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人的大屠杀

yangjl4259 收藏 5 3417
导读:这里记载了一组组血淋淋的数字。每次战争,都有那么多无辜的百姓被杀,皇帝的宝座,确实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啊! 中国历代皇帝,对于反抗者与被征服的异国、异族的屠杀,向来是极其残酷的。这种屠杀,往往不限于失败的反抗者和被征服的异国、异族的首领、官员与军队,而是随心所欲地扩大范围,因此每一场战争中,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被杀。记载皇帝的军队对无辜百姓野蛮屠杀的文字,虽时隔千百年,读来仍血腥四溢,令人惊惧。 自远古时代起,诸侯之间的攻伐、强国对弱国的吞并、皇室之间争夺帝位、外族的入侵、不同规模的农民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这里记载了一组组血淋淋的数字。每次战争,都有那么多无辜的百姓被杀,皇帝的宝座,确实是建立在累累白骨之上啊!

中国历代皇帝,对于反抗者与被征服的异国、异族的屠杀,向来是极其残酷的。这种屠杀,往往不限于失败的反抗者和被征服的异国、异族的首领、官员与军队,而是随心所欲地扩大范围,因此每一场战争中,就会有成千上万的无辜百姓被杀。记载皇帝的军队对无辜百姓野蛮屠杀的文字,虽时隔千百年,读来仍血腥四溢,令人惊惧。

自远古时代起,诸侯之间的攻伐、强国对弱国的吞并、皇室之间争夺帝位、外族的入侵、不同规模的农民暴动……几乎每个朝代都有频繁的战争。而消灭敌对方的军事力量、占领对方的城市土地,则是取得战争胜利的决定因素。在交战双方的军队拼死搏杀、攻城略地的同时,必然祸及无辜的百姓。而在古代农耕社会,敌对双方处于长期的战争对峙时,一方面通过战争手段获得敌方的人口和土地,另一方面又需要毫不留情地消灭敌方的青壮男子,以彻底地摧毁对手的战争潜力。比如战国时期,胜利者对失败者所采取的办法,通常是“杀其父兄,系累其子弟,毁其宗庙,迁其重器”。屠杀百姓,被征服者作为一种削弱敌对国力量的必要措施。

上古时代的百姓在战争中如何惨遭屠戮,缺乏文字记载,到了战国与秦汉时期,开始有了屠杀百姓的记录。《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说:秦国是一个摒弃礼仪、靠献上敌方首级立功的国家。谯周在《集解》中解释说:秦国采纳商鞅的建议,将爵位制定为二十个等级,按照军士在战斗中斩获敌人的头颅多少授爵。因此,秦军每次战斗获胜后,便将占领地的百姓不分男女老幼,统统杀死。因杀人有功而受赏的数以万计。天下人都称秦国是靠献首级立功的国家,都因此而憎恨它。

秦国在吞并六国的战争中,究竟屠杀了六国多少百姓,史无可考,而被斩首的战败国的将士,史籍中却有一些记载。《史记·白起·王翦列传》载:秦国大将白起率军在伊阙击败韩魏联军,斩获首级24万,占领五座城池;率军进攻魏国时,俘虏魏国三员大将,斩首13万;与赵国大将贾偃交战获胜后,将对方的2万俘虏投入黄河。进攻韩国陉城,又斩首5万。与赵军长平一役,将俘虏40万人全部活埋。此役前后被斩首与活埋的赵军共45万余人。根据司马迁的这一记述,秦国仅由白起率领的军队,就斩首近90万众。

翦伯赞先生主编的《中外历史年表》对秦军斩首的数量做过统计:

“公元前331年,败魏,斩首八万;前312年,破楚师于丹阳,斩首八万;前307年,破宜阳,斩首六万;前301年,败楚于重丘,斩首二万;前300年,攻楚取襄城,斩首三万;前293年,大败韩魏联军于伊阙,斩首二十四万;前280年,攻赵,斩首二万;前275年,破韩军,斩首四万;前274年,击魏于华阳破之,斩首十五万;前260年,大破赵军于长平,坑卒四十五万;前256年,攻韩,斩首四万;又攻赵,斩首九万;前234年,攻赵平阳,斩首十万……”

这个统计当然也只能是一部分。

皇甫谧《帝王世纪》说:“计秦及山东六国,戎卒尚有五百余万,推民口数,当尚千余万。及秦兼诸侯,置三十六郡,其所杀伤三分居二。”也就是说,秦国吞并六国的战争,使军民死伤三分之二。

由于古今史学家大多热衷于颂扬秦始皇嬴政统一中国的丰功伟业,而被秦国吞并的六国有多少人死于战争很少提及,故今天人们只能从史籍中看到嬴政的巍峨丰碑,而看不到那些被征服者斩下的堆集成山的头颅。

