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沂市费县许由城村民联名控告村干部非法占地被曝光

帖减肥的 收藏 1 347
导读:一次从2009年持续至今的旧村改造,让山东省临沂市费县探沂镇许由城村乱象丛生,杜元章、王俊华、杜元峰、刘振华、杜元勇、刘振海、杜元山、王玉山等若干村民更是因为旧村改造而沦为长期上访户,并且愈演愈烈。 本文作者发现,许由城村书记吕宝明和时任探沂镇多名官员曾被上述村民发帖揭发违法乱纪等。另有联名信显示,许由城村的旧村改造行为遭众多村民的反对,涉嫌带头非法占地、非法拆迁、挖沙的村书记吕宝明遭联名控诉、弹劾。 许由城村位于临沂市费县探沂镇东部2公里,祊河南岸,以上古高士许由命名,是春秋、汉代古城

一次从2009年持续至今的旧村改造,让山东省临沂市费县探沂镇许由城村乱象丛生,杜元章、王俊华、杜元峰、刘振华、杜元勇、刘振海、杜元山、王玉山等若干村民更是因为旧村改造而沦为长期上访户,并且愈演愈烈。

本文作者发现,许由城村书记吕宝明和时任探沂镇多名官员曾被上述村民发帖揭发违法乱纪等。另有联名信显示,许由城村的旧村改造行为遭众多村民的反对,涉嫌带头非法占地、非法拆迁、挖沙的村书记吕宝明遭联名控诉、弹劾。

许由城的改造乱局

许由城村位于临沂市费县探沂镇东部2公里,祊河南岸,以上古高士许由命名,是春秋、汉代古城。许由城遗址位于村驻地及其周围,1991年公布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是费县目前发现的三大古城之一。

然而,许由城大部分村民从2009年至今的日子过得却并不消停,因为许由城村委会于2009年至今打着旧村改造、新农村建设和增减挂等名义,在没有拆迁许可证,未依法办理征地手续的情况下在村内大搞非法拆迁、占地和逼迁。

村民杜元章告诉本文作者,以村书记吕宝明为首的许由城村委会从2009年中开始非法占地搞所谓的新农村建设,在没有任何合法手续的情况下建楼销售,因此,许由城村已由原来的样板村变成了下雨就积水成河,四处可见废墟的村庄。

“手续公告都没见过,没有拆迁征地和规划许可,更没有听证和评估,村民大会上大家一致反对改造,村书记吕宝明当时口口声声说既然村民们反对就不拆了,没想到他却自食其言,于开会后没多久便开始大搞非法拆迁。”他说。

据悉,许由城村一共600多户村民,今仍有约400户拒绝搬迁,因为在他们看来许由城村并不算破旧,甚至是远近闻名的样板村。杜元章、杜元峰等人则坚信:“已经搬走的村民大部分是受不了村里和镇里拆迁人员的野蛮逼迁才走的。”

事实上,杜元章等人的猜疑并不无根据。王俊华的蘑菇菌种还因为村委会盖楼被毁,他自称损失约30万元,而许由城村民因为抗拒村委会和镇里实施的旧村改造,亦在2010年10月遭遇断水、断电、断有线电视、断路等厄运。

为此,杜元章等村民联合将非法拆迁、逼迁行为反映到省市县等多个部门,问题未及时得到解决,相反却招来了报复,2010年国庆前夕,杜元章被数名来历不明者恐吓,直到后来很久之后许由城村才被恢复供电、供水等。

虽然非法拆迁、野蛮逼迁被上级领导重视,但许由城村民们的厄运并没结束,“就在杜元章被恐吓后的数月后,村里和探沂镇的拆迁人员再次动用武力搞非法拆迁和野蛮逼迁,遭村民反抗后双方发生流血冲突,现场混乱不堪。”

杜元峰说,“说是来拆迁的实际是来打架的,问他们要手续他们拿不出来,反而动手打人,村民们才反击的。双方共有约20人参战。村民邵士英的胳臂被打骨折,有法医鉴定轻伤害,属于刑事案件但至今无人处理,打人者逍遥法外。”

王俊华说自己当时被打昏迷,而刘振海被打的心肌缺血,“双方都有人被拘留,但村民却晚于拆迁方的人被释放,当晚,村民郝存秀等人将非法拆迁的工具----挖掘机砸坏,后被判缓刑。”

耐人寻味的是,据杜元章等村民叙述,以上事实仅仅是许由城村从2009年实施旧村改造后系列乱象的冰山一角。据相关材料显示,许由城杜元章、杜元勇、李德兴等多名村民遭殴打房屋被暴力毁坏,更有村民吕现立因为拆迁被砸死。

被免职的村书记

杜元章、刘振海等村民称,许由城村民从2009年第一次通过信访的方式控诉以吕宝明为首的村委会搞非法拆迁、非法占地盖楼,至今已无数次前往费县、临沂市、山东省、北京进行控告,但无实质性结果。

本文作者了解到,许由城村现任村支书仍是吕宝明,而自从杜元章等村民在2009年第一次揭发吕宝明等人的行为后,吕宝明曾被探沂镇给予党内警告处分,并在2012年被免去村书记职务。

那么,已经被免去了村书记职务为何仍担任村书?针对此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告诉本文作者,“实际他是被免职两次,其中一次村民没有书证,由于他和镇里领导勾结在一起,被免职后仍然操控村委会,

