载不动,许多愁

汗青史学社 收藏 0 380
导读:[size=18] [/size]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载不动,许多愁

遥望千年前的南宋,落日熔金,暮云合壁,人在何处?你又孤单的站在郊外,昏鸦尽,小恨立谁知。眼望天空,希冀云中谁寄锦书来,燕子回时,月满西楼。但却等候来征鸿过尽,万千心事难寄。

作为南归诗人,亡国之恨,丧夫之痛,去让你单独承受,压得一个柔弱女子喘不过气来,情何以堪!

国破山河在,虽身处南方,心却始终围绕北方公转。她一个女子空有报国之愿,在国破家亡时能做些什么呢?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

还在想念他吗?昨夜雨疏风骤,又一次打乱了她那脆弱的心灵,多少事欲说还休!惟有楼前流水,应忘我,终日凝眸。伫立窗前,窗外,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堪摘。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花替人愁!但一花凋落,荒芜不了整个春天,你心中的黄花始终盛开着,烂漫了整个季节。

李煜把愁化为流水,向东流去;王西厢把愁驮上马背;你却想把愁放到船上,只恐双双溪舴艨舟,载不动许多愁。衣襟沾湿红泪,比司马青衫更湿。

今夜又想起了您,易安居士,您还好吗?

那个淡淡眉痕起轻愁的嫣然女子,让我爱慕不已。那个才华横溢惊醒古今文坛的才女,让我总也放不下暗恋的情感。我暗恋你的柔情百转,暗恋你的满腹才华,暗恋你在历史变故中的大义情结。 脑海中,总有一轮素月,总有一叶孤舟,衬着一个孤零零的倩影,随着历史的长河漂流。 你是从那个惊起一滩鸥鹭的小舟上走来的嫣然女子吗?你就是那个绣面芙蓉一笑开,斜飞宝鸭衬香腮,出生在官宦人家快乐的小女子吗?你是那个饱览父亲所有藏书,让历史文化风韵浇灌得自己外美如花,内秀如竹的女子吗?

让后人总不能忘记的是,你应和张文潜的那首“天遣二子传将来,高山十丈摩苍崖。谁持此碑入我室,使我一见昏眸开。”而写下了:

“五十年功如电扫,华清花柳咸阳草。五坊供俸斗鸡儿,酒肉堆中不知老。胡兵忽自天上来,逆胡亦是奸雄才。”

这首诗,让那些诗意浓郁的才子们终于知道了,一个初长成的李家才女,竟然也会笔走龙蛇惊响一片雷声。

你也曾拥有一个让世人羡慕的爱情。夫婿赵明诚是一位翩翩少年,两人又是文学知己,情投意合,门当户对。你们的相爱,为后人缔造一对爱情的神话,一份爱的甜美。总喜欢想起,那个倚门回首的易安,不曾看透这红肥绿瘦的凋零。相聚时,买来一枝春欲放,翘首回眸,只喜欢花香四溢,轻嗅那彤霞晓露痕。一声笑,一生情。云鬓斜簪,问郎君比比看,花颜何能比奴面?这情境,怎一个乐字了得?

总会想起初秋的那枝黄花,一份爱情的甜蜜,一份彻骨地爱恋,一份痴痴地思念,在西风中摇曳不止。

你手把一盏残酒,和着一声声雁鸣,独自品味那满溪岸的落花。此时,总想起你正经历着颠沛流离之苦,你正满怀惆怅,不知几何能休?你眉头山峰聚,聚起一片片的黄花,飘香了清秋,一声叹息,更瘦遍了汀洲。

你焉何晚来独登西楼?是否为了将一杯淡酒,品出的郁郁清香,去抵挡那晚风急疾?却只见,那一场梧桐落雨,播散了你的一腔幽怨,飞溅起世间的点点离愁。此时,你是否感觉到,那薄雾浓云已经凉透你的衣袖,空气中只有金兽香炉中的紫烟飘溢。此时,西楼已经月满,那才下眉头的相思苦,又聚心头缠绕,环绕在心中不变的只是这凄凄惨惨更戚戚!

