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一个军礼(续十)

liangyul0214 收藏 2 27
导读:我不知道我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态回到团里的,但是要离开天堂岛的时候真的有点舍不得,我终于知道老兵为什么把这里叫天堂岛,而不是和我们团的地狱村齐名。在这里我们也过得不是多么舒服,但是比起团里,我们很知足了,因为这里有稀罕的女兵,同样的训练,伴随着不一样的节奏,如果在团里是热血,那么我们在这表现更多的是暴走,因为那一群女兵的存在,让我们每个人都很兴奋,当兵三年多,母猪赛貂蝉这句话一点也不假。而天堂岛的存在都源于那些女兵,没有当过兵是不会知道,两年和一群大老爷们一起生活,突然有了女兵是什么感受。 毕竟在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我不知道我是带着什么样的心态回到团里的,但是要离开天堂岛的时候真的有点舍不得,我终于知道老兵为什么把这里叫天堂岛,而不是和我们团的地狱村齐名。在这里我们也过得不是多么舒服,但是比起团里,我们很知足了,因为这里有稀罕的女兵,同样的训练,伴随着不一样的节奏,如果在团里是热血,那么我们在这表现更多的是暴走,因为那一群女兵的存在,让我们每个人都很兴奋,当兵三年多,母猪赛貂蝉这句话一点也不假。而天堂岛的存在都源于那些女兵,没有当过兵是不会知道,两年和一群大老爷们一起生活,突然有了女兵是什么感受。

毕竟在天堂岛生活了两个月,或许因为年轻,我总是多愁善感,或许因为我本来就不是那种狠心的人,离开的时候,我去了女中队,我是害怕的,只是自己也不知道害怕什么,可是我还是去了,只是为了看那姓苏的排长,因为我想要去记住那张脸,因为我曾经关注过那个人,或许我只是去道别,因为那是我生命中第二个姓苏的女孩,因为我曾以最单纯的感情最纯洁的思想爱过一个姓苏的女孩,可是我并没有记下什么,离开之后,我便遗忘了。直到现在,我怎么也想不起那个名字,而那张脸就更不用提了,在女中队我想再看看那个被我伤害的女兵,可是我始终不曾见她,我没有勇气问任何人关于她的消息,只能在回自己临时营房的时候面向大海祈祷她一定要好好的。我没有渴望她能原谅我,毕竟她只是个女人。

我们是怎么来到天堂岛的,我们就是怎么回去的,大口喝酒,大块吃肉,热闹的气氛占据了整个车厢,没有人在无聊,因为我们都讨论着同样一个话题-女兵。回到团里,就像回家的感觉,我们一群人欢呼,然后各自回自己单位,而我是老胡来接的我,他说怕我一个人东西太多,拿不动,可是我除了生活物资和一把枪什么都没有。连长和老郭回了三连,是老大接的他们,回到团里之后,我又恢复以前精神抖擞的状态,而关于我在海边那件事,我想了很久,要不要把一切都告诉老大,可是最后我还是选择了说一些自己想说的,而那些日记,我也小心翼翼的收藏起来了,我告诉老大,我遇见了一个姓苏的排长,然后回想。我只是记住那个名,因为关于那个女排长其他的我一无所知,老大告诉我,他认识她,也是在海训中认识的,但是仅仅只是认识。老大告诉我,我不在,他挺想我。于是他为我们准备接风,很简单的接风,一箱啤酒,几包麻辣,一个花生米,一个辣椒,可是我们就这样喝了一箱啤酒。在训练场的攀岩墙后面,我说训练场是个严肃的地方,他说当兵就是一件严肃的事,而突击队员必须时刻保持严肃。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仿佛看到了师傅,只是师傅说这些的时候比较冷淡,而老大比较激动。他并没有说多少,一直都是我再说,而我能说的,就是我和苏小迦的故事,还有我那操蛋的年华,他说我比他幸运,因为他上学那会,所有的一切都给了书本,他说他的过去就是一片灰色,不像我那么有色彩……从他话语中,我听到了悲伤和惆怅,可是我却没有问他,因为我想他都解决不了的问题,那么我就更不用想了。我并不是不愿意替他分担,而是我们都不是主动的人,尽管我们的感情已经开始超越友谊和战友情变为亲人,可是我们还是有着自己的小秘密。

