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暖]访武汉会战老兵徐光林[修改篇]

gusj 收藏 2 662
导读:东西牯山血染红 德星路上 显精忠 ——抗战老兵忆万家岭战役 顾少俊 位于江西省德安西南20余公里的万家岭,高不足50米,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在1938年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日军106师团近万人,史称“万家岭大捷”。在万家岭战役中,日军的一个整编师团几乎被全歼,当时震惊了全世界,在中国抗战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自此,默默无闻的万家岭也名闻中外了。 2013年11月10日,在九江市长运公司宿舍楼的一栋单元房内,当年万家岭战役的亲历者徐光

东西牯山血染红

德星路上 显精忠

——抗战老兵忆万家岭战役

顾少俊

位于江西省德安西南20余公里的万家岭,高不足50米,在地图上找不到标注。在1938年武汉会战中,中国军队在抗日名将薛岳指挥下,巧设“口袋阵”,在万家岭歼灭日军106师团近万人,史称“万家岭大捷”。在万家岭战役中,日军的一个整编师团几乎被全歼,当时震惊了全世界,在中国抗战史上也是独一无二的。自此,默默无闻的万家岭也名闻中外了。

2013年11月10日,在九江市长运公司宿舍楼的一栋单元房内,当年万家岭战役的亲历者徐光林深情向我们回忆起那段峥嵘岁月。

老人身材高大,腰板挺直,精神饱满。他走路时拄着拐杖,步履缓慢而稳健。

徐光林老人祖籍安徽合肥,出生于1922年。他说:“我是1938年在合肥新长岗入伍的,那年我虚岁17,部队番号是国民革命军52师,师长是冷欣,江苏兴化人。冷欣治军有方,亲自给士兵讲课,和士兵一起摸爬滚打。大概一个月后吧,我转入190师,任特务连督战员。师长梁华盛,广东省茂名人,黄埔一期优等生,陆大三期特训班学员,曾任蒋介石的侍从参谋。他自幼崇拜岳飞。抗战期间,190师官兵衣袖都绣有‘忠勇’二字,号称‘忠勇师’。1938年9月我参加了终生难忘的万家岭战役中的德星公路阻击战。抗战胜利后,我不愿打内战,决计回家种田。师部的一位司机把我介绍到南昌中央银行工作。1956年公私合营后,我到九江运输部门工作,直至退休。”

老人在介绍他的简历时,思路清晰,口齿清楚,唯地方口音浓重。嗣后,徐光林老人便言归正传,一五一十的说开了。

“1938年6月,190师奉命开赴江西参加南浔线对日作战。部队从安徽徒步向江西九江开拔。

“部队昼夜行军赶往江西,脚下缺鞋、腹内无食。当时的口号是‘保卫大武汉,赶走小日本’,部队士气很旺。

“行军途中,有时感觉是一边走路一边睡觉。就这样迷迷糊糊一共走了10天左右。”

“7月26日,赶到九江时,日军已在我们前面几小时进了九江,部队只好在庐山驻扎,在高垅和星子一带对日作战。”

说到“高垅”,大概这是个很小的地方吧,徐老在桌上画了一个圆圈,说:“这是九江”,然后在靠近圆圈的右下方用手指笃笃说:“‘高垅’就在这儿。”看来,高垅在九江东南不远处。

稍事休息后,他有条有理、有声有色地讲了该战役的来龙去脉,讲了中国军人以极其简陋的装备、以坚不可摧的意志一批又一批前仆后继地以自己的血肉之躯去面对世界上最狠毒敌人的飞机、军舰、大炮、坦克的疯狂进攻及毒气的虐杀,而最终取得辉煌胜利的奇迹。

