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朦中的城镇化之路


——就中国推进城镇化谈看法


最近一段时间,我国的不少城市都深陷于雾霾笼罩之中,不但让城里人为毒雾而恐慌,也让深居大城市高楼大厦中的既得利益者们心急火燎;不知深陷迷雾中的人们,是否想过出现这种问题之原因呢?是否想过城镇化之路该怎么走呢?


那些为今天的毒雾围城大惊失色,并积极为如何治霾呐喊的权贵、高参和有钱人,是否想过过去自己是否也为今天的毒雾围城,为今天的山河污染立过功,买过力呢?是否想过要为今天的结果负点责和出点力呢?是否想过今后该总结经验教训了呢?


在这几十年,政绩和追富,已成为中国各级执政者的执政理念,并定为选拔和用人的考核标准;于是比拼搞政绩工程,争拼提高GDP数字,竞拼宣扬各自的政绩,也就成了大小掌权者在任期内的最大目标和最优先选项;唯有后果谁都不会去想。


为了政绩工程,各地的决策者不顾本地有没有实力,不顾需要不需要,都竞相争搞各种好看而不中用的宏伟广场,标志性建筑,和各种豪华的楼堂馆所,也包括各种华而不实的豆腐渣工程。


而在各种华而不实的政绩工程,如雨后春笋般的出现在华夏大地时,那些年久失修,老旧破烂,过时落后,已经起不到应有作用的,却能实实在在为百姓造福的水利设施,教学校舍,乡村道路,乡镇医疗设施,城市普通职工住房等等利民工程,却无人管无人问。


为了致富和GDP数字,各级决策者和献计者,不顾国情和后果,不吸取西方发达国家之前的教训,一味的照搬西方的所谓经验做法,不但大搞贪大求洋的大工程、大城市、大开采,还争相上高能耗、高消费、高消耗、高污染的各种项目;而且为了尽快赚钱得利,各级都有意暗中放松监管。


于是,祖国的资源和土地耗光了,国家的大量耕地、水源、山河、湖海、空气也被污染和毒化了,大城市雨天成泽国,晴天变雾都,种田人吃毒米,水乡人喝毒水,矿难频发成常事,各种事故多得让人麻木。


如果当初,不贪大求洋的集中精力和财力往大城市挤,大城市的房价会这么高吗?大城市会发生雨天变泽国,晴天变雾都吗?城市人会有车不能上路吗?


如果当初,在考虑发展经济时,不要只顾政绩而不顾后果的乱上项,乱开发,我们国家的有限资源会这么快的耗尽吗?我们的环境污染会有如此严重吗?又那会需要今天再拿人民的血汗钱去为既得利益者之过买单呢?


如果当初,不要只顾学洋人为富人和权贵着想,大肆鼓吹造轿车,买轿车,而多考虑一下普通民众的出门需求,提前大力发展城乡公共交通事业,又那会有今天的交通堵塞,今天的限车出行,和今天的PM2.5恐慌呢?


习李新政上台之后,看到了这个问题,也准备尽快改变这种只顾政绩,不顾民生之状况,并提出了不以GDP衡量政绩,加速企业升级改造和污染监管与治理的主张,这是明知之举,也是正确之举。


问题是,二三十年的只顾政绩,不顾后果的纯经济主义思维造成的严重后果,如今由新政来亡羊补牢,恐怕也不容易,这与长期养腐容腐造成的恶果一样,要改正它,不但要耗费大量的精力和时间,还得耗尽大量国家之财力,这学费也太可怕了吧。


过去那些为了创造政绩的,为了发财致富的,为了扬名得利的,他们到是升官的升了官,发财的发了财,扬名得利的扬了名得了利,却给后人留下了各种恶果者,他们到是可以一拍屁股享清福去了,但本就是受害者的广大国民,却还得为他们的学费和得利买单,这未免太不公平了吧。


