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他是毁灭者还是缔造者

汗青史学社 收藏 25 11130
导读:[size=18]

他是毁灭者还是缔造者

他是毁灭者还是缔造者

就在1400多年前,在中国大地还存在着一个叫做鲜卑的名族,他们马上安家,他们居无定所,他们生性自由,豪气凌云。曾经就是这样有一个民族,他们以狼的血性征服了中原大地,是北方的柔然、高车、匈奴、羯族、羌族等民族统统臣服于它的铁骑之下。在那个时代,他们是疯狂的,是荣耀的,是无可匹敌的,每个鲜卑人都万般自信,他们自豪,甚至骄傲,他们仰望星空,他们坚信中原大地将会成为他们的独有的家园,他们甚至坚信南方广袤的土地在未来的某一天也会成为鲜卑人的囊中之物。上天没有让他们失望,不断垂青这个民族。那些年里,他们日夜奋战,他们不怕流血牺牲,只为创造鲜卑人不朽的光荣与梦想。在他们伟大的领袖拓跋珪与拓跋焘的领导下,他们终于在中原大地上建立了自己的国家,在北方的大地上,他们是一匹充满野性的狼,无人敢挑战他们,北方自此属于他们,中原自此有了一个伟大的国家——北魏。也许就是上天注定,中华大地上兴起的这个民族将要在历史的长河中划过一条璀璨夺目的光痕,让无数后人为之惊叹不已。开创神话的人,是鲜卑族的骄子,是中华民族的骄子,他叫拓跋宏,后来的元宏,北魏的孝文帝。

孝文帝是北魏献文帝的长子,母亲李氏是背井离乡的汉人。在北魏王朝有个残忍的规矩,即“子贵母死”,也就是说儿子被立为太子,母亲就要被赐死。孝文帝3岁被立为太子,母亲依旧例被赐死。两年后献文帝禅让,年仅5岁的孝文帝登上帝位。又过了5年,其父被祖母冯太后毒杀,孝文帝刚刚10岁就成了无父无母的孤儿,其童年可以说是悲惨的。然而就是这个没有幸福童年的孩子,最终却成为了北魏帝国的一代雄主,开创了北魏从未有过的辉煌。

