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截语2013专刊:一九三七南京保卫战

heinigo 收藏 0 209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37年11月,大熔炉一样的淞沪大战,以日军在杭州湾登陆包抄国军,国军总撤退而结束了。中国方面就此开始准备在上海以西仅300余千米的首都南京的保卫作战。

11月22日,日本华中方面军向大本营报告,必须要攻克南京,才可以迅速解决事变。1937年12月1日,日本大本营下达了《大陆命令第八号》“命令:华中方面军司令官须与海军协同,攻克敌国首都南京”。南京保卫战开始,日军地面部队近八个师团约20万人分六路进攻。曾经在德国顾问团指导下,按照法尔肯豪森的建议,早已在上海、南京之间秘密构筑起中国两道国防工事——吴福线北起长江南岸的福山,向南经常熟、苏州、吴江、嘉兴到杭州湾,系防御南京的第一线。第二线为锡澄线,北起江阴要塞,南至太湖边的无锡——将接受实战的检验。

可是,中国经德国扶持,苦心经营的精锐德式(德械)部队主力(中央军)在淞沪会战中损失惨重。这战怎么打,中国统帅部战前相继召开会议研究防守的问题。大多将领主张弃守南京,而国民政府训练总监部总监、陆军一级上将唐生智则慷慨陈词:“现在敌人已迫近首都。首都是先总理陵寝所在地,值此大敌当前,南京如不牺牲一二员大将,我们不特对不起总理在天之灵,更对不起我们的最高统帅。本人主张死守南京,和敌人拼到底!”“战事演变至此,我们还不肯干一下,也太对不起国家了!”11月24日,唐遂被蒋介石委任为南京卫戍司令官,蒋介石将从淞沪会战撤退下来的国军第87、88师,36警卫师,中央军校教导总队四支国军残存的最精锐的德式部队全部交由唐生智指挥守城。蒋介石这样电令鼓励唐生智:“如能多守一日,即民族多加一层光彩。如能再守半月以上,则内外形势必一大变,而我野战军亦可如期来应,不患敌军之合围矣!”中国方面共14个师号称15万实际上8.1万人(这是唐生智方面失败后自己的解释,另一说10多万人)防守南京。

12月2日,日军第9师团(第二路)、第16师团(第一路)分别攻占金坛、丹阳,第114师团(第三路)占领溧阳。日军第3师团于苏州集结,被定位为二线师团,跟随9师团的路线前进。12月2日中国方面江阴防线失守,中国海军主力第一舰队和第二舰队在中日江阴海战中被全数击沉。

12月3日,日本上海派遣军第16师团主力沿丹阳向句容推进。

12月4日,国军第88师孙元良部,与陆军装甲兵团第3连在南京南方和日军正面接触。

12月5日,南京外围战正式打响。

12月6日,国军宣布南京全城戒严。与此同时,日军发动全面进攻,日第三飞行团以龙华、王滨机场为基地,广德、常州为前进机场,猛烈轰炸国军主要阵地。日军第11师团第10旅(天谷支队)则占领镇江,并继续沿扬州-仙女庙朝江北大运河前进。

12月7日,国军宣布南京为战斗地区,蒋介石则于凌晨离开南京,前往庐山。同一天,日军华中方面军下令,于当日开始向南京外围第一线防御阵地进攻。日军第114师团占领秣陵关,第6师团(第四路)急行军至114师侧翼,联合对雨花台一线阵地进行攻击,向南京复廓阵地逼近。

12月8日,日军升起了高500米的气球进行战场观测。刚刚拂晓,日军第6师团就对牛首山的第74军第58师开始了攻击。随后日军飞机飞临上空进行轰击。6辆日军战车直接掩护大量平射炮连续轰击摧毁了国军的大部分机枪掩体,掩体里的机枪手都被炸的四肢具断,脑浆迸裂。日军一面正面进攻,一面对国军后面的口山袭击包抄国军。淳化镇的国军第74军第51师第301团的代团长纪鸿儒身负重伤,连长伤亡9名,排以下伤亡1400余人,该团已完全丧失了战斗力。第58师第305团团长张灵甫也受了重伤.,该团伤亡连长5人,排长 以下600多人。74军第58师阵地被突破,部队向麻田桥,水西门撤退。南京外围要地龙潭汤山、淳化镇、秣陵关尽失。唐生智下令撤守外围阵地。日军全面占领了南京外围一线防御阵地,开始向外廓阵地进攻。

