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媒体人对群殴新兵的评论和观察

作战参谋019 收藏 0 1807
导读:徐达内:群殴新兵 在习近平和王歧山广受好评的反腐整风行动中,军队也是一个战场。7月末,中国新闻周刊即曾有如下描述:“从禁酒反奢的‘军十条’,到军车换新牌弃豪车,从厉行节约严控经费的‘四十条军规’,到让审计‘利剑’开刃,军队反腐已呈星火燎原之势”。及至上月,在新华社宣布“全军和武警整风清退8100多套住房,军职干部秘书一律清退”之后,被视为“反腐利器”的党内巡视制度也已扩大至军队。 然而,中国军队内部丑闻仍是中国舆论监督的一个高度敏感区域。除了新华社和解放军报这样的喉舌媒体在必要时得以受权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徐达内:群殴新兵

在习近平和王歧山广受好评的反腐整风行动中,军队也是一个战场。7月末,中国新闻周刊即曾有如下描述:“从禁酒反奢的‘军十条’,到军车换新牌弃豪车,从厉行节约严控经费的‘四十条军规’,到让审计‘利剑’开刃,军队反腐已呈星火燎原之势”。及至上月,在新华社宣布“全军和武警整风清退8100多套住房,军职干部秘书一律清退”之后,被视为“反腐利器”的党内巡视制度也已扩大至军队。

然而,中国军队内部丑闻仍是中国舆论监督的一个高度敏感区域。除了新华社和解放军报这样的喉舌媒体在必要时得以受权发布官方处罚通报,宣传官员对这支关乎江山命脉的武装力量始终实施最高级别的声誉保护,连环球时报亦极少敢于触碰。

越禁忌,越刺激。这次,民间批评者正试图以一段无可否认的视频作为边缘突破口,向言论雷区发起进攻。

上周末,一段以“曝新兵被老兵殴打,头部撞墙不敢还手”为标题的视频出现在微博论坛间。画面显示,5个身穿制服的新兵站成一排,被多个赤裸上身的老兵轮番扇耳光、用脚踹、用皮带抽、用木棍打、拿头撞墙,至少两人被打出鼻血。整个过程中,5名被打者未做出任何反抗,而是努力保持标准军姿,默默忍受。

虽然这段视频在流传过程遭遇了非常频繁的删除屏蔽,但随着越来越多的微博意见领袖与营销账号加入扩散,还是引发巨大关注,事发场合更被具体指认为“内蒙古乌海市乌达区消防二中队殴打新兵”。仅新浪的一个链接,在周一当天就收获超过150万次的浏览量。

即便是那些对中国军队内部“野蛮作风”早有耳闻的人们,面对如此令人不寒而栗的群殴场面,还是深感愤怒与恐惧。@大鹏看天下和@隆裕太后同声逼问“谁是最可爱的人”,并广获转发:“这段视频,长达16分钟,真实记录了某消防中队的武警老兵们,光着背、叼着烟,暴打新兵蛋子的恐怖场景:拳打、脚踢、扇耳光、皮带抽脸...… 声音清脆作响,下手狠毒。每年多少新兵是被这样活活打死的?还敢把孩子送去当兵吗???”

多有微博意见领袖阐述自己对中国军队生态的感受。@冒安林即有总结:“老兵打新兵,部队常态。新兵受欺负了,明年更狠报复下一届新兵。媳妇熬成婆,奴才成了主,都是如此。另外,部队是中国最黑暗、最扭曲的地方,没有之一”;@罗昌平更劝年轻人不要从军:“我从来都是反对家乡的年轻人去当兵的,部队的封闭系统基本遵循世袭,草根几乎没有晋升机会。新兵通常去做辐射极大的通信工程,或是抢险救灾,加上喝酒自残身体,宝贵年华在压抑中耽误了”。

在为那几位新兵“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同时,围观者亦开始集中嘲讽中国军人的“窝里横”。@李继锋便加以奚落:“我对贵军(包括武警消防官方在内)收复钓鱼岛信心更足了。有人(胳膊上带着刺青)负责轮番殴打,有人帮你擦鼻血。”