1937年12月,南京失陷。“九省通衢”的武汉是战略要地,又是当时的战时之都,所以武汉成了日军下一个进攻目标。溯江而上图取武汉的日军是冈村宁次的11军。冈村出生于武士家庭,常年从事对华军事谍报工作,能说一口流利的中国话。1938年7月,冈村将所辖部队分成三路南犯,意图夺德安,取南昌,犯长沙,合围武汉,并威胁粤汉线以东的中国军队。东路第101师团沿九(江)星(子)路向星子进犯,西路第27师团由瑞(昌)武(宁)路南下,第106师团则沿南(昌)浔(阳)线向德安正面推进。

当时负责江西南浔线及其两侧地区防务的中国指挥官是第九战区司令官薛岳。薛岳早年加入孙中山的同盟会,当过孙中山总统警卫团的营长,深受孙中山的宠爱。他带兵打仗很有一套,人称其为“老虎仔”。冈村的三路部队遇到了劲旅,举步维艰,寸步难行。此时,冈村一筹莫展,焦躁万分。中国军队在迎战南浔线和瑞武线两路日军进攻的时候,兵力向这两边频繁调动,不知不觉间,在南浔和瑞武之间形成了一条狭长的防御空隙。冈村见此决定改变作战计划,以一部分守备队牵制南浔铁路正面的中国军队,令松浦率其主力离开铁路线向西轻装急进绕到中国军队背后突袭,捣毁中国军队的防御体系。薛岳将计就计,在万家岭一带布下了“反八字”阵,等待着松浦钻进这个圈套。冈村得悉薛岳正调十余万大军欲在万家岭一带围歼106师团,急令松浦向第27师团靠拢,同时命令27师团、101师团火速援救松浦。东援的27师团在麒麟峰受到重拳打击,伤亡7500人,不敢再战,带残部往鄂南而去。东路的101师团深陷在星子,拔腿不得。

徐光林爷爷说:“日军第101师团欲打通德星公路西援106师团。日军第101师团有步兵、炮兵、工兵、骑兵等兵种,还可随时呼叫飞机、军舰、坦克助阵。打急了,就放毒气。中国军队进行阻击的是我们的190师,冷欣的52师,还有另外三个师。中国军队没有重武器,没有防空能力,没有反坦克炮和火箭筒,没有防毒面具。双方装备相差很大。”

徐老说:“那场战斗啊,真正是惊心动魄啊!

“敌人的飞机、大炮轮番轰炸,炮弹像雨点似的落在阵地上,整个阵地浓烟滚滚,火光闪闪,土石迸飞。中国军队成连成营成团一拨一拨地往前顶,真是前赴后继啊!

“日军一波一波地往上冲,当时我们用的枪每打一发子弹都要退壳,有时来不及开枪,日军就冲上来了,士兵就和他们拼刺刀,好多士兵迎着日军刺刀上去,在对方刺刀刺中自己时,手中的刺刀也立即刺进对方胸膛。白天,敌人凭借飞机、大炮、坦克的优势,把阵地夺去,夜晚我们又把它夺回来,常常是几易其手。

“日军打不赢就放毒气,那弥漫在阵地上的白纱似的雾,是敌人施放的毒气,守军将士成连成营地被毒死。”徐光林老爷爷气愤地说:“我清楚地记得,日军在德星公路阻击战中大规模使用毒气就有5次。”

这场战斗留给徐光林爷爷的印象太深了,这一段经历是他弥足珍贵的精神财富,再说他在九江生活六十多年了,对赣北的地理位置了如指掌,所以谈起当年战斗的许多情况,条清缕析、如数家珍。

徐光林老人说:“星子县城在德安的东北方向。德星公路从德安沿庐山之麓绵延37公里而至星子。在离星子县城7公里的地方东牯山、西牯山分立在公路两旁,是通过德星公路的必经之地,易守难攻,是兵家必争之地。

“1938年8月初,52师驻防星子县城及东、西牯山。星子县城是地处半岛的一座小城。日军由长江开入鄱阳湖的军舰向县城抵近开炮,20多架敌机又呼啸而来,对星子城轮番轰炸。星子城一片浓烟火海。在敌人的立体攻势中,无险可依的52师官兵殊死抵抗。日军破城,52师官兵凭借断垣残壁伺机杀敌。”

“徐爷爷,请问在德星公路阻击战中,日军把飞机,军舰,大炮,坦克全都用上了,打急了还放毒气。中国军队装备那么简陋,最终是凭什么取得胜利的呢?”