12月9日,日军在京杭国道方向,与老虎洞突出部的教导总队第5团继续鏖战,日军大量发射燃烧弹攻击,国军守军罗雨丰营长和部下大部分阵亡。教导总队第5团损失过半,向后撤退。与此同时,日军第9师团的1个大队攻击了光华门,并且取得了突破。国军第88师第524团的1个营立即发起了反击。战斗中,宪兵第2团也组织了1个加强排带着6挺捷克式机枪乘坐6辆公共汽车赶来助战,激战过后,光华门夺了回来,但国军第88师第524团却仅存17人。而日军国崎支队(第六路)占领了太平。日军第三飞行团密集轰炸中华门,并派出军机向南京上空投放松井石根对守军之中译文“致南京卫戍司令唐生智劝降文告”。唐生智于当日下达了“卫参作字第36号”强硬回应,下令销毁渡船,又将下关至浦口的两艘渡轮撤往武汉,命第36师封锁南京通往江北下关码头的唯一通道挹江门,企图以“破釜沉舟”的精神背水死战。实际情况却是:唐的长官部偷留了条小火轮,各师均偷留了船,但只有师旅长们知道,国军的高级军官们从一开始就给自己留好了后路!而当国军全线撤退时,却使得大量军民无法正常撤离。

12月10日,上午11点要求投降遭拒后,日军在朝香宫鸠彦王指挥下向南京发起大规模进攻。日军向雨花台、通济门、光华门、紫金山第3峰等阵地发起全面进攻。日军的飞机编队对雨花台和中华门进行轰炸。战况非常激烈。特别是城东南方面,因复廓阵地已基本丧失,日军直接进攻城垣,所以形势尤为严峻。南京卫戍司令部急令第83军的第156师增援光华门、通济门城垣的守备,并于城内各要点赶筑准备巷战的预备工事,同时将第66军由大水关、燕子矶调入城内,部署于中山门及玄武门内构筑工事,准备巷战;另以刚刚由镇江撤入南京城内的第103师及第112师由教导总队总队长桂永清指挥,负责中山门附近城垣及紫金山阵地的守备。上午日军剧烈的炮击再次轰塌了光华门两侧的城墙,下午,日军在战车掩护下突破了第87师第259旅的阵地,已经突入光华门内100多米。第87师第259旅旅长易安华亲自带领1个团在通济门外向东北方向的光华门反击,第361旅旅长陈颐鼎也带领2个营从清凉巷发起反击夹击光华门之敌。最终日军被赶出了城。但是第87师第259旅旅长易安华,第361旅参谋主任倪国鼎等人也战死在了这片废墟之上。雨花台方面,日军2个师团主力和步、炮、坦克及航空兵协同攻击,将第88师右翼第一线阵地全部摧毁。残部退守第二线阵地。当晚,日军第18师团(第五路)推进至芜湖——占领芜湖的日军第18师团因转用于杭州方面,此后不再参加进攻南京的作战。第16师团则占领苍波门、麒麟门,并朝附近之紫金山进击。

12月11日,全线展开激战。拂晓,日军再次进攻光华门又被击退。日军第16师团则猛攻紫金山南北的中国军队阵地。在紫金山及其以南地区,国军教导总队坚决抗击。但其右翼部队还是攻占了第2军团防守的杨坊山、银孔山阵地,进至尧化门附近。日“上海派遣军”为使其第16师团进攻容易及适时切断守军的东退道路,又从正在镇江等船渡江的第13师团中调山田支队(第13师团兵步第103旅团长山田指挥的步兵3个大队、山炮兵1个大队),从第16师团右翼加入战斗,向乌龙山、幕府山炮台进攻。日军第10军的第114师团及第6师团主力继续攻击雨花台。日军第6师团左翼部队之一部沿长江东岸北进,在上新河击退宪兵教导2团的1个营,占领了水西门外的棉花堤阵地。日军国崎支队则在当涂北慈湖附近渡过长江,沿西岸北进,向浦口运动。第88师的第二线阵地又被摧毁,守军被迫据守核心阵地。日军第114师团右翼部队开始攻击中华门,城门被炮火击毁。少数日军一度突入城内,但被第88师据守城垣的部队歼灭。

南京周边主阵地带仅防守两三天即告失守,而复廓阵地立足未稳即在主要方向上又被敌突破、迫逼城垣时深感形势严峻;当得知当涂附近已有日军渡江时,更感局势危急。12月11日中午,南京卫戍司令官唐生智,向蒋介石主动发了一则电报诉说危急形势和自己的表现:“从12月9日到11日,日军自光华门迫近三次。……11日中午开始,坏消息频传,雨花台地区、安德门、凰台门陷入敌手,迅速下令第88师迳赴前线,与第74军、第71军并肩作战……”。蒋介石在12月11日晚致电守军司令唐生智:“如情势不能持久时,可相机撤退,以图整理,日后反攻。”唐生智于当夜与罗卓英、刘兴两副司令长官及周参谋长研究后,决定于14日夜开始撤退。