“吕宝明在2013年换届选举时通过种种见不得人的手段,竟然重新被选举为党支部书记,劣迹斑斑的村书记依旧未受到法律的严惩,相反却在探沂镇政府的眼皮底下重新当起了村支书,实属可笑。”杜元章等村民表示。

本文作者在山东省国土厅出具的[信核字(2013)7号]信访事项复核意见书上看到,2009年和2010年,以吕宝明为首的许由城村委会违法用地30.26亩、36.20亩和24.83亩建居民楼和社区均被费县国土局查处。

而沂沭河水利管理局出具的《费县许由城临时采砂情况说明》更是证明以吕宝明为首的许由城村委会在2010年8月在祊河里采砂,“他采砂的盈利款貌似去向不明,至今未公布账目,最恶劣的是他们越界采砂将土地毁于一旦。”

本文作者跟随村民来到当年许由城村委会在祊河的采砂现场,两片被采砂河道与原河道明显不一,呈凹状。杜元峰说,采沙与盈利多少都能算得出,毁地数十亩也算的出,可至今吕宝明等人没有被追责,采砂账目也未公布,怀疑被吞。

吕宝明被免职被处分后又担任村党支部书记一事遭多位分析人士调侃,“看来探沂镇、许由城村没什么人才,非要让一个劣迹斑斑且涉嫌多宗土地犯罪的人当村书记,看来这个村书记和镇里领导的关系非同寻常,建议上级纪检部门查查他们。”一位分析人士调侃道。

针对以村书记吕宝明为首的许由城村委会非法占地建房、毁地挖沙一事,北京多位法学人士指出,其行为已经涉嫌犯罪。“我国刑法和土地管理法对非法占地被追究刑责的标准作出了明确规定,从许由城村的非法占地情况来看,已超立案标准,但山东省国土厅为何视为不见?”

“不追究刑事责任也就罢了,但信访答复意见书上明确说明,案件已经转交到费县法院执行,但费县法院至今却没有任何动静,我们怀疑他们狼狈为奸、尸位素餐、渎职不作为,我们将保留我们的控告权。”杜元章等村民如是说。

村民的联名控诉

在杜元章等许由城村民看来,村书记吕宝明和其他若干人员的行为已经涉嫌犯罪,但因为探沂镇领导的包庇,致使涉嫌犯罪的他被包庇。甚至将涉嫌犯罪行为故意曲解为违纪行为,仅仅给其党内警告处分,为此村民曾群访至北京。

2013年11月以来,许由城村内流传一份近千字的联名控诉信,该信除对许由城的非法拆迁、占地、建楼问题提出控诉外,还对村书记吕宝明提出了弹劾申请。11月19日,本文作者见到了这份联名控诉信。

联名信开头称许由城村民现集体联名控诉以村书记吕宝明为首的若干人等勾结探沂镇有关领导打着各种旗号在许由城村实施非法拆迁、占地、建房、盗沙等行径,同时还申请弹劾吕宝明的村书记职务,并要求停止对许由城村现有房屋的非法拆迁和野蛮逼迁行为。

联名信详细叙述了2009年以吕宝明为首的许由城村委会勾结探沂镇多名官员以旧村改造、旧房改造之名开始在许由城村大搞非法拆迁,非法占用土地修建住宅楼,他们运作的诸多违法乱纪行径受到许由城村民的反对和反抗。

村民们对许由城村委会和探沂镇个别领导的行为感到惋惜。称村民们的反抗并没有让以吕宝明和探沂镇个别领导为首的利益集团停下,相反却变本加厉的将非法拆迁、野蛮逼迁进行到底,甚至不惜采用停水、断电、断有线电视和殴打、恐吓村民等手段大搞非法拆迁。

“吕宝明是村党支部书记,却不为村民做主,在明知村民不同意改造的情况下,以村委会之名伙同镇领导非法拆迁逼农民上楼,还酿成了血案,其中村民邵士英胳膊被拆迁人员打粉碎性骨折,多名村民因为冲突被拘留,还有一村民因非法拆迁被砸死。”

此外,吕宝明为首的党支部多年不公布财务也被联名揭发。“他(吕宝明)如今却富甲一方,但那些见不得人的勾当却被村民熟知,如非法占地、建楼、挖沙,村内祊河被以吕宝明为首的村委会挖的满目疮痍,他们的行径理应受到国法的严惩,可探沂镇仅仅给吕宝明一个警告处分,做个免职的样子,如今吕宝明摇身一变再成了许由城村的书记。”

联名信的最后还表明这封联名信无任何人胁迫系村民自发签字画押系真实意思的表达。要求弹劾吕宝明村书记职务并依据我国刑法、土地管理法等追究其刑事责任,并立刻停止对许由城村的非法拆迁行为。

据悉,这封联名控诉信(暨联名弹劾许由城村书记吕宝明和停止在许由城村非法拆迁的申请书)将由杜元章、杜元峰等村民依法递交至临沂市、山东省和中纪委、国家信访局等有关部门。“我们有决心和勇气与侵害村民利益者抗争。”杜元章说。

许由城村往事知多少:许由城村自2000年至2008年进行新农村改造,已经是花园式新村,2009年1月被费县有关部门定为新农村建设样板第一村、文明村。那么,为什么许由城村以旧村改造之名疯狂非法拆迁、野蛮逼迁,甚至不惜非法占用大量土地?(刘跃先)

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