那晚我回到地狱村特勤队之后,我想了很多,整个海训,想的让我发狂,可是只是思想上的发狂并不是行动上的疯狂,我很安静的站在阳台看天上的星星,毕竟喝了点酒,让我有点醉意,然后我想到了苏小迦,一想到她,我就又开始抽风,我讨厌抽风,可是我就是在抽风中练就飞刀的,我也是在抽风中变得强悍,我对着塑胶人,一顿拳打脚踢,不知道怎么手就破了,我感觉到了拳头传给我的疼痛,可是我没有想过要停下,直到血染红了我的手指,我才缓缓停下,然后看着塑胶人没有任何神采的眼神,一脚把它踹飞了,我并没有发现自己已经练成了飞刀,或许因为自己喝了点酒吧,洗澡的时候回忆发现自己练成了,我有点兴奋,可是兴奋只是我的内心,并不是我的表现,而练成飞刀之后,我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显摆找老大。可是老大很无情,他说我扔的什么玩意,刀不仅仅要扔出去,更要做到那种指哪飞哪的效果。因为这样,我寻找一些关于飞刀的技巧书,然后一个人努力学习。那时的我开始成为一个害怕失败的人,或许因为师父的缘故吧,因为害怕失败,所以更多时候,很多东西我只有血死了,我才敢和别人说,可是很多东西我并不是在现实中学会的,而是在梦里,我也开始就连做梦都在训练的生活,这是我想不到的,也是我不敢想的,我知道我很多东西都是在梦里学会的,可是我回忆那个梦,却很模糊,我只记得我在梦里训练,然后忘了具体的一切。

我又开始了自己一个人的训练,我不在迷恋飞刀,因为我已经学会,只是还不是老大那般顺手,因为这样,我还特意在镜子面前给自己挑了一个很帅气的出刀动作,可是直接被老大一巴掌拍死,它说刀跟子弹是一样的,你无法躲过对方的子弹,对方也无法躲过你的刀,不要因为一个动作送了命,我很纳闷,刀怎么能跟子弹比,子弹1秒就是几百米,刀就不行,老大说短距离的时候都差不多,但是人的反应速度永远没有那么快,我想或许是那样的。我也开始不太喜欢老大,因为他否定了我,我好不容易才学会飞刀,他怎么可以泼我一身冷水,但是后来我知道为什么了。因为在短距离的攻击来看,有时候刀胜过子弹,尤其是你手中的刀。

我想让连长认可我,而不是他总是说如果这是真实的战场,我早就死了。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了,我也不知道自己哪里做的不好,可是就是得不到他的认可,因为这样使我更加想要努力。我是没有目标和方向的,但是我知道我还不够强,我必须要变强,然后得到连长的肯定,那样就行了。还有就是一件师父没有完成的事,不知道为什么想到师父那件事,我突然就变得害怕起来,我以为我很疯狂,很强悍。可是在连长的打击下,我看清了自己的影子,因为这样让我开始畏惧年底所谓的比武,但是畏惧并不是我就要后退,我害怕,可是当兵之后没有人教我后退。并不是我要变强,我也没有要变强,只是现实把我逼得没有任何退路,师父的离开给我的打击太大,而对于那些他没有完成的事,我只有变强才有资本去完成,因为这样,我学会开始逼自己,尽管自己不喜欢,可是自己总是不停的逼着自己去完成,

而关于连长的不肯定,我问很多人,为什么得不到,很多人都让我问问自己的心,于是我也对着镜子问了为什么,可是除了自己惆怅的表情,我自己什么也没告诉我。

