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逆贼”张成泽判决书:千古奇文

ppkscccp 收藏 0 2158
导读:[杨恒均按:下面是朝中社报道的张成泽判决书,我读到一遍就发现这是“天下头号”奇文,但当今文明世界,能够读到一个国家发出这样的判决书,实在不容易,所以我顺手点评两句。蓝色字体是老杨头的有感而发。] 据朝中社报道,朝鲜军民获悉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公报后,要求以革命的名义对反党反革命宗派分子进行严厉审判。在冲天的憎恶和愤怒震撼全国的时候,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别军事法庭于12日开庭审判千古逆贼张成泽。[“千古逆贼”?]   张成泽作为现代版宗派的头目,长期纠集不纯势力形成分派,怀着篡夺党


[杨恒均按:下面是朝中社报道的张成泽判决书,我读到一遍就发现这是“天下头号”奇文,但当今文明世界,能够读到一个国家发出这样的判决书,实在不容易,所以我顺手点评两句。蓝色字体是老杨头的有感而发。]


据朝中社报道,朝鲜军民获悉党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公报后,要求以革命的名义对反党反革命宗派分子进行严厉审判。在冲天的憎恶和愤怒震撼全国的时候,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别军事法庭于12日开庭审判千古逆贼张成泽。[“千古逆贼”?]


张成泽作为现代版宗派的头目,长期纠集不纯势力形成分派,怀着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野心,通过种种阴谋和卑鄙手法犯下了试图颠覆国家政权的穷凶极恶的罪行。特别军事法庭对被告人张成泽的罪状进行审理。[“宗派头目”,“形成分派”,“夺取最高权力”——这些在现代文明世界里,不就是搞两党制、多党制,和平竞争赢得执政权吗?但在朝鲜这个独裁专制国家里,现代文明政治中最基本的运作方式,成了“穷凶极恶的罪行”!]


在审理过程中,张成泽的一切罪行百分之百得到证实,被告人对之全部供认不讳。法庭上宣读了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别军事法庭的判决书。判决书的每句是朝鲜军民给予反党反革命分子、恶毒的政治野心家、阴谋家张成泽的狠狠的铁锤。[从逮捕到认罪、枪毙,短短四天时间,“被告人对之全部供认不讳”?——照片上看,张成泽有被殴打折磨的痕迹,但对于这种人来说,拷打与折磨不太可能让他如此快地认罪——一旦认罪就是死路一条啊,那么,朝鲜军事法庭用什么办法让他“全部供认不讳”呢?只有一个——当局用他的家人和亲属来威胁他。只要不认罪,这个邪恶的政权完全可以把他的亲属甚至朋友一个一个折辱至死,在这种情况下,谁能不认罪?在这里,出于人道关怀,我呼吁,国际社会,尤其是中国政府,密切关注事态发展,严防人道灾难发生,防止这位三十出头的暴君对张成泽的家属进行屠杀!这是一直以来庇护朝鲜的中国当局的责任,也是中国人做人的责任!——我想起了中国文革时,如果国际社会担负了一定的道义责任,对中国当局进行警告,也许刘少奇不会被活活折磨死,也许彭德怀、邓小平、习仲勋等老一辈革命家不会被无端关押那么久。将心比心,中国当局应该警告金三,不能把自己的人民与同志当成小老鼠一样,说灭掉就灭掉!]


罪不容诛的叛国贼张成泽为颠覆党和国家的首脑部及社会主义制度进行了反党反革命宗派行为。


张成泽从早得到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总书记高度的政治信任,被器用于党和国家的要职,比任何人都享受了两位大元帅莫大的恩德。他尤其托金正恩第一书记的更大信任,担任了比以往更高的职位。


对张成泽而言,白头山卓绝伟人们的政治信任和恩惠实在是超过本分的。


以道义报答信任、以忠贞报答恩惠,是做人起码的道理。但是,狗不如的人间渣滓张成泽背叛党和领袖天大的信任和深恩的栽培,犯下了令人发指的大逆行为。[“狗不如的人间渣滓”?这位张成泽老人,服务金家三代,鞍前马后,真的是像一条狗一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结果说抓就抓,说杀就杀,竟然比杀一条狗还容易!亏金正恩当局还有脸谈报答“信任”、“恩惠”等“做人起码的道理”,如此心狠手辣地几乎没有经过审判就屠杀了自己的姑父,还做人的道理,你连人都不配做啊!]