孝文帝从小就有着一颗仁爱之心,4岁便亲自为父亲吮吸脓毒,5岁便为接替父亲登上皇位而痛哭流涕,悲不自胜。因此他从小便赢得了满朝文武的支持与赞赏,所有人都相信他将是一代非凡之主。孝文帝自小勤奋,喜好读书,孜孜不倦,在祖母的教导下努力学习汉学,他要自己的实际行动为北魏王朝的光荣梦想而努力。因为年龄尚幼,所以一切大事都是由自己的祖母,千古一后冯太后主管,但孝文帝没有怨言,更没有懈怠,他以自己敏锐的目光关注着祖母对帝国所做的一举一动,从中他学到了作为一个政治家所必须具备的素质和能力。冯太后,自己的祖母,但她却也是亲手杀死其父母的人,孝文帝知道这一切,令人奇怪的是,他并未实行过任何报复,表现出任何不满。就算冯太后对他进行猜忌,害怕他将来会报复自己,对年幼的他多次实行打压,他也毫不在乎。有一次冯太后将小孝文帝关进一间四面漏风的屋子里,寒冷的冬天里,孝文帝只穿着一件单衣,且三天未吃过东西,身体冻得发紫,一点力气也没有,奄奄一息。不但如此,冯太后更是召集大臣商议废除孝文帝改立他人。幸运的是年幼的孝文帝以其独有的魅力已经征服所有人,谁也不愿意废除孝文帝,冯太后只好作罢。此事之后,孝文帝居然没有丝毫的叛逆之举,对祖母尊敬如初。也许这就是孝文帝,他知道北魏帝国需要祖母,为了北魏他愿意放下所有的仇恨。或许在他心里他是因为畏惧而选择了忍耐,但一个小孩子能有这般的忍耐力,受如此大痛如此大辱却没有表露真性,这确实不能说不让惊奇。不管怎么说,这一切都证明了孝文帝是一个不寻常的人,将有一段不寻常的人生。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在那么寒冷的天气里三天未吃东西居然没死,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抓住这个机会,他绝不会放手,他要坚强地活下去。在祖母的领导下,北魏实行了均田制,使得北魏的人民的经营能力与经营规模相适应,同时兼顾了平均的土地政策,巧妙平衡了国家公有制与土地私有制,北魏大量的无主荒田得以应用,北魏的粮食产量年年大增。接着是“三长制”,班录制,这一系列的措施都让北魏王朝变得越来越文明,越来越繁荣,北魏从此已不再是当初的五胡之一了,不再是野蛮与凶残、不知礼仪的代名词了。年少的孝文帝默默注视着这一切,他所有的举动就只有两个字,支持。他知道这一切都是对的,他决定陪着祖母走下去。孝文帝24岁那年,冯太后去世了,临死时,一生叱咤风云,从未认输过的冯太后,千古一人的冯太后,望着她一手培养的孙子,一手缔造的繁荣,欣慰地闭上眼睛。那一次,孝文帝哭了,是那般的撕心裂肺,也许很多人都会认为他是装出来,但我相信他是真心的,虽然祖母曾经给他带来无数次痛苦,但他深深地明白,是祖母教育了他,成就了他,缔造了今日的北魏,作为一个宽容明理仁慈的君王,他是真的泪流了。祖母走后,祖母的一切遗愿,他都为祖母实现了,这就是孝文帝,一个让人惊叹不已的孝文帝。孝文帝,对天起愿,他将沿着祖母开创的道路一路走下去,不管前方的路有多难,他都不会回头,他要汉化鲜卑。

孝文帝之前的首都在山西平城,处于农耕地区与游牧地区的过渡地带,然而平城地处恒山以北,对于依赖中原农业财政收入越来越严重北魏帝国来说,交通极为不便,且平城气候条件恶劣。于是孝文帝决定迁都洛阳,为的是让北魏更好接受汉化,获得更好的生存与发展环境。迁都的过程,是常人无法想象的艰难,北魏贵族官员几乎都不同意,但孝文帝还是做了,他决定的事绝不会放弃。公元493年,孝文帝下诏南征,举国哗然,文武官员一致反对,可是都无济于事,孝文帝还是率领三十万步骑在阴雨连绵的深秋踏上了南征之路。日复一日,一个多月过去,雨还是没有停下,当走到洛阳之时,士兵们早已疲惫不堪,但孝文帝还是下诏继续南进。所有都知道如果带着这样一支疲惫之师去南方大战必然失败,但孝文帝依旧毫不退后。所有人都不想北魏百年基业毁于一旦,不想去送死,于是大家跪在泥泞的地面上,恳求孝文帝不要南征了。这时孝文帝终于演完了戏,对大臣说道,如果不愿南征就迁都洛阳,虽然大家依旧不想迁都,但是大家更不想死。于是,孝文帝成功了,北魏的新纪元由此拉开。

迁都洛阳,孝文帝完成一件所有人都无法完成的伟大业绩。接着孝文帝对鲜卑族展开了一系列的汉化措施,让鲜卑人说汉话,易汉服,娶汉妻,改汉姓…这一系列的措施,说起来简单,但实行起来的困难只有孝文帝自己能够体会到。为了这一切,他付出了常人无法想象的精力。从前孝文帝在大臣们心中是仁慈的,而今所有都害怕他,也许你只因为说了一句鲜卑语就有可能罢官杀头。为了汉化,为了改变落后,为了改变愚昧,为了改变污浊与野蛮,孝文帝从不放松,一直强硬地推行着他的改革措施,甚至为此亲手杀了自己的儿子。正因为他的努力,北魏开始一天天变得强大,变得文明,以致那些以华夏正统自居的南朝人都无法与其相比。