我至所以在谈对搞城镇化的看法之前,用回顾事实之方式指出过去的问题,目的就是想提醒我们的高参精英和决策者,在规划和实施城镇化时,别再象过去那样不顾国情民意,只顾贪大求洋和好看,而再给后人留下麻烦。


专家们说,城市化能集中资源,节省发展成本,这点从表面上看似乎有理,尤其是对象西方国家那种地广人稀的国情来说,的确城市化能节省发展成本。问题是,我国的国情正好与他们相反,我们是人多地少,一集中往往就是几百万,上千万人的**都市,如不限制,城市就会越来越大。


城市大了,管理城市的成本,就会随着人口的增多而大幅增加,这就等于抵消了大部分好处;如果加上大城市常有的各种病端,如高通堵塞,垃圾处理费用大,治安难和治安费用大,污染集中而严重等等城市病端,也许两者相抵,好处也就没有了。


再说,搞大城市化还有三个潜在的巨大隐患:一是由于历史原因,城市往往都建在交通便利的平原上,河流与海岸边,而这些地方,正是一个国家的大片良田所在之处,发展大城市必然要吞噬掉大量良田,这对人多地少的中国来说是一种灾难。


二是大城市人口集中,且人员众多,使得整个城市空气污浊,且不流动,形成热岛效应,象个高温高湿的病菌培养箱,加上人员流动频繁,极易爆发大规模恶性传染病,且极难控制。


三是把人员(尤其是人才精英),和各种高科技基础设备资源集中于大城市,这在并不太平的世界形势中,可以说是一种危险的赌博,一旦爆发战争,如果我们没有能力保护这些城市,其损失是无法估量的。


解放初期,正因为我国采取了分散布局,美帝苏修才不敢侵略中国,也是中国用少数核弹就能吓阻美帝苏修之原因所在。因为他们知道,中国当时分散布局在战争中的优势,而他们高度城市化在战争中的致命缺陷。


搞城镇化与搞改革开放一样,其本身并没有错,问题是看你如何理解和如何搞,大方向不错,并不等于理解和决策不会错,也不等于各级执行者都不会出问题,这些过去都有事实摆在那里。


所以说,我们搞城镇化,决不能贪大求洋的搞大城市化,而应该搞以省城为中心,以地县城市为依托,以现代化乡镇小城市为基础,以中小城市为主体,有利于城乡均衡发展为前题而进行均衡布局,这才是正确的城镇化之道。


农村的城镇规划建设,应根据人口密度,自然条件,从有利于城乡同步发展,有利于利用和保护耕地,有利于农民就近进城打工,就近进城安家立业,方便不愿放弃耕地山林的农民,能方便回乡照顾家人和财产等方面考虑,规划一些较大的乡镇小城;不然的话,城市化了,耕地山林就荒废了,今后中国人吃什么?


乡村能不能发展,农民能不能致富,关健不在是不是能否城市化,和农民是否能成为大城市的居民,关健在他们能不能得到与城市人同样的代遇,得到同样的发展机会和条件,这才是最重要的。


象华西村那样的一些乡村,通过集体办企业让农民致富,不是很好吗?我想,象这样发展了的农村,和致富了的农民,他们还会想进大城市吗?肯定不想;所以说,农民要进城,并不等于农民想进城,而是因为农村被执政者遗忘了,农村太落后、太贫穷了,又无人邦助他们发展,所以才不得不进城市谋生的。


所以我认为,搞城镇化,要立脚在为民致富上,为农村实现现代化之基础上的人性化之城镇化,而不是少数人的想当然和乱学样的人为之城镇化;是要既看到城市化之好处,也要看到城市化之坏处,再根据民情国情进行优化出来的城镇化,这才是最好的城镇化。


如果我们搞城镇化,又象以前那样只顾政绩,不顾民利,只顾眼前,不顾后果,这样是搞不好城镇化的,甚至又会象原先一样,给后人留下大麻烦。




大直言 2013.12.13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