我回特勤队的时候,队长也回来了,他给我带回了一只草原的苍鹰,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他说送给我了,他说它活不了多久了,让犯罪份子打了大麻,他说带回来给我玩的。我还是喜欢养鸟,只不过鹰更适合我,我喜欢电视里面鹰那锋利的眼神,可是那是电视,因为它没有那么锋利的眼神,面对那娇小的玩意,我思考要不要养它,因为队长说过它活不了多久,我想过给它果断的一刀,让它死的干脆一点,可是我还是养着它了,并且给他取了一个超级霸气的名字,叫谭大胆。这是以前我和苏小迦开玩笑时说的,如果我以后有儿子了,我就给他取名大胆。我要告诉全世界,我儿子是最大胆的,我做到了,可是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因为这样,我就开始胡思乱想,因为胡思乱想,我就必须转移自己的注意力,所以我只能让自己沉浸在训练场和阁楼。我跟着每一个中队学习训练,我很幸运没有任何人排斥我,因为这样,我认识很多人,也被很多人认识,偶尔也会和他们在训练场开开玩笑,但是一切只是偶尔,我也会跟着他们学那些跟变形金刚一样的装备,如果部队有为什么,那么特大是没有为什么的地方,可是关于我的为什么他们总是不停的像我解释,告诉我为什么这么做,他们毫无保留教我他们会的一切,而我也虚心的学着,我不知道我当时怎么那么热心学进去的,或许因为好奇吧。可是更多的时候,我都是一个人在训练场徘徊和疯狂。有人说我站在那的背影像个强者,可是就是有点孤独,其实我每次站在训练场都是目光呆滞看着远方,因为我那都是在想念和思念,我开始不再怀念过去,我的过去也开始如同一张白纸存在我的世界,我并没有忘记当兵前的故事,可是一切都开始模糊。我开始变得不敢面对过去的自己,于是在我自己的世界我成了一个没有过去的人,至少我不愿意去承认当兵前的一切。

我给大胆搭了一个家,在阁楼是我在村里一些树上找的废弃的鸟窝搭乘成的。我每天都会喂它三顿饭。从炊事班拿牛肉,然后回来弄碎喂它,可是有时候它不吃,我也把他嘴巴弄开,硬是塞进去,然后窝里面有一个鸡蛋,那是我怕它太孤单,给它弄得玩具,还有一个我自己造的水桶,小型的,我怕我出去训练它想喝水。直到有一天队长看见惊讶的问我,你每天喂他吃多少东西。而我自己也不知道,只不过每天三顿没有停过。队长说让我少量喂食,要不然害死它的不是大麻而是我,被我弄活活给撑死,这时我才发现原来大胆的肚子真的很大了,因为这样,没事我会带他出去散散步,散步的时候,或许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享受,对于它来说是一种折磨吧,因为我拿一根绳子拴住它了,它的每一次行动都属于被动,有时候它不走,我直接拉绳子,那它也会拍打两下翅膀,我是希望它可以飞的,可是它最多也就拍打两下翅膀,我们都怀疑它不会飞,队长说有可能因为大麻。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他会活的很久,就像队长说的,它活不了太久,就像我自己做的,每天第一件事就是看它有没有死。我想要放弃,但是我仍然喂养着,或许因为我喜欢养鸟,因为我想要像电视里一样,有一只雄鹰站在我肩膀上,可是一切只是电视里,毕竟刚开始他都不会飞,我也想过奇迹出现,然后我要再上演一次飞鸽传书,我要它帮我寄封信给我喜欢的姑娘,我想它要是能成为一条战鹰那该多好,至少敌人不会发现有这么一个敌人,可是那只是我虚无的想法,我想象中的世界一切都很美,我没有和任何人说过我的想法,所以没有打击,而我也觉得自己挺幸福。因为时间,我们也开始彼此熟悉,每次它听见我上楼的声音,它就会张嘴叫,像我索要食物,它是可爱的,尽管它长相不可爱,而我是残忍的,可我也是可怜的,因为我会去山上给他找些美味,那一切不仅仅对于它来说是美味,我也一样,因为有蛇,有老鼠,有兔子,有山鸡,而大胆是只很高傲的鹰,因为那些食物只要变臭大胆都不会吃。