在这一生,他的梦想只有一个开创一个崭新的北魏,带着北魏的铁骑跨过淮河,踏过长江,征服南朝。在汉化的同时,他抓住每一次有可能的机会南征,每一次都亲自带兵,每一次冲锋在前。因为南征,孝文帝的身体越开越虚弱,所有人都知道战争耗尽了他的精力,但他却从未想过放弃南征。公元499年,孝文帝身体已经病入膏肓,但依然拖着病体继续南征,这也是他此生的最后一次南征,他不想把这个难题留给他的后人。这一次北伐开始不久,孝文帝虽胜,但他病情恶化,已经无力南征,被迫北还。四月,孝文帝死于谷塘原,年仅33岁。就这样,孝文帝再也无法南征,永远不能看到那滚滚的长江水。孝文帝带走了一声叹息,一段不舍与遗憾,带走了北魏人民的希望与梦想。

孝文帝缔造的北魏是一个了不起的国家,直到北魏被灭的前夕,北魏的都城洛阳仍然比南朝都城建康繁荣百倍。有人认为孝文帝是北魏帝国的毁灭者,认为正是孝文帝汉化措施,让鲜卑人失去了自己的血性,失去了其天生的尚武精神,认为正是孝文帝改革措施引发了鲜卑化与汉化的矛盾,间接导致了六镇起义,最终导致北魏的灭亡。 但这并不能掩盖孝文帝的功劳与伟大,事物发展总是要经历一个无比曲折的过程,孝文帝他已经走在历史的最前沿,开创一个繁荣的大帝国,开启了民族融合的里程碑。汉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孝文帝他看到这一点,深深地明白:“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6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热门评论

2楼 聊聊天解解闷
得了吧,鲜卑人的直系后代锡伯族还在呢,魏孝文帝“汉化”改革20多年北魏就灭亡,拓拔一族被北齐皇帝高洋斩尽杀绝,其”汉化“改革的全部内容被北周宇文氏全部废止,不仅如此,在北周宇文氏统治下,汉人都要鲜卑姓,北周的官方语言也是鲜卑语,《颜氏家训》记载“我有一儿,年已十七,颇晓书疏,教其鲜卑语及弹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无不宠爱,亦要事也。”

汉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中国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占统治地位的异族“汉化”成功的例子,所谓的“汉化”是清末梁启超这些文人为了劝阻革命党人不要暴力推翻满清搞出来的,结果是满清还是被暴力推翻了.

所谓的“民族同化”指的是一个民族或其一部分丧失本民族的特征而变成另一个民族的现象。锡伯,羌,氐,蒙古,满这些民族都还在“汉什么化”啊??

他们现在都写汉字,说汉语这就够了,你现在去找个能写满文的满人来看看?100个里不知道能找出一个不。

一滴水只有融入大海才有不干涸的危险,民族融合就是这么形成的。汉化并不是民族特征的消失,而是文化的认同。

得了吧,鲜卑人的直系后代锡伯族还在呢,魏孝文帝“汉化”改革20多年北魏就灭亡,拓拔一族被北齐皇帝高洋斩尽杀绝,其”汉化“改革的全部内容被北周宇文氏全部废止,不仅如此,在北周宇文氏统治下,汉人都要鲜卑姓,北周的官方语言也是鲜卑语,《颜氏家训》记载“我有一儿,年已十七,颇晓书疏,教其鲜卑语及弹琵琶,稍欲通解,以此伏事公卿,无不宠爱,亦要事也。”

汉化是不可逆转的趋势??中国历史上根本就没有占统治地位的异族“汉化”成功的例子,所谓的“汉化”是清末梁启超这些文人为了劝阻革命党人不要暴力推翻满清搞出来的,结果是满清还是被暴力推翻了.

所谓的“民族同化”指的是一个民族或其一部分丧失本民族的特征而变成另一个民族的现象。锡伯,羌,氐,蒙古,满这些民族都还在“汉什么化”啊??


2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