张成泽虽然早有肮脏的政治野心,但在金日成主席和金正日总书记在世时不敢兴风作浪而察言观色,在幕后同床异梦、阳奉阴违。到了革命的班交替的历史转折期,他认为时机终于到来,开始暴露出了自己的原形。


按照全党、全军、全民的一致意愿推举金正恩同志为金正日总书记的唯一接班人的重大问题提到日程时,张成泽心怀二意,犯下了明里暗里地妨碍领导的继承问题的滔天大罪。


自己的狡猾阴谋未能得逞,历史性的朝鲜劳动党第三次代表会议根据全体党员、人民军官兵和人民一致的意愿,宣布拥戴金正恩同志为党中央军事委员会副委员长的决定,全场以热烈的欢呼沸腾的时候,张成泽不情愿地站起来勉强拍手应付,表现出傲慢不恭的态度,从而引起了朝鲜军民的冲天愤怒。[“张成泽不情愿地站起来勉强拍手应付,表现出傲慢不恭的态度”,竟然也成了罪名?——我的老天啊,这不分明是奥维尔《1984》里著名的“脸罪”吗?——以脸部表情定罪。张成泽当初的表情,是从录像上看到的,还是金三用眼角瞥见了?《1984》里最荒唐的“脸罪”竟然在今日的朝鲜上演?]



他招认,当时他的这一不经意的行动,是因为生怕如果金正恩同志的领军基础和体系一旦巩固起来,将给他篡夺党和国家的权力造成巨大障碍。[他竟然连“这一不经意的行动”都记得如此清楚,且这么快就招认了?]


后来,金正日总书记太突然地、太早地不幸逝世后,张成泽开始全面着手实现蓄谋已久的政治野心。张成泽利用经常陪同金正恩同志进行现场指导的机会,试图向对内外显示他是同革命的首脑部不相上下的特别存在,以造成对他的幻想。[他陪同金正恩,鞍前马后,不经过金正恩同意,能做到吗?现在为了划清金正恩同他的关系,竟然描绘成张成泽为了抢领袖的风头,“以造成对他的幻想”?这种指责也能想得出来?让我想起了林彪出事后,媒体丑化他高举“毛主席语录”,同毛主席走在一起检阅革命群众是为了“搞臭毛主席”以达到“篡党夺权”一样。其实,没有毛泽东默认和支持,林彪能这样独自把毛泽东推上神坛吗?]


为了纠集将来为他颠覆党和国家首脑部所用的反动集团,张成泽以狡猾的方法把曾因不执行金正日总书记的教导、奉承和追随他而受严重处分、被撤职或免职等的不纯分子和异己分子带进党中央机构及其下属单位。


张成泽主管青年工作部门时,同被敌人收买叛变的分子沆瀣一气,严重损害朝鲜青年运动。在他们被党的果断措施揭发和肃清后,张成泽也把他们的余党继续包庇并安插到党和国家的重要岗位。[通篇胡说八道,作为二号人物,启用一些人,竟然都成了罪行?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啊。这种体制的任人,本来就是随意性的,如果任命一些有问题的领导干部成了罪责,这种体制下的干部,哪一个不是犯罪?这种体制本身就是犯罪!]


从1980年代起,张成泽每逢调到别的职位,都带走善于阿谀奉承的李龙河。李龙河曾因拒不接受党的唯一领导的宗派行为而免职,可张成泽系统地把他提拔到党中央第一副部长,当做自己的心腹走狗。[全朝鲜,还有比金正恩更喜欢阿谀奉承的人?一个国家,没有一句对金正恩爷孙三代的不利之言,何其悲哉!]


