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安全重在防范系统性风险

玉宇瑞明

中国国家安全系统性风险增加,或者为了更好应对这种系统性风险,是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必然性依据。所以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成败与否,也在于能否有效化解国家安全面临的系统性风险。

当前中国国家安全的系统性风险(威胁)可以分为三大类:内部安全威胁,外部安全威胁,内外综合性安全威胁;也可以分为国防和军事安全威胁、外交和国际关系安全威胁,政治和法律安全威胁,国土资源和国家利益安全威胁,或战略威胁、经济威胁、文化威胁、民族和自然生态威胁等等。并且在较长时期内,中国的安全威胁将以外部威胁为主,内部威胁主要通过外部威胁而得以强化与扩大,同时中国的内部安全风险作为基础性因素也呈不断上升的趋势。所以正确认识处理外部安全威胁与努力阻断内部安全威胁上升趋势,是认识、处理国家安全系统性风险的两大主题。

应对国家安全系统性风险需要避免两种倾向,抓住“一点两头”。看不到、或者不能正视、不能正确认识内外风险,以及看到了风险只有强硬一个办法,是需要警惕的两种倾向。“一点”则是站在中国和人类发展的历史进程的制高点上,认识中国国家安全的风险与任务。“两头”,一是抓住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二是保证人民生命财产与基本尊严,然后由两头向中间挤,才能有效化解中国国家安全的系统性风险。

实现国家安全最困难的问题可能还在于全局和战略眼光。中国对现实世界的基本格局,对这种格局中的主要对手,对中外关系的时代与历史脉络,对中国在这个时代和人类进程中的作用与责任担当等等,都必须有一个全局和清醒的认识,才有可能以建设性的姿态高屋建瓴地处置中国国家安全的诸多事务,并尽可能实现中国的和平崛起。就事论事,或者简单的部门、人员与功能组合,都会使设立国家安全委员会的意义大为减色。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