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亡秦者胡也”

秦始皇是一个有着强烈危机感和忧患意识的帝王。大秦帝国是在暴力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自建国以来,大规模的暴动从未间断过。因此,一统天下后,秦始皇不但没有陶醉,相反却一直为谋求大秦帝国的长治久安而忧心忡忡。

为了帝国的安定长久,秦始皇在完成统一大业之后的第二年,即始皇二十七年(前220年),开始了贯穿其一生的巡行,其足迹几乎遍及整个中国,这在交通高度发达的今天也漫长得令人生畏。

起初,秦始皇希望自己能够长生不老,或许他认为这样才能保证帝国的长治久安,这让他对求仙问道以及寻求长生不老之术的兴趣越来越浓厚,因此,他的巡视还有一个目的就是寻找长生不老之术。后来因为寻药不得,才转而希望帝国在自己的子孙手中传递万世。在这种大环境下,一批方士聚集到了秦始皇的身边,其中有一位名叫卢生的方士尤其得宠。卢生本是燕国人,虽然只是一个方士,但对秦始皇的施政产生了非常重要的影响。说到秦始皇的残暴统治,都绕不开两件事,一是修长城,二是坑儒,这两桩事都与卢生有关。

始皇二十九年(前218年),他在东巡的过程中遇刺,虽然幸免于难,但受到的打击非同小可。过了不到两年,他在咸阳微服巡行时再次受到袭击。更恐怖的是,这次危险发生在首都咸阳,这件事带给他的恐慌可想而知。

严重的危机感让秦始皇对神秘主义更加倚重,他急于找出威胁秦帝国的准确原因以及与自身安危有关的症结所在。始皇三十二年(前215年),卢生欺骗始皇说,他可以见到仙人。于是始皇派他去求仙人指点未来的发展方向。卢生此去没有任何收获,只是带回一堆肉麻的阿谀奉承之辞。始皇需要的不是这些,而是对巩固政权真正有益的东西,于是他再派卢生入海求仙。这次,卢生带回来一本谶书,书中有句谶语:亡秦者胡也。

这本是卢生为逃避罪责而编造的谎言,不想却引发了中国一场空前的战略大震荡。

秦始皇相信了这句谶言,并且认定这个“胡”就是位于北边的胡人,即后来的匈奴,当时称西戎。可以说,秦国的早期建国史就是一部与胡人的斗争史。秦昭襄王时,胡人威胁到秦国的北部边境,秦国出于东进的考虑,对胡人采取了筑城防守的策略。而秦穆公作为战国时期的霸主,也主要是霸西戎。秦始皇统一全国时,匈奴人逐渐由一盘散沙汇合成一个较为统一的国家,实力也有所增强。当时双方边境相对稳定,秦军与匈奴间没有大规模的冲突。这一方面是因为秦军善战,匈奴人不敢轻易挑衅。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匈奴强敌环伺,西有大月氏,东接东胡,南临强秦,个个都不好惹,匈奴不敢轻举妄动。按照当时的情势,如果秦始皇不主动挑起事端,匈奴是绝不敢轻易南下的。

秦始皇是个有雄才大略的帝王,他早有征伐匈奴之心。始皇二十六年(前221年),也就是秦国刚刚完成统一时,秦始皇就有意趁热打铁,一举收服匈奴,但因为受到丞相李斯的强烈反对,只好暂时作罢。

此时,卢生献上的谶书让始皇再起雄心,他立刻派大将蒙恬率领三十万大军北征匈奴,把匈奴逐出河套赶到阴山以北。始皇此举还有一个原因,即,中原局势一直不稳,让他感到秦帝国处于威胁之中,却又找不到威胁来自何处。这让他陷入极大的恐慌之中,这种恐慌需要有地方发泄,卢生带回来的这句谶语正好让他找到了可以发泄的方向,他认为找到了打击目标。

秦军对匈奴此战,表面上看来大获全胜,但正如李斯当年所指出的那样,胡人居无定所,没有城池需要守,也没有财富需要保护,所以秦军的胜利不但没有实际收益,反而劳民伤财,还为自己引来了麻烦。

匈奴人善骑射,一马平川的地方适合他们行动,为了有效地防止他们的侵扰,秦始皇决定修筑长城,以绝胡人亡秦之患。于是他不惜血本,征用七十万劳工,历时多年,修筑了临洮(甘肃岷县)到辽东,长达一万多里的长城。秦始皇不仅把赵、秦、燕、韩等国的旧有长城连成一线,又增筑扩充了许多部分,同时还修建了直道。他的想法是,长城可以抵御北方胡人的侵略,保证秦不为胡所灭,而直道可以使秦国的骑兵在三天三夜之内直抵阴山,给胡人以致命一击。

从军事角度来看,用城池来限制善于骑射的匈奴人不失为一种有效的办法。在今天看来,长城也是一项了不起的奇迹。但是,在生产力尚不发达的秦代,修筑长城对秦帝国的黎民苍生来说是一场彻头彻尾的灾难与劫难,为秦帝国的最终灭亡埋下了祸根。

秦始皇死后,他的二儿子胡亥设计害死了长子扶苏夺得帝位,称为二世皇帝。二世继位后,横征暴敛,变本加厉,终于引发农民起义。大秦帝国最终亡在二世胡亥手中,这种巧合让人们又想起了那句“亡秦者胡也”的预言。汉朝大儒郑玄曾对“亡秦者胡”加过注解,称这里的胡指的不是胡人而是胡亥。这种事后诸葛亮似的解释,不值一哂。但笑过之后不免感慨,正如杜牧那篇传诵千古的《阿房宫赋》里所说:“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亡秦者非胡人,也非天下,而是秦自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