离散多久已经忘却,这年年岁岁春色依旧,一枝红杏闹不起两地相思。片片落叶悄悄报知秋的萧瑟无味。只能听枕上三更雨声,那点滴霖霪,愁损了你飘零的心。听着那悠悠箫声,弹着那铮铮琴曲,只是不明白,飘絮般的身世,为何却浇不灭心中的一份真情。这心地,怎一个愁字解得?

最欣赏,你这个娇弱的小女子,在那场历史变故中,流亡之中,面对国家的残破,面对当年项羽兵败自刎之处,心潮起伏,吟下了一首千古绝唱:

“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至今思项羽,不肯过江东。”

一个柔弱的小女子,一个对国家民族的忧心忡忡的封建女子,在深深的历史苦海中,虽然像一叶孤舟也曾无助地飘摇,但是在民族大义面前,表现出来的豪气,让后人无不敬佩!

每每想到此时,一种发自内心的震撼,总让我望月长叹:易安,当之无愧的才女!当之无愧的女中豪杰!

其实最受我们青睐的,是漱玉泉,因为她传说是当年李清照每天洗漱沐浴的地方。晚来风急,藕花争渡。泉水碧波喷涌,环顾处绿树成荫,夕阳晚照,清风撩人,仿佛可以看到易安的诗意就在那泉与柳的空隙间环绕纷飞了。

顺着泉水流淌的方向漫步而去,是清照故居的亭阁走廊。渐走渐深,便置身于楼台园林的围绕之中。朱红色的圆柱、曲折的走廊、刻满宋词的石墙、青翠养眼的芭蕉……甚至就连那无处不在的杂草,也似乎氤氲了太多的诗意而一醉涂地了。庭院深深深几许,恐怕最深的,不是那芭蕉丛生的林园,不是那曲径通幽的木门,不是那巍然高耸的楼阁,也不是那清冽甘甜的清泉,而是李清照内心那份不为人知的伤愁和庭院里取之不尽的诗意吧……

神思仿佛回到千年之前的南宋,正感动于易安命途的坎坷和才华的精绝,几声闷雷一晃,撕开了那一层层不知何时悄悄聚集的乌云。巨大的雨点倾盆而下,我们被困在了那朱红色的亭阁里。举目四视,竟不见一点现实的气息,完全是狭长的檀木走廊、颤抖的杂草、摇摆的蕉叶和错落而立的亭台楼阁。泉水依旧袅袅环流,只是被风雨拉扯的不那么平静闲逸了。我竟然忘却了这时空是在哪一点,以为自己真的来到李清照生活的那南宋故居了。不只是我忘却了整个世界,一行几人此刻鸦雀无声,都陶醉在了这“困境”之中。狂风肆虐,百草起舞,雨连成了帘幕,冲刷着眼前的一切。安静之中,熟悉的“残荷听雨”之声又被奏起,仔细寻找之下,原来这一次是那碧绿的芭蕉,在和这骤雨共鸣。“林外芭蕉惹骤雨,门环惹铜绿”“雨打蕉叶,又潇潇了几夜”,看来方文山,必然也曾幸运地被一场骤雨困于庭院深处,幸运地听到了“雨打芭蕉”,看到了古城门环上穿越千年的秘密……

那一刻听雨,不记得要分离。雨过天晴,时过境迁。从回忆中苏醒过来,我的眼前是异乡的梧桐。此刻我孤零一人,不再是残荷听雨,不再是雨打芭蕉。往事成烟,故人不再。雨过、倾听,一曲曲雨里,听到的,是一个个美丽的故事,是一段段童话般的回忆,是流逝的年华,是枯黄老去的岁月……

记得约定,永不忧伤。只是仍要等那么一场雨,故事中的人都在,听一段时光的追叙,看一遍,不会随时间老去的、被雨声记录的流年。

残荷听雨,不诉离殇……

一条幽径,总在迂回曲折中激起心旷神怡的向往。

一波巨澜,总在潮起潮落时迭出惊心动魄的鸣响。

一个故事,总在遗憾悲惋中产生肝肠寸断的凄凉。

一种人生,总在跌宕困顿中方显惊世骇俗的豪壮。

岁月不居,逝者如斯,生命之河川流不息,泛舟河上因为有了挫折的相伴,人生才会更加美丽。人生因为挫折而美丽。


本文内容于 2013/12/16 9:06:08 被小编a45编辑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