徐爷爷清了清嗓子,一字一顿地说:“一支部队的官兵要把国家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把个人的一切置之度外。基于这一点,官兵自会团结一致,同仇敌忾,当官的自会身先士卒,舍生忘死,当兵的自会服从命令,勇往直前。这样的军队将会是一支无往而不胜的军队。”稍停,他讲了德星公路阻击战中关于争夺牛屎墩的战事。

“日军进攻距东牯山东端很近的小岛牛屎墩,遭到守军顽强的抵抗。一位连长打电话报告团长:‘我们连只剩下6名战士了,请示团长怎么办?’团长回话:‘办法只有一个:坚守到底,与阵地共存亡!’连长回话:‘是!我决定以死报国!’牛屎墩失守,守岛壮士全部殉国。

“‘牛屎墩’,顾名思义,是说它不过像一泡牛屎那么大的一个小岛。师长冷欣认为牛屎墩虽是弹丸小岛,但其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战略意义不可小觑。如果日军在该岛增加登陆兵力,就会威胁东牯山的安全。师长冷欣命令李团长率领一营士兵夺岛。一场鏖战,终未得手。李团长、一营长负伤,战士多有伤亡。自此,日军戒备益强。

“一天夜里,师长冷欣亲自带领100多名壮士反攻牛屎墩。经过几小时的拼杀,终于在凌晨肃清岛上守敌,并击毙敌酋石田少将和100多名日军,缴获一些武器和其他物品。

“师长冷欣自任敢死队队长夺回牛屎墩的消息,通过《战地通讯》很快传遍各个战场,大大鼓舞了官兵斗志。”

接着,徐光林老人介绍52师坚守东、西牯山可歌可泣的战斗事迹。

9月初,日军进攻东牯山和西牯山。守军将士奋勇抵抗,击退了日军的一次次冲锋。东、西牯山阵地像巨人一样毫不可犯凛然屹立。9架敌机飞临西牯山上空。“卟、卟……”一声声沉闷的爆炸声过后,阵地全部湮没在乳白色的云霭中。咳嗽、喷嚏、鼻涕、眼泪、呻吟……随后嘴、鼻、眼、耳渗出鲜红的血来……西牯山上的守军近千人全部遇难。

在西牯山即将失守的关键时刻,援军的迫击炮给敌人以迎头痛击,西牯山仍在中国守军手中。

52师在德星公路阻击战中毙敌近2000人,自身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伤亡3000多人。上级命令52师撤下整补。

徐老说:“9月上旬,190师接防东、西牯山。梁师长将该师一个团守东牯山,一个团守西牯山,一个团作为预备队。西牯山高于东牯山,左翼有庐山为依托,是土质山,多乔木,便于隐蔽和修筑工事。而东牯山是石山,山上只有很少的灌木与茅草,由于前些天炮火的摧残,山上的植物更少了。梁华盛根据这一情况,在离主阵地200米左右的山脊后构筑大的隐蔽阵地,主阵地前用军旗、弹药箱、钢盔迷惑日军。

“9月中旬,日军对东牯山连续发起猛烈攻击,飞机、重炮的炸弹不断倾泻在阵地上,东牯山被烟火所笼罩。中国军队击退了日军一次次进攻。几天血战,190师仅失去了前哨阵地,主阵地坚如磐石。

“在激战中,有大约200多名日军骑兵偷袭190师师部,被哨兵及时发现,梁师长亲率预备团迎击,歼灭敌骑兵100多人。”

徐光林爷爷就是在这次战斗中负的伤。他的右腿中弹了,血流如注,钻心般的疼痛,但他一直咬牙强忍。回到师部时,右边裤管、鞋子全被血浸透了。

徐老坐在木椅上,卷起裤管指着腿上的伤疤说:“这是在保卫师部的战斗中负的伤。”