战胜者对百姓的屠杀,多在战斗结束之后。外族的侵略、政府军与农民军的攻伐对垒,在进攻的一方遇到坚决抵抗,但最后仍取得胜利之后,一场报复性的不分军民的大屠杀就很可能发生。史籍中最常见的是“屠”、“屠城”、“屠灭”等字眼。这种极其简约的记载,标志着当时的一场惨绝人寰的集体大屠杀。这种屠杀可谓史不绝书:

《汉书·高纪第一》记载:刘邦派人拉拢楚国的大司马周殷。周殷架不住刘邦的利诱,背叛楚国。率军屠杀了六个地方的百姓,又带领九江地区的部队去投刘邦的大将黥布,和他一起对城父进行屠杀,最后只剩下鲁地未被攻下,刘邦大怒,要调集各路部队,对该地进行血洗。

《项籍传》记载:项羽来到函谷关,见有刘邦的军队在关上把守,项军无法前进,听说刘邦正在咸阳展开一场屠杀。

《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记载:陈豨起兵叛乱,刘邦命周勃率军讨伐陈豨,周勃纵兵屠灭了陈豨据守的马邑城;燕王卢绾叛乱,周勃以相国的身份代替樊哙率军平叛,又屠灭了卢绾据守的浑都。

《后汉书·耿弇》记载:耿弇为将,平定四十六个郡,屠灭了三百座城池,从未遭到挫败。

《三国志·魏志·荀彧传》记载:自董卓在京城叛乱以来,城中的百姓均向东疏散,大多停留在彭城一带。曹操率军来到这里,把数万男女杀死,投进泗水,致使泗水因此断流。曹操的杀父仇人陶谦率军驻扎武原,曹操不能前进,就带领部队从泗水南面攻占睢陵、夏丘等县,每到一处,均大肆屠戮,杀得鸡犬不留,城中看不到一个行人。

《朱粲传》记载:朱粲自称皇帝,改年号为“昌达”。他的部队在作战时缺乏粮草,一时又抢掠不到可以充饥之物,于是便把百姓的婴儿杀死,蒸熟以后当作食物。朱粲对士兵说:“鲜美的食物,哪里还有超过人肉的?只要我们所到的地方有人,我还担心什么?”后来每到一地,他就带领部下,将抢掠来的妇女和儿童煮成食物,分发给士兵。后来他竟发展到抽取“人税”,以弱小的男女补充军粮。

上述几例记载之中,要数东汉的开国将领耿弇杀人最多。东汉建国初期,全国共设十二州,每州设六到八郡,每郡有县城七至八座,全国共有大小城市大约七百多座。仅耿弇所率领的部队就屠灭了三百多城,占全国城市的百分之四十。平均每座城的百姓人口以一万计,加起来也有三百万之多。人民的脑袋,此时被想做皇帝的人当成了通向龙椅的障碍而挥刀扫平之。

东汉王朝是在新朝皇帝王莽死后,经历了21年的大混战而建立的。柏杨先生在《中国人史纲》中对这场旷日持久的改朝换代的大混战所造成的人口减少做了统计:

“首都长安与其余十六郡的人口平均减少77%。长安的人口战乱前为682000人,战乱后人口只剩下286000人,减少了58%;人口减少最多的西河郡(今内蒙准格尔旗西南),战乱前有699000人,战乱后只剩下21000人,减少97%;战乱前全国人口为6005000人,战乱后人口减少到834400人。也就是说共有5170600人死于改朝换代的战乱,这些人除了阵亡的将士和饿病而死者,其余皆被屠杀。”

中国历史上改朝换代的战乱,少则数年,多则数十年。其中清朝取代明朝的战乱,自1627年陕西农民发起暴动,到1682年吴三桂等三藩被平息,长达55年,死于战乱的百姓超过一亿。柏杨先生这一统计,可以用来大致推断其他朝代更替给人民带来的灾难和被屠杀的情况。由此可见,许多皇帝的宝座,是建立在百姓如山的尸骨上的。 屠城即超常规的杀戮。非常血腥的字眼。然而纵观中国历史,自秦统一后,在一定意义上就是一部屠城的历史。面对的是杀戮、血腥和残暴,是人类灵魂深处最为肮脏的一面。然而屠城的目的也不尽相同,有的是为了泄恨,有的是为了震摄敌方,有的是为了复仇,有的是为了种族清洗,甚至还有的是为屠城而屠城等等...以下部分收录了五十多位有过屠城记录的历史人物。(按时间顺序正述)



