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中印自卫反击战--奇袭略马东

俺飞起一脚 收藏 27 22700

买了新房。对门是谁一年多不知道。一日晚间新闻时段房门敲响。开门见一气质上佳中年女子,她羞涩婉言我是你的邻居,麻烦你给看一下我家怎就没电了。我过去看了一下,只是空气开关跳闸。

我第一次知道了邻居是一高校教授,第一次见到了跟着她过的她的老爷子。老爷子1962年参加过中印反击战。那都是两家来往多了聊天知道的。

下面是俺根据老爷子口述整理出的他那次亲身经历的故事。

61年,我16岁,高中还没毕业,听说蒋介石要反攻大陆,热血往上一涌,对父亲说:我不考大学了,要参军去保家卫国。父亲家世代书香门第,他是大学教授。听到我的话,只问了一句:“你真下决心了?”没有再说别的。

我的事迹很快被中学报到区里,被树为新一代革命青年的先进典型,然后被军队某院校破格录取。进校后,按照惯例,先下连当兵一年。刚到连里,正赶上部队被派往中印边界。我的心里那叫激动,心说杀敌立功光荣牺牲的时刻总算来到了。可惜后来上面又来命令:我会英语,部队需要我到师部当英语翻译。接到命令,我还真闹了好几天情绪。

一定是那会儿的革命电影看多了。不过,那个年代的人都很单纯,只知道奉献(这最后一句是俺加上的)。

反击战打响,我们师打的第一仗是奇袭印军一个独立旅。那仗打得真漂亮。一个旅几千人,连锅端,一个也没跑掉,连旅长(少将)都作了俘虏。

那个旅守的地方四面环山,车辆开不进去。印军的给养全靠空投。我们拿下旅部,发现旁边的空投场上到处是降落伞,伞包都没来及打开,里面装满压缩饼乾,可见印军确实被我们打个措手不及。

解放军大都是农村战士,看到降落伞上的尼龙绳,好不奇怪:这是啥做的?这么轻,这么软,又这么结实。细细的一根,吊个大活人都拉不断。两节绳头放到一块,划根洋火一烧,就能连成一根。收缴伞包的时候,不少战士悄悄拿匕首把尼龙绳割下来塞到兜里背包里,准备将来带回村里家里,挂衣服扎口袋绑西红柿架豆子架用。

据说那次打仗之前,印度军队并没把中国军队放在眼里。他们认为,两军相比,无论是武器装备、训练水平还是整体、单兵素质,他们都占绝对优势,所以稳操胜券。想想也是,别的不说,单是他们降落伞上的尼龙绳,我们的战士就从来没见过。不过他们不知道,我们中国虽然贫穷落后闭塞,中国人可并不笨。

我们几个翻译还没来及拆尼龙绳,就被叫到旅部。原来印军败得十分狼狈,旅部指挥设施来不及毁掉,尤其是一套沙盘竟然完好无损地落到我们手里,(俺插话:也说不定是阿三哥认为中国人根本看不懂)盘上清楚地标示出整个地区山势、地形、道路和印军防线的位置走向。

这里再插一句:据说那次反击战,在北京坐阵指挥的是“独眼龙”刘帅刘伯承。据说刘帅分析我方掌握的情报,得出结论,印军防线是“铜头铁尾草包肚”,制定的总攻方案是:全线出击,中段开花。我所在师的进攻目标,正是印军防线中段重阵“凉马通”(地名根据俺记忆音译,做不得数的)。

话说这“凉马桶”,印度投入的守军有四万多。工事密集坚固,轻重武器齐全。印军知道,我们能往这投入的兵力超过五万,也知道我们已经一举歼灭他们的独立旅。可要说我们能拿下“凉马桶”,他们怕是把脑袋赌上也不会相信。

事后回想起来,我们当时如果没有得到那个沙盘,这次战役乃至整个反击战,恐怕真有可能是另一种结局。

我们被招到旅部,因为在沙盘的“崇山峻岭”中,发现一条红色铅笔画的线。我们翻译出旁边的英文说明,原来那是当年一个英国上尉到此探险,雇个几个当地的挑夫向导,走出的一条小路。这路歪歪曲曲,正好绕到“凉马桶”后方。指挥部得到这一情报,非常重视,很快作出决定,命令我们师两万人轻装沿小路强行军,两天三夜插到“凉马桶”背后,于第三天清晨和正面进攻的部队同时向“凉马桶”发动总攻。部队赶紧从当地找来一名“门巴族”(音译,准确与否俺不负责任〕向导,请他带部队沿那小路去“凉马桶”。怎么说服他的,我没有听见,无外乎“事成之后多多给钱”。