日军久攻不下东牯山,就转而把西牯山作为主攻方向。日军在正面佯攻的同时,悄悄调配大量兵力分数路围击。西牯山四面受敌,伤亡极大,梁华盛遂令守军突围,西牯山、东牯山相继失守。

徐光林老爷爷说:“这两座山虽然失守,但日军花费了一个月的时间,付出了死伤5000多人的代价。”

190师退守青石桥。青石桥距隘口不过数里。10月初,日军飞机大炮对着190师阵地猛轰,两个联队的日军在坦克的掩护下,向青石桥进攻。守军没有反坦克炮和火箭筒,敌军坦克肆无忌惮,纵横驰骋,轰炸扫射,打得守军抬不起头来。吴志宏排长胸中怒火升腾,浑身热血奔涌,昂起不屈的头狮吼:“用集束手榴弹摧毁它!”他亲率十几位战士每人带一束手榴弹,奋不顾身滚入坦克履带下引爆手榴弹,敌人的坦克瘫痪了。跟随在坦克身后的步兵暴露在我方的火网中,被消灭殆尽。

吴志宏排长和他的战士用血肉之躯与敌人的钢铁战车搏斗,用青春生命谱写了一曲捍卫民族尊严的壮歌。

第二天,日军再次发动进攻,一次又一次地拼刺刀。后来,190师奉命后撤,日军占领青石桥,直逼隘口。

徐光林爷爷说:“当隘口失守时,万家岭战役已胜利结束,被围的日军松浦106师团,几乎被全歼。在星子到隘口20公里的路上,敌101师团用了50天的时间,付出了伤亡7000余人的代价。

“190师和兄弟部队继续在隘口到德安10多公里的路段上,阻击日军。中国守军在隘口、博阳河、德安城几个地方,与日军逐一争夺,多次易手。在这段路上,中国守军又毙伤日军2000多人。”

德星公路阻击战时,天气炎热。赣北地区温差极大。由于气候、生活条件、蚊虫叮咬等因素,守军战士中病员很多。中国部队严重的缺医少药,致使病员得不到及时有效的治疗。中国部队没有奎宁,战士一旦染上疟疾,便束手无策。中国部队给养也极差,经常连米饭也吃不上。徐光林老人说:“当时一天只吃两顿,早上5点吃一顿,晚上9点吃一顿,主食是南瓜和芋头,伴以盐汤。”那时中国部队既缺医少药,又缺吃少穿。中国军人就是这样在极其艰难困苦的生存条件下无怨无悔地与敌人作殊死斗争。

在这场阻击战中,中国军队节节设防,寸土必争,毙伤日军近万名。许多优秀中华儿女的鲜血洒在东、西牯山和德星公路上,他们的事迹值得我们永远铭记。

东路的德星公路阻击战和瑞武西路的麒麟峰阻击战是万家岭大捷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万家岭大捷的保证。万家岭战场歼灭日军近万人,德星公路战场毙伤日军近万人,麒麟峰战场毙伤日军7500多人,三个战场共计毙伤日军25000人。在武汉各个战场且战且退的形势下,赣北战场的辉煌胜利无疑大大鼓舞了士气,振奋了民心。

当年飒爽英姿的少年,今天已是白发苍苍的老人了。但我们不能忘记,他们在风华正茂的年纪,为了抵御外侮浴血沙场,用铮铮铁骨筑起了抵御日寇的钢铁长城。希望更多的人了解那段抗战历史,关注这些保卫过我们家园的老兵们。

注:本次采访得到江西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司马花、王豫、李勇、何楠勋等的热心支持,得到诸多抗战史爱好者的指点。恕不一一具名,在此一并鸣谢。)








谢谢网友们的指点。最近,结和各方面意见对文章作了修改,有些细节我还打算和一些亲历者沟通。再次感谢大家!18914433350.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