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论解放军经典战术“穿插迂回”与军事主官执行这的辩证关系


-----------------------------笔者分割线:本文很长,前面大部分铺垫。如果嫌麻烦,可以看最后红体字。如果看红体字时有疑问,可以再返过来看正文。如果想骂人,请你们重开一帖,只求不要脏了我的帖子。同时,我也不会举报你们-------------------

本来呢,笔者最近灰常忙、灰常忙,忙到很多事情都没心情去做。可是,总有一群人在阴阳怪气地贬共军,唉,在下实在是看不下去了,所以写了这篇文章,希望可以解答一些问题。还是那句话,睡着了可以叫醒,可是假装睡着了怕是永远不会叫醒了。

某网友曾经说过:“共军八年游而不击,保存自己,壮大实力。解放战争却下山摘桃子,趁着国军22次会战老兵几乎全部牺牲后,人心厌战,遂打败了国军……”云云。呵呵,酸!真酸!既然要讲“游而不击”,那笔者就谈谈共军经典战术“穿插迂回”是如何形成和发展的,以及在这种战术指导下,各级军事主官的执行者是如何与该战术“辩证统一”的。

既然说到这种战术,我想还是从红军时代说起。

话说红军时代,即便是在鼎盛时期的红军也不过30万人,且这30万人又处在200万国军的包围中,国军总兵力始终数倍甚至十数倍于红军,这一点从红军初创时体现的尤为明显。从整体上来看,可谓是“敌强我弱”,如果硬拼实力,打正规战、阵地战、便免不了打成了消耗战。这对弱小的红军可谓是一种最笨的方法也是国军最希望看到一种的情况。在这样的现实背景下,如何使弱小的红军在局部上集中优势兵力,使这种整体上的“敌强我弱”变成局部的“敌小我大”,便成了红军指挥官最为棘手的一件事。然而就是这种复杂的背景下,我们的红军学会了一个必杀技,那就是“穿插迂回”。正是红军一次又一次的“穿插迂回”,使得红军一次又一次的转危为安,也使得弱小的红军一点又一点地发展壮大。当然,笔者也不是否定其他的战术思想,因为只有各种军事思想集中到一起,才会打胜仗,只不过这里主要探讨的是“穿插迂回”,所以其他的战术就不再展开。当然也要谈一谈一个误区,很多人都以为“穿插迂回”适用于进攻之中,其实不然,这样的穿插、迂回、分散、集中、奔袭、挺进等同样适用于所有的战役中。

红军前期:正如人生下来不会走路那样,红军开始也并不懂如何正确使用这种战术,这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只不过,这种学习的过程非常快,快到国军无法跟上红军这种战争思想的转变,事实证明,第一次土地革命的10年时间,国军也没有很好的掌握如何应对这种战术的手段。井冈山时期,在少数部队彭德怀部的牵制下,主力红军红四军迅速跳出包围圈,迅速挺进赣南闽西地区,而彭德怀指挥的黄洋界保卫战虽然失利,但余部迅速突围湘南地区汇合黄公略所部。之后的事情大家都知道,在闽西的红四军主力迅速壮大实力,组成红一军团,而彭黄所部也恢复了红五军番号,并组成红三军团。可以说,正是红军使用了正确的军事思想,红军才迎来了一个短暂的春天。当然,这一时期的红军以游击战为主,黄洋界保卫战之前红军也多次使用这种战术保卫、扩大井冈山根据地。笔者认为,这一时期是“穿插迂回”战术思想的形成时期,这种成功的战术思想对之后以及现在的解放军依然有着重要的影响。

