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一个兵10-19》英雄杯

迷雾杳然 收藏 0 81
导读:十.剃度 34年春秋如梦,光阴似箭,有多少人生喜怒哀乐的事,在记忆的长河里翻滚洗刷,渐渐被淡化,也渐渐被遗忘!唯独曾经有的军旅情结就像滚雪球的运转,时间越久情结越重,那怀念的心情尤其强烈! 34年前的那一天,我们依旧是早早的起床,在洞平街后的山上有一排长带队出了早操, 然后简单化地刷过牙,洗把脸[捧着山泉水往脸上捂几下就行了,清凉清凉地好舒服],7点30分吃过饭全连集合后徐连长就下达命令,“上午十点以前,干部战士必需完成‘看破红尘’的任务”.我们纳闷中。指导员笑笑说到:“就是统统
近期热点 换一换

十.剃度

34年春秋如梦,光阴似箭,有多少人生喜怒哀乐的事,在记忆的长河里翻滚洗刷,渐渐被淡化,也渐渐被遗忘!唯独曾经有的军旅情结就像滚雪球的运转,时间越久情结越重,那怀念的心情尤其强烈!

34年前的那一天,我们依旧是早早的起床,在洞平街后的山上有一排长带队出了早操,

然后简单化地刷过牙,洗把脸[捧着山泉水往脸上捂几下就行了,清凉清凉地好舒服],7点30分吃过饭全连集合后徐连长就下达命令,“上午十点以前,干部战士必需完成‘看破红尘’的任务”.我们纳闷中。指导员笑笑说到:“就是统统剃光头,一根头发都不能留!那个班完成的好,开例奖酒一瓶,‘大重九’每人一包!”我们班就去咱河南的农场老乡家借了把理发剪,有我主持剃度,削发为“僧”!先给李班长来了个前后贯通刀劈华山一分为二,战友们笑不自禁,又来了一道从耳边起左邻右舍,班长头上就是一个径纬分明的十字架,随着笑声嘻戏一个光溜溜的的大灯泡赫然亮式,你摸一把我摸一把,棱是让李班长气闹了一阵子,接着大伙儿嚷嚷有班长向我发“难”,先给我在头顶上来了一招中心开花,再从四面各推出一条路叫“条条大道通北京”,我当然也免不了大伙儿的热心“拥戴”,把光头摸的都有点发烧的感觉,我们班在互相嬉戏中很快就结束了[战斗]。

就去向连部报到,连长看着个个的光头,笑呵呵地说:“中 中 中咱们夜间行军再也不会担心天太黑了”!说的有的战友还真的不好意思呢,慌忙把军帽戴在头上!我们领了赏,就一起上山美美地去享受战前这最后一次的喝酒抽烟的快乐心情!说起“快乐”,在当时很长时间都是少有的心情!只有亲身经历了,才会真正懂得!

十一.首遇越特工的遗憾

2月初,临战前的具体准备工作已经开始;我们的弹药已秘密运到离红河边很近的农场里的房子内,我和五位战友就昼夜在弹药房周围值勤,在10日夜里零点我和79年的战友小张一块去换岗,我们的岗位就在竹木房内,面对弹药房后窗口[这是夜间看护的重点],竹木房分前后相连俩间,并有前后门,便于机动放哨;大约在上岗半小时许,我们就听到竹林.香蕉树丛中有莎莎声响,我就轻轻示意小张轻轻打开枪刺,从后门去叫人,[在当时有规定红河边不许有枪声],他紧张中不肯出去,我就让他退之后屋监视,并随手打开了冲锋枪的保险,在那时,有的规定还是顾不上多想哦,我手提冲锋枪从后门出来刚到路上,就和越特工碰了个脸儿对脸儿,他看着我,我盯着他,我的冲锋枪斜指向他,他手插裤袋的“东东”斜指向我,就这样互相对视僵持有近一分钟,谁都没有动,心里似乎也都明白,接着就都互相看着对方向后退开,他离开后我叫起几位战友赶过来,小张说越特工扑到前屋转了一圈就跳到竹林里去了;我们又叫了步兵侦察兵们展开搜索了一会儿,结果是踪影全没了......;他来是打探消息还是准备?至今都说不准呀。战友们,你说这事是有点遗憾吗?!