而我难过的时候也会和它说说心里话,我不知道他能不能听懂,但是它会叫,或许他会理解我的心情,或许他什么都不明白,毕竟它不是人,每一次我想苏小迦,我就和它说大胆,你把我写的信送到加拿大去好不好?大胆你替我去加拿大看她好不好,可是大胆好像根本不知道,我和他在说些什么,有了大胆我是知足的,因为我不在是一个人在奋斗,因为有大胆陪我说话,尽管它什么都不知道,但是我能说出来,我自己也会好过一点。直到有一天才彻底的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那是最平常的训练过后,我从炊事班弄了点牛肉,上了阁楼发现阁楼没有声音的时候,我就感觉到了不安。可是我还是喊着大胆的名字说,大胆,我回来了,今天给你带来了牛肉。可是当我看到那个巢没有它影子的时候,我慌了,但是我想它因该就在阁楼,可是阁楼就那么大,一目了然,能看到的都能看到,看不到的,只有死角,因为这样我变得惶恐不安,因为不安我喊着大胆的名字,可是还是没有任何回答,我说大胆你出来吧,我以后再也不虐待你了,然后等一会看阁楼还是没动静,我在阁楼自言自语的说,谭大胆,你有本事,你就一辈子都别出来了。可是我还是寻找着,心想一只只会走路的鸟会去哪里,或许飞走了?或许摔在楼下去了,或许队里面有人知道,那么多或许都是我不敢想的,我问遍了整个特勤队的人,看有没有人看见它,其实某一刻我更怀疑有人吃了它,可是我找不到任何证据去证明是谁吃了他。而他们并没有看见,我围着特勤队转了一圈,我以为或许它从阁楼摔下来死了。可是还是没有,那一种心情,就像一个孩子失去玩具一样无助,我只有失魂落魄的回到阁楼,我并不勇敢,因为我哭了,只是少了一只鸟,突然感觉少了一个世界,而我的世界也变得安静,安静的让我无助,仅仅是几滴眼泪。然后我撕咬着给大胆准备的牛肉,眼泪是咸的,牛肉是苦的。队长说有可能它自己飞走了,因为这样,我想这样挺好,只是希望他不要在碰到坏人,他一定要好好的,悲伤过后,继续一切的生活,原来生活真的可以痛的什么都不在乎,至少我在训练场是这样的,因为战术,大腿被刮开了一块肉,手上已经血肉模糊,可是我一点都感觉不到疼痛,因为我更多是心痛。尽管我努力让自己去相信队长说的它自己飞走了,可是我真的很难欺骗自己,悲伤并不是训练的动力,但伤痛就是疯狂的动力,老大看见我,让我不要这样,可是我却只是将老大推开,我告诉老大,我现在很不好,你让我安静安静,一会就好了,老大离开了,可是我的情绪并不是一会就能好的,至少那个时候的自己还没有那么强大。

晚上队里开会的时候,我无精打采的坐在会议室。我不知道队长说些什么,但是离不开上面的指示精神,队长哪里都好,就是这一点不好,上面一个屁大点文件,他都要传达。不过一般都是哪里泄密了,哪里又因为什么死人了。让我们提高保密意识和安全意识,而老胡,老张他们早就厌倦了,只不过队长才是队长,他们也不喜欢听这些玩意,但是我们都老老实实坐在那,尽管不知道队长再说什么。当我听到苍鹰鸣叫的声音的时候,我是不相信的,可是我冲出了会议室跑向阁楼,我打开了阁楼的灯,可是阁楼并没有大胆的声音,一瞬间我又变得失落起来,或许就是幻觉吧,我自嘲了一下,可是我听到了窗户拍打的声音,我以为是风太大,当我看过去的时候,就看到一只鹰的身影在窗外用翅膀拍打着玻璃,而那一刻,我冲了过去打开窗户。大胆就像剑一样冲了进来,盘旋在我上空,不停的鸣叫。我不知道它想表达什么,但是这一刻我很激动,我跳起来大喊着, Warm blood。如果可以我想我要拥抱它,可是他一直不停的飞着,或许它比我更兴奋。可是我忘了我刚才是不顾一切冲出会议室的。马上我就有的后悔了,因为队长肯定会说我些什么,可是当我带着大胆回到会议室的时候队长什么都没说,会议任然继续,大胆站在旁边的凳子上,一动没动,它真的很乖,而我一直笑着。直到散会,我激动的和每个人说着它回来了。它带给了我惊喜,那晚为了奖励自己,我带着他跑了个地三鲜,面对漆黑的夜,我有着用不完的力气和说不完的话,而它会飞了。