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寻常巷陌,他是草根的传奇

寻常巷陌,他是草根的传奇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千年前诗中的主人公从一介布衣历经战火硝烟,在铁与血的洗礼中成长为一代雄主宋武帝,从刘寄奴到宋武帝这是一段怎样的传奇,刘裕又是怎样的人。他的一生留给后人的是一首永不过时的奋斗史诗,千军万马中冲锋陷阵,尸海骨山中夜半嚎叫,他是一匹狼,一匹永不疲倦,永不畏惧,永不哭泣的狼,为梦想,为天下,他乐此一生,尽管那一生有无数的苦无数的痛,以及别人无法想象的艰难与疲惫。

那一年他出生了,刚出生他的母亲便因难产而死,父亲迁怒于刘裕,视其为不祥之人,准备将他抛弃,可是上天可怜他,他被父亲的同族兄弟妻子收养了。谁也不会想到大千世界,芸芸众生,这个不祥的孩子最后竟然会是这片大地的主宰。后来在继母的帮助下,刘裕重新回到父亲的身边,可是世事难料,不久刘裕的父亲正值盛年却因病去世。天生傲骨的继母拒不改嫁,白天务农,夜晚对月织履,独自抚养刘裕和他的两个弟弟,生活无比艰难。而我们的刘裕也早早但其家里的重担,耕田、砍柴、捕鱼,什么苦他都吃过,生活给了他如此大的风雨,而刘裕选择了面对,选择了与天斗。无数的艰辛,在刘裕看来终有一天都将会过去。吃苦不要仅,但不能失去伟大的志向,不能失去笑看风云变色的豪气。他出言不惭,天下英雄天下大事尽随心论。在别人他是一个只会吹牛的孩子,且刘裕不好读书,生性喜欢赌博,左邻右舍谁都不喜欢他,没有人对他有好感。可是那又怎样,任世人流言纷纷,我自独守我志,刘裕就这样一直坚持着他的人生目标,但谁也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些什么,以后要做些什么,一切只有他自己心中清楚。

东晋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九品中正制盛行不衰,刘裕一个破落的庶族一辈子只能在底层生活,似乎永无出头之日。可是刘裕他不甘心,“王侯将相宁有种乎”,他要成就功业,任何人任何事都无法阻挡他,于是上天告诉世人,“既然世界改变不了他,那就让他去改变这个世界吧”。刘裕无钱,无路可走,只能去投军,在东晋最瞧不起职业就是武人,低人一等,可这是刘裕唯一的出路,无路可走只能望风而去。年年熬,日日熬,36时才当上北府将军的府司马,还是默默无闻。可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刘裕一直在准备,他相信上天会垂青他的。终于震动天下的孙恩大起义爆发了,机会来了,刘裕从此不再寂寞。刘裕不久被点中去抵抗义军,从此刘裕一发不可收拾,其军事才华一展无漏,人们惊奇的发现北府军中居然还存在这号人物。为梦想刘裕无所畏惧,为梦想刘裕将生死置之度外,奋长刀逐万人,孙恩最终被打败,从此一蹶不振,刘裕的未来在那一刻开始绽放,这光荣属于他。这是他用血换来的额,任何都没有资格抢走它。接下来,机会不断的向刘裕走来,同时无数的危险也向刘裕逼近,机会与死神同在,是退还是进,刘裕选择了进,他要赌。也许正因为他敢赌,所以在那不乏英雄的时代,他最终赢了。对内他先后消灭刘毅、卢偱、司马休等割据势力,对外致力于北伐,消灭桓楚、西蜀、南燕、后秦等国,那些战争他无不身先士卒,作为一个将军他去把自己当做一个普通的士兵,将军从不退缩,士兵又有何颜面退后呢,所谓“人心齐泰山移”,这样的将军怎么能不胜利呢!英雄,有能力有谋略就能成为英雄吗?中华上下五千载,有能力有谋略的人有多少,但称上英雄的有几许。刘裕难道不害怕吗?刀光剑影,金戈铁马,他难道不知道某一天他会突然被一把尖刀刺进胸膛吗?从此他将再不能触摸这人世间的一草一木了,再也不能和家人在一起欢声笑语了,死那一刻的痛苦他心中比谁都清楚,但刘裕他最终战胜了恐惧,他走向了沙场,在战胜恐惧的那一刻他注定要成为英雄,让后人记住的,名垂汗青的英雄。一千多年前,有一个汉人曾经纵火烧敌舰使得淮河两岸烽烟无际,曾经带领江南的官兵第一次踏上了长安的土地,曾经大摆却月阵杀得北魏士兵堆积如山…是他燃起了江南人新的希望,是他给日落西山的晋国带来尊严,使汉人重新获得了征服者的满足感,他是刘裕,是英雄,真正的英雄,光荣与梦想都属于他。

也许他也是常人,与西夏王赫连勃勃大战于青泥惨败之后,想着跟着自己征战沙场的一万多名战士死在了西北冰冷的土地上,他流泪了,铁血男儿也哭了,谁说男儿流血不流泪,刘裕不仅是男儿,他还是英雄,但他流泪了,因为他有情,是一头有血性的狼。我喜欢这样的英雄,因为亲切。虽然他也有过错,他疑心极重,谁的战功越高他越不放心谁,越要除掉谁,哪怕曾经为他抛头颅洒热血的第一战将也不例外,但我相信历史会包容他,他看透了世间炎凉,看透了名与利的诱惑力,看透了长刀的冰冷毒酒的无味,他不想让任何人威胁到他,毁灭他即将实现的梦,这是残酷的现实带给他的。

五十七岁那一年终于等不及了,等待是多么让人心碎的一件事,刘裕老了,他再不行动就真的来不及了,几十年来他一直为这个梦想而拼搏,尽管他从未向别人说过,但这并不代表他不想,只能说他桓玄之流更加聪明,更能忍耐罢了。那夜星光灿烂,刘裕在王宫举行了一场盛大的宴会,会上他提出奉还大政,告老归乡。此意就是让别人挽留他,满朝文武都没挽留,他谁都不知道刘裕的真实想法,只知道高歌颂德,刘裕他很失望,很无奈。但上天不会就这样抛弃他的,这么的风风雨雨,血雨腥风都过来了,他有资格登上这最后的宝座,于是有人会意了,有人挽留了…公元420年,晋恭帝司马德文禅让地位给刘裕,刘裕终于实现了他的梦,他终于开创了一个崭新的时代,南朝由此拉开序幕。

夕阳西下,渔歌荡起,当年迈的刘裕再次走过那斜阳草树,寻常巷陌又会是怎样的感慨,我想我们永远也体会不到,不经历那些让人刻骨铭心的故事我们不足以谈论。江山依旧如画,大江依旧奔流不息,天空依旧湛蓝,夜晚依旧繁星满缀,刘裕还是不得不离开他深爱的国家与土地,在那里他哭过笑过咆哮过。公元422年春天,在那个万物复苏季节,六十岁的刘裕因病与世长辞,留下了一个新生国家,一段传奇,一段追忆!

“斜阳草树,寻常巷陌,人道寄奴曾住。”你依旧“气吞万里如虎”!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