十二.归队

人世如烟,人生如歌,生活如梦,光阴似箭!在漫步岁月的历史长河里,有许多事情都渐渐模糊和迷茫了,人生坐标在社会摇篮颠簸中不断改变着思绪变迁的方向和记忆,淡忘的早已经没有遗憾!怀顾的依然是清晰自如!1979年2月17日将是我一生抹不去的沉甸甸的记忆!2月16日早晨,天刚蒙蒙亮,我们就接到上级指示,看护炮弹的任务有步兵兄弟接替,必须在八点前赶回连队;我们顾不上更换老乡的衣服[在前沿区一律不准着军装],急匆匆的赶向洞坪街的后山林,途中看到舟桥部队已经集结到临近红河边的区域内整装待发,重型火炮也已集结到位,绿色的伪装网覆盖着长长的炮身!一条简易公路在靠近橡胶林的一边,不知什么时间都被各类战斗车辆停靠的密密实实!

战斗序幕即将拉开,我手心都攥出了热汗,战友们来去匆匆的步伐在无声中加速,我们越过菠萝地已经没有闲暇心情再去看看好奇又扎手的菠萝,甘蔗地旁边的香蕉串串已经引不起我们想吃的甜涩诱惑,大约三公里的急行军我们提前时间回到了连队!

战友们看到我们从红河边回来,高兴之余问声不断,无线兵我的老乡贾惠祥拉我到一边轻声问道<你们看到越南人了吗?都长什么样子?>我只是回之一笑,<没有看到,看到了不就麻烦了嘛~笨了不是?>老乡贾笑笑,递给我一支大重九香烟,我接过来点着就猛抽一口,这可算是有滋有味儿的过了把久违的烟瘾!

8.30分连队集合全体炮班长.瞄准手人等,全副武装急速向营部集结地集中!九点钟,

较胖实的马副团长简明扼要讲了几点纪律后,就有营长(贵州籍)亲自带队向高山密林中进发,一路上人们无言无语,只有听到唰唰唰的走路声,在丛林和橡胶林中,看到集结的步兵分队人数众多,一片片,一排排的在进行着各种准备工作,在砍下的十公分左右的竹子中,把它再截成1米左右,四.五个一组用竹篾缠绕固定在一起!忙忙碌碌的,紧紧张张地进行着一切战前准备,我回首一望,徐连长眼神中透露着一股逼人的气势,严肃之中令人生危,我急忙忙朝前奔去!在临近前观察哨所时,我们都用绿色草条编织了一个伪装帽戴在头上,然后有四连之六连的顺序展开,依次有团参谋和营长详细作着红河对岸230高地,射击区域的划分和参照物的识别!

徐连长根据战斗区域划分了战斗部署:

<一>,全力保障突击分队顺利向230高地纵深发展,遇到雷区.竹签阵障碍阻挡前行,实施[之]字线榴弹瞬发引信炮轰,打通突破道路畅通无阻!

<二>,二排主要任务是对无名高地区域之敌火力点进行摧毁和压制,配合支援突击分队火力支持!我认真熟悉和默记住区域内的孤树点和地形物以后,浑身都冒出了汗,心里总像是十五个水桶打水七上八下跳个乱糟糟的,完成熟悉射击区域情况后,我们就奔回连队,心里一阵儿燥热,是紧张?是恍惚?是.....?一切都说不清楚!