近几年来,张成泽巧妙地把因同样的重大问题被撤职的亲信和献媚分子调到自己主管的机构及其下属单位,在其周围系统地纠集有前科、经历暧昧、心怀不满的人,骑在他们头上自居为神圣不可侵犯的存在。[这完全是为了清洗张成泽的部下布下一个大局,残忍的清除异己和屠杀为此可以冠冕堂皇地开始了。]


张成泽大幅扩大其机构和下属单位的编制,图谋一手掌控国家全盘工作,向各省、中央机关伸出魔爪,把自己所在的机构变为任何人不得进犯的“小王国”。


张成泽竟敢阻挠大同江瓷砖厂建立金日成与金正日的马赛克壁画和现场指导史迹碑,故意回避朝鲜人民内务军将士要把金正恩致部队的亲笔回信刻在天然花岗石建立于指挥部大楼前的一致要求,最后勉强指示在一个背阴处建立亲笔碑。[一个朝鲜,屁股大一块的地方,到处是三代伟大领袖的雕像和纪念碑,金正恩一个屁大的孩子亲笔信竟然也要刻在“天然花岗石上”,一个屁大的大同江瓷砖厂也要用马赛克为金正日搞壁画——还有比这更变态、更恶心,更违背人类历史文明的丑陋行为吗?金家三代领导人的雕像与纪念碑已经远远多过这个国家的公共厕所了!张成泽作为一位见多识广,从中国比的过去与变革中学到破除个人崇拜等等不少好东西的老同志,不让一个厂为金家建壁画,减少对金三的崇拜,也节约一些国家资源,这不正是为了朝鲜的未来,也为了金家少做些孽?竟然也成了一条大罪?NND ,这是个什么鸡八国家?有了这样的国家,人民,就是一个屁!]


张成泽迄今系统地违抗党的路线政策,出于令人将其视为也可以推翻党的结论和方针的特殊存在,助长对其极度幻想和偶像化的蓄意的阴险意图。为了制造对自己的幻想,张成泽甚至贸然中途劫夺凝聚朝鲜军民对党和领袖纯洁的忠贞和炽热的至诚的物资分发给心腹,以抬高自己。[朝鲜军民为了表现对领袖的“纯洁的忠贞的至诚”,还送给金三“物质”?这些物质被张成泽送给部下了?让我想起当年毛泽东收到非洲国家领导人送的芒果,老毛把芒果转送给群众,结果群众舍不得吃,硬是到处举行盛大活动,围绕芒果载歌载舞,结果芒果都发臭了。金三显然无法使用那么多进贡给他的“物资”,由自己的姑父兼第二把手,转送给部下,不正是亲民且顺便笼络人心的最好办法?竟然也成了一条罪状?金三也太贪心了。]


结果,其所在的机构和下属单位的阿谀奉承、追随份子将张成泽吹捧为“一号同志”,甚至违抗党的指示来讨好。


张成泽建立自己的机构和相关单位比党的方针更重视和接受其指示的不正常的工作体系,令其心腹走卒和追随份子不惜干出了不服从朝鲜人民军最高司令官命令的反革命行径。[这些都没有任何具体的证据。]


不管他是谁,凡是不服从最高司令官的命令者,革命的枪杆子绝不容忍,而且在祖国疆土上死无葬身之地。[恶狠狠的话语,揭示出握有“枪杆子”的独裁者的蛮横无理与穷凶极恶。]


张成泽梦想作为篡夺党和国家最高权力的第一步,窃据内阁总理职务,为此策划使他主管的机构独揽国家经济的重要领域来架空内阁,从而把国家经济和人民生活推入无法收拾的破产局面。


他无视金正日在第十届最高人民会议第一次会议上树立的新的国家机构体制,把内阁所属检查监督机构纳入他的旗下,全部掌握和肆意主宰设立和取消委员会、省、中央机关和道、市、郡级机构,成立贸易及创汇单位和驻外机构,适用工资等原由内阁负责的一切有关机构编制工作,导致内阁无法圆满发挥作为经济司令部的职能和作用。


他未经同内阁和相关省协商,企图向党虚报关于国家建设监督机构的问题。而碰到相关干部提出这违背两位大元帅制定的建设法的正确意见,悍然妄言:“那么,修改建设法不就完事了吗?” [朝鲜要生存,要走下去,一定需要改革,而所谓改革,第一步,也是最重要的一步就是改变一些不适应新形势的法律与规定。全世界的改革者都是这样做的,也必须这样做。这并不是说改革者就背叛了制定这个法律与规定的前领导人。张成泽说改变建设法,也是为了改变朝鲜僵化的“两个凡是”——凡是金日成说的都不能动,凡是金正日决定的都不能碰。从以上三段,我们可以清楚的看到张成泽是一位改革者,试图追随中国改革变法的脚步,把朝鲜带出近似人类渣滓的泥潭]


张成泽滥用职权,搞乱两位大元帅就首都建设建立起来的工作体系,几年间把很多建设建材基地几乎变为废墟,以狡猾的手法消弱首都建设单位的技术人员和技工队伍,把一些重要建设单位交给心腹用来挣钱,故意妨碍了平壤市建设。[放你奶奶的屁,金三的爷爷和父亲,把朝鲜的建设搞得一塌糊涂,这是有目共睹的,张成泽还能进一步破坏?破坏到什么程度?]


