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别山的故事[长篇连载]

刘继智 收藏 6 363
导读:《大别山的故事》 湖北 刘继智 一 通往汉口的简易公路上,走着几位商人打扮的中青年人,他们有的穿着长袍、戴着礼帽;有的挑着担子,戴着草帽,一路上慢慢悠悠地向汉口方向赶去。 深秋的大别山,天气刚刚转凉,突起的北风呼呼地刮着,丘陵上的山草枯黄一片,在北风中狂舞起来,左右摆个不停,田地里的庄稼大都已经收进了粮仓,只有少许的庄稼还长在田地里,稀稀疏疏的,也被北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山上的树叶儿被风横吹到山道上,缓缓地落下,落下后又被风急速地吹起,似乎显得有气无力地样子,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一

《大别山的故事》


湖北 刘继智

通往汉口的简易公路上,走着几位商人打扮的中青年人,他们有的穿着长袍、戴着礼帽;有的挑着担子,戴着草帽,一路上慢慢悠悠地向汉口方向赶去。

深秋的大别山,天气刚刚转凉,突起的北风呼呼地刮着,丘陵上的山草枯黄一片,在北风中狂舞起来,左右摆个不停,田地里的庄稼大都已经收进了粮仓,只有少许的庄稼还长在田地里,稀稀疏疏的,也被北风吹得东倒西歪的。山上的树叶儿被风横吹到山道上,缓缓地落下,落下后又被风急速地吹起,似乎显得有气无力地样子,一眼望去,到处都是一派萧条的景象。

天,阴沉沉的,有几朵浮云在天空中慢慢地飘着,有些漫不经心地样子。

路上的行人并不多,偶尔也会碰上几个挑担的农民,都是破衣褴褛,他们肩上的扁担被压得弯弯的,不断地发出吱呦的声响,一滴滴的汗水不停地从他们的额头上滴落下来,那袒露的胸脯很明显地突兀出瘦骨的纹络,间或有几个商人,匆匆忙忙地从这条山道上走过,他们几乎是清一色戴着黑丝帽,穿着黑绸褂,那黑绸褂被北方吹起,鼓囔囔地像一个吹起的气球。

走在人群中的郑位三,中等个儿,其貌不扬,但他那双充满睿智而又灵敏的目光,让人感到他的精明和能干。此时,他穿着一件灰色的长袍,头戴一顶黑色的礼帽,迈着沉稳的步子。虽然走得并不很快,但一路上并没有停息,仍然在极力地赶着路。

这条路在相隔不远的地方,都设有一个关卡,站岗的国民党士兵和民团团丁个个都荷枪实弹,对每一个过关卡的人都要仔细盘问和搜身,。由于来汉前已经作好了充分的准备,还是很巧妙地通过了一道道国民党和民团关卡的盘查。

严峻的革命斗争形势下,年仅25岁的郑位三愈发显得沉着老练。

九月暴动失败后,郑位三住在北乡的一个小山村里,他痛定思痛。早晨,他站在山岗上,望着雨后初升的太阳,思绪如山雾一样升腾翻滚;夜里,他经常辗转睡不着觉,于是穿衣起来,抱着旱烟猛抽了一阵,烟雾呛得他不停地咳嗽起来,他于是拿起了笔,沙沙地在油灯下赶写报告。他一边写,一边皱着眉头,陷入深深地沉思之中。

“黄安九月暴动由于组织不力,敌我力量悬殊,在短短的几天后便失败了,我农协会组织遭到了国民党军队的严重摧残。

九月暴动虽已失败,但我仍然认为这里的群众基础较为深厚,革命意识较为浓烈,而且尚有相当数量的地方武装可以发动。

黄安到七里坪地区革命群众有上万人,枪支30余条,现有农民自卫军武装百余人,武器30多支,这支队伍仍尚未遭到破坏,麻城北部地区有人民自卫军共百人,快枪七十多条,也能够号召革命群众两万余人,黄麻周边地区还有一些零星的群众武装可以利用,只要扩大暴动范围,集中武装力量,有这么大的群众力量作基础,我相信革命一定会成功的。”

郑位三的信送到长江局之后,罗亦农书记马上决定在黄麻地区开辟新的暴动区域,,并责成郑位三立即来省委汇报工作,组织黄麻地区具体的暴动事宜。

郑位三接到罗亦农的来信后,兴奋不已。于是,他向曹学楷、吴焕先、戴克敏作了具体的工作安排之后,立即带着戴季英、戴季伦等几名县委成员火速赶赴省城汉口汇报工作。

此时,郑位三一行九人,正走在黄泥的简易公路上,步履并不轻松。郑位三一边警惕地注视着路上的一切动静,一边催促戴季英他们加紧赶路。

黄昏,郑位三一行人分批到达汉口,住在汉口临江的一家简易旅馆里。

刚刚放下行李,郑位三马上派通讯员与当地党组织取得联系,并要求他们及时联系省委。

一切安排妥当后,郑位三便赶忙伏在油灯下,给省委再写一份报告。他铺开稿纸,拿起笔,冷静地思索了一小会儿,便沙沙地写了起来.......

报告写完之后,他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伸了伸腰,放松一下自己的筋骨。此时,他却完全没有睡意,于是便对同室的戴季英说:“走,我们到街上去转转再睡!”