十三.进入预定位置

午餐炊事班做了四菜一汤,颇为丰盛有余,这是进入洞坪以来少有的如此丰盛的菜肴。

但大伙儿的心情是活泼不足,严肃有余, 藏族兵斯龙尼玛端来满满一碗猪肉片,给我碗中拨了点儿,边吃边轻声说“班长,要是来点儿酒该有多美呀。”无线兵贾悄悄说:“走,咱到你的炮车看看去。”他一脸诡笑,我就猜到他在我的车上藏有猫腻。我们三个顺着山坡下去,就到了车跟前,他让斯龙尼玛接过他的饭盒,一跃上到车上,打开我的工具箱,顺手拿出一个瓶子,他又跳下车来神秘兮兮的说:“这可是农场老乡给我奖赏的米酒,喝着特得味儿。”我接过瓶子看了看,向他愣了一眼:“你敢私藏小秘密,你还是我老乡不是?”他嘿嘿一乐:“拉倒吧,让你知道了,这美酒早就报销掉了,你可不要装善人啊,我可是打算到越南后找个机会再喝的。”斯龙尼玛看的着急,顺手就夺过酒瓶子笑道:“咱们每人一口,我先喝了。”贾连声:“唉唉哎,你们也太不仗义了,千万给我留一口中不?”说实话,酒瓶子里的酒也不会超过三两,就斯龙尼玛那海量这酒不够他填牙缝的。我两个紧抓快夺,斯龙尼玛已经把酒喝的所剩无几了。我故作生气的骂道:“你个龟儿子,竟敢欺负[老子],你是活得不耐烦了。过来,把肉片都倒给老贾,你再跑上去弄一碗菜来!”他笑笑拍了一下贾的肩头:“是!”就又上山上打菜去了。

我们两个互相推让着把酒瓶子的酒喝了个底朝天,然后甩手扔到竹林中。下午一点多钟,全连战友集合在竹林一片相对开阔的地方,有营长宣读战斗命令:我37师为战役主攻部队,我团。营。连火炮16日晚九点必须进入战斗位置,给步兵突击分队做好全面保障准备!然后有营副教导员做了战前动员令,宣布了战场纪律,然后指导员又重点做了动员。总之,我们都明白,宁可前进一步死光荣,退后一步死就是耻辱! 管它什么纪律不纪律,懒得去费脑筋记它!

宣誓结束后,我们就开始先把火炮炮闩卸下来,检查擦拭一遍装好! 然后把子弹袋的子弹装好!防毒面具轮流试戴几次,等等战前工作准备好后,于下午四点钟左右开始向红河边集结待命~~~~~我们坐在车上行进中,大伙儿开始舆 论,要是伤了,会伤到那个部位好,有的说手好受,有的说屁股好受,有的…… 我说“都别傻想了,伤到那里都难受!”一个心思打好仗,打赢仗!不伤就是最好受的!他们互相点点头,笑得都很自然不起来……

十四.悄悄进入战斗位置

车队无鸣,出洞坪街向东悄悄向前沿运动中,我们缓缓来到农场正门处停下来,这里就是我们准备向红河边占领阵地的出发地!所有人员全副武装的正襟危坐在车厢内的两排座位上,大气不敢喘一口,我透过伪装网上的观察窗向橡胶林望去,那里面也已经是整装待发的兵的营地!此时,全线一派肃静,只有林中互相嬉戏的小鸟鸣声悦耳,在追逐的快乐中飞向远方,大地宁静极了,仿佛天地间都已经开始沉睡!无聊的等待,时间走的太慢,祈祷着阳光快点消失,眼巴巴的把最后一丝余晖送走!我们才从车上下来,在小心翼翼的活动了一下身骨后,炊事班送来了战斗前的最后一顿晚饭,吃罢饭连.排长们开了个碰头会,然后就开始把火炮从牵引车上摘下来,一排和指挥排为一个梯队,二排和后勤[连部加炊事班.汽车班]为一个梯队,大伙儿把炮绳准备齐整,每次向前沿阵地推拉一门火炮,为了减少响动声音,滚筒上都用擦炮布裹了几层,时间在一分一秒的靠近战斗时刻,心在紧紧张张的怦怦飞跳,大约晚上八点钟命令下达,徐连长高大的身影匆匆走来,大手小红旗一挥[开始]! 一炮慢慢出发了,我们二排四炮也缓缓出发了,大家在推拉火炮的运行中,极力缩小着接地发出的声响,当滚筒碰到碎石发出声响后,我们所有人都会震惊一次,真的有如履薄冰的感觉!下去一个小坡后,接着是一段坎坷不平的地段,用劲儿拉一下,又要用手拉住前行惯性的冲击,好不容易到了红河岸上的沙土路,可此时深感讨厌的月亮从云层中悄悄爬了出来,顿觉明亮,火炮迅速默默停顿了下来,也使我们本能的暂时停歇了片刻,长长呼出一口气,待乌云遮月,李副连长轻轻一挥手,[拉]!低沉中音的爆发,我们使尽浑身力气慢慢的,紧紧的将火炮相拥着向阵地扑过去!一身的冷汗,把紧张的心紧缩,终于把火炮推拉到阵地,四班留下两个炮手和瞄准手开始挖驻锄坑,其余人员就近穿过农场院子,开始推我们五班的炮,一路小心翼翼,一路快慢交替,当我班火炮到达指定位置,我一看,妈呀,就在农场晾晒物品的水泥平坝子上,这挖驻锄坑的位置可是难找,这夜深人静的时候,在水泥地上挖坑,势必会发出响声,我们只好向后方退了几米多,在水泥地边外好在有一米左右的土层,可另外一个驻锄坑正好在一颗比碗口还要粗的芒果树下,真是无奈,斯龙尼玛就将小树根挖掉,刨了一个十五公分左右深的简易小驻锄坑,立即将火炮驻锄板推进坑内!

