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始末

南京大屠杀始末

第一篇 南京沦陷1937[/B]年11月12日日军侵占上海后,下一个攻击目标便是当时中国首都南京。- 历史名城南京是“虎踞龙盘”之地,向以山川雄秀、市廛繁华、人文荟萃而著称于世。继公元229年三国吴定都南京之后,东晋及南朝宋、齐、梁、陈均于此建都,另有南唐、明、太平天国、中华民国以此为都城,史称“十代故都”。1927年国民政府定都南京后,该市行政管辖区域扩大,人口猛增,至1937年6月,南京有465.9平方公里土地和101.5万多人口。自日军挑起“八.一三”淞沪战事,战争的阴霾迅即布满南京上空,而不再有往日的和平与宁静。- 日军在淞沪战场得手后,调集重兵,气势汹汹,分路直逼南京。此时,南京的机关、学校、企业等纷纷西迁,全市人口急剧减少。南京市政府1937年11月23日致军事委员会后方勤务部的公函称:“查本市现有人口约50余万”。直至12月13日城陷时,南京在册总人数仍为50余万人;加上留在南京的中国守军,以及从各地拥入并滞留南京的外地难民,南京总人数应为60余万人。- 1937年11月20日唐生智受命担任南京卫戍司令长官,罗卓英、刘兴为副司令官,率守军约11万人固守南京。南京守军的防御部署是:以4个军的兵力,组成以市郊汤山、栖霞、淳化、板桥等地为重点的外廓阵地;以3个师1个教导队的兵力,组成以幕府山、乌龙山、紫金山、雨花台及环绕全城的城墙为依托的腹廓阵地;以宪兵团和警察总队在城内维持秩序,并就地防守。负责守卫南京的军队,系从上海战场撤退下来,“比经久战,补充整理尚未完全”,就匆匆投入了抵御来犯日军的战斗。- 以松井石根为司令官的日本华中方面军总共有9个半师团,外加辅助支援部队,总兵力在20万以上。1937年12月1日,日本最高统帅部下达了华中方面军的战斗序列令。松井石根除留一部分兵力据守上海外,即夺得了中国守军的第一线阵地,形成了围攻南京的态势。12月7日,松井石根亲自起草了《攻占南京要略》。12月9日,日机在南京上空散发《投降劝告书》,限中国守军次日正午答复。12月10日下午1时,日军因劝降不成,开始对南京城发起总攻。日军用步、炮、空火力协同作战,猛攻中国守军腹廓阵地。中日两军在雨花台、上新河、紫金山及光华门展开激战,城垣多处被敌炮摧毁。12日,日军占领雨花台,并向中华门、水西门、通济门发起进攻,战斗相持至暮。中国守军阵脚已乱。同日下午,唐生智根据蒋介石的命令,向守城各部队下达了撤退令,本人随即脱离危城。13日上午,日军第六、第一一四师团首先从中华门侵入城内,光华门、中山门、和平门也相继被日军攻入。日军占领国民政府。午后2时,日海军第十一支队溯江而上,抵达下关。午后4时,日军国崎支队沿长江北岸攻占浦口。南京遂陷敌手。- 南京城空前劫难降临了![/B]-第二篇 血腥屠杀疯狂性、残忍性、野蛮性是日本军国主义本性的表现。对中国人民的屠戮,与日本侵华战争相始终。- 南京大屠杀的序幕,早在日军侵略淞沪时就已揭开。日军攻向南京途中,走一种,杀一种,更是南京大屠杀的预演。即以江苏常州为例,仅一个掩埋队收葬的被日军杀戮的和平居民就有4000多人。这不过是日军在一个中小城市犯下的罪行的一小部分。- 日军在侵入已经撤守的南京城后,为摧毁中国人民的抗日意志,迫使中国政府俯首,采用极其野蛮的手段,对和平居民及解除武装的中国军人进行了长达六个星期的血腥屠杀。- 这是一场在日本政府、军部及日本战地最高指挥官松井石根、朝香宫鸠彦等人的主使、怂恿和指挥下进行的有预谋、有组织的大屠杀。其目的正如日本首相近卫文磨所说,是要“把中国人民打得屈膝投降”、“摧毁他们的战斗意志”。 [/B]- 1937年8月15日,松井石根接受上海派遣军司令官任命时,对近卫首相说:“别无他途,只有拿下南京,打垮蒋介石政权,这就是我必须完成的使命。”到达上海战场后,松井石根一再扬言要“膺惩”中国。攻占南京前夕,上海派遣军司令官香宫鸠彦曾下达“杀死全部俘虏”的命令,并在命令后附注“阅后销毁”。参与指挥南京大屠杀的日军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日记中也有“基本上不实行俘虏政策,决定采取全部彻底消灭的方针”的记载。 - 日军攻占南京后,松井石根再次下达了对城内进行“扫荡”的屠杀令,日军各级指挥官也纷纷下达了屠杀令。诚如当时德国驻南京大使馆对国内的报告所言:“犯罪的不是这个或那个日本人,而是整个日本皇军。……它是一架正在开动的兽性机器”。- 日军在南京下关江边、草鞋峡、煤炭港、上新河、燕子矶、汉中门外、中华门外花神庙等地制造了多起集体屠杀事件,还实行了无时不有、无处不见的分散屠杀。无论城外还是城内,无论主要干道还是偏僻小巷,无论军政机关还是居民住宅,都成了日军肆虐场所。日军连寺庙庵观也不放过。屠杀之后,日军又采用抛尸入江、火化焚烧、集中掩埋等手段,毁尸灭迹。霎时,南京城内外,尸横街巷,焦骸遍野,河渠尽赤,滚滚长江里漂浮着无数的冤魂。据调查统计,被日军集体屠杀的达19万人以上,零散屠杀的达15万多人,总计被害人数达30万人以上。- 日军屠杀南京人民的手段层出不穷,主要有砍头、刺杀、枪击、活埋、火烧等。还有惨无人道的“杀人竞赛”。真是残忍至极,天怨人怒。- 这场大屠杀的受害者,大多是无辜的工人、农民、商人和一般市民,也有一小部分是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和警察。一向以慈悲为怀的僧尼和天真无邪的孩童也不能幸免。 - 在日本侵略者的屠刀下,南京这座和平繁华、名闻遐迩的大都市,变成了惨不忍睹、阴森可怖的人间地狱。- 日军在南京的暴行,为现代世界文明史留下最为黑暗的一页。[/B]-第三篇 烧掠奸淫日军在南京城乡实施了大规模纵火焚烧。在军官指挥下,一队队日军手持火把,在街巷横冲直撞,将房屋一座接一座点火燃烧。从城南中华门至城北下关江边,遍地大火,烈烟长腾,受害最严重的是城南和下关人口稠密的居民区和商业区。南京主要商业街道、繁华的太平路房屋被烧毁90%。中华路北段内桥至三山街口,尽为废墟;南段三山街至中华门则隔两三家即有瓦砾一堆,房屋被烧毁70%。著名的夫子庙被日军烧毁,大成殿荡然无存。周围的金粉楼台、老字号商店如奇芳阁、六凤居、得月楼等都化作焦土。下关江边中山码头、首都码头、三北码头、招商码头等悉遭焚毁。对于日军在南京大规模焚烧破坏的暴行,战后,中国军事法庭在《战犯谷寿夫判决书》中确认:“日军锋镝所至,焚烧与屠杀常同时并施,我首都为其实行恐怖政策之对象,故焚烧之惨烈,亦无与伦比。陷城之初,沿中华门迄下关江边,遍处大火,烈焰烛天,半城几为灰烬。我公私财产之损失殆不可以数字计。……至12月20日,复从事全城有计划之纵火暴行,市中心区之太平路,火焰遍布,至夜未熄。且所有消防设备,悉遭劫掠,市民有敢营救者,尽杀无赦。”[/B]-侵占南京的日军,对一切财物表现出强盗般的贪婪。一切抢劫活动,都是在日军军官的指挥或默许下进行的。日军三五成群,闯入民宅,挨家搜索,翻箱倒笼,就稍值钱的家什,或完好的衣服被褥,弦被抢去。田伯烈《外人目睹中之日军暴行》一书转引一位留京外侨给友人信件称“人城所有的私人住宅,不沦是被占领的,或未占领的,大的或小的,中国人或外侨的,都蒙日军光顾,劫掠一空。”从1937年底到1938年的一段时间里,每天都有大量的卡车络绎不绝地把劫掠来的器物运到下关,装上火车、轮船,转运至日本国内。 更有甚者,日军还有目的地掠夺中国文化珍品。