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大学自主招生黑幕:曾让11岁富二代上本科

中国ufo001 收藏 3 107
导读:在寒风瑟瑟的11月,中国人民大学这座著名学府也经历了一次“寒潮”。原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持假护照“跑路”被抓,又一个“左手拿先进,右手拿现金”的负面形象浮出水面。蔡荣生和前校长纪宝成、教育学院执行院长胡娟组成的“嫡系部队”,开始被公众不断揭底。人大自主招生公平几许,也陷入了重重谜团。      12月10日下午14点,中国人民大学北区食堂6楼,整个一层的办公室唯有603房门紧锁,房门旁边原先悬挂的“综合办公室”牌子也已被撤下。   “不知道”“不清楚”“没见过”“不认识”……不仅北区


在寒风瑟瑟的11月,中国人民大学这座著名学府也经历了一次“寒潮”。原招生就业处处长蔡荣生持假护照“跑路”被抓,又一个“左手拿先进,右手拿现金”的负面形象浮出水面。蔡荣生和前校长纪宝成、教育学院执行院长胡娟组成的“嫡系部队”,开始被公众不断揭底。人大自主招生公平几许,也陷入了重重谜团。

“涉亿”贪腐

12月10日下午14点,中国人民大学北区食堂6楼,整个一层的办公室唯有603房门紧锁,房门旁边原先悬挂的“综合办公室”牌子也已被撤下。

“不知道”“不清楚”“没见过”“不认识”……不仅北区食堂6楼的同事们,就连整个学校的其他教师和职工,提及603的“主人”,也都不约而同地给出了同样的态度。

大家避之唯恐不及的原因是——603原来的“主人”是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原处长蔡荣生。

11月26日,蔡荣生持假护照在深圳闯关被抓的消息在互联网上散布开来。随后,这位“跑路”处长高达数亿元的贪腐开始浮出水面。

最早发出这一消息的是民办教育学家信力建。他在微博上用求证的语气称,蔡荣生因持假护照欲从深圳闯关至加拿大被抓,蔡荣生已交代的招生问题涉嫌金额达数亿元,且出逃前曾留书反映领导问题。

同时,该微博称,此前一直饱受争议的中国人民大学教育学院执行院长胡娟,也已经在当天下午被免职协助调查。

这条微博的转发量很快就超过了100条。“我是在一个微信群中看到这个消息的,后来觉得这条消息毕竟没有经过核实,就删了。”信力建说。

据了解,蔡荣生的假护照是在陕西办理的。护照是其本人照片,但身份信息不属实。目前,人大已经要求副处级以上干部全部上交护照。

在招生就业处这个充满“油水”的岗位浸淫逾8年的蔡荣生,却偏偏选择在这个时候慌忙逃窜,这将人们心中的疑问勾了起来。

“有人向蔡荣生通风报信。”近日,中国人民大学区域与城市经济研究所教授张可云这样对外界表示。“据我了解,学校被调查的还有其他人。”

“两年前我就认定,中国人民大学的自主招生肯定会出问题。”张可云一直坚持这么认为。

其实,早在2010年前后,网上就出现大量举报蔡荣生的材料,指其招生腐败,利用自主招生、提前录取等机会收受贿赂。

在中国人民大学采访过程中,虽然学校上下师生均知此事,不愿多谈,但新金融记者还是从少数人士口中侧面了解到,这些年蔡荣生在招生环节完全乱了章法的所作所为。

“他曾经让一个11岁的富二代上了人大的本科。”中国人民大学某学院教师陈林(化名)对新金融记者透露,“这个小孩家里很有背景,听说7岁就开着奥迪上路”。

“蔡和原来的校长纪宝成关系很好。”陈林表示。“他是纪宝成的得意门生,是一个‘队伍’的,很多年了。”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蔡荣生于1999年在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攻读在职博士,师从原校长纪宝成,并于2002年毕业。