说是“轻装”,实际上哪里“轻”得下来?那是喜马拉雅山的冰天雪地,棉衣棉裤大衣不能轻。武器弹药不能轻,小路又窄又险,骡马根本拉不过去。两天三夜的干粮不能轻,行军开路必须的装备也不能轻。我们部队的装备落后,“行军锅”“开山斧”什么的都得带。我年纪小,受照顾,除自己的枪支弹药干粮,额外只扛一把两人拉的大“龙锯”,一些身强力壮的战士扛的是迫击炮筒炮架炮盘,每件都有上百斤。

要是印军听说跟他们打仗的部队抡大斧拉大锯开路,保不齐又是一笑话。

那两天三夜,我们除了吃饭和短时间休息,就是走。走到后来,多累多饿都记不起来了,就记得一个字:困!每次休息,大家往地上一坐,立刻就睡着了。

这一行军,新兵老兵可就分出来了。我们途中趟一道冰河,老兵都脱了鞋袜裤子扛肩上,光着脚光着屁股趟,到对岸再穿上。这样,裤子鞋袜都是干的。反正队里没有女兵。再说,到那节骨眼,就是有女兵,也顾不得了。我下手一摸,河水冰冷刺骨,加上有点掰不开面子,裤子没脱就下河了。

过河往前走没多远,棉裤就冻成两根冰砣。没办法,只好把棉裤脱下来扔掉,穿着单裤往前走,边走边打哆嗦。我们班长身材高大魁梧,心眼真好。看我那狼狈相,把我的枪拿过去扛着。每次休息,他都解开自己军大衣扣子,把我搂在他的大衣里,帮我暖身子。

说是一条“小路”,其实哪里是路,只不过丛林中有钻得过去的缝隙,山崖上有踏得住脚的地方。有一回下坡,窄窄的山路,一侧是峭壁,另一侧是深谷。我肩后扛的龙锯又长又有弹力,几次挂到岩壁上,差点把我弹下山谷。

我说:“连长,我能不能把这锯扔下去,到山底下再把它找回来?”连长说:“扔吧。”结果那锯在山谷里腾腾地弹呀跳呀,到山底下早没影了。我心里明白:连长早知道那锯扔出去就休想找回来,他是照顾我年龄小。那次战斗结束,领导上为我记功时也说:“小王真不容易,小小年龄,刚刚参军,行军没有掉队,打仗也很勇敢,有人亲眼看见他打死N个敌人。”

我到底参加过战斗吗?参加过。开过枪吗?开过。打死过几个敌人?不知道,反正我看见印度兵冲过来,抬起枪,来不及瞄准就扣扳机,看见印度兵倒下去,那会儿大家都在开枪,印度兵究竟是我还是别人打倒的?我不清楚,也不想搞清楚。

那是在快到“凉马桶”的时候,前边突然传来枪声。那是印军的一个暗堡。团长命令部队把暗堡围住,还调我们几个翻译上去喊话,先来“政治攻势”。暗堡是半山横躺着的一棵大树,树干底下是一排枪眼,正好封锁住我们行军的小路。

班长举着话筒喊:“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大部队,你们被包围了。快投降!缴枪不杀,优待。。。”

话音未落,枪眼里射出一串火光,一颗子弹正正穿过班长眉心。

那时才知道,啥叫不怕死。看见班长倒下,我什么都忘了,冲过去扑在班长身上,放声大哭。根本理会不到头顶身边嗖嗖划过的子弹。

团长也火了,大喊一声:“给我烧他狗娘养的!”几支火焰喷射器立刻就把暗堡烧成一片火海。

下面的场面,我一辈子忘不了:火海里一片绝望的惨叫声,印度兵一个接一个从暗堡冲出来,个个身上冒着烟带着火,嚎叫着,一边开枪,一边不顾一切地向我们冲过来。闹半天暗堡很大,里面藏着上百印军。

我端起枪,不停地扣扳机,身边身后几百支手也在不停地扣扳机。好象一瞬间,所有印度兵都被打倒在地上。

事后回忆,发现人在战火中,恐怕什么都来不及想,来不及想对错,来不及同情,甚至也来不及害怕,脑子里只有仇恨,仇恨都集中在枪口上。。。

第三天清晨,天还没亮,我们翻过一座山,终于看到山脚下“凉马桶”的灯火。一路上,除了那座暗堡,没有再遭遇印军,可见印方对这条小路并不重视。就在这时,先头部队报告:向导不见了!

(俺插嘴:呵呵,穿插欧康纳小道,中国军事史上经典杰作之一)

门巴族老乡八成是看到暗堡那一幕,吓坏了,不知到达"凉马桶”后又会是什么情景,所以钱也不要了。他地形熟,别说找条岔路跑掉,就是随便躲进山沟山洞甚至树丛里,我们上哪去找?

