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质论者是认知层次很高的一类群体,说的话经常会让猴子们认为是在装逼。比如曼德拉云:压迫者和被压迫者一样需要获得解放。夺走别人自由的人是仇恨的囚徒,他被偏见和短视的铁栅囚禁着。这句话翻译成大白话就是在说:克服仇恨,自由意志经由这个选择而成就了自身。在专制制度下,这就意味着,即使你身在专制下,你也可以做一个自由人。而制度论者比如@ny1999 经常说,你生在专制制度下,你怎么可能是一个自由人?

曼德拉给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

曼德拉不是因为有德克勒克的宽容才选择和解,完全是自己对自由的认识超凡脱俗。德克勒克也不是因为曼德拉的妥协才选择了和解,完全是自身同样对自由有精准的见解。两个老板都对自己的财产----关于自由的知识----拥有完全的产权,才能各自生产了各自的货物---制度,达成买卖合同。

把自由建立在他人如何待我,我就如何待他人的功利角度去理解,就是中国人漫长历史收获不了自由的根本原因。自由就是克服他人如何待我从而引起的我之情绪的一个过程,唯有你战胜了这个情绪,才有了认识自由的前提,没有讨价还加的余地。

我们素质论装起逼来,就是这么令人膜拜。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