1. 田单

田单,临淄人,汉族,战国时田齐宗室远房的亲属,任齐都临淄的市掾(秘书)。生卒年不详,后来到赵国作将相。

他主要活动于齐闵王和齐襄王时期。在此期间,齐国经历了由盛转衰,由几乎灭亡到艰难复国的过程。齐国这段盛衰兴亡的过程与田单的军事生涯密切相关。

公元前333年,齐国乘燕文公去世,燕国大丧之日发兵攻燕。当时燕国国小兵弱,经不住齐国的强大攻势,军队遭突袭立即溃败。齐国军队在五十多天的时间就攻入燕国都城蓟,杀死了燕王,齐军屠城并烧杀抢掠之后返国。见《史记?鲁仲连邹阳列传》。


2.白起

白起(?—前258),也叫公孙起,号称“人屠”,战国四将之一。白起打仗铁血无情,六国军队只要听说是白起带兵来战便吓的望风而栗。史书上记载说:所有的国家都不敢与秦国作战,后面加了一个注释,就是因为秦人有白起。

公元前294年,白起出兵攻打韩、魏,全歼韩魏联军于伊阙(今河南洛阳龙门),斩获首级二十四万;前278年,领兵攻楚,放水淹鄢城(今湖北宜城东南),军民死伤数十万,尸体到处随水漂浮;前273年,白起率军攻赵魏联军,大破赵魏联军于华阳(今河南新郑北),斩首十三万,后与赵将贾偃交战,将对方的二万俘虏投入黄河;前264年,白起攻韩,攻陷五城,将韩国生力军五万余人全部斩首;

公元前260年,秦国大军围攻上党(今山西子长县),赵国军队已46日没有粮食供应,官兵们饥饿难忍,在营垒里互相谋杀吞食。赵军统帅赵括组织将士发动凶猛惨烈的拼死突围,秦军拒绝肉搏,以强弓硬弩对付,赵军统帅赵括中箭而死。统帅阵亡,赵军崩溃,40多万疲惫的官兵,向秦军投降。白起使用诈术,先使赵军安心,然后全部坑杀,只留下年轻军官240人,放回赵国去报凶信。

白起把赵军分成十营,互相隔绝,他们既无戒备,又无武器,极其疲惫,势如猪羊。白起纵兵砍杀,人头纷纷落地,哀号惨叫,声震云天;尸骸堆积,血流有声。余部被驱赶围堵在一个狭长的山谷中活埋。杀人现场在今山西省高平县西北十公里王报村,附近有狭谷,东西南北各60余步,取名“杀谷”,唐九任帝李隆基曾到此地,改名“省冤谷”。当地人至今谈谷色变,据说晚间时有惨叫、哭声传出谷外。位于今高平市的谷口村相传是白起坑杀赵军的地方,建有骷髅台,明代诗人于达真有诗写道:“此地由来是战场,平沙漠漠野苍苍。恒多风雨幽魂泣,如在英灵古庙荒。赵将空余千载恨,秦兵何意再传亡?居然祠宇劳瞻拜,不信骷髅亦有王。”可以想见长平古战场的血雨腥风场面。

以上共计杀人一百余万,这还是白起的一张不完全统计的杀人账单。据梁启超考证,整个战国期间共战死两百万人,白起就占二分之一。


3.项羽

项籍(前232-前202),姓项,名籍,字羽,秦末重要的反秦领袖之一,秦亡后自封西楚霸王。中国史上最强武将。是力能举鼎气压万夫的盖世豪杰。不过最后还是被刘邦的汉军围困在垓下乌江边,江东子弟死伤无数,项羽感觉没脸见江东父老就拔剑自刎。

说到屠城他也算是专家了。动辄屠城杀戮无辜,“诸所过无不残灭”。看《史记》时,说他不放心章邯的秦军降兵,突然袭击,坑20多万人。1912年,陇海铁路修建时,在杀降之地挖出累累白骨。今存遗址是一个东西长400米、南北宽250米的土坑,此处史称“楚坑”,当地人称“万人坑”。而且这小子打到哪里烧到哪里,连秦廷的宫殿(阿房宫)也都烧了个净,,《史记》的记载是 “烧秦宫室,火三月不灭”。算是早期的“三光”吧。可见残暴者终被亡之。

《史记.项羽本纪》,记载了项羽集团的六次大屠杀——

第一次襄城屠城,坑杀全城平民。据说没有任何人的命令,楚军开始放肆屠杀城中的秦军和百姓,无论男女老少,一个活口不留。项羽没有对楚军的暴行加以任何阻止,他就像一个好莱坞恐怖片的导演,眼见着自己的演员超水平的发挥自己的演技,疯狂的制造出一个又一个恐怖的奇迹

第二次城阳大屠杀,杀光了辅助秦军抵抗的全城平民。话说城阳被拿下后,战争再次点燃项羽嗜杀的本性,项羽下令,屠城! 城阳再次在这个狂人面前颤抖,转眼之间,又一座城市变为废墟!