接着炮手就开始准备弹药,我把瞄准点设置好后,就迅速向红河对岸230高地搜索目标参照物位置,当我从瞄准镜内向目标点瞄准时,看到的却是黑乎乎的一片,我心急如焚,快速打开炮闩,通过炮膛底线慢慢转动高低机.方向机确定着目标大致区域,就在此时,二炮手扛着炮弹箱经过时被不知什么东西绊倒,榴弹炮箱砸在我的腿上,短暂的疼痛使我不能有所呻吟,集中的精神使我很快就觉得没有疼的感觉了,[估计是心中太紧张和太集中的意识了, 后来的风雨湿地的侵蚀,我的腿从此留下了骨质增生和类风湿性关节炎的美好纪念],紧接着,阵地侧面步兵突击分队已经开始陆续向红河岸边运动,实施偷渡!在我的炮位右方处一字弓身奔跑着全副武装的战士,在[跟上,跟上][快.快.快]的轻声督促命令中,一个个鱼跃而过,冲向红河,扑向敌岸!

<?xml:namespace prefix = v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vml" /><v:shapetype id=_x0000_t75 stroked="f" filled="f" path="m@4@5l@4@11@9@11@9@5xe" o:preferrelative="t" o:spt="75" coordsize="21600,21600"><v:stroke joinstyle="miter"></v:stroke><v:formulas><v:f eqn="if lineDrawn pixelLineWidth 0"></v:f><v:f eqn="sum @0 1 0"></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2 1 2"></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prod @3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0 0 1"></v:f><v:f eqn="prod @6 1 2"></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Width"></v:f><v:f eqn="sum @8 21600 0"></v:f><v:f eqn="prod @7 21600 pixelHeight"></v:f><v:f eqn="sum @10 21600 0"></v:f></v:formulas><v:path o:connecttype="rect" gradientshapeok="t" o:extrusionok="f"></v:path><?xml:namespace prefix = o ns = "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 /><o:lock aspectratio="t" v:ext="edit"></o:lock></v:shapetype><v:shape style="WIDTH: 300pt; HEIGHT: 159.75pt" id=_x0000_i1028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title="230" src="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11\clip_image001.jpg"></v:imagedata></v:shape> 对岸为越南230高地

十五.突破230高地

<v:shape style="WIDTH: 240pt; HEIGHT: 180pt" id=_x0000_i1025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title="图片 017" src="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11\clip_image002.jpg"></v:imagedata></v:shape>

步兵突破红河防线后,迅速控制了滩头阵地,并开始向纵深推进,后续部队源源不断地在我炮阵地右侧快速通过,我们的心被涌动的战友情揪抓的越来越紧,暗暗祈祷着[快快快],只有过河的部队多起来,我们才有战斗的主动权[越敌有居高临下且有永备型工事配置的优势, 而我们是在低谷位置,单红河河床到岸上落差就有5米之多,]我们全神贯注地注视着230高地的动向,不断听到突击分队传来的好消息,1**.14*.15*高地被我占领,16*高地被我方占领,每一个占领我们的心就紧缩一次,兴奋一次,激动一次,此时,东线一声枪响,划破夜空的寂静,霎时间230高地枪声四起,机枪.高射机枪喷出的火焰互相交错,我开始紧张不停的在瞄准镜内搜索并默记着责任区火力点的位置,连长也开始下达装填炮弹的命令,只听阵地呼喊[一炮装填完毕……六跑装填完毕]一之六炮相继完成射击准备!只要步兵兄弟呼叫支援,我们就会群炮齐发!

