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一年来,“八项规定”成了大家耳熟能详的关键词。八项规定在各级党政机关、国有企事业单位中贯彻情况如何?效果怎么样?日前,现代快报记者采访了南京一家企业的办公室主任陈浩(化名),已经做了10年办公室主任的陈浩感叹:“总的来说,八项规定很有效果,公款吃喝、公务出游等大大减少,以我们单位为例,今年公务接待费用比去年降了40%左右。”

回首最近一年,陈浩的感受是,不管是公务接待量及接待标准,还是企业活动、会议等的转变,都有很大变化。陈浩所在的企业只是一个样本,但管中窥豹,通过他感受到的切身变化,这个样本或许能反映无数个“公家单位”在新形势下的种种变化。

“往年年底吃请档期排不开,今年很冷清”

12月12日下午,现代快报记者来到陈浩的办公室,他正在看报纸。他指着桌上的台历说,往年到了这个时间,他已经开始安排年底单位之间吃请的事,“一方面是要请上级部门、业务单位,另一方面是业务单位的回请,春节前的一个多月,正是约请各个饭局的时候。”陈浩说,他所在的单位是国有企业,有员工1000多人,企业下辖多个分支公司。作为一家大企业的“管家”,平时陈浩的工作很多很杂,其中公务接待、对外联络是陈浩的一项重要工作。

陈浩说,往年每到年底,他的应酬明显增多,饭局不断。特别是距春节半个月到一个月时间,几乎天天都有应酬,每有一个应酬,他往往在台历上作个标记。“春节前的一个月,上面画得密密麻麻,全是饭局,有时一天要赶两场,中午一场,晚上还有一场。”他说,年底往往是单位之间联络感情的时候,单位之间你请我、我请你,应酬不断,当然费用都是单位出。

“今年很冷清,年底应酬肯定会大为减少。”陈浩说,今年他还没有接到吃请邀约,也没有开始安排本单位的年底吃请活动。陈浩打算只请少数关键单位,它们是对本企业发展至关重要的部门和业务单位。其余大多数单位的吃请能不组织,就不组织了。“我也向相关业务单位、部门打听过了,大家都一样,今年年底的活动比往年会大大压缩。”

“今年肚子变小了,血压也降了”

“其实从今年初以来,公务接待、应酬等比往年已经少了许多。”陈浩说往年他每周至少会有两三次公务应酬,大多数应酬就是安排饭局、喝酒。不过,从今年初开始,陈浩感觉应酬明显减少,平均一周只有一两次。这让陈浩感觉轻松了不少,身体也比以前好了。

“今年我的肚子变小了,这是最明显的一个变化。”陈浩笑着告诉现代快报记者,去年他的腰围是两尺九,现在腰围小了一点,“扣皮带少扣一个眼啦”。之所以变瘦,主要原因便是应酬少了,大吃大喝减少。

陈浩感慨地说:“我有高血压,还有脂肪肝,医生说这与我平时应酬太多有关系。不过,今年我感觉血压降下来了,身体舒服了,脂肪肝可能也好了一些,最近还没有到医院查。”

陈浩说,应酬减少是他希望看到的,一方面是身体变得健康,心里也轻松,有更多的时间陪家人朋友。另一方面应酬减少,多出来的时间可以处理手头纷繁复杂的工作,将时间和精力用在正事上。

“中央出台八项规定,我是真心支持的,从实际来看,八项规定实行以来,效果也是很明显的。”陈浩说,现在有贯彻八项规定的大气候,各级部门各个单位与以往相比,也都有了明显的变化。今年初,不少单位还不太重视,但随着各项规定的相继出台,纪委监察部门工作力度加大,各党政机关和单位都很重视了,谁也不敢顶风干。

[往年情况]

一瓶酒就上万 一顿饭要几万块

公务游玩很普遍 下级单位全买单一份礼品三五千

谈起往年企业的公务接待情况,陈浩感觉很有话说。他所在的企业在南京,上级部门来人到南京,接待的任务自然落到陈浩头上。“往年各类调研、考察、会议等等,每个月都会有两三次接待任务。”陈浩说,上级单位来人,企业肯定要表示出重视和尊重,只要来人是处级以上干部,企业一把手一般都要作陪,企业领导班子成员有时间也要参加。如果是司局级领导来了,企业领导班子成员全要参加。根据来人的级别,确定吃的标准,一般按照每人300到600元的标准,不含酒水。这样一来,一桌10个人,光吃菜就要五六千,酒水档次不能低。“来了领导,拿一瓶15年陈酿茅台,酒店价就要1.3万,一顿饭喝两三瓶,就是几万块。”陈浩说,在接待的场所上,他一般选择中山陵风景区的一家会所,还有中山门外的一家燕鲍翅馆。有时也会选择夫子庙档次较高的饭店酒店,因为有地方特色。这些场所的消费档次都比较高。