近日,有网络传言称,尽管有着一个“队伍”里多年“相伴”的师生关系,蔡荣生在出逃前的留书中,曾大量讲述纪宝成的“违法事实”。

多方披露,蔡荣生和胡娟与纪宝成颇有渊源。甚至不断从中国人民大学内部传出消息,胡娟在2000年前后陪同纪宝成出国后,回来被提升为校长秘书,一路“火箭式”提拔,最终成为该校最年轻院长和博导,并且不断有人指出胡娟博士论文造假,拎着价值8万元的名包,与其收入严重不符。

不久前,纪宝成以人大教授的身份现身孙冶方经济基金会三十周年纪念会。被问及对此事的看法,纪宝成并未正面回应。

新金融记者在采访过程中了解到,在中国人民大学学生眼里,纪宝成的形象却是“光辉”的。

在校园内,几座教学楼和体育馆气势恢宏,风格独特,和校区老建筑对比鲜明。“这些都是纪校长在的时候建成的,体育馆上的‘世纪馆’,还有一些楼群上的字,都是纪校长亲笔题的。”人大一名学生表示。

“因为曾经担任过国家教委高等教育司司长,纪宝成能为学校申请建设资金。”一名知情人士说。

中国人民大学宣传部新闻中心对新金融记者表示目前暂未获得更多信息,“蔡荣生正在接受组织调查,原校办副主任王鹏成为招生就业处新处长,胡娟正常上班”。

自主招生“黑幕”

今年9月份,中央巡视组进驻的时候,就已嗅出人大招生的腐败气味。

当时,巡视组在向校方反馈时指出,在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方面,惩防体系建设特别是财务管理、领导干部薪酬管理、自主招生等方面存在薄弱环节。

“据说当时巡视组收到了大量反映领导干部问题的举报材料。”中国人民大学一名教师对新金融记者表示。

中国人民大学是中央巡视组在第一轮巡视中唯一进驻的高校,而蔡荣生也成为巡视组离开后第一个被确认协助调查的中层干部。

打开中国人民大学招生就业处的招生网站,一条标有“特殊招生”的导航颇为显眼。在10个门类的“特殊招生”中,作为蔡荣生被调查主要原因的“自主招生”也位列其中。

所谓的自主招生,是指高校拿出一定比例的招生名额,针对有特殊才能的学生,高校自行组织考试,通过选拔的学生可享受高考降分优惠。2003年,教育部在普通高校招生工作中启动自主选拔录取改革后,中国人民大学成为改革试点之一。

就在改革的这一年,蔡荣生出任该校学生处处长、就业指导中心主任。2年后,蔡荣生任招生就业处处长。至此,他开始了长达8年令人“艳羡”的招生工作。

自主招生的初衷是为了让高校根据不同省份之间的生源情况对招生计划进行动态调整,对于当年生源好的省份可以利用机动指标再追加招生计划。然而,事实上从诞生那一天起,自主招生就与权力紧密相连。

改革后,在招生规模控制方面,教育部要求部属高校自主招生的比例不超过5%。2006年,教育部规定“考生人数较多且生源质量好的高校可以有所扩大,各校应将其作为‘预留计划’的一部分单独公布,并报教育部高校学生司备案”。2012年,教育部对自主招生候选人数量设置了上限——规定“原则上控制在自主招生录取计划数的120%,最高不超过200%”。

翻开中国人民大学的自主招生计划,2006年规定“不超过5%,若生源质量好,可有所突破,由学校从机动计划中予以安排”,2007年规定“不超过10%”,2011年规定“选拔时重点向素质教育开展好、新课程改革推进快和采取考前填报自主选拔录取志愿的省份适当倾斜”。

从最初的定点学校推荐,到学生可自荐报名,再到针对县及县以下农村高中应届生的“圆梦计划”推行,2003年至2013年这10年间,学校对学生的选择权体现得越来越充分,走进这一“特殊政策”圈子的学生覆盖面越来越大。

一名中国人民大学教师对新金融记者表示,本科阶段学校每年的招生计划在3000人左右,但向各省分配招生指标之前会预留1%的名额用作机动指标。“这个比例已经很高了,这1%的比例就是几十名学生,有很大的人为操作空间。”