就在此时,我的炮阵地上方高出大约有一米左右的距离上,子弹[嗖]声密集,曳光弹直飞我后方芒果树区域,芒果树的枝叶唰唰唰的落个不停,看来230高地之敌已经发现炮阵地目标,李副连长果断迅速命令~[全体卧倒]!在卧倒的同时,挂在树杈上当钟敲的一节小钢轨[咣咣咣……]作响,我和斯龙尼玛.无线兵贾都在炮防盾后面蹲着,几秒钟后子弹射击停止,我们立即又进入各自战斗位置,攻击230高地的我方部队依然进展顺利,恰在此时,红河岸边灯光亮起,舟桥部队也开始冒着敌人的枪林弹雨和炮火袭击,勇敢地铺设舟桥,战斗全面展开了!

在舟桥部队架设舟桥的右侧后上方,有几间不算太高的土墙屋子,负隅顽抗的敌人依靠土墙形成的屏障,机枪火力难以压制,上级命令炮火摧毁,徐连长下令,[全连注意,目标右前方,榴弹短延期引信6发急促射!放!]霎时间火光冲天,似雷声大作.硝烟弥漫,待射击停止,敌火力点已不复存在!

现在230高地的枪声越来越远,天气渐渐放亮,230高地已经基本被我方部队控制,搜缴残敌的战斗仍然持续着,枪声也分明稀稀落落了,此时我们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当我转身看芒果树时,残断的树枝无力的下垂着,枝叶破碎不堪,“老乡你看”,贾手指着敲钟用的钢轨,我顺手望去,惊呆了,只见那钢轨已经被子弹击穿了数个洞洞,试曾想钢轨比我们的防盾厚多了,假若子弹再往下打一米多点,我们可能就在战斗的第一天就彻底光荣了,我和贾对望一下,心里不由都打了个冷颤!<后来据我们推测,230高地设置的高射机枪孔是固定的,主要是对付空中目标的,仰角大,俯角太小,要不然可真是难以预料的糟糕!>!……

<v:shape style="WIDTH: 240pt; HEIGHT: 180pt" id=_x0000_i1026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title="图片 八一3" src="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11\clip_image003.jpg"></v:imagedata></v:shape>中为贾战友,已英年早逝

十六.对岸惊心

南疆天气晨冷,让人冷的有点受不了,我在瞄准镜跟前原地蹦了几次,用双手搓了几下太阳穴和脸部,耳膜被炮声震得刺痒难忍,嘴巴连续不断的大张几次,心里稍有平静,阵地炮弹壳被炮手拣撩到香蕉树丛里,我们看着舟桥上的勇士们全副武装,疾跑着通过还略有点起伏的桥面,战士们沿着一条临时踏出的弯弯小路奔跑着,很快消失在我们的视野中,此时,我们发现有几个残敌出现在草丛外面,距离红河岸大约二十几米远,我们还没有顾得着向守桥战友呼喊,他们又消失在茫茫草丛里,我们向通过我们阵地的战友打招呼,他们说[不怕!我们会小心的!],就这样一批批过去的战友相安无事,我们心里踏实了许多,突然,红河对岸枪声响起,接着机枪声,冲锋枪声大作,我们头上方的子弹尖叫呼哨而过,我们在惊悸中迅速卧倒,

只看到斯龙尼玛还在直着身子跑着,“趴下快趴下”!我向他狠狠地喊道,可他“呵呵”冲我笑着依然在阵地上直跑着,也可能是子弹长有眼睛,也可能是他命大福大,我们大家都为他捏着一把汗,可他愣是没有事儿的样子!真的神了,子弹嗖嗖而过,他毫发无损!李副连长吼“你不要命了,你以为你是刀枪不入呀?!”斯龙尼玛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枪声慢慢稀落下来,渐渐停止后红河两岸恢复了平静,但见有支前民兵抬着担架,急匆匆地迈过舟桥,向我阵地左后方的救护所跑来,一会儿的时间,消息传来,是名女军医[后来据说是高干子女]在过红河后被越南残兵击中下腹部,伤势严重,速速派直升机向后方医院抢救!

