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一聊爷爷的战争 原创

努力开拓未来 收藏 27 155
导读:我上小学之前,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无法安置住房问题,我就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大院里(我们大院基本上都是老干部专业的集中地,但是各家单门独户拥有小庭院),那时我还没有到识字的年龄,爷爷总喜欢拿些当时国内少见的军事刊物教我辨别里面的武器装备,其实我那时只是一个字都不识的小屁孩,只是由于垂涎刊物里的各种精美的武器插图可以由爷爷随意任我涂鸦,所以对老爷子手里的书籍总是很感兴趣,爷爷似乎认为我孺子可教,总是乐呵呵的告诉我,小子好好读书,将来当将军,让我不能学我姥爷,因为文人成不了气候(我姥爷是文工团干部),

我上小学之前,因为父母工作调动,无法安置住房问题,我就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在大院里(我们大院基本上都是老干部转业的集中地,但是各家单门独户拥有小庭院),那时我还没有到识字的年龄,爷爷总喜欢拿些当时国内少见的军事刊物教我辨别里面的武器装备,其实我那时只是一个字都不识的小屁孩,只是由于垂涎刊物里的各种精美的武器插图可以由爷爷随意任我涂鸦,所以对老爷子手里的书籍总是很感兴趣,爷爷似乎认为我孺子可教,总是乐呵呵的告诉我,小子好好读书,将来当将军,让我不能学我姥爷,因为文人成不了气候(我姥爷是文工团干部),不然不学无术就会--参谋不带长,放屁也不响。这是我经常听到爷爷说的歇后语,也估计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接触到的带有军事术语的语句。爷爷专业前最大的官职就是团作战参谋,不带长,所以一直耿耿于怀。

爷爷一辈子比较自豪的事情就是当过五个军,陆军空军,新四军,解放军和志愿军,这些也被他经常挂在嘴边,总喜欢说,老子当年怎么样怎么样,我那时年幼,反正爷爷说什么我就拖着下巴坐着听,也听到一些关于战争的故事,老人家如今已经离开我们近8年了,今夜无眠,为了缅怀老人家,我就和大家说一些爷爷他们的战争。

上个世纪20年代,爷爷出生在大别山区某乡下,我的男太太(爷爷的爸爸)是个手艺人--木匠,据闻手艺不错生意尚可,所以积攒了一些钱置办了田地雇佣了长工,变身富农小地主阶级,但是没文化真可怕,为了让自己的后代们避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生活,颇具头脑的男太太就把爷爷和小爷爷(爷爷的弟弟)送进了私塾,而后先后送入县城(当时我们市还不存在,90年代才升级为市)念国小和国中(国民政府时期的小学初中),我们地区当时属于红军活动范围,所以爷爷在学习的过程中接触到马列主义思想,对自己日后参加革命打下了一定的心理基础,抗战时期,日军很轻易的就占领了我们这里,被迫中断学业的爷爷和小爷爷就逃回了乡下,两人就寻思着加入抗日的队伍,胆大的两个少年费尽周章跑到了皖南想加入新四军,但是由于年龄小都被婉拒加入作战部队,因为念过书,在当时还算稀罕人,我爷爷就作为文化教员留了下来,小爷爷由于年龄更小被安排回了家里,没到半年光景,为了发展群众组织需要,新四军领导把爷爷安排回家,结果爷爷回去了之后也没发展起来,而且和部队失去了联系,这一断就到了解放战争,刘邓大军挺近大别山之时,爷爷闻讯赶去,先后担任学兵队队长,副连长,苏铺战役的时候,爷爷在某处观察地形,没想到炮弹突然落下,虽然及时卧倒,但是头部还是被破片击中,差点小命不保,我还记得一到阴雨天,爷爷就头疼不止,要拿毛巾把头使劲包扎,大冬天的都能搞一头汗,爷爷火花的时候,我们意外的在骨渣里发现了几块弹片残骸,就是这几块残骸伴随了爷爷几十年也折磨几十年。家乡换天了,小爷爷也想参军,但是被部队干部只允许一家出一个男丁的规定阻拦了,只能悻悻的参加当地的土改工作,爷爷随着部队转战到大西南,最后落户四川成都某军用机场,担任了机场警备部队连长,这也就是爷爷说的加入空军。朝鲜战争爆发了,爷爷他们的部队开赴东北备战,小爷爷则偷偷跑去参加了志愿军,兄弟二人在入朝作战前夕在东北意外相逢,关于朝鲜战争的这段经历,我对于爷爷的情况所知甚少,因为爷爷不愿意提起在朝鲜的情况,在爷爷仙逝之后,我偶然问起小爷爷,小爷爷只是摇摇头,说太惨了太冷了,死的人太多,他和爷爷都是死里逃生的幸存者。停战之后,爷爷回到国内,转业之前担任的最后的军职是团作战参谋,没有赶上55年授衔就因为我奶奶的原因提前转业(具体原因等有机会在写成故事),小爷爷则在部队一直干到60年代初期转业,爷爷和小爷爷兄弟两是战争的幸运儿,起码兄弟两都活着。

爷爷一辈子信仰GD,我犹记得小时候,爷爷每天都要给家里供着的毛爷爷的画像上香,并且敬礼向毛爷爷汇报工作,当时确实无法理解爷爷这看似可笑的行为,但是事后想想,因为这是爷爷他们的信仰和为之奋斗搏杀的原因,公平的说,爷爷一辈子光明磊落,在转业地方当干部期间也从不贪污受贿,家里当时有7个小孩,我父亲小时候的印象就是吃不饱,因为奶奶没有工作,只有爷爷每个月的工资钱养活一大家,90年代,爷爷和一帮转业老干部一起和洪学智将军座谈,老干部们一致希望老首长可以向中央反映情况,我们这个地区没有通火车的现实,经过老干部们的奔相告走(为此爷爷等自费去过几次北京)和洪学智将军的工作,我们这里在2000年之后终于第一次听到了火车的轰鸣。

我的爷爷就是那些还活着的或者已经入土的老革命的一个缩影,正是由于有无数个和我爷爷一样的热血青年们的鲜血和奋斗才铸就了我们今天的国家,希望那些现在的官员们可以好好爱护这个国家,如果等以后有时间和机会,我也想把我爷爷和我父亲他们所经历的一些战争故事给写出来,如果有一天,我也会被卷入战争,为了爷爷他们打下的江山,为了孩子们可以和平的享受着成果,我想我亦然会向我爷爷他们一样,拿起枪扣动扳机。

本文内容于 2013/12/16 19:08:47 被努力开拓未来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