当@财经网等多家市场化媒体纷纷加入对这段视频的传播后,身处舆论漩涡的内蒙古乌海市消防支队在周一晚间19时许,通过认证账号发布了《关于乌海市乌达区消防二中队打新兵事件情况通报》,承认视频属实:“2013年12月9日上午10时,乌海市消防支队接到市公安局舆情监控部门的通知,发现网上出现题目为《乌海市乌达区消防二中队打新兵事件》的相关视频,支队迅速调取视频对情况进行核实。经查,该视频反映的地点确为乌海市消防支队乌达区二中队,当事人确为该中队士兵。经初步了解和调查,该事件发生于2012年6月份。该事件的发生,性质十分恶劣,影响十分恶劣,暴露出我们在部队管理中的严重问题,我们深感震惊、痛心和自责,在此向社会各界和被殴打士兵表示深深的歉意。目前,支队巳组成工作组正在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并巳要求事件所涉大、中队相关责任人停职接受组织调查,待调查了解清楚之后,将依法依纪对相关责任人和当事人进行严肃处理,对于巳经离开部队的当事人提请公安机关介入调查处理,未离开部队尚在服役的当事人除依据部队条令条例和相关法规进行严肃处理外,触犯法律的移交公安机关处理。”

至此,@人民日报也可以加入对殴打画面的扩散了,央视除了公开播映视频片断,其特约评论员杨禹也在微博中出面点评:“此事件严重侵害了几位新兵的人身权利,损害了公安消防部队的形象,玷污了无数消防战士用鲜血和生命铸就的荣誉。部队不是法外之地。希望有关部门的调查能够依法、深入、不留情面、不留死角,不仅就事论事,更要举一反三。”

子夜时分,新华社发布电稿,详细描述了视频内容及网络反响:“这条时长为15分55秒的视频显示,8名青年对5名身着浅绿色短袖制服、佩戴红色肩章、着绿色制服裤装的青年大打出手。画面中,起初5名被打者立正姿势排列在一面墙下,8名打人者围在他们面前。紧接着,1名全身着迷彩装的青年将1名被打者拳打脚踢揪出来踹到一个墙角里猛打;另几名打人者对其他被打者猛扇耳光。随后的视频显示,打人者喝令5名被打者重新站好队列,然后轮番上阵,飞起脚来踹向一个个被打者的腹部,踹倒之后再向被打者身上、头部猛踢。他们多次喝令被打倒的青年重新站好队列,然后一次次施以更加疯狂的拳脚、耳光。而被打的5名青年,尽管鼻口出血或被踹倒,但很快爬起来,一次次‘归队’、‘立正’,任由8名青年暴打。网友们对视频中的施暴场面表示强烈震惊和愤慨。网友‘风’说:‘是谁在支持老兵打人,管理为什么有这么严重的缺失?’网友‘笑笑生’留言说:‘看着心疼,都是父母生的,是什么把你们变成这样?’更多的网友表示,这样事情发生在消防部队,骇人听闻,希望有关部门尽快介入调查,惩处打人者及其部队负责人。”

次日,正是以这份新华社电稿或乌海消防支队的通报为基本素材,新京报、京华时报、南方都市报等均有跟进图文报道。

然而,包括这几份平素不会放过任何一个针砭时弊机会的报纸在内,中国媒体均未能在当天配发最能代表编辑部立场的评论。直至东方早报前天发表《殴打新兵案曝光之后更要阳光处置》,这波针对军队的舆论监督才算姗姗来迟。