陈浩说,有一次他接待上级一名领导,领导提出不想喝茅台,改喝红酒。“那一次,桌上喝酒的只有三四个人,喝了五六瓶红酒。我们喝的是最便宜的那种拉菲,市价2000多元一瓶,光酒水就一万多。相对来说,那顿饭花费还不算太多。”他说,公务接待吃喝方面,菜价贵、标准高是一方面,关键是酒水价格高。即使不喝茅台,喝高档红酒也花费不菲,“一瓶拉菲从几千到上万不等,喝上几瓶,一顿饭的价格就上去了。”

公务游玩很普遍 下级单位全买单

“上级部门、兄弟单位来人,除了公事外,往往还要安排游玩,这已经成了惯例。”陈浩说,办完公事后,他往往会为来宾安排出游,如果来宾时间比较紧,他就安排南京的景点,自己陪着游玩不说,还要调用单位的车辆、驾驶员。如果来宾相对时间充裕,他就安排扬州、苏州、无锡等地的景点,如瘦西湖、太湖等景区。游玩产生的费用,理所当然地打入公务接待费用中。

除了这种利用公务游玩的例子,还有一类是完全跟公务无关,但单位也不得不接待。“有时上级部门有人到南京,只是私事,哪怕他没有职务,他打个电话过来,我能不接待?”陈浩说,遇到这种情况,他往往会问清对方日程,安排单位驾驶员开车到机场或高铁车站接,之后安排吃、住、游玩。“有时并不是上级部门的人自己来,而是亲属来南京,人家告诉了我,我也得安排好、照顾好。”

陈浩说,对于南京的不少单位来说,公务接待繁忙的时候,一般是清明前后和秋末。一方面是气候好,适合出游,南京及周边景点较多。另一方面是南京有当季特产,“清明前后是江鲜上市的时候,有刀鱼、河豚,秋末则是螃蟹上市,有阳澄湖、固城湖的螃蟹。

一份礼品三五千 礼有轻重分类别

有公务接待任务时,礼品往往是少不了的,一般来说,礼品都是以纪念品的名义送。礼品也要根据来宾的级别、重要程度进行选择。“像职务高一些的,礼品不能太便宜。有时我们会送一件衣服,衣服一般是到德基买,一件衣服没有几千块拿不下来。秋季螃蟹上市,我们会送螃蟹券,一张券可领一盒8只螃蟹,价格从1000元到3000不等。”陈浩说,螃蟹券在各大城市都有取货点,而且便于携带,适合作为礼品送出。而且螃蟹券还能回收,收券的人也愿意拿。对于一般工作人员,礼品价值往往不太高,如送丝绸围巾、领带,价值几百元,既有地方特色,又能拿得出手。

另外,对于一些抽烟的来宾,接待企业往往会送烟。“在酒店,往每人房间里送上一两条香烟,一般送苏烟,有地方特色。职务高一些的就送80元一盒的,一般人员送40多块一盒的。”

至于来宾的住宿,陈浩说还不算太浪费。因为他所在的企业与酒店等都有协议价,领导一般安排在五星级的大酒店,职务低者安排在四星或准四星。“按协议价,五星级的套间也不超过1000元,相对于吃喝来说,住宿这一块花费不算大。”

[今年情况]

不再去高档饭店 吃请档次明显降低

公务性出游大为减少 住宿更节俭

今年以来,让陈浩感受很深的是,公务接待档次大大下降,费用也降下来了。“往年的标准最低一个人300元,今年最低一个人是150元。”陈浩说,按以往的标准,鲍鱼、鱼翅等高档菜是少不了的,但今年这种情况大为改观,因为标准降下来,不点高档菜了。即使是领导来了,档次也比以往低。另外,酒水这一块的费用也减少了许多,高档白酒、红酒不喝了,白酒改喝六七百元一瓶的,红酒则改喝两三百元一瓶的。