有一位参加过人大艺术特长生考试的学生曾对外表示:“跟清华等其他学校不同,人大艺术生考试时,评委和考生之间是不拉帘子隔开的,评委和考生互相都能看得见。很容易有猫腻。”

“听说这两年人大艺术类的行情是‘100万’。”该学生说。

“学校和学院都有一定的补录名额,破格和补录是在校级最低分数线公布之后进行的,没有公开申请程序,只能是凭无从得知的‘标准’圈点录取对象。”一位高校教师揭开了自主招生的秘密。

“补录过来的通常是最后到学院报到的,这些学生的名字不会出现在录取名单上。”该教师说,“而正常录取的学生都会在录取名单上显示,名单由学院院长签字上交到学校汇总”。

起底蔡荣生

蔡荣生贪腐一事昭然若揭,他的过往开始被一一拼凑。

公开资料显示中的蔡荣生,正如他的名字一样,集多种荣誉于一身。

1987年蔡荣生本科毕业于清华大学机械工程系,而后2年在长春一汽集团任助理工程师。随后,他在中国人民大学贸易经济系获得经济学硕士学位。1992年至2003年期间,他在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工作,主要负责两岸经济交流与合作的组织、指导、管理、协调工作,并获得经济学博士学位。

2012年7月,蔡荣生被评为“全国就业先进工作者”,在那一次表彰大会上,教育部仅评选了5名直属高校获奖者。

在中国人民大学学习和工作期间,蔡荣生还曾发表多篇论文并获奖。目前,能查询到的蔡荣生发表的论文有23篇,其中大部分都是以中国人民大学商学院教授的身份发表,内容从信息安全、劳动力到文化产业以及高校专业建设,涉及多个方面。23篇论文中只有2篇蔡荣生不是第一作者。

“蔡老师每年都会到讲堂给毕业生做职业规划指导,每年他还会到其他高校做这类的演讲。”一位人大学生表示,“讲得很有感染力”。

在学生眼里,蔡荣生一直留着平头,给人的印象干练、有条理,“有一种能镇得住人的气场”。

可是,在人大老师的眼中,蔡荣生呈现的却是另外一种形象。

“他挺高调的,开着宝马,学校里最好的车就是他的了。手机也是用私人定制的那种。”人大一名教师向新金融记者透露。

该教师表示,蔡荣生不仅在学校里“呼风唤雨”,校外人脉也很广。“他比较豪爽,总参加一些商务宴请。”

出了校门,蔡荣生还有更加“精彩”的身份。用坊间的话来说,他是一个“政商学”通吃的人。

早在2006年,蔡荣生就开始涉足资本市场。仅从公开的信息来看,蔡荣生就曾经拥有大唐高鸿数据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黑龙江交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北京东华合创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武汉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万家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和中融汇信期货有限公司以上7家公司的“独董”头衔。其中高鸿股份、龙江交通和东华软件均为上市公司。

这些年来,蔡荣生走下讲台,放下教材后,时常匆忙奔走于这些公司之间。

从高鸿股份的公告来看,蔡荣生2009年度应出席董事会次数8次,亲自出席7次。2010年蔡荣生应出席董事会次数7次,亲自出席7次。2011年,蔡荣生参加了全部10次董事会,2012年同样参加了全部13次董事会。从龙江交通独立董事的述职报告来看,2011年,蔡荣生出席董事会9次,缺席2次。

根据多方资料显示,2006年至2010年,蔡荣生每年从东华软件领取的薪酬为5万元。2009年开始,蔡荣生从高鸿股份和龙江交通分别领取薪酬6万元和8.57万元。

“联系不到蔡本人。”提及蔡荣生在公司的近况,近日,龙江交通证券部相关人员如是说。“蔡荣生被调查一事不会对公司经营产生影响。”

人民大学自主招生黑幕:曾让11岁富二代上本科

本文来源:中国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