“这是一条前所未见的丑闻,这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公开”,首席评论员沈彬获准以此起笔,强调“虐待士兵,一直为中国军纪不容,为国法不容”:“武警消防部队中老兵对新兵的施暴,让人震惊,但同样让人吃惊的是,这起殴打新兵事件,在网络上一经曝光,就得到新华社、央视等中央媒体及时跟进,乌海市消防支队、乌海市委都及时做出回应,确认视频的真实性,承诺会严肃处理。这种不护短、不遮丑的态度,让我们看到地方和军队正视问题、勇于接受监督的勇气...… 我军著名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之一,就是‘不打人骂人’...… 目前,乌海市乌达区消防二中队发生的殴打新兵事件,已然‘造成恶劣影响’,但是否达到‘虐待部属案’的立案标准,还有待军内的相关部门依法行使司法权,还当事新兵一个公道,还民众一个真相...… 流言止于公开,流言止于正义的实现。我们也期待通过阳光处理这起骇人听闻的殴打新兵案,彰显中国军队的自信,成为严肃军纪、扶正固本的契机。”

在中国,评论的作用有时还在于可以夹带报道中无法言说的内容,东方早报这一次也如法炮制:“在乌海的视频曝光之后,有网友找出今年5月,在某法律咨询网站上有显示属地为内蒙古乌海的网友咨询称:她儿子今年服役到消防队,被中队长殴打致脾摘除、气胸、肺出血、伤残6级...… 这起案件是否与视频中的殴打新兵事件有关,还有待乌海方面一并做出调查澄清。”

此外,这篇得获凤凰网推荐的文章还写道:“视频初现网络时,还有一些人抱着‘老黄历’追问:这是谁拍的视频?谁允许视频曝光的?有什么居心?结果,这起事件很快就进入正常的处理渠道。这说明我国政府、军队的胸襟和开放程度,早已经超出某些人心里的那些‘圈圈’。殴打新兵等问题在很多国家都存在。但对于军队内部的违法犯罪调查,可能民众印象较深的反倒是美剧《海军罪案调查处》、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电影《义海雄风》等国外素材。更糟糕的是,检索有关中国军队刑事侦查制度的论文,相关领域的专家学者对美国的军队刑事侦查制度能如数家珍,说到中国军队内部的刑侦制度,反而语焉不详。这种消息优势的‘一边倒’,并不利于树立中国军队威武之师、正义之师的社会公信,相反,信息模糊、办案缺乏阳光,反而成为流言的温床。”

沈彬“高举高打”的文字技巧,是为了抨击以@点子正为代表的一群“自干五”。视频画面显示,一名打人者在第2分38秒时当众调整了拍摄角度,以实现更好的取景。所以,当愤怒者为这种“明目张胆”而惊惧时,@点子正却发出了“有什么居心”的喝问,直至乌海消防支队承认属实后,方才自行删除。

而@司horse平邦的愤慨方向更是与众不同:“你们光对老兵虐待新兵愤怒是不行的,你们光谈部队、公安的某种堕变也是没用的,难道这不正是你们需要的吗——它是不是开始与美军、国军越来越像?毛泽东没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没了、官兵平等没了、雷锋没了,不怪它,它只能如此。在任何军队,老兵打新兵都是潜规则里的天经地义,只有到了井岗山,只有在毛的教导下,才有一支官兵一致的新军队,奉劝那些非毛成性的人们再别为新兵蛋子挨打矫情了,新兵挨打责任在你,长此下去军将不军,卖国投敌亦不为过;若真有良知,你们就回去真诚研究一下毛的思想。”

“再拖性质就变了”、“至少这个中队政治思想教育出了严重问题”——@大众网朱德泉同样很为军队形象受到损害而焦虑。但是,他还是不会忘记与那些公知媒体同行作战:“很多人都搞混了一个概念,认为消防也属于军队、至少属于武警。其实,根本不是这么回事,消防属于各级政府的公安机关,实行分级指挥;各省、市、地区的消防总队、支队或大队是这支队伍的领导指挥机构;公安部消防局负责全国消防部队的统一指挥和管理…… 搞清楚是谁出的问题,是一切立论、批评的前提…… 仍然有些网友搞不清消防和军队是两个概念,不少人开始把矛头指向军队...… 我毫不怀疑公安部从严治警的铁腕、决心,也相信他们会举一反三,标本兼治的。出于公信、善意、富有建设性的舆论监督,才会起到解决问题、查摆原因、推动工作作用的,这也是对受害人、对社会、对国家的一种真正负责。”

只可惜,朱德泉对细节的这份执着,如同杯水车薪,根本无法浇灭舆论怒火。而“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道理就在于,有人会“躺着中枪”。一篇2012年1月由北京日报针对当时美军19岁华裔士兵陈宇晖死亡案而刊载的《新兵遭遇军营“虐待关”》,被不由分说地发掘出来,批作是这份素有“左派”之名的首都市委机关报在袒护中国军队:“很想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样的变态思维、什么主义新闻观指导下,才写出的奇葩新闻!知道自我标榜‘党指挥枪’的军队和资产阶级军队的本质区别吗?”