第三次新安大屠杀,坑杀秦军降卒20万。

第四次咸阳大屠杀,杀戮关中平民无计,大烧,大杀,大劫掠,大掘墓。

第五次破齐大屠杀,坑杀田荣降卒数目不详,大劫掠大烧杀,逼反复辟后的齐国。

第六次外黄大屠杀,因一个少年的利害说辞,好不容易放弃。

上述杀戮,全部都是战胜之后骇人听闻的屠城与杀降,六次!


4. 刘邦

汉太祖高皇帝刘邦(前256—前195),字季(一说原名季),沛县丰邑中阳里(今江苏丰县)人,起兵于沛(今江苏沛县)。汉族。


不过项羽的对手刘邦也不是什么好鸟,也有强大的屠城记录:

一是屠咸阳,见《汉书•陈胜项籍传》,

二屠武关见《史记•秦始皇本纪》。

三是与项羽一齐屠城阳,《项籍传》记载:项羽来到函谷关,见有刘邦的军队在关上把守,项军无法前进,听说刘邦正在咸阳展开一场屠杀。

四是屠鲁。《汉书•高纪第一》记载:刘邦派人拉拢楚王的大司马周殷,周殷架不住刘邦的利诱,背叛楚王,率军屠杀了六个地方的百姓,又带领九江地区的部队去投刘邦的大将黥布,和他一起对城父进行屠杀,最后只剩下鲁地未被攻下,刘邦大怒,要调集各路部队,对该地进行血洗。。

另外还有刘邦的手下周勃,《史记•绛侯周勃世家》记载:陈豨起兵叛乱,刘邦命周勃率军讨伐陈豨,周勃纵兵屠了陈豨据守的马邑城;《汉书•张陈王周勃传》记载:燕王卢绾叛乱,周勃以相国的身份代替樊哙率军平叛,又屠了卢绾据守的浑都。

刘邦的手下樊哙,屠煮枣,见《史记•樊郦滕灌列传》,屠胡陵,见《汉书•樊郦滕灌傅靳周传》

《史记.樊郦滕灌列传》中,对屠狗将军樊哙就有这样一条记载:“沛公击章邯军濮阳,攻城先登,斩首二十三级,赐爵列大夫。复常从,从攻城阳,”注解有“集解徐广曰:‘年表二年七月,破秦军濮阳东,屠城阳也。’”

这位屠狗起家的舞阳侯,杀秦兵是斩首二十三级,想必杀城阳百姓时速度一定快得多了,由屠狗到屠人也算高了一等。就是不知道在诸多被屠的城阳百姓心中,沛公这反秦义师与守城的秦兵到底哪个更暴虐些。

还有柴武,秦末响应刘邦起义,屡立战功。参加了刘邦与项羽的垓下(今安徽灵璧县南沱河北)决战,将项羽军击溃,时韩信为前将军,孔将军率左军、费将军统右军,绛侯柴武在皇帝后。高祖二年(前206),击齐历下(今山东济南南)军,以功封棘蒲侯。十一年(前196年),韩王信再次联合匈奴犯汉,汉朝派将军柴武带兵迎击,柴武写信给韩王信,劝他迷途知返,归顺汉朝。可韩王信不敢心存任何奢望,淮阴侯的悲惨结局已经令他不寒而栗,更何况自己还有三大罪状在身:荥阳保卫战不能以死效忠;匈奴进犯马邑,献城投降;现在又为敌人带兵,和汉军争战。他料定刘邦不会饶过自己。横竖一个死,韩王信选择了痛痛快快的死,他不愿重复淮阴侯自投罗网的遗憾。柴武成全了他,在对参合(地名)的屠城中,将韩王信的脑袋砍下。此时,距淮阴侯韩信人头落地,只不过两三个月。见《史记•韩信卢绾列传》和《汉书•魏豹田儋韩王信传》。

说到韩信也有过一次屠城,汉王五年(B.C.202年)十一月,韩信兵团、彭越部队经过城父,灭当地的守兵,并“屠城”!见《史记•项羽本纪》、《高祖本纪》


5.李广利

(?~前88),中国西汉时期将领。汉武帝宠妃李夫人之兄,是昌邑哀王(刘髆)的舅舅。中山(今河北定县)人。

太初三年(前102年),第二次西征大宛的战争开始了。

李广利带领庞大的军队再度进入西域,这一次,西域各国大为震动!强大的汉帝国必诛大宛的决心,令西域小国们深感不可触犯这头大象,否则结局不堪设想。车师、危须、焉耆、尉犁、乌垒等国家全部不敢再作抵抗,打开城门,向汉军提供粮食与住处。

一路行进,只有轮台国闭城拒绝汉军。李广利大怒,下令攻打轮台,这些由地痞流氓为主力组成的大军,战斗力真是不怎么样,小小的轮台城,居然久攻不下。李广利下达死命令,大军必须要攻破轮台,要是连轮台都打不下来,怎么打大宛?