12月12日,凌晨2时许唐生智召集参谋人员制订撤退计划及命令。上午,日军5个师团对南京复廓阵地及城垣发动猛攻。日军猛攻南京光华门、和平门被再次击退。而紫金山、雨花台则沦陷,国军守军全数殉国。国军撤退的消息此时已经传开。下午,第88师遭日军重炮轰击就想撤,虽被劝阻返回,但日军已经顺利占领中华门。唐生智等决定改在当夜撤退。12月12日17时,卫戍司令部召集南京守军中师以上将领开会,唐生智正式下令撤守南京,确定“大部渡江,一部突围”的原则。会议分发撤退命令及突围计划,布置撤退行动。唐生智会议开完一出城即用预留的那艘汽艇渡江北逃,其他高级将领宋希濂、孙元良、徐源泉、邵百昌先后撤离。

卫戍司令部突围计划的基本精神是大部由正面突围,一部随司令部由下关渡江。但在书面命令分发后,唐生智又下达了口头指示,规定第87师、第88师、第74军及教导总队(南京守军中的中央嫡系部队)“如不能全部突围,有轮渡时可过江,向滁州集结”。朝令夕改的结果是致计划中规定的由正面突围的部队,除广东部队第66军及第83军之大部按命令实施突围外,其余各军、师均未按命令执行。有口头指示为依据的部队,一起拥向敌人尚未到达的下关;许多未接到撤退命令的部队因发现友军撤退而撤退。虽接到命令而并不知道撤退计划详情的旅、团长们也都认为上级既然要军队撤退,在下关必然已准备好大量渡江工具,因而亦皆拥向下关。

本来南京国军司令唐生智在战前为了表示破釜沉舟的决心,并没有控制船只,根本就没有安排撤退船只,更没有人通知担任督战任务的第36师。结果第36师为了阻止国军各部队撤退,双方还发生了交火。马嘶人喊,人员嘈杂,伤兵勉强拄着棍子也跟在后面。码头上的人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就是没有船。幸亏第74军司令俞济时有路子找了1艘小火轮1次可以装300多人,经过12日1夜的忙活拉走了第74军的5000多人(后又有2000人归队),第88师第264旅的辎重营在下关控制着一批木船把第88师抢运出去2000多人,教导总队突围 4000人,第36师突围3000-4000人。

由于城中各部队多沿中山路向下关撤退,而挹江门左右两门洞已经堵塞,仅中间一门可以通行,各部争先抡过,互不相让,不少人因挤倒而被踩死。如教导总队第1旅第2团团长谢承瑞,在光华门阵地上曾英勇地抗击日军多次冲击,却在挹江门门洞内被拥挤的人群活活踩死。

下关情况更为混乱,各部队均已失去掌握,各自争先抢渡。由于船少人多,有的船因超载而沉没。大部官兵无船可乘,纷纷拆取门板等物制造木筏渡江,其中有些人因水势汹涌、不善驾驭而丧生。有的只得冬泳渡江,溺死者众多。不会游泳的纷纷躲入安全区。

12月13日,因乌龙山要塞守军撤走,原停泊于草鞋峡、三台洞(燕子矶南)的“文天祥”鱼雷快艇中队(4艘)也于12日夜驰去大通,拂晓时分,日军山田支队未经战斗即占领了乌龙山;很快,日军第16师团的先头部队第30旅团第33联队冲到下关,和江面上的日本海军第3舰队第11战队的5艘炮舰,4艘驱逐舰,4艘海巡艇一起两面射击,射杀拥挤在下关和江面上的军民,宪兵副司令萧山令即死于半渡之中。与此同时,日军各师已分由中山门、光华门、中华门、水西门等处进入防守力为0的南京城内;原在镇江的天谷支队已渡过长江,正向扬州前进中;国崎支队已至江浦,正向浦口前进中。已渡至江北的中国军队沿津浦路向徐州方向撤退。

12月14日,日军首先屠杀了4200名无法行动的国军伤兵,随后是屠杀俘虏和以抓逃兵为由到处(包括安全区)抓捕男性,南京大屠杀开始了。这个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持续了六个星期。二战后,南京军事法庭查证日军在南京犯下的集体屠杀有28案,19万余人受害。据史料记载12日开完撤退会议后,部分国民党开会的高级军官开完会后便独自悄悄的逃过江,他们只是携带自已的金银逃跑,根本没有通知自已所属的部队。有的城外部队一直激战到13日中午也没有接到撤退的命令,直到发现城墙没有人防守了,才知道头头们早已经跑了。像国民党的王敬久、宋希濂等高级军官逃跑时,不但没有通知城外的部队,而且居然置城外守军于不顾,下令关闭城门,逃过江后由于害怕日军追击,还下令烧毁船只,根本不管部队士兵的死活。南京大屠杀中,共有八万多中国战俘被日军屠杀。

12月14日,根据中国大本营的指示,逃到临淮关的唐生智宣布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撤销,撤至江北的卫戍军部队改隶第三战区。南京保卫战结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3/12/15 15:01:57 被heinigo编辑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