除了单位本身注意控制吃喝标准,高档餐饮场所“自降身价”也是一个因素。陈浩举例说,前一段时间,他陪上级部门几个人到新街口一家四星级酒店吃饭,一共五六个人,虽然酒店有空余包间,但他们就在大厅吃。餐饮经理见了他,热情地忙前忙后,连称:“今天的热饮,我送了。”这放在以前是不可能的,因为餐饮经理可顾不上大厅的就餐客人。

陈浩说,去年之前在夫子庙一家高档饭店,风景最好的一个包间,至少需要提前10天预订,“今年提前一两天就能订到。”陈浩说,现在高档饭店生意不好做,反而是中等价位、大众化餐饮的包间不好订了。

公务性出游大为减少

住宿更节俭

与往年相比,今年公务性出游大为减少。今年,无论是上级部门还是兄弟单位来南京,日程往往安排得比较紧凑,一般没有安排游玩的时间。“像有的领导和工作人员来南京,待一两天就赶回去了。最近,上级部门一个工作组到单位,只有一天半时间,根本没有多余的时间。”陈浩说,这主要得益于“当前大气候的影响”。另外,与公务无关的私人游玩接待任务几乎没有了。

在住宿方面,对于上级部门领导,一般安排四星或准四星级酒店。局级或以下领导不安排套房,除非是有工作需要的,如需要找人谈话等。一般工作人员只安排普通标准间,协议价只有300多元。

陈浩说,今年公务接待的一个明显变化是,陪客人数减少,以往上级有领导来南京,本单位领导班子成员往往都要参加作陪。但今年这种情况有改观,一般来说,陪客只有两到三人。而且中午不喝酒,不安排宴席,很多次中午的接待,都是安排在单位食堂,与普通员工一起吃工作餐。

礼品没有完全杜绝

但价格不高

“还是会有礼品,但价格比以前低多了。”陈浩说,今年以来,遇到上级部门安排的会议、调研等,他还是会准备礼品,但大多数人都拒绝收礼品。今年他选的礼品与往年也不一样,价格只有一两百元,高的也不过三四百元,如送盒茶叶、紫砂制品等。前段时间,单位邀请了相关业务单位的领导开了一次会,参加人数只有四五十人,规模不大。吃、住都没有超标,会后每人发一件纪念品,是一个U盘和一个车载空气净化器,每份纪念品只有几百元。

“今年的公务接待中,我们没有送购物卡、券等,也没有送价格较高的礼品。”陈浩说,另外,往年企业一般会送香烟给抽烟的领导或来宾,今年香烟一概不送。

接待总费用降四成

取消年会及年终答谢

“今年1至9月份,我们接待的总费用,同比下降26%。这不但包含对上级部门、兄弟单位的接待,也包括经营性的接待费用。”陈浩说,去年企业总的接待费用是1200万元左右,不超过年营业额的千分之三。今年企业给经营、行政等各部门的接待预算总额只有730万元。截至目前,各个部门的接待费用都没有超支,预计到本月底,实际的接待支出肯定会少于730万,也就是说,今年企业的接待费用比去年降了约40%。

总费用减少,一方面是上级部门来南京的次数、人数减少,如往年上级主管部门纪检、工会、机关党委到企业来调研或检查工作,是分3批来南京。而今年这三个部门合并来南京,一个部门只来一个人。同时,接待的规格、档次降了。另一方面是企业自身调整,继去年取消企业年会后,今年还将取消年会。“一场年会至少60桌,每人300元标准,加上每桌1000元的酒水。再加上10多万元的奖品、礼品,一场年会至少要花四五十万。”陈浩说,另外企业还将取消一般性的年底客户答谢活动,这些活动的费用占到企业接待费用的三成左右。

对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

转作风需要公众监督

从“八项规定”,到“反四风”,到最近有关公务招待的26条规定,新一届中央领导执政后,针对领导干部作风和反腐倡廉工作推出一系列组合拳,赢得了舆论普遍赞赏。但是,一些地方仍然存在顶风违纪的现象。我们该如何看待这一年的“反腐新政”,现代快报记者专访了国家行政学院公共行政教研室主任、著名公共行政专家竹立家教授。

柒周刊:从“八项规定”开始,围绕干部工作作风和反腐倡廉,中央出台了一系列规定,核心是反对官僚主义和形式主义。中央推出的政策很多,为何会选择从作风问题抓起?