付出惨重的伤亡后,轮台终于被汉军攻陷。

李广利下令屠城。这个业余将军,打仗十分的业余,杀人却非常的专业,你想想,汉军这支部队都是什么些人,地痞流氓无赖,杀起人来,砍瓜切菜一样,不多时,轮台城内血流成河,男女老幼,纷纷倒在血泊之中,瞬间全城变成了人间地狱!

(李广利这样狗屁不如的将军,简直是中国军人的耻辱。)

轮台大屠杀的消息一传出,西域各国无不震动。轮台以西的诸国,没有敢于与汉军对抗的,见《史记•大宛列传》和《汉书•张骞李广利传》、《汉书西域传》。


6.吴汉

吴汉吴汉(?—44年),字子颜,南阳宛(今河南南阳)人,东汉中兴名将,“云台二十八将”位居第二。任偏将军、大将军,刘秀称帝后,升任大司马,封舞阳侯。

评书里称颂的所谓光武云台三十六将,其实各个都是名震当世的屠杀狂。其中名声最为浪籍的莫过于大屠成都的吴汉,这厮破公孙述之后入成都纵兵大掠大杀,其累累暴行只能用令人发指来形容。

六年,东汉全国武装部队最高指挥官(大司马)吴汉、辅威将军臧宫[1],率大军进攻成都。成家帝公孙述御驾亲征,攻击吴汉,命延岑攻击臧宫。大战既起,延岑三战三胜,从早晨血战到中午,官兵得不到饮食,全都筋疲力尽。吴汉率精锐部队数万人反击,成家兵团大乱。公孙述把大军交给延岑,入夜,逝世。


第二天凌晨,延岑献出成都,投降。吴汉下令,斩公孙述妻子儿女,屠杀公孙家族,长幼不留,并屠杀延岑家族。然后,纵兵奸淫烧杀,焚毁公孙述宫殿(成家帝国建国十二年)。成都城内,鲜血淹没人的足踝(参考三六年十一月);刘秀对吴汉的暴行,大为震怒,责备吴汉。又指摘刘尚,说:「成都投降,已经三天,官吏人民,全都顺服。仅婴儿和母亲,就以一万为单位计算,突然间纵兵放火,听到的人,心酸落泪。你是皇族子弟,又曾当过官吏,怎么忍心做出这种惨事?」


如果没有刘秀的诏书,我们只知道吴汉屠城,当然是在血战的愤怒之下,兽性一时无法遏止。然而,从刘秀的诏书中,可以发现,吴汉的屠城令,却发生在接收成都三天之后,在这三天中,吴汉露出的是满面笑容,直等到布置妥当,男女老幼,在对吴汉充满感恩图报之时,他却突然翻脸。暴君暴官迫害人民,一向勇敢。但对于没有自卫能力,而又已经屈服的俘虏,跟妇女和孩童,竟公然无惧的大规模屠杀。


说到吴汉就不能不提建武帝刘秀,刘秀也是起义军领袖,正经八百的农民出身。他手下的军队军纪之差是出了名的。吴汉屠成都,刘秀仅仅口头申斥了几句,对吴汉的惩罚是"赐谷二万斛", 可见刘秀对屠城一向是纵容的。耿弇号称屠城三百,更是以之为光荣。吴汉之前甚至都屠到刘秀的老家去了[2],可能屠的实在有点过分,正好这当口刘秀手下大将邓奉回新野探亲,耳闻目睹,怒了,于是反了,把吴汉打个大败,“与诸贼合从”。



[1]臧宫这个人也喜欢屠城和吴汉也算是绝配。在吴汉也已统兵乘胜进逼成都时。臧宫连屠大城见《吴盖陈臧列传》,兵马雄壮,旌旗甚盛(刘秀手下很多都喜欢屠城,刘秀为此应该负上很大的责任)。于是,率兵进入小雒城门,耀武扬威地经过成都城下,来到吴汉营中。吴汉见到臧宫,特别高兴。两人饮酒高会。酒后,吴汉称赞了他的勇气,又劝他取别的道路回营,以防偷袭。臧宫不听,仍从原路返回营地。敌人不敢冒犯他。接着,臧宫率部进军咸门,和吴汉一起消灭了公孙述。