因为会飞了,队长开始劝我把它放回大自然,队长说它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队长说它需要自己生存,队长说如果我养着养死了,我还是罪人,队长说了好多,可是我说让我想想吧,因为这样,我一夜没睡,队长说的很有道理,我是自私想把大胆占为己有,但是我更渴望它会快乐。于是没过几天,我为大胆准备一个欢送仪式,就我们两,一个人,一只鹰,因为这样,我弄了好多好吃的,有它喜欢的牛肉,也有我自己喜欢的狗肉。我问他愿意回到大自然嘛,可是他除了吃它脚下的牛肉根本就不搭理我。它不会说话,可沉默就是一种默认,或许它比我更渴望自由,而我过去渴望自由的那份浮躁,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开始转变成安定了,其实他不管他愿不愿意回到大自然,他终究是要回大自然的,就像队长说的,如果我真希望它好好的,就让它回到大自然,我和它说如果有天在外面找不到吃的了,就回来,老子还是养的起你的。于是我把它放飞了,在阁楼,没有多么矫情的画面,它离开的很洒脱,头也没有回,飞向了外面的世界,我骂了它一句狼心狗肺,看着它飞走的画面,心突然就空了。而我也变得不知所措,我讨厌这样的无助,我不想一个人孤军奋战,可是更多的时候,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大胆离开了我,我想过它会回来,所以晚上我特意把阁楼的窗户打开,如果它在回来了,我想我有理由让队长留下它,我经常睡觉时感觉窗户在动,我以为是大胆回来了,可是每次醒来都只有失望,窗户还是在动,可是并没有大胆的身影,只是风吹动着窗户,我最害怕半夜醒来,因为半夜醒来想它,我便无法入睡,可是它真的很是忘恩负义,因为它没有回来,就连回来看我一眼都没有过,我开始后悔,白养了它那么久,但是只是我自己和自己后悔,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我开始遗忘这一切的时候,它出现了。算是一个惊喜吧,但是我却选择了用最平淡的姿态去接受,不知道为什么,我以为它回来我会很高兴,高兴到疯狂,可是并没有我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多情绪,我高兴,但是没有到那种疯狂的地步,它是出现在特勤队门口的一辆装备车上,站在车上,他挺着高傲的头,左顾右盼,好像一个警卫的岗哨,而我只是轻轻唤了一句大胆,它便飞到了我的头上。没有任何激动,一切都很平淡,它回来了,而我也把留下了,还是阁楼的窝,我的生活又不在寂寞,我又有了说话的人。

我还是训练,只是不在是一个人的疯狂,我也开始教大胆一些训练,可是它很笨,比如我指着塑胶人,它就冲过去这招它用了很久才学会,而且不是穴位,为了让它学会打击穴位,我我总是饿着它,然后在塑胶人的身体死穴部位放上一点它喜欢的肉,它会过去把肉叼走,然后你让他在冲向死穴,它就不会去了,我不知道是它太笨,还是我的训练方法不正确,不过时间磨合了一切,它开始明白我,而我也开始指挥它。如果老兵下面的新兵称为小弟,那么我的军旅生涯只有一个小弟,因为直到我退伍我也只只教过它一个人东西,后来我开始教他更多,不过队长说它跟着我就学不了好,比如去菜地偷菜,但是队长不知道,我开始训练它不是偷菜,而是偷文件,取文件。我们特勤队是没有通讯员的,我没来之前就老胡那个二期开车去机关取文件,我来了之后,就成我了,我不会开车,所以只能跑步,但是我又不是跑去的,更多时候,我都是晃晃悠悠晃晃悠悠到机关楼,有了大胆之后,很多一切都变的好起来,因为机关的参谋都认识她,而我们特勤队的文件因为地理位置远,所以一般都是在收发室,我不知道收发室老兵叫什么名字,但是我知道他很好,因为每次他给大胆文件的时候,都会给大胆一点吃的。