夜里的汉口街花灯绽放,五彩虹霓,店铺像一个个张开的大口。生意虽然冷清,但各式各样的招牌下,仍不失都市的繁华热闹景象。各色的行人在街上穿行着,身着黑衣的巡警手提警棍在街上慢悠悠转悠,不时拿一双贼眼四处瞧瞧,在街巷的角落里,偶尔有两三个穿着艳冶的女人游荡在那里,拿眯眼在招徕顾客。

郑位三无暇欣赏汉口的夜景,便撇进一家小吃店内分别要了一碗汤圆和热干面吃了起来。

不时,有呼啸的警车从大街上驰过,行人一阵惊慌失措之后,又马上处于一种短暂的宁静之中。

“这大概又是国民党在疯狂地捕杀革命者了。”郑位三想。于是便对戴季英说:“吃完了饭我们早点回去休息,明天还要向省委汇报工作呢!”

戴季英点了点头。于是二人便匆匆地吃完了剩下的几个汤圆和一点面条,抹了抹嘴,便匆匆地回到旅馆里。

第二天早晨,汉口地下交通站便传来消息,让他们吃完早饭后立即到指定地点向省委汇报工作。

他们一行人于是便匆匆地吃了口饭,分乘几辆黄包车赶至汉口法租界内,通过对上事先交代的暗号,一位50多岁的看门老头便把他们带到22号楼上。

25岁的中共长江局兼湖北省委书记罗亦农听说鄂东北来人了,一大早便等候在这里。此时,罗亦农见他们一行人走了进来,马上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快步走上前,用一双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握住郑位三的手,热情而豪爽地说:“你们终于来了,快,快请坐,鄂东的形势如何?”

郑位三向他一一介绍了同行的另外几个县委同志。罗亦农也把在座的黄赤光等几位省委领导介绍给他们。

生得浓眉大眼、身材魁梧的罗亦农,深邃的眸子里透出严峻的目光,头发略微向后梳拢,嘴唇略有些外突,他穿着一件毛呢中山服,完全是一副学者的派头。这位出生于湖南湘潭、曾留学苏联、领导过省港大罢工和上海武装起义的年轻的长江局领导人,此时正在紧密地筹划着武汉同盟总罢工和鄂南农民暴动。当他得知黄麻九月暴动的领导人来汉之后,便一大早来到这里等候。

郑位三从皮包里拿出昨晚赶写的报告,递到罗亦农手中,并把黄麻地区的具体情况详细的向罗亦农作了汇报。

罗亦农一边耐心地听着,一边认真地做着笔记,不时还微微地点点头,眉宇间露出沉思之色。

最后,罗亦农放下笔,很郑重地说:“目前的形势,大家心里都应该有一个清楚的认识,那就是现在资产阶级已经彻底叛变了革命,小资产阶级也动摇不定,国民党成了资产阶级的代表,大肆屠杀我工农革命群众,两党已成水火,为了继续革命,党决定发动两湖秋收暴动,以武装的革命来反对武装的反革命,只有拿起枪杆子,起来与反革命坚决地斗争,革命才有前途和希望。目前,湖南在毛泽东的领导下,秋收暴动已经造成很大的影响,已经拥有一个师的兵力,声势波及到安源周边十几个县市。我们湖北的农民暴动也要火热的搞起来,声势越大越好!”

接着,罗亦农用信赖的目光望了望这座的各位,拿出两份中共中央通告和鄂南农民暴动计划,顺手递给郑位三,然后点燃一支烟,猛地抽了两口之后,说:“鄂南的吴光浩、侯中英、曹大骏、叶金波等几位同志正在积极筹划暴动,你们可根据中央指示精神,参照鄂南暴动计划,组织鄂东农民暴动!”

郑位三看完报告后,顺手把报告递给其他的几位县委成员,说:“暴动的组织工作我们回去积极筹划,只是具体暴动的军事指挥方面我们还缺乏这样的人才和人力,缺乏一定作战经验的指挥干部,省委是不是能够指派具体的军事指挥员来鄂东工作!”

“省委当然应该考虑这个问题,不但在军事指挥上,在组织领导上,我们还要补充力量,你们要相信省委,你们回去之后,要把工作做得更为细致扎实,要广泛地发动群众,组织起农民自卫军,暴动要有自己的武装力量,赤手空拳不行,必须要有自己的武装,省委会及早并尽力多派一些人手来协助你们的工作,包括军事指挥人员!”罗亦农满怀深情地说。

最后,省委和黄安县委就暴动的组织领导情况以及暴动的经费问题进行了商谈。整整谈了几个小时。

罗亦农最后说:“同志们,回去之后,要深刻总结九月暴动失败的教训,特别是群众工作要做得细致一些,准备工作要充分,尤其是要加强组织领导工作,动员群众一切力量,要建立起一支自己的武装,用武装的革命力量来反对反革命的武装。关于暴动经费问题,你们县委可以留一位同志在汉口具体筹集一些,我们省委再尽力解决一部分,以保证暴动的顺利进行。”

会后,郑位三他们几位分批乘坐黄包车回到自己居住的旅馆之后,郑位三又对今后的县委的具体工作做了细致的安排。决定自己先留在汉口筹集暴动经费,其他的同志第二天迅速赶回黄安县,筹备暴动的前期的准备工作。[1节完]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