当我们听到这消息后,心里特不是滋味,恼怒和后悔并存心底!恼怒的是鬼子你有本事冲爷们儿打,干么孬孙瞎眼了!后悔的是要是把残敌早消灭了就不会受伤了!这是始战以来第一位受伤巾帼英雄,可敬可佩!刚才红河对岸的枪声猛烈,就是消灭残敌的熊熊烈焰!可想而知,越敌会死无葬身之地!……

十七.为战友心痛

一次次的紧张过后,心里开始逐渐适应战时状态,没有开战时分的恐惧心理了,对子弹炮弹掠空而过大概心里也有了数!不再只要听到声音就慌里慌张的卧倒,出洋相了!230高地平静下来以后,我们也开始可以离开炮位稍事休息片刻,无线兵贾用眼神示意我,我们两个就向香蕉葱后面的院落走去,那里,距离战时救护所很近,就在院落米把高的土墙处,由我们在看守炮弹值班时挖的简易猫耳洞,那里面深藏着很重一串香蕉,据农场老乡介绍,香蕉只要在湿热的地方捂几天,就会甜甜香香的吃了,当我们走近院落时,门口有两个战友持枪把守着,我们向侧墙走了大约有十米的距离,拨开香蕉树的遮挡,往院中一看,天呀,院落中长长地横几排,竖躺着我们位数不少牺牲的战友,但见血迹斑斑,粘稠的血液渗流在土地中呈现出黑红色,枪伤部位不等,离我们最近的一位牺牲战友,脸白净中稚气犹在,头上的钢盔被子弹贯穿而射入正头部,估计他在十八岁左右,看着他安详的似在沉睡着,我们的眼泪夺眶而出,浑身僵硬的,傻傻的,呆呆的模模糊糊的望着他们不知所措,这是人生以来第一次的强烈震撼,片刻意识中我们不约而同地,深深地向牺牲的战友们鞠了一躬,然后两人小心翼翼地几乎都是屏住呼吸慢慢地,向后轻轻地退过去,深怕微弱的脚步声会惊醒他们,脸色苍白的我们无声无语地回到阵地,心中涌出无限悲痛令人难言!仇恨的怒火在心中积聚和燃烧!

但我们把此事深深埋在心底,几十年都在心里煎熬着思绪的揪人心弦般那血的一幕!

十八.俘虏

中午,炊事班送来了饭菜,除了极个别的战友寥寥吃了几口外,大多数都没有兴趣去动碗,似乎[懒懒]的就没有心思离开炮位,从230高地向两翼纵深发展的部队,枪声此起彼伏,忽密忽疏,从舟桥上快速前进的部队紧紧张张行动有序!我们眼睛极力望着踏过舟桥的战友们渐渐远去和消失,真是紧扣心弦,心随战友们步步深入敌战区!我们没有饥渴的愿望,没有过多的语言,一个心事把炮弹擦拭的干干净净,等着,等着,再等着战友们的呼唤......,

此时,在230高地弯弯的小路上走下来一群前后拥挤的人男女都有,步伐凌乱,缓缓无序,极其不情愿的向前走着,穿着的都是老百姓衣服,我们的几位战士持枪押送着通过桥头机枪阵地,慢慢走上舟桥,我们在兴奋中轻声喊到“俘虏,大伙儿看到了吗?是俘虏!”炮阵地上的战友全部向桥上望着,心里有种激动,这可是第一批押送过桥的俘虏,当俘虏们走到桥一半距离时,桥上突然一片混乱,被押俘虏开始左右猛跑向河内跳下去,霎时间两岸守桥部队的机枪开始向河中扫射,顿时我炮阵地上空子弹穿过的[嗖]声不断,我们迅速卧倒趴下,很快枪声停止,徐连长命令各炮就位,清点人员情况,所幸没有受伤人员,小虚惊了一场!

