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父亲的回忆——部队生活

理性思维 收藏 12 4595
导读:之前我写过我爸在越南的事,现在我想分享下我爸在部队时的故事,逝者已矣,我只希望让更多的人记住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和他的军旅经历。 我爸当兵纯属巧合,他是跟他的两个好友无意中看到部队征兵,三个人凑热闹一起去。结果一个人成了炮兵,一个人是步兵,我爸竟然因身体素质不错当了侦察兵。他说他去当兵的路上朦朦胧胧的,火车汽车转了好几次才到达营地。他回忆了好久,在病床上一直默念部队番号,但是还是不太确定,他说他是39军江西独力师83715部队82分队特务连,我在网上查了下江西独立师并不隶属于39军,好像是31军的

之前我写过我爸在越南的事,现在我想分享下我爸在部队时的故事,逝者已矣,我只希望让更多的人记住曾经有这么一个人,和他的军旅经历。 我爸当兵纯属巧合,他是跟他的两个好友无意中看到部队征兵,三个人凑热闹一起去。结果一个人成了炮兵,一个人是步兵,我爸竟然因身体素质不错当了侦察兵。他说他去当兵的路上朦朦胧胧的,火车汽车转了好几次才到达营地。他回忆了好久,在病床上一直默念部队番号,但是还是不太确定,他说他是39军江西独力师83715部队82分队特务连,我在网上查了下江西独立师并不隶属于39军,好像是31军的,江西独力师也没有83715部队。我敢肯定,他一定记错了。(请教一下,特务连的番号会不会隐藏起来?)

以下是我爸的军旅经历。

特务连除了普通步兵必连的格斗枪械外,还要学习使用各种装备,起摩托,开车,开坦克,甚至还要接触飞机。不紧要会开,还要灵活运用,比如说,从飞驰摩托车上跳到另一辆车上对敌人发动攻击,对常人来讲这是个惊险动作,当然成龙也能办到。

最痛苦的就是练硬气功了,我爸叫排打功,应该是叫这个名字。电视上经常演的,一名士兵用棍子用力敲打另一名士兵身体,锻炼抵抗力,不过刚开始练简直是折磨,我爸说,基本上是一边流眼泪一边大吼。有一种训练我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士兵立定,然后直挺挺的向后倒,地面上可没海绵给你垫,全是石头,想想都咯人。有一种炼腿力的训练,就是负重蹬沙坡,本来上沙坡就困难,还要负重,最重要的还有人计时,时间到了没完成那就嘿嘿。像绳降攀登都是要训练的,有一种上房方法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就是用一根长棍子,一人在前一人在后,两人配合,后面的人使劲往前顶,前面的借力在墙上行走达到上房目的。

我爸说他是野战部队,经常搞长距离奔袭训练,今天这个山沟,明天那个野地,去过江西很多地方,新建、吉安、赣州等等。他跟我说过他们游泳过河时,机枪手会用草编成一个垫子,把机枪架在上面射击,我也不知道这个怎么打,现在有这个方法吗?还有让你踩在滚烫的沙子上训练,应为沙子烫啊,你不得不双脚快速移动,我不知道他说的是不是沙漠,谁能告诉我有这个训练吗?还有,让你立正站在水里,正好能将鼻孔露出来,锻炼你的定力。

我爸跟我说过两件另他最难忘的训练。1,有一天晚上,他们集合出海,每人一件救生衣,然后每隔几公里扔一个人到海里。那时我爸还小,我爸一个人晚上黑漆漆漂流在大海,战友也不知道在哪,脚下又登不到扎实的地面,心都是悬的,老是幻想脚下海水里会出现怪物,更吓人的是说不得什么时候有个海洋生物碰下你,简直汗毛都竖起来了。没经历的人恐怕体会不到,比方说我,写的这么轻松,30多年的父亲可吓的不轻,不过这也确实能锻炼人。