[2]话说南阳郡堵阳人氏董,在宛城劫持了太守刘,发动兵变。吴汉带兵打仗素来匪气十足,这次攻打南阳也不例外。他以南阳暴民难服为由,在夺下宛城后,竟而放纵士兵在整个南阳郡内烧杀抢掠,所到乡县,暴行施虐,被洗劫一空。南阳郡在全国一百多个郡国之中,虽称不上最富饶的一个,但地属南方,豪强居多,又是刘氏宗亲集中的发源地之一,所以经历战乱虽不少,却仍是中坚之地。吴汉率军先后攻下宛城、涅阳、郦国、穰县,皆是屠城洗劫。无辜百姓被卷入战火,大军开拔之处,尸横遍野。战火在整个南阳郡迅速燃烧蔓延,众乡亲从郡北逃往郡南,甚至阳的许多百姓见机不妙,为避免城破后惨遭军队屠城,纷纷携带家眷逃向南边。一时间,新野涌入大批难民,甚至大多数人认为新野有阴贵人娘家在,好歹吴汉会不看僧面看佛面,就算进入了新野范围,也不会像其他地方那样血洗屠城。可后来吴汉完全不顾“阴贵人”的面子,肆意带兵攻打新野。他就像是一头尝到了血腥味的野兽,在战场中完全失去了理智,停止不了嗜血的本性。


7.耿弇

字伯昭。(3—58),字伯昭,挟风茂陵(今陕西兴平东北)人。“云台二十八将”之一。更始元年(23)投奔刘秀。次年率上谷骑兵随刘秀军攻灭王郎。建武元年(25)拜建威大将军。二年,封好畤侯。

东汉开国名将屠杀最重,莫过于耿弇。《后汉书•耿弇》记载:“弇为将,凡所平郡四十六,屠城三百,未尝挫折焉。”东汉建国初期,天下共设十二州部,而每州设六到八郡,每郡中县城亦不过七八,笼统计算也就只有七百多城而已。耿弇一个人将这三百多座城屠下来,当真仿佛割草机修剪草坪,这一推过去就推平了40%国土面积上的脑袋。

打麻将有大胡与小胡之分。大胡是一把就让赔家跳楼,但名目虽然厉害,可胡牌太难;而小胡则是每次胡得不多,但来得容易轻松,累计下来就能收到滴水穿石之效,这又叫“量变到质变”。吴汉与耿弇之屠城,可谓深得麻将之大小胡精要。

顺便说一下“云台二十八将” 云台二十八将,为汉光武帝刘秀重兴汉氏江山的二十八员大将,传说是天上二十八星宿下凡转世。

永平中,显宗追感前世功臣,乃图画二十八将于南宫云台,其外又有王常、李通、窦融、卓茂,合32人。云台列将32人,前28人为开国功臣,上应28宿,就是云台28将。另外伏波将军马援有大功,但因为女儿为明帝皇后,明帝避嫌未将其列入。云台诸将里只要和皇室有亲戚关系的都没被列入,如光武的表兄来歙功劳很大,最后也未被列入。

此二十八人分别是:邓禹、寇恂、冯异、岑彭、贾复、吴汉、盖延、陈俊、臧宫、耿弇、铫期、王霸、祭遵、任光、李忠、万修、邳彤、刘植、耿纯、朱佑、景丹、王梁、杜茂、马成、刘隆、傅俊、坚镡、马武。 8. 董卓

(?-192年4月23)字仲颖,陇西临洮(今甘肃省临洮县)人。东汉末年少帝、献帝时权臣。其为人残忍嗜杀。

中平六年(189年),汉灵帝死,何太后临朝。外戚大将军何进执掌朝政,召王允参与策划诛灭宦官的计划。王允这才重蹈官场,先为从事中郎,继任河南尹。不曾想到何进不慎泄谋,被宦官杀掉,袁绍又率兵一举歼灭宦官,而久怀不测之心的凉州刺史董卓,则乘机移重兵于洛阳,废皇子,杀太后,立傀儡帝刘协,挟持朝政。

董卓率军初次进兵洛阳时,见城中富足贵族府第连绵,家家殷实,金帛财产无数,便放纵手下士兵,实行所谓“收牢”运动。这些士兵到处杀人放火,奸淫妇女,劫掠物资,把整个洛阳城闹得鸡犬不宁,怨声载道。控制中央政权后,董卓残忍不仁的恶性更加膨胀,经常派遣手下士兵四处劫掠,残暴百姓。