看着大胆我时常在想如果它会说话,那么它可以成为一个完美的间谍,但是那只是我自己的想法,有时候我在训练,累了,我会对着它说小样,给大哥唱个小曲。有时候它会叫两声,很多人都开始认识它,而我因为它成为了老鸟,它取代了我,成为了小鸟,很多人都叫它小鸟,可是并不是谁他都会待见,更多时候它都是挺起高傲的头,四处张望,不管别人怎么叫它,它都不搭理,有人叫它大胆,也有人叫它小鸟,我叫它大胆。而它的伙食也开始从过去的半斤牛肉到一天要一斤牛肉,有时候我会带着它上山,它自己找到的食物,我全给它放起来,因为那是它因该得到的,老大是喜欢大胆的,可是大胆好像并不是很喜欢他,尽管老大每次来都给大胆带吃的,可是他唤不动大胆,这也是我很纳闷的,尽管我和大胆说过很多次,老大算是我的拜把子兄弟,拜把子兄弟那也是你的半个爹,你不能这样,可是大胆从来没有听进去过。而大胆正式成为解放军的一员是一次意外,我和老大在训练场对抗,我打不赢的时候,大胆冲了过去就抓了一下老大的眼睛,可是这一幕刚好被参谋长看到。老大疼的睁不开眼,大胆抓完老大之后继续对老大攻击,老大并没有攻击他,因为他说那是我的命,如果他当时还手了,一下就可以解决他,可是那一下也彻底敲碎了我的心。因为这样参谋长看到了,参谋长问我有关大胆的一切,然后他问我,你可以指挥他吗?我说必须可以。那现在你让他攻击我,我说你打我一下就行了。参谋长给了我一脚,大胆直接冲对准参谋长的死穴就冲了过去,参谋长躲开了,可是大胆却没有停下来。一个参谋赶紧喊停,于是我叫了一声大胆回来,虽然大胆并没有回来,可是他却没有在攻击参谋长,参谋长很愤怒的朝那个参谋说,谁要你喊停的。参谋说参谋长刚才那个畜生是要你命啊!参谋长说他能要我命,那是我没本事。然后参谋长询问了我一下大胆的情况,没过几天大胆的通知就下来了,我每个月多了300块钱,而大胆的伙食费从炊事班出,标准是每天60。大胆的生活必须有绝对的保障,而且还要绝对的训练。因为这事,可把我乐坏了,我坐在攀岩墙上和站着的大胆说,小子,你可牛逼了,伙食费比你老子还高,待遇比老子好,你说老子要是有点嫉妒心,是不是要把你杀了吃了算了,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听懂,但是他仍然高傲的站在那,同样因为有了大胆,野外捕食少了不少麻烦,为了训练他成为我最完美的右手,我给他也规定了训练计划,而我又回到了每天生活6小时的生活,比如找食,我就在地上画个圈,然后指着远处的山,然后它就飞走了,而在山里面找人,我跟他说如果有人你就静悄悄的停在它头上,而我呼唤它的口令是流氓哨,所有的一切并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简单,有好的就有不好的,比如人家野外训练抓到蛇,大胆就跟土匪一样,先对人进行攻击,然后再把蛇抓回来,然后我又一个连队一个连队去问,直到没有人说,我才把食物给大胆,比如让它去办公室偷文件,为了排除晚上队长传达文件的精神,它经常会把文件弄坏,最后队长知道了,队长把我和大胆都训了一顿,不过大胆仍旧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我和大胆紧张的训练迎来了团里一年一届的比武,当我报名,站在擂台的时候,我想哭了,因为这一刻,我等了太久。擂台还是往年的擂台,可对手不再是师傅的对手,但是今天无论谁站在这,我都会让他们一一倒下,师父没能在这个舞台站在最后,那么就让我来替他完成他没有完成的。比武的时候,我跟老大说,我踏上去,我就没想过要走着下来,如果我不能在上面站到最后,那么我宁愿我这三年来什么都没有得到过,今天我不希望你在这,我也不希望老郭和连长在,还有大胆,我有可能会输,但是我不会放弃,我不希望那些我在意的人看到我的狼狈,如果我受到攻击,大胆肯定会还击,我不希望最后赢得不公平。