2、有一次训练时野外生存训练,他们坐直升机飞进一个深山老林里,也是每隔好远扔下一个人,每人一把匕首,火柴都没。我爸说他下来的时候孤单恐慌,哭了一天,后来没办法,孤单归孤单,你总得活下去,他就到处找吃的,吃的最多的是野果,有一次他杀了一条野狗(他是这么说的,森林里有野狗吗?不会是狼吧?),可是生不了火,只能浪费了。睡觉通常是谁树上,有时睡在地上,不过身上要盖满树叶等伪装,偶尔会有鹿等动物从身上踩过。有一次他到溪边喝水,看到不远处一块石头总觉得不对劲,于是捡了个石头扔过去,没想到那是条蟒蛇,呼得一下窜走了,我爸吓出一身冷汗。在森林里呆了一个月(我忘了是两月还是1月),直升机到指定地点把他接上,我爸说,他当时就抱着几位跟他一样训练的战友大哭。

军队经常搞紧急集合,有一次一哥们来不及,穿了条内裤提枪就跑出营房,没想到不仅没受罚,反而受到表扬。好像是说他第一时间没忘记自己的作战武器。那时候部队的伙食不太好,我爸说经常吃萝卜白菜腌菜,又一次他和一个大个子抢稀饭,(额,从我爸的话说,貌似稀饭很受欢迎)最后火了,舀起粥泼到他脸上,趁他看不见下黑手,汗,后来两人都受罚。

我爸在军队中有两次很好的机会,一次是选拔人员去军事学院学习,我没记错的话是南京军事学院吧。他和另一人要挑一个年龄小的培养,我爸实际年龄是60年的比那人小,但是上面填的确实59年的比那人大几个月,(我爸也没跟我说是哪里填错了)后来打电报给奶奶叫他从单位上打证明,证明他是60年。可惜的是,当奶奶到部队时,已经晚了,那人已经去了(这件事我奶奶也跟我说过,我才确定是真,所以写上来)。另一次机会确实他自己失去的,他本来是在美术学院学习的,没学几个月他就跑回部队了。几年前我曾见我爸画过几幅画,原料是木头烧成的木炭,他用木炭画了几幅山水画,颇有水墨画的感觉,还有一副女性裸体画,他老板说1000块钱买这幅,我爸则送给他了,因为他俩是几十年的朋友,而且帮过我家。我爸说,他后悔没读完。

退伍后,本来他是可以去萍乡公安局工作的,可是我那一根筋的爷爷说,我儿子要娶老婆,当警察工资低,还是跟我下井工资高,于是老爸成了矿建公司的一名井下工人,而他的退伍证还在县里的武装部,他也没去拿。

小时候我跟我姐被老爸强迫练功,打拳最舒服,痛苦的有个,第一,扎马步,一开始5分钟,加到10分钟,最后一个小时,到后来甚至要一只手托半块砖,稍微腿直一点就挨打。第二就是压腿,自己压还好,可以偷懒,关键是我爸帮我们压简直是折磨,我们要靠着墙或者躺在地上,然后我爸来压,哭的死去活来。还有打沙包,那可真是沙包啊,9成沙1成木屑,用裤腿包着吊在树上,冬天的时候冻得跟石头一样也得打,打完后用热水泡手,不伸进去他按着你手进去。还有擒拿、对打,真的是完全体会到当兵的痛苦。尼玛,我扯远了,勿怪。

以上是我爸的一些经历,时间太久远了,他的回忆不一定完全准确,我的写作水平也有限,可能无法表达清楚,大家喜欢的话就看看吧,请勿喷人哦。下次我找到我爸当兵时的照片,在发上来,唉,不知道那张照片还在不在。

12月15日15时,今天特意找机会来网吧,我看到有铁有认为我是吹牛,怀疑本文的真实性。我只能说,我是在尽可能还原我爸说的话,可能不一定准确,在加上我的文采有限也许会引起大家误会。关于飞机的事,我爸只是说他们要学开汽车接触过飞机,并没有详细说明,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开飞机,不过我想他说的接触应该是只去过空军训练之类的,毕竟步兵不可能要干空军的活吧,空军可是专业技术兵种。

开头我就说了,我只是想写些我爸的经历,借铁血这个平台让人记得有这么个人曾经为我们伟大祖国做过绵薄的贡献。相不相信我不在乎,毕竟我写此文目的不在于要使你相信,我只是希望或者说请求不要出现侮辱性质的语言,有说明问题可以指出,我能解释的自然回解释,解释不了我也没办法,我又没当过兵,也没办法向我爸求证,况且我问我爸的经历时我也没想过会写在铁血网上。


本文内容于 2013/12/15 15:53:42 被理性思维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