汉献帝初平元年(公元190年)二月,董卓部属的羌兵在阳城抢劫正在乡社集会的老百姓。士兵们杀死全部男子,凶残地割下他们的头颅,血淋淋地并排在车辕上,令人触目惊心。此外,他们还趁机掳走:大批妇女和大量财物。回到洛阳后,他的手下将领把头颅集中起来加以焚烧,而把妇女和财物赏赐给士兵,却对外人宣称是战胜敌人所得。一次,朝中许多官员被董卓邀请去赴宴。官员们都莫名其妙,不知董卓葫芦里到底装的什么药。宴会上,董卓兴致高昂,招呼大家不要顾忌,畅怀痛饮。酒过三巡,董卓突然起身,神秘地对在场的人说:“为了给大家助酒兴,我将为各位献上一个精彩的节目,请欣赏!”说完,击掌示意,狂笑不已。顿时,整个宴席变成了肃杀的刑场。董卓把诱降俘虏的几百名北方反叛者押到会场正中央,先命令士兵剪掉他们的舌头,然后有的人被斩断手脚,有的人被挖掉眼睛。其手段之残忍,令所有在场官员和士兵惨不忍睹,许多宾客手中的筷子都被吓得抖落在地。董卓却若无其事,仍然狂饮自如,脸上还流露出洋洋得意的神色。另有一次,董卓把俘虏来的数百名起义士兵先用布条缠绑全身,头朝下倒立,然后浇上油膏,点火活活将他们烧死,可谓残忍至极。

迁都长安时,为了防止官员和人民逃回故都洛阳,董卓将整个洛阳城以及附近二百里内的宫殿、宗庙、府库等大批建筑物全部焚火烧毁。昔日兴盛繁华的洛阳城,瞬时之间变成一片废墟,凄凉惨景令人顿首痛惜。为了攫取财富,董卓还派吕布洗劫皇家陵墓和公卿坟冢,尽收珍宝。整个洛阳城狼藉不堪,在董卓肆意践踏破坏下,已是千疮百孔,

董卓专权,有心谋朝篡位。满朝文武,对他又恨又怕,于是王允设下美人计,将府中歌伎貂蝉许配董卓义子吕布,又奉送给董卓。董卓不知内情,娶了貂蝉。一日董卓上朝,忽然不见身后的吕布,心生疑虑,马上赶回府中。他见吕布与貂蝉在后花园凤仪亭内抱在一起,顿时大怒,似要杀吕布。吕布暗恨。王允见时机成熟,邀吕布到密室商议除掉董卓。正好逢上皇帝大病初愈,朝中文武大臣都集会于未央殿,恭贺天子龙体康复。吕布借此机会,事先安排十多名亲兵,换上卫土的装束隐蔽在宫殿侧门的两边。董卓刚到侧门,便遭到突袭。董卓大骇,慌忙向吕布呼救,但已无济于事,当场被杀,并诛连三族。

董卓被杀之后,其部下李催、郭汜二人,为替董卓报仇率兵攻入长安,赶走吕布,杀死王允,大肆报复,下令屠城三日,城中朝臣、百姓,被残杀者不下万人。长安城百姓,纷纷出城逃难。


9.曹操

魏武帝曹操(公元155年7月18日~公元220年),字孟德,小名阿瞒、吉利,沛国谯(今安徽亳州)人。

曹操在屠城方面也不含糊。公元193年,攻陶谦,指挥了闻名的徐州大屠城,“击谦……过拔取虑、雎陵、夏丘,皆屠之,凡杀男女数十万人。鸡犬无余,泗水为之不流。”三国时期,因为连年战乱,人口稀少,中国总人口数量在1000万左右,曹操居然杀得徐州鸡犬不留。也算一大盛举了。

曹操的功绩当然不仅徐州一例。曹操屠城,前科累累,《三国志》有些避讳未写,须综合其他数据,拼出全貌。

诛三族不算,光屠城纪录,至少有下列各项:


一、初平四年(公元一九三年),攻陶谦,徐州大屠城,《三国志•魏志•荀彧传》记载:自董卓在京城叛乱以来,城中的百姓均向东疏散,大多停留在彭城一带。曹操率军来到这里,把数万男女杀死,投进泗水,致使泗水因此断流。曹操的杀父仇人陶谦率军驻扎武原,曹操不能前进,就带领部队从泗水南面攻占睢陵、夏丘等县,每到一处,均大肆屠戮,杀得鸡犬不留,城中看不到一个行人。