竹立家:对于执政党来说,作风问题不是一个小问题。我们党能不能取得群众信任,政府能不能取得公信力,与每一个党员干部的工作作风非常密切。因为无论是公共服务还是社会管理,都需要直接与群众打交道。如果群众在办事过程中发现干部吃拿卡要,行政行为奢侈浪费,“三公消费”突出,就会对党和政府产生不信任感,我们制定的政策和改革措施,就很难落实下去。

柒周刊:结合您的感受谈谈,一年来党员干部作风是否得到了转变?

竹立家:广大党员干部工作作风确实得到很大改变。无论是我外出调研,还是与群众接触交流,大家普遍反映,新一届领导班子,下决心改变作风,推进国家建设现代化,真心实意真抓实干,取得了非常重要的成果。当然,作风问题是长期环境下形成的,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改变的。但我们也要看到,不论是一年来的各项规定,还是十八届三中全会后的禁令要求,中央的政策要求越来越具体,细化,易于操作,日臻向常态化制度化发现发展。

柒周刊:普通群众最真切的感受是在基层窗口办事过程中。最近,媒体也陆续曝光一些基层办事窗口服务态度差、故意刁难群众的问题,比如居民跑十多趟办不下一个证件。客观说,一些基层政府和服务窗口的工作作风确实很难让人满意。您如何看这个问题,有什么好的建议?

竹立家:党员干部作风好坏、作风好转关键在基层。不可否认,现在基层工作作风还存在很多问题,这些问题也是长期形成的,改变这一顽疾需要循序渐进的过程。一些人顶风作案、逆流而上,对中央的要求置若罔闻视而不见,也是客观存在。媒体报道显示,近一年来,共有16699人违反八项规定被处理。力度之大,前所未有。

转变基层作风,关键是落实好中央一系列的精神要求。我个人认为,转变基层作风问题,一方面要发挥监督平台作用,各级人大给予制度性干预,在权力运作过程中发挥重要作用;另一方面权力运作流程和程序要公开透明,借助公共平台的公众和公共舆论监督。这点也非常重要。监督是所有措施、政策办法的根本和基础。要想基层作风发生根本性好转,必须做实监督平台,让监督在权力运行过程中发挥有效作用。

柒周刊:一年来公款吃喝得到有效遏制,各地餐饮业普遍下滑明显。有媒体披露,一些地方官员为此抱怨“八项规定”影响了地方服务业发展,舆论对这一错误思想进行了批判。但这种思维却值得警醒,谈谈您的想法?

竹立家:这种认识显然是错误的。依靠公共资源依靠干部腐败行为,包括过度的“三公消费”(软腐败),来实现当地经济发展,这是价值观错误,没有了基本的公共精神。任何一个领导干部,只要具备基本的公共精神,以公共利益为重,就不会提出这样一个非常荒谬的观点。认为“八项规定”“反四风”管住了官员的嘴,导致餐营业萧条,影响服务业发展,是逻辑悖论。任何文明国家文明社会,都不会靠干部腐败和不良作风支撑经济发展。这种经济发展的结果,必定与老百姓的愿望背道而驰。这种思维与公共精神差距很大。

任何领导干部必须从公共利益思考问题,而不能从个人思维出发。政府需具备公共精神,为人民服务,这是根本的东西。如果说,干部不乱花钱了,财政不支出了,经济就不好了,用这种思维搞经济,我们将与群众距离越来越远,群众对党员干部越来越反感,社会主义就会搞不下去,我们的经济建设最终也会搞不下去。

柒周刊:中央规定越来具体细化,比如严禁公款送月饼、贺卡,对公款招待作陪人数的规定等,可谓事无巨细。您对此怎么看?

竹立家:以往一些反腐倡廉规定过于抽象,过于笼统,不好操作,往往很难落实。现在,相关规定越来越具体化、细化、可操作化。如果我们决心改变工作作风,杜绝腐败,只要下定决心,就能见到成效。

柒周刊:请对中央一年的反腐倡廉规定做一个整体点评。

竹立家:效果明显、振奋民心、群众拥护、成绩显著。中央提出的治理对象,多是群众反映强烈的顽疾,这些顽疾不根治不去除,老百姓就对党和政府没有信心。虽然一些干部不满意,会抱怨,但是老百姓是拥护的。反腐倡廉,必须坚持下去。

来源:现代快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