离开向导,我们才发现小路找不到了。脚下处处是悬崖峭壁,“凉马桶”近在咫尺,部队却没法下去。

早上6点钟,“凉马桶”方向枪炮声响成一片。显然是正面的部队准时发起总攻。可我们师这两万人还在山腰上打转转。

这时,不知谁想起从独立旅缴来的尼龙绳,赶紧命令战士们交出来,集中到一起,点火烧,接长,几股细绳纽成粗绳,找崖矮些坡缓些的地方,一根根垂下去,战士们抓着绳子往下滑。大约8点种,我们师总算在“凉马桶”后面打响了。

说实话,“凉马桶”战役究竟多么激烈,我并未亲眼看见。在半山腰只听见雨点般密集的枪声和震天动地的炮声,看见我们的迫击炮弹带着硝烟飞向城中。等我们滑下山坡随着部队进城,炮声已经停止了,枪声也变得零零星星。显然,战斗已经结束,印军很快被打垮了。

我是翻译,参加审问俘虏,这才知道,印军研究过我军的战术战例,知道我们在大规模进攻前通常会派小股部队穿插渗透,搞“奇袭白虎团”,所以预先做了准备。可惜他们过于迷信喜马拉雅山天险不可逾越,设想我军可能会事先派小股部队渗透潜伏,人数不可能 太多,更不可能携带重武器,所以只留一个营随时待命。我们的部队刚从后面打响,那个营就扑了过来。可惜他们万万料不到,从后面包抄过来的竟是一支两万人的大军。

前面说过,那次反击战,军委制定的指导思想是:斩头断尾,中心开花。“凉马桶”正好是印军防线的中心。这里被切断,印军全线首尾不能相顾,防线立时崩溃。更重要的是:我军在“凉马桶”和印军防线之头--“瓦弄”都实施大规模长途迂回穿插,部队仿佛“从天而降”,把印军的“胆”吓破了。他们不知道中国军队是从哪出现的,更不知中国军队还将从哪出现,于是就出现了人们广为传说的那种场面:枪声一响,印度军队撒腿就跑,追都追不上。

可惜的是:我们师在山腰上耽误两个小时,没能和正面部队同时打响,印军指挥官有时间坐直升飞机逃跑,印军也有时间烧毁粮仓。前面说过,我们师只带了三天的干粮,不知是不是师长算准我们能吃“凉马桶”印军的粮食。结果城里七个粮仓,被印军烧了五 个。另外两个粮仓里存的是什么?想不到吧?全是腰果。我们起初不知道那是什么,几个四川兵不知是从前见过还是不懂装懂:“这是印度花生米,弯弯的,好吃。”我们在“凉马桶”住了七天,吃了五天腰果。第六天,我们的给养才运上来。打那以后直到现在,我看见腰果就恶心。

想想也是万幸:还好印度独立旅被端锅时没有“凉马桶”这两个小时喘息,否则只要哪个老印在那沙盘上抡几锤,我们就不知道 今天能不能在这里吃腰果了。

(哈哈,总算想明白“凉马桶”是哪里了,略马东!:)


本文内容于 2013/12/15 20:29:59 被俺飞起一脚编辑

28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楼主你就扯蛋吧。

首先那年代,年青人是学的俄语不是英语(我家老爹是62年毕业的大学生,他只会俄语,他说当年他们都学的是俄语)。

二、我军当年的装备并不差,是半自动和部分自动步枪。印军还在用手动步枪(他们新装备好象还没来的及换装,印度人办事效率极低,这也是他们倒霉之处)。

三、迫击炮不算重武器,单兵背负没问题。炮架底坂都只有几十公斤。炮筒也只有几十公斤。不过要过高山的话,恐怕是个问题。

四、印军的兵力配置完全错误。

印军旅长是准将,不是什么少将,迫击炮没有说的那么重,即使有,一个人也是肯定背不动的,就算分解也背不动,你那里可是高原。印军没有什么独立旅,防守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首先军事意义不大,其次汽车都开不进去,那说明地势之险要,印军都是猪吗?共军怎么打进去的?还有,一个暗堡藏几百人,这么大的暗堡得修多久?一个暗堡就藏一个连甚至更多,那这片地区得多少印军防守?还有印军都是猪吗?接连遭遇打击,连对方穿插偷袭的兵力都摸不清?没有无线电?就留一个营预备队?要知道穿插成功的基本保证是不恋战,连续在穿插过程中遭遇印军几乎可以肯定行动会失败。还有空投场也是笑话,笔者没有基本军事常识,在一个盆地地形空投,四面环山,运输机不可能低空空投,高空空投会那么准确?都投到空场上,而且还没来得及收伞就都跑路了?