上面说道,红军经历了一个短暂的春天,这个时候的红军已经组建了正规化的野战兵团,红军遂由游击战转变为运动战。虽然红军的实力进一步壮大,有了“打大仗”的本钱。可是在整体实力占优的国军面前依然渺小,这就要求如何“避实击虚”。“避实击虚、穿插迂回”这八个字说起简单,至少在我们这些后世之人看起来是这样,可是在当时,一点出错、全盘皆输,红军本钱这么少,输了,那就糟糕了。可是在这一时期彭德怀部红三军团避实击虚杀了个回马枪,突然杀向长沙。这也是红军时期红军首先打下的省会,当然也是最后一个。而红一军团在朱毛的带领下从闽西赣南长途奔袭到达长沙附近与红三军团会师,准备第二次攻打长沙。失败后,又向东折返数百里,回到赣南。这种穿插迂回长途奔袭的战术运用的很是巧妙。再来看看第二次反围剿,进攻红军的国军达到了20万,而红军只有3、4万,虽然中央局内部商讨对敌策略时产生了分歧,但最终还是确立了“诱敌深入”的对敌策略。这其中,尤以红三军黄公略部的表现最为精妙,在东固通往中洞的大路南边找到了一条小路,国军走大路,红军走小路,两军贴着身子交叉而行,为歼灭敌第28师奠定了有利基础。红军在15天内,从赣江之滨打到闽西北,横扫700余里,先是发起富田战斗,之后是白沙、中村、广昌、建宁共5次战斗,歼敌3万,俘敌1.1万,缴获武器2万件。就这样,凭借着红军有力的“穿插迂回、长途奔袭”,胜利打破第二次反围剿。毛主席在《渔家傲 反第二次大“围剿”》的下阙中写到“七百里驱十五日,赣水苍茫闽山碧,横扫千军如卷席。有人泣,为营步步嗟何及!”。呵呵,这首诗写的非常有意思,有意思就有意思在这首诗的“对比”手法上。“我红军15天奔袭700里,打你犹如秋风扫落叶。面对这种情况,怕是有些人(指老蒋)有想哭的想法。你步步为营咋可能战胜我呢?”,把胜负双方刻画的惟妙惟肖。后来这首诗有了另一个版本,那就是“齐声唤,前头捉了张辉瓒。”主席这种喜气洋洋的心情跃然纸上,也体现出红军战士那种乐观主义的革命精神。赞!

长征时期:虽然红军拥有“穿插迂回”的法宝,但“左倾思想”统治下的红军改打阵地战、消耗战。经历了第五次反围剿的失败进行了战略转移,初期不说了,一个字,慢!两个字,很慢!遵义会议后,毛主席出山,虽然开始受到了一些挫折,但还是把红军带出了死亡之地,这其中经典之作就是“四渡赤水”以及“战略奇兵”的红九军团。在小范围内,红军利用“穿插迂回”进行战斗;而在大范围内,红九军团犹如一颗芒刺般在外线吸引敌军注意力,使国军始终不能集中全力围攻红军;而在更大的范围内,红二、六军团与中央红军遥相呼应。这就使红军跳出包围圈提供了可能。

抗日战争前期:这一时期的红军全体改编为八路军及新四军,三个师加一个军及陕甘宁守备部队至少不少于6万人,此时的红军可谓“百战精锐”。然而,虽然红军的战斗力强悍,士兵气势高昂,但在与日的整体上比较还是很弱小。于是,这一时期的八路军在第二战区大范围的“穿插迂回”,努力打击敌人的交通线、守备部队等,为正面国军减轻了许多压力,战果非常丰富。以129师为例,先是夜袭阳明堡机场,全师首战告捷,接下来就是神头岭、七亘村、响堂铺、长乐村等战斗,共毙伤日军4500余人,缴获战马1000余匹,击伤击毁敌机24架,汽车近300辆,772团团长叶诚焕牺牲在长乐村的战斗中。毫无疑问,此时的129师,其战果应该在国军中师级单位中是靠前的。其昼伏夜出、飘忽不定的行军令日军摸不到头脑,其战绩也为忻口会战太原会战的国军减轻了压力。而其中经典之作就是“七亘村重叠设伏战”。

37年10月,为配合国军保卫忻口、太原,打击沿正太铁路进犯的日军,129师决定对日军辎重部队发起攻击,先是在26日第一次伏击日军,歼敌300余人。刘伯承判断七亘村是敌人通往前线的必经之路,况且已经有了一次伏击,敌人也认为不会再遭受埋伏。为了迷惑敌人使敌人掉以轻心,772团主力当着日军的面撤退,第三营绕了一圈又返了回来,28日再歼敌一部。3天之内两次设伏,刘伯承真神人也!这次伏击,也牵制了大量敌人,让处于旧关附近的曾万钟部顺利跳出包围圈。

相持时期:当国军把战线初步稳定在第二阶梯后,八路军迅速挺进敌后建立根据地,以整化零,以营连排为单位分散出击,扩大了部队,建立了数个军区,收复了许多失地,解放了数千万人口。可是,日军不会使自己的占领区变为中共的地盘,因为敌后武装的出现一来牵制日军注意力,二来牵制百分之九十五的伪军,三是抢夺了大量的人力资源及物质资源,四是始终无法使占领区内的中国人一心一意地做顺民。一块又一块的根据地犹如芒刺在背,虽然每块根据地对日军都无法形成压倒性的优势,但是战略保卫的态势已经呈现。中共部队作战强度之高令日军苦不堪言,虽然战果不大,但“零敲牛皮糖”的积小胜为大胜的方式使日军颇为头疼。于是日军对中共武装发起了一波又一波的“治安强化战”抑或是“春夏秋冬”攻势。