从上海派来精于鉴别文物图书者,并动用军队、特工人员,将省立国学图书馆和中央研究院等70多处藏书抢走。累计被日军掠夺的图书、文献达88万册,超过当时日本最大的图书馆东京上野帝国图书馆85万册的藏书量。[/B]-经日军焚烧、劫掠,往日繁盛的南京,到处是残垣断壁,荒凉不堪。[/B]- 日军还大肆强奸、轮奸中国妇女。残暴的日本兵在日本当局和军官的纵容下,经常是三五成群在南京城内外四处乱窜,寻觅、抓捕妇女,发泄兽欲。上自七八十岁的老妪,下至八九岁的幼女,甚至孕妇,只要被日军抓住,无一幸免。有的一夜要被强奸数十次。日军强奸妇女,不管是白天还是夜晚,也不管居何处,住宅、校舍、图书馆、办公室、门房、仓库、宗教场所、街头巷尾等等,均成为日军施暴的地方。避入安全区的妇女也不能逃脱。[/B]- 日军在凌辱妇女之后,还灭绝人性地用刺刀将被奸女子的乳房割下,露出惨白的肋骨;或用刺刀戳穿其下部,摔在路旁,任其惨痛呼号;或用木棍、芦管、酒瓶等物塞入其阴户,然后再予杀害。战后,东京军事法庭确认:“全城中无论是幼年的少女或老年的妇人,多数都被奸污了。并且在这类强奸中,还有许多变态的和淫虐狂行为的事例,许多妇女在遭强奸后被杀,还将她们的躯体加以斩断。在日军占领后的一个月中,南京市发生了二万左右的强奸事件。”[/B]-第四篇掩埋尸体在日军的残酷屠杀下,南京城已成了一座万户萧索、尸横遍地的“死城”。数十万具尸体,除了日军为消弭罪证而焚毁或抛入江中的以外,有想当数量经过各种渠道,被掩埋处理。- 慈善团体收埋。主要有世界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以下简秒世界红十字会)、中国红十字会南京分会(以下简称南京红十字会)、崇善堂、同善堂等。世界红十字会自12月22日起分两班从事收埋工作。收埋尸体的地域主要是在中华门、水西门、挹江门城外及城西一带,间或收埋到城东太平门一带。南京红十字会自12月24日,分两队进行。收埋尸体的区域以和平门、下关地区为主,有时也展延到迈皋桥、水西门、鼓楼、新街口一带。崇善堂是收埋尸体最多的慈善机构,他们组织了“崇字掩埋队”,下设4个分队收埋尸体。该队活动地域相当宽广,以中华门、新街口、鼓楼、挹江门以东为主,南至中华门外花神庙,西至通济门外高桥门,北至挹江门城墙根,东至中山门外马群,有时也活动至水西门外上新河一带。据统计,世界红十字会在城内外掩埋尸体总计43121具,南京红十字会收埋22371具,崇善堂收埋112267具。活动在城南一带的同善堂,共埋尸7000余具,回民掩埋队埋尸400具。仅此5个慈善团体收埋尸体就达18.5万余具。- 市民个人自发掩埋。一些居民出于社会公德,自行将同胞尸体加以掩埋。湖南木商盛世征、昌开运自费雇工,将上新河地区死难同胞尸体28730具全数埋葬。家住城南的市民芮芳缘、张鸿儒、杨广才等,自沙洲圩避难处返回住地时,见沿途尸横遍野,便集合30余名热心人士,经40余日,义务掩埋同胞尸体7000余具。 [/B]- 伪政权为掩盖日军罪行,整理市容,防止瘟疫,对尸体也进行了掩埋。如伪下关区公所在下关、三汊河一带收埋尸体3240具;伪第一区公所在城东南一带收埋尸体1233具;伪南京市政公署命伪卫生局于1939年1月收集中山门外灵谷寺、马群一带遗骨3000具,葬于灵谷寺之东。伪南京市政公署督办高冠吾并为之立“无主孤魂碑”,记述埋尸经过。 - 由于尸体太多,慈善团体掩埋力量有限,以致大量尸体得不到掩埋而暴露于野,腐烂发臭。- 抗战胜利后,这丘丘坟茔、座座荒冢,成为审判侵华日军屠杀南京人民的主要罪犯的铁证。[/B]-第五篇正义审判1945[/B]年8月15日,日本被迫宣布接受《波茨坦公告》,无条件投降。