其实,在北京日报被“掘坟三尺”之前,确有多位微博意见领袖愿意承认“各国都有虐待新兵‘传统’”。就在不久前,台湾也曾爆出虐待新兵丑闻,当时引发数十万人上街,马英九最终出面道歉并下令彻查。于是,@安普若-安校长有言:“虐待新兵确实个普遍现象...… 美国也不时有虐待士兵事件曝光。虐待新兵表现出来的是军队管理的简单粗暴,后患无穷。不能因为这个现象比较普遍,就说明这种事情正确,我们就可以熟视无睹。”

同持此基调,就在东方早报前天发出独家问责的同时,腾讯亦推出首页专题《凌虐新丁:全球顽疾为何难除》,强调“几乎对于所有集体来说,如何应对‘新丁’都是个棘手的问题”:“相比于运动队和社团,军队无论是封闭程度和凌虐的严重程度都更甚。不过总结起来,这种‘凌虐新丁’确可算作一个跨文化跨领域的全球现象。”

以日本、美国、韩国、俄罗斯的各式花招为据,责编张春续强调,“‘凌虐新丁’在不同领域和国家虽程度不同,但有相通之处”,并且,“凌虐新丁有助建立威严,而且反常识的是这种方式还会增加归属感和凝聚力”:“将凌虐新丁仪式化的部队和社团往往等级森严,通过在精神上的凌辱(包括言语辱骂和比较过分的恶作剧)与肉体上的虐待(包括体罚和殴打)这种方式往往可以直接塑造老兵和老生‘强力以及不容置疑’的形象。除此之外,对想要融入集体动机足够强的新丁来说,这种凌虐所带来的往往并不是仇恨,相反还会增加新丁对集体的归属感,增强凝聚力...… 而这种效应作用在这种‘凌虐’中就会表现为‘经历的凌虐越残酷,新丁越会认为自己获得资格宝贵,并且更加珍惜这种资格’,即便‘这种珍惜是对真实经历的扭曲。’...… 更不要说某些军种就是要求军人在极端的情况下应付人性的极端阴暗面。”

根据这则专题的结语所言,“某些集体中老成员欺凌新人的现象也许就是人类社会所共有的‘黑文化’,在某些强调‘丛林法则’的领域,特别是军界,这种‘文化’仍有其存在土壤。这就使得虽然在各国曝出虐新兵丑闻后都会引起很强的民意反弹,但要根除‘恃强凌新’的现象仍然困难重重。”

所以,这就不是一句“斯德哥尔摩效应”可以解释的了。昨晚,自命为“知道分子的进修基地”的@大象公会,对此又有进一步阐释:“军营对士兵的塑造,是对已经社会化的普通人的重新‘格式化’。军队必须时刻准备打仗,士兵必须掌握熟练的杀人工具和技能,同时必须严格服从命令,而不得追问命令本身的理由。它鼓励和培养的军人行为和习惯本身,很多就带有强烈的反社会性。而军队高强度的身体训练和意志磨砺,非常人所能忍受,它本身在实施过程中就很难分辨是否是正常训练还是体罚和虐待。故不少军队只要不惹出麻烦或被媒体曝光,通常对其采取一定的容忍态度,甚至即使曝光也有明显‘网开一面’之嫌。”

甚至,在这篇《为什么虐待新兵是“普世”现象》的最后,作者已经宣布:“平心而论,中国大陆军营虐待新兵现象相比于其他国家、地区的军队要少得多。”


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