老大离开了,他带走了老郭和连长。当我站在擂台,大胆站在队长的肩上,只不过他的腿上面绑了一根绳子,我知道那是为了防止他破坏比武秩序才弄得。我们开始了,面对比我高大的对手,我没有了任何恐惧,因为这一刻我的世界只有我自己的强大。我不知道是我太强,还是对手太弱,没有多久,我赢了,但是中间有这么一幕,大胆看到我受攻击,就发疯的飞,所有人都知道它想干嘛,可是当大胆发现自己的飞机受了限制,它反过去啄队长的手,仅仅一下,就出血了,可是还是被队长制服了,队长对大胆说连你爹我都能制服,我还会怕你这个小玩意,最后我以十字架死死的将对手锁在地面,直到他拍打着地面放弃的时候,我才松开我的手,而队长松开大胆的那一刻,大胆就像离弦的箭冲向我的对手,如果当时不是我即使制止,我们谁都无法想象那个兵会怎样,因为我教大胆,啄人就要啄死穴,或者眼睛,因为这样,我赢的很狼狈,可是我还是赢了。我离开擂台的第一件事,就是给师父打电话,告诉他,我做到了他没有做到的。他还是很平淡的说在电话那头说着挺好,我不再讨厌他的沉默,甚至我开始理解他,他很强大,可是我想他的内心肯定承受过很多我不知道东西,我想去理解,可是我知道,我没有任何资格去理解。拿了擂台主有一个三等功。我拿了我人生中第一个功勋章,我把这个消息告诉了所有家里人,老爸听到这个消息,也很高兴,可是我却在他高兴的时候,沉默了,因为我想家了,我还是想家,没有了眼泪,尽管很痛,可我也学会了沉默。后来老胡告诉我,两个三等功可以提干。他说像我这样的,估计明年就提干了。而我也开始深思,我不想当一辈子的兵,我想向连长一样,手底下有一群兄弟,于是我开始告诉自己要努力。当我以1分13秒刷新团里400米障碍的时候,所有人都惊讶了。我气喘吁吁的站在一旁听着参谋长不停的说,而连长对我竖起了大拇指。他摸着我头和所有人说看到没,看到没,这是我带出来的兵。他豪迈的笑着,而我也笑了,而队长和连长说你给他的是过去的,他今天的一切是我的……那一刻我骄傲了,仅仅因为我的努力让我得到了我的连长肯定和两个首长为我争执。离开训练场的时候,我不经意的回头看400米障碍时,才发现我已经走过很多,突然感觉自己走了很长,可是又感觉一切只是昨天,我离开了训练场,一个人的落寞,我恨现在的自己,如果我可以早点这样,那么师父该多高兴。然后是各种考核,因为连夺两冠,年轻人狂傲的气势终于显露出来,可是我真的太年轻,仰卧起坐的时候,我以为这是我的强项,因为对于随随便便1000多个的我来说,我想肯定也是我的,可是我错了,因为还有一个老大,那天我做了6843个,而老大做了7139个。从早上做到晚上,而参谋长欣赏了整个过程,当我无力在去完成一个的时候,听着机关参谋报的数字,我只是觉得好痛,然后大喊了一句,***啊!然后算放弃了吧。因为我真的做不动了。那天回去,我偷偷的哭了。我不知道这算什么,但是我却已经开始了我军旅生涯荣誉至上的节奏,当所有的考核和比武多落寞,我刷新了一次历史的成绩原本有个三等功,可是因为我拿了格斗的冠军,我只能拿一个,不过我入党了。因为有了一个三等功,我内心有了欲望,那就是成为军官,当我和老郭老大喝酒的我说出将军梦的时候,老郭说那我以后看见你是不是要叫老鸟将军,我们都笑了,而我也天真的以为我会成为一名军官,然后手下有一批兄弟,然后我要培养一只真正的国之利刃,他们因该具备绝对的忠诚,绝对的可靠,绝对的服从。而关于我输给老大的那一场比赛,打伤了我的内心,我开始不再说话,因为我觉得我太过去轻浮,不然我不会输,开始更加努力,我用更多的时间去训练,并不是因为我要成为一个好兵,而是因为我要成为一个强者。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