也就在这一时期,共军又发明了一种新型的战术思想---“翻边战术”。与以往的“敌进我退”不同,这一思想要求“敌进我进”。即不要把主力部队留在根据地的腹地,趁敌军未能完全合围时,由根据地经边沿游击区,“翻”到敌人的后方去,像一把尖刀插入敌人后方,

打乱敌人部署,粉碎敌人的“扫荡”。例如41年11月日军对山东共军的第三次“治安强化运动”,115师各部分散突围,挺进敌人后方,出现在距离临沂城只有25公里的地方,使日军极为恐慌,即令各部日军增援,在吸引敌人后撤后,八路军便折回打了几个胜仗,粉碎了这次“治安强化运动”。从中可以看出,穿插迂回的巨大作用。

在经历八年抗战后便是解放战争时期。这一时期呢,在初期解放军面对国军仍处劣势,这一现象在西北战场上体现的尤为明显。面对来势汹汹的胡上将30万兵马,只有3万的西北野战军在彭德怀的率领下,结合“穿插迂回、避实击虚、长途奔袭、分散集中”的方法,一战青化砭、二战羊马河、三战蟠龙,歼灭了大量国军,初步扭转了战略颓势。解放军拉着胡上将的牛鼻子翻山越岭、风餐露宿、欺山赶海、吞风吻雨,硬是把国军“肥的拖瘦、瘦的拖死”,解放军可以忽然集中兵力吃掉国军某个旅,吃饱后又忽然散去,无影无踪。而国军却永远找不到解放军主力。呵呵,啥也不说了,红军时代的10年时间国军都没有办法应对这种战术,8年了,国军还是那样,一点进步都没有。

解放战争时期还有一个最为令人拍案叫绝的“穿插迂回”战术,那就是千里挺进大西南。无论是一野的18兵团进四川,还是二野陈赓兵团的挺广东,还是四野主力的赶鸭子,使西南地区国军遭受重大损失,除一部逃往海南一部逃往边境外,大部被解放军全歼。当然,“穿插迂回”还有很多的战例,篇幅有限还是不多说了。

抗美援朝时期:历史进入了新时代,但是解放军保卫祖国的使命依然没有结束。为了给自己打出一篇缓冲区,更为了打出中国军队的尊严,志愿军与联合国军进行了惨烈的战争。初期的志愿军火力差、装备差,没有能力与美军正面交手,志愿军依然使用自己的老办法“穿插迂回”,在运动中力求在某个点集中优势兵力,吃点一股或几股敌军,使敌军呈现出被分割包围的态势。例如在第二次战役中三十八军先是打下德川,之后迅速南插至嘠日岭,阻断了敌军退路,为第二次战役的胜利奠定了有力基础,从此“万岁军”的美誉世人皆知。再例如第五次战役前期的胜利也是有赖于强力穿插的保证。

小结:笔者废话说了这么多,像流水账般啰嗦了半天,其实都是在为总结做铺垫,那就是“穿插迂回”战术与各级军事主官执行者之间的辨证统一的关系。

“欲要治军,必先选将”,这是《亮剑》中刘伯承的话,我想,放到这里再适合不过。想要让一支部队战斗力提升,选择一个优秀的指挥官是最佳途径。然而,没有一个人生下来就什么都会做,都需要一个学习的过程。同样的,这样一个优秀的指挥官必然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是从炮筒子里爬出来的。只有他们通过不断的学习、积累经验,他们才会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指挥官。待到他们成为指挥官后,他们这种优秀的经验又会传给下面的接班人,所以,这种人才的培养方式是可循环的,也是最佳途径(当然针对当时的情况)。