二、兴平二年(公元一九五年),曹操破张邈,屠雍城。见《魏书卷七》


三、建安三年(公元一九八年),征吕布,屠彭城。见《武帝纪。又见魏书卷十》

四、官渡之战,坑杀袁绍降兵七万(一说八万)。虽非屠城,但意思差不多。


五、建安九年(公元二○四年),攻袁尚,屠邺城。见《后汉书?郑孔荀列传》


六、建安十二年(公元二○七年),征乌丸,屠柳城。见《魏书卷八》


七、建安十九年(公元二一四年),夏侯渊屠兴国见《武帝纪》;话说兴国城只支撑了半个时辰就宣告易手。氐王千万被第一个杀进府中地夏侯称一刀枭首,夏侯渊随即下令屠城,将兴国城内的成年男子斩杀一尽。二十四年(公元二一九年),夏侯渊屠枹罕。见《武帝纪》。夏侯渊屠太原见《魏书卷九》。曹仁屠宛城。见《武帝纪》千万老弱丁壮、妇女幼儿,在军刀锋下,化成一堆血肉。虽然不是曹操亲自所为,但若无曹操默许甚至下令,部将岂敢屠城?


至于司马懿也继承了他的“关荣传统”,先后也有两次屠城:

一是太和二年平定孟达之乱,屠上庸城;

太和元年底,司马懿治下的新城郡守孟达试图叛乱。孟达是蜀国降将,曹丕任其为太守,此次是与诸葛亮串通好,在蜀军进攻祁山的同时叛魏,并欲直捣洛阳。最初,孟达认为司马懿会按规定请示朝廷后再出兵,这样便能争取到一个月左右的宝贵时间。但在这种紧急关头,司马懿不经请示即快速出兵,日行军一百五十里,仅八天时间便赶到了孟达占据的上庸城下,很快平定了叛乱。接著,他在上庸屠城,成年男子及参加叛乱的军人、官吏的所有家属皆被诛杀。

二是景初二年平定辽东之乱,屠襄平(辽阳)城;

景初二年(238)春,明帝命司马懿征讨辽东公孙渊。公孙氏占据辽东,已历三代,但过去一直不敢公开独立。公孙渊执政后,多次在边境与曹操发生冲突,又遣使与吴联络,并於景初元年(237)自立为燕王,改元绍汉,设置百官,公开叛魏。司马懿受命后即率军出发,六月至辽东,不久便打至公孙渊占据的襄平城下,将其围住。至八月,公孙渊乞降被拒,突围被杀。司马懿率军屠城,将城内十五岁以上的男子七千多人全部斩杀,又将公孙渊任命的官吏二千余人诛杀。接著,他很快平定了整个辽东。

《宣帝纪》记载:司马懿打败文懿后入城,竖立两个标杆来区分顺服自己的和反对自己的,“男子年十五已上七千余人皆杀之”,“诛曹爽之际,支党皆夷及三族,男女无少长,姑姊妹女子之适人者皆杀之”;


再来看一下孙权

他也有两起屠城记录:一. 趁着刘表病重,孙权再领大军攻打江夏。不久前,虎将甘宁来降,甘宁向孙权分析,黄祖如今老迈昏庸,身边围绕的尽是些贪图私利的小人,以致官兵生怨,上下离心,军纪荡然,再加上军需缺乏,舟船战具也年久失修,孙权此番西征,「其破可必」,而战事的发展也果然如甘宁所言,黄祖根本不堪一击,江东军将士用命,水陆并进,江夏军立时溃散。黄祖见情势颓势无法挽回,弃城而逃,黄祖于孙权有杀父之仇,孙权当然不会就这么放过他,即令近卫亲兵快马急追,骑士冯则赶上黄祖枭其首而还;这一仗不仅擒敌主帅,还掳获了「男女数万口」,吴军可说是大获全胜。孙权虽已报得大仇,可是对黄祖余恨未消,乃下令屠城,此次战役固然实现了鲁肃〈吴中对〉方略的第一步,然而孙权屠城之举,却失去了江夏地方的人心,鲁肃嘴上不说,心里肯定是不赞成的。

二.孙策死的那次,江东叛乱的郡县令守数十人,其中庐江太守李术直接叛投曹操,最终被孙权调兵屠城。


10.毋丘俭

毋(guàn)丘俭〔注〕(?-255)字仲恭,三国时期魏末名将。河东闻喜(今山西闻喜县)人。

正始七年,公元246年。魏幽州刺史毋丘俭因为高句骊国王位宫多次入侵,于是率领军队讨伐。位宫败走,毋丘俭进入首都丸都,屠城;斩杀及俘虏以千为计算单位。见《魏书卷二十八》。据《三国志》所载,魏兵“屠丸都”,采取了烧光杀光的策略,唯独对当初劝说国王不要侵犯魏国的沛者得来一家网开一面,“俭令诸军不坏其墓,不伐其树,得其妻子,皆放遣之。”


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