9月2日,在东京湾美国战舰“密苏里”号上,举行了日本向全体盟国正式投降的签字仪式;9月9日,在中国陆军总司令部礼堂,举行了中国战区日军投降签字仪式,日本代表冈村宁次在降书上签字。- 日本投降后,盟军和中国分别设立了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和中国审判战犯军事法庭,对犯有破坏和平罪、违反战争法规及惯例罪、违反人疲乏罪的日本战犯分别负责审判。由于南京大屠杀是件十分突出的历史事件,中国军事法庭及东京军事法庭均对此案进行了严肃认真的调查、审理,并作出审判。- 中国军事法庭于1946年12月15日设立,除收审在中国捕获的有关日本战犯外,还将南京大屠杀重要罪犯谷寿夫、向井敏明、野田毅、田中军吉等先后引渡来华受审。1946年12月21日,中国军事法庭审讯谷寿夫时,400余人出庭作证。12月31日,该庭检察官对谷犯起诉。集体屠杀列为28案,零散屠杀列为858案。1947年2月6日至8日,中国军事法庭在励志社对战犯谷寿夫进行了为期3天的公审,有80余名证人出庭陈述谷寿夫等部日军在南京的暴行,其中有外籍证人3名。3月10日,中国军事法庭在进一步调查、核实的基础上,确认:“我被俘虏军民遭日军用机枪集体射杀并焚尸灭迹者,有单耀亭等19万余人”,被日军零星屠杀“其尸体经慈善机构收埋者15万余具。被害总数达30万以上”。“谷寿夫在作战期间,共同纵兵屠杀俘虏及非战斗人员,并强奸、抢劫、破坏财产”,被判处死刑。4月26日,在南京执行枪决。此后,中国军事法庭又对从无锡至南京沿途进行“杀人比赛”的暴徒向井敏明、野田毅和屠杀南京同胞300余名的刽子手田中军吉等3名战犯,进行审判。1947年12月18日判处死刑,并于1948年1月28日在南京执行枪决。- 东京军事法庭于1946年1月在东京设置,由中、美、苏、英、法、澳、印度等11国的11名法官组成,澳大利亚法官韦勃任审判长。中国的梅汝(王敖)出任法官。首席检察官由美国律师季南担任。参加东京军事法庭的11国各派陪席检察官一名,中国委派向哲(氵睿)为检查官。中国方面参加东京军事法庭工作的还有倪征(日奥)、桂裕、杨寿林、裘劭恒、高文彬等人。东京军事法庭从1946年4月29日开始起诉,至1948年11月4日作出判决,在历时两年半的时间里,对东条英机等28名日本甲级战犯进行了审判。其间,法庭花费大量时间,对南京大屠杀案进行调查和取证,并且鞫讯了松井石根,确认侵华日军在南京的暴行是在日本官方默许和支持下进行的,“日军仅于占领南京后最初的六个星期内,不算大量抛江、焚毁的尸体,即屠杀了平民和俘虏20万人以上”。东京军事法庭于1948年11月12日决定判处南京大屠杀案的主犯松井石根绞刑,并于同年12月22日执行。- 至此,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事件定下了铁案。- 但是,限于当时的历史条件,南京大屠杀直接指挥者朝香宫鸠彦等人逃脱了历史的审判,这不能不使中国人民特别是南京人民引为深深的遗憾。 [/B]- 1937年12月至1938年1月间的短短六个星期时间里,南京城中三十万无辜军民化为了冤魂,事实已清楚地告诉我们六十多年前的那场劫难是一次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划的屠杀,而那些制造了南京大屠杀惨案的元凶也早已受到了正义的审判。 - 半个多世纪过去了,一些别有用心的人想极尽能事粉饰自己不光彩的过去,甚至为那些双手沾满无辜者鲜血的先辈高唱赞歌。但历史终究就是历史,历史不会被忘记,那些历史的罪人也不会被忘记,无论现在还是将来,任何人都无法将他们的名字从历史的耻辱柱上抹去。-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