张成泽犯下的卖国行为还包括,让亲信随便卖掉煤炭等宝贵的地下资源,上掮客的当欠下很多债,今年5月还以还这笔债为借口,居然以50年为期向外国出卖罗先经济贸易区的地皮。[朝鲜这样的乱摊子,50年卖给人家经贸区的地皮,人家肯接收已经不错了。改革要想起步,首先得有一些资金,也需要一些有经验的人来朝鲜管理与开发,还有什么比张成泽的办法更好的?]


张成泽又是2009年在背后操纵千古逆贼朴南基,滥发数千亿圆朝币,造成严重的经济混乱,扰乱民心的元凶。[千古逆贼?]


他为筹措实现政治野心所需的资金,以各种名义助长赚钱生意,专事营私舞弊行为,带头向朝鲜社会散播了安逸松懈、无纪律的毒素。[“以各种名义助长赚钱生意”——这有什么不对?这份判决多次说到张成泽贪污赚钱,但好像根本没有一个数据,难道这个也拿不出?]


张成泽从上世纪80年代光复大街建设时期就开始筹集贵金属,并在属下组建秘密机构,藐视国法,从银行调出巨额资金买进贵金属,结果对国家的财政管理体系造成巨大混乱,犯下了反国家罪行。


从2009年起,张成泽向其心腹走卒散布种种淫秽图片,带动资本主义寻欢作乐风气混入国内,到处挥霍无度、骄奢淫逸。仅以张成泽在2009年一年里从其小金库拿出挥霍460多万欧元,出入海外赌场一事,足以证明他何等堕落、变质。[这个也来了,散布淫秽图片也成了枪毙他的罪名之一。只有这个政权才会无所不用其极,好的时候,一切都好,领导不喜欢了,什么污水都来了。]


张成泽被对政权的野心冲昏头脑,盲目猖狂,以至于愚蠢地认为若动员军队,政变可以得逞,因此执拗地企图对人民军伸出魔爪。


在庭审过程中,张成泽淋漓尽致地流露出了其作为千古逆贼的丑恶居心。他说:“我试图使军队和人民中间产生对现政权就国家经济状况和民生深陷困境束手无策的不满”,政变的对象正是“最高领导人”。[张成泽坦白就坦白,竟然达到“淋漓尽致”的程度,让人生疑啊,看起来,官职无论多大,无论你是政治家委员还是常委,最好还是让法庭公开审判一下。否则,民众不会福气的。]


对政变的手段和方法,他也供认不讳:“我准备利用有私人交情的军队干部或亲信,动员他们手中的武装力量。虽然我不熟悉最近被任命的军队干部,但是与以前被任命的军队干部还是有一面之交。还想,如果今后群众和军人的生活进一步恶化,或许军队也会赞同政变。我认为李龙河、张秀吉等我的心腹肯定完全能跟我,也打算拉拢负责人民保安机关的人作为我的亲信参与政变。还有几个,我以为可以利用的。”[被抓住后,张成泽就想尽快死去?这样的心里深埋的想法都立马披露出来了?多么残忍的要挟才能让一位67岁的“老革命家”做出这样的事?]


至于发动政变的时机和政变以后的打算,张成泽招供说:“政变时期尚未确定。不过,我打算到经济完全瘫痪、国家濒临崩溃的时候,把我的机构和所有经济机关集中于内阁,并由我来担任总理。我想,如果我出任总理后,拿出以各种名义筹措的庞大资金解决一些生活问题,人民和军队肯定会喊我的万岁,政变也就顺利完成。”


张成泽幼稚地认为,他以卑劣的方法篡夺权力后,“新政权”可以借其被外界认为“改革家”的丑恶嘴脸,很快能得到外国的“承认”。[如果真是这样,那将是朝鲜人民的幸运。朝鲜有了自己的改革家,有了自己的“邓小平”。可惜,被处决了。]