接着,被押送过来的几个俘虏走到我们炮阵地的后左侧停下,我们好奇的跑去看热闹,就是想看看越南鬼子长什么样,<竟敢如此和[师傅]唱对台戏,号称第三军事强国?>,有个个子不算太矮的老头兵,瘦瘦的样子,两眼极不服气的望着,有个少年胆怯的样子让人看了有点可怜,我们的押解战友说,“就他们两个顽固不化,老的用高射机枪打咱们的战友,小的在不断压子弹,打伤我们好几个战友,他们猖狂的很”,听到这话,有几个战友恼怒之余挥动拳头真想狠狠揍他几下,但看到少年恐惧的拉住老头兵可怜巴巴的样子,我们还是“宗堆宽洪毒兵”[我们宽待俘虏]了......

十九.青春永恒

当战友们把俘虏的老.小兵用蔑视的眼光送过去后,他们自觉不自觉地躲在竹子葱后面,互相依偎着蹲在那里,手不时的有点儿颤抖;我们向小路的坡前看去,有两个女俘虏手牵着手,互相拉的很紧的样子,颤颤惊惊的站在那里有点儿不知所措,惶惶不安的来回看着,头发凌乱的披散着,眼神充满敌意和警惕,“你看!眼睛!”斯龙尼玛手指着她们,当我看到她们的两眼间的鼻梁骨和眼睛间是平的时侯,也是感觉惊奇不已,传说越南出美女,还真看不出来有多[俊]?就是鼻梁骨和咱们的不一样!

就在这短暂的一刻,只见从舟桥那里抬过来一名伤员,过红河后他手不停地摆动着,大声嚷嚷着要下来,两边护架的护士劝说着,他还是不停的在喊着什么,当到我们这里时,护士还是没有扶住他,他从担架上侧身翻了下来,手中的步枪紧握着!我们急匆匆去扶他,他怒气冲冲地喊到“我要上去,为战友报仇,你们都给我闪开!闪开!''我看到他的左眼睛眉骨间有明显的伤痕,眼睛鼔凸出一个小拳头般的肿疱,肉色紫红乌青,血迹染红了半个面部,他每说出一句话,就能明显看出他的嘴唇痛苦的微颤一次,我们看的着实心痛,就在此时他晕倒了,战友们不约而同的围上去,搀扶抬着他走进战地救护所,小心翼翼轻轻地把他放到临时救护床上,我们在无奈无助中恋恋不舍地退出救护所,少许就又听到他大声呼喊着,“我的枪呢,给我!我要上去为战友报仇!报仇!''医护人员还没有简单给他包扎完伤口,绷带飘着还没有扎牢固,他就冲到了门外,,离他近的战友抓紧去拦截他回去,他恼怒之极,放平步枪嚷道“谁敢拦我,我就不客气了,走开!全都给我走开!”战友们看到此景,没有人不心酸酸的落泪和心痛,在极不情愿中给他让开了通向红河舟桥之路,他一声不吭的提起枪奋勇快步向战场奔去,后边跟着护士和担架人员,当他接近红河滩头时,一个趔趄扑倒在地,从此就再也没有起来,他在冲向战场的路途中豪迈地坚定地走了!走的是那么坚定没有遗憾!走的是那么执着没有怨言!

他是英勇无畏,勇往直前地战地英雄!不愧为祖国.人民放心的忠诚卫士!

他走了~~请记住他才十八岁!~~~~~~花季年华地骄傲永生和永久!

这就是共和国经得起考验的英雄战士!战士!

<v:shape style="WIDTH: 240pt; HEIGHT: 180pt" id=_x0000_i1027 type="#_x0000_t75"><v:imagedata o:title="图片 019" src="file:///C:\DOCUME~1\ADMINI~1\LOCALS~1\Temp\msohtml1\11\clip_image004.jpg"></v:imagedata></v:shape>人在阵地在伤不下火线

生命在战争面前显得是如此脆弱!青春光荣吗?!青春壮美否?!!!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