10楼 jiafeimaocat
印军旅长是准将,不是什么少将,迫击炮没有说的那么重,即使有,一个人也是肯定背不动的,就算分解也背不动,你那里可是高原。印军没有什么独立旅,防守一个四面环山的地方,首先军事意义不大,其次汽车都开不进去,那说明地势之险要,印军都是猪吗?共军怎么打进去的?还有,一个暗堡藏几百人,这么大的暗堡得修多久?一个暗堡就藏一个连甚至更多,那这片地区得多少印军防守?还有印军都是猪吗?接连遭遇打击,连对方穿插偷袭的兵力都摸不清?没有无线电?就留一个营预备队?要知道穿插成功的基本保证是不恋战,连续在穿插过程中遭遇印军几乎可以肯定行动会失败。还有空投场也是笑话,笔者没有基本军事常识,在一个盆地地形空投,四面环山,运输机不可能低空空投,高空空投会那么准确?都投到空场上,而且还没来得及收伞就都跑路了?
13楼 永远的地平线
确实是一个少将被俘虏,一个准将被击毙。过去出过一本书叫《喜马拉雅山的雪》讲的就是对印还击战。楼主记叙的差不多应该是实事。-

--------------------------------------------

团长也火了,大喊一声:“给我烧他狗娘养的!”几支火焰喷射器立刻就把暗堡烧成一片火海。

下面的场面,我一辈子忘不了:火海里一片绝望的惨叫声,印度兵一个接一个从暗堡冲出来,个个身上冒着烟带着火,嚎叫着,一边开枪,一边不顾一切地向我们冲过来。闹半天暗堡很大,里面藏着上百印军。

我端起枪,不停地扣扳机,身边身后几百支手也在不停地扣扳机。好象一瞬间,所有印度兵都被打倒在地上。

================从这段老兵回忆就可以看出毛子新片《斯大林格勒 3D》里面火人镜头的胡编滥造。

被俘虏的是印度准将达尔维,根本就不是少将。而且,中国军队向敌后穿插的是一个团和两千藏族民工,而不是一个师。很多老兵所处的地位比较低,根本不了解整个战争的全貌,为了让自己的故事能讲圆,就胡编。几百人站在一起开枪的场景,根本不可能在战场上出现。

21楼gyslk

这篇东西是瞎编的,

1、光从部队编制来看就是错的,我国50年代~80年代初(第一次裁军)的时段内,部队没有旅级编制,不设旅的,团上边就是师了。

2、高中毕业的英语能当翻译?简直笑话。那是的中学大多数是学毛子话,学习英语的中学生只有20%不到,而且按大纲,即使高中英语也只能掌握2000词汇不到,其中还有没有用,政治思想套话用词,而且书面语占90%以上,口语很少,口语学习电化硬件环境极差,普通中学没有录音机,大城市重点中学有点英语学习的林格风唱片,教育部连配套的课本英语教学唱片业没有制作发行。

高中生那点水平能做翻译?


印军指挥官有时间坐直升飞机逃跑

+++++++++++++++++++++++++++++++

我从父亲那听到的是,坐飞机跑的是印度国防部长辛格。

关于那个暗堡也说法不同,我父亲的说法是先头连事前已侦查发现了这个据点,摸清了敌兵力是一个排,可以绕路不走据点控制的地域通过,但要再涉水渡一次冰河,当时已经极接近攻击发起地域,部队极为疲劳,尖刀连连长认为该据点一个冲锋就能拿下,没有必要再过冰河多花一个小时,于是没有请示报告就直接发起攻击,没成想据点印军训练有素抵抗顽强,打了两小时才予以解决,部队通过据点后是以冲杀的方式进入略马东的,速度和5公里越野跑的速度差不多,仗是边冲边打的,没有停歇,从俘虏那得知,来视察的国防部长辛格的飞机半小时前才刚起飞,这和楼主说的山腰耽搁两小时的说法也不一样,事后该连长被枪毙。

感觉印度人的观念里战术概念较强,后方据点一丢,就都认为大势已去抵抗毫无意义了,于是就各显神通逃命去了,我们部队因为已经暴露意图,知道荣誉不保,所以边拼命的冲边向一切他们感兴趣的东西乱扫,一秒都不敢耽搁,前边的印军向满山遍野的羊群一样奔逃,遇到狭窄处,前边自然就慢,后边的见追近了就跪地举手,我们的士兵也没空搭理,只管拼命的冲,过后那些跪地上的看看环境又安全了就又钻山里去了,那些漫山遍野的印度兵反正没被抓到多少,就像冰雪融化了一般,事后各部队又组织部队到山里去搜山...........

27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