一切事实确切地证明,张成泽借助美国和南朝鲜逆贼集团的“战略忍耐”政策和“等待战略”,从很早用尽一切手段和方法恶毒地企图篡夺党和国家的最高权力,是天下头号千古逆贼、卖国贼。[天下头号千古逆贼、卖国贼?又把美国和韩国扯进去了,这个办法对于独裁来说,真的是非常有效的,被洗脑的民众,一听到这事有美国和韩国插手,甚至不等到判决书出来,都想用石头砸死张成泽了。看到这里,不禁让人想到刚刚去世的曼德拉,这位用一辈子来反对英国人留下的白人政权的,“企图篡夺”最高权力的黑人,虽然坐牢长达20多年,但却活着出来,并成功夺取政权,当了南非总统。他该庆幸自己生在了南飞,否则,四天,就让你喂狗!]


张成泽反党、反国家、反人民罪行可恶丑陋的全貌,通过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别军事法庭庭审彻底揭露。


时代和历史将铭记党和革命的敌人、人民的仇敌、穷凶极恶的叛国贼张成泽令人切齿痛恨的罪状。


无论岁月流逝、世代交替,白头山血统是绝不能改变或更换的。[中国以及周边亚洲国家的世袭专制独裁都有几千年的历史,但几乎没有世袭独裁者敢于如此明目张胆地把“白头山血统”举到这样的高度,制定进宪法。见过无耻的,没有见过这么无耻的啊!]


我们党、国家、军队和人民只认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同志,绝无其他人。[“我们只认你”——各位也许会问,金家三代身边难道没有一个清醒的人,提醒金家王朝别把这种文字写出来?但这恰恰是这种体制的邪恶之处,他们使用洗脑书,让整整几代朝鲜人从出生到死亡,脑子里只有这三个人的名字,久而久之,朝鲜人睡觉吃饭走路工作拉屎交配时再也无法摆脱这三个名字。历史上任何封建专制与独裁专制都没有做到这一点,他们称自己为社会主义国家。]


只要有谁胆敢反对金正恩同志的唯一领导,挑战他的绝对权威,使个别人与白头山血统对峙,朝鲜军民绝不会饶恕。不管他是什么人、在什么地方,也要统统抓回来推上严正的历史法庭,以党和革命、祖国和人民的名义加以严惩。[“也要统统抓回来”?这显然不是指已经被处死的张成泽,难道已经有潜逃海外要求避难的“余党”?不用去猜测了,但我想提醒中国政府,如果有张成泽先生的“余党”逃到中国,请务必收留,或者送到愿意接收他们的第三国避难,绝对不能遣返回朝鲜。让我们自己手上少沾一些鲜血,未来的自由与独立的朝鲜人会多一份原谅的。否则,总有一天,中国人要向北朝鲜人民解释,为什么站在那个镇压民众的政权一边?为什么?]


朝鲜国家安全保卫部特别军事法庭证实被告人张成泽从思想上雷同敌人,为推翻朝鲜的人民政权进行的颠覆阴谋构成朝鲜刑法第60条所规定的犯罪,以革命和人民的名义严厉谴责凶恶的政治野心家、阴谋家、千古逆贼张成泽,并根据刑法第60条判处他死刑。


死刑立即被执行。[杀得如此快,除了担心张成泽的势力可能反扑之外,更重要的是做给中国和国际社会看,让中国与国际社会还来不及干涉就处死一个劲敌。但我深深地感到,“立即被执行死刑”的显然不光是张成泽,还有朝鲜的改革,以及金正恩自己的生命,还有朝鲜金家王朝。只不过,他们被执行死刑的时间可能稍微晚一些而已。]


[这是一篇千古奇文。这么多年来,三八线以南的韩国人给我们带来了“韩风”,带来了那么多的韩剧,还有三星手机、现代等价廉物美的轿车,当然还有泡菜、烧烤,嗯,还有我在北京认识的几位开朗的韩国女孩,反观北朝鲜,同样的大韩民族,同样的血液,却据说要靠中国人纳税人的钱的资助才可以苟延残喘下来,对人类与世界几乎毫无贡献。这次总算好了,他们贡献一篇这样的“千古奇文”,对我们研究文革时的中国,以及那个迟早要被民众推上断头台的制度,都大有帮助啊。无语。]


点评人:杨恒均 2013.12.14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