同样的,中共军队的指挥官也不是一下子就会使用“穿插迂回”的战术,也是一个学习的过程。最初红军只是在井冈山根据地的几个县之间穿插迂回,到后期便可在几个省之间长途奔袭。抗日战争时期在几个县之间穿插迂回,到后期便可在几十个县之间自由活动。解放战争时期只能在某几个省之间穿插迂回,到后期便可在全中国战略奔袭。这都是一个学习的过程。红军时期的营连长只能带领部队在某几个山头上迂回穿插,当他们在抗日时期成长为团长时便可以在带领部队在几个县中自由活动,在解放战争时期便可带领一个军或一个师在几十个县内来去自由;同理,在抗日战争时期的营连长只能在几个县内穿插迂回,在解放战争时便可率领一个师或一个团在几十个县内来去自由;再例如在解放战争时期的营连长在抗美援朝时期便可率领更多的部队执行作战命令;再例如抗美援朝时期,在每个山头带领部队穿插迂回的连长们,大多是抗日时期存活的老兵。在各级指挥官的带领下,下层干部得到了不同程度的学习,一旦部队扩编,他们便可走上更高的岗位,他们升职后,便会有优秀的下级军官接替他们的位置,这样在战争中学习战争,在战争中适应战争,到最后在战争中改变战争,人才将会无限循环,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而这,就是“战术思想”与各级军事主官执行者之间的辩证统一的关系。要知道,在中共长期缺少健全的“参谋制度”及“军校制度”的背景下,能够做到数百万大军的作战风格高度统一一致,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奇迹!

当然,与之相对应的是,为什么国军败的那么快?也是与这种原因分不开。抗日战争时期,国军中很多将领没有多少战功,全是凭借“背景”过高提拔,这些人根本就无法承担自己的本职工作,甚至只适合更低的岗位,这种例子的最大体现就是胡上将。老实说,他的能力也就是适合干一个师长,而且必将是一个优秀的师长,但在后方养尊处优的几年时间,让他失去了学习的机会,也让他根本无法适应战区统帅的职务。与其对应的是彭德怀,人数虽然只有其十分之一,但一直处在对敌最前线,无论是指挥能力还是策划能力都在抗日时期有了很大的提高。军事能力不在一个级别上的两人交锋结果不言而喻。同样的,在解放战争时期让解放军吃亏或吃败仗的国军,几乎全是在抗日时期打出名堂的王牌军;而让解放军轻易吃掉的国军,大部分在抗日时期表现的也差强人意。可以说,解放战争便是两军在抗日时期表现的试金石,一个总打败仗的军队不可能产生优秀的军事将领,一个失败的军事将领也无法带领部队打胜仗。国军中的王牌军(诸如土木系、王耀武系、远征军系)为什么人才辈出?因为他们各级军事主官在长期对日作战中充分得到锻炼,只要时机成熟他们便可走上更高的岗位;战斗力差的国军(诸如某上将、某桶、还有那个不识地图的某军长,我也不点名了)为什么总出庸才?不要跟我提什么“国军抗日老兵死光了,所以才打不过土鳖”这样的话,我看到的只是五大主力越打越强,没有看到他们越打越差。这,就是“战术能力”与各级军事主官执行者之间的辨证关系。这也很好地戳破了“共军游而不击”的谎言。如果“游而不击”,那解放军高级将领是如何得心应手地使用“穿插迂回”的呢?好吧,即便这些高级将领可以很好的使用该战术,可是,细化到具体的战术执行者的下级军官,他们也是生下来就会的么?这些都是在抗日战争时期与日军作战学来的。而这,更是“战术思想”与各级军事主官执行者之间的辩证统一的关系!

当然,解放军的经典战术还有很多,例如上文所示,如果38军穿插迂回到位却无法打出漂亮的防御战,那前面的工作也会白费。单纯的从军事上分析,解放军多种战术运用极为丰富灵活,战斗素养确实很高。由于本文篇幅有限,就不再展开了。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2楼 坐看云起看水流
说的对。国军五大主力,都是百战之师。新一军,新六军曾经在东北也是纵横驰骋过的。解放战争中让共军头疼的部队无不是经过抗日战争的磨练。相反胡在后方待废了。部队的战斗力一靠练,二靠打。没上过战场真刀真枪的打过,很难带出一支能征惯战的队伍。

实际上真对解放军产生威胁的是驻缅远征军,这些军队真正的打过几场胜仗,知道怎样使用火力,怎样防守,怎样进攻,但对于撤退之类的硬功夫还表现欠佳,这一怎样反包围,渗透,穿插,表现的不咋样,,

至于74师之类,虽然也打过几场硬仗,但胜利的太少,败仗倒是不少,士气尚可,但是怎样攻击,怎样防守,怎样互相救援,怎样穿插,怎样不中敌人埋伏,表现得非常的差劲,可以说几乎毫无经验,否则不会在几天之内覆灭,,

最强的军队尚且如此,别的就可想而知了

而八路呢,抗日战争就是最好的战争学校,八路几乎啥都学会了,,,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