送云光15X70MS望远镜:暂无奖品预览

官方售价:¥4000


本文内容于 2013/12/17 8:09:01 被小编I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听到这个故事,想起了小时候,看到的解放军,接触也多,他们那一代军人吃苦真诚无私奉献,老太婆刺杀梁排长,看到非常气愤,战场上不分老少,只要是敌人,就要消灭,过去的解放军太善良,往往就会吃亏,如果不处死老太婆,会遗憾一辈子


网友您好,我们发现您的帖子和http://blog.sina.com.cn/s/blog_7d1ebdcf01012azl.html内容相同,因此向您询问一下这两篇帖子的作者是同一位网友吗?如果是,请您将原帖地址发给小编,并表明您是原作者,这样我们就可以确认这两篇帖子的作者网友是同一人了,希望您能在48小时内回复,以便我们评定,感谢您对铁血社区的支持!

写的非常好很感人,就是烈士问题今天我才知道还有那么一说,这对为国牺牲的军人家庭后代真的很残忍,建议国家这方面改革。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