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放军骑兵部队:10万骑士 出现过32位将军

苏子枫 收藏 3 1769
导读: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叫胡马度阴山。   读着古人的诗句,脑海中涌现出一幅金戈铁马的征战图,而就在王昌龄这首《出塞》诗中提到的阴山脚下,驻守着我军最后的骑兵部队--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营。   人民解放军骑兵在历史上最多时达到10万骑士,1985年,我军由摩托化和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已经消失。今天,全军仅象征性地保留了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目的是为了展示我军过去的骑兵风貌,让中外人民了解、目睹现代条件下的这个古老的


解放军骑兵部队:10万骑士 出现过32位将军


秦时明月汉时关,

万里长征人未还。

但使龙城飞将在,

不叫胡马度阴山。

读着古人的诗句,脑海中涌现出一幅金戈铁马的征战图,而就在王昌龄这首《出塞》诗中提到的阴山脚下,驻守着我军最后的骑兵部队--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营。

人民解放军骑兵在历史上最多时达到10万骑士,1985年,我军由摩托化和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已经消失。今天,全军仅象征性地保留了两个骑兵营和几个骑兵连,目的是为了展示我军过去的骑兵风貌,让中外人民了解、目睹现代条件下的这个古老的兵种;再就是担负影视片的拍摄任务。

在人民解放军骑兵即将退出历史舞台的时候,记者来到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营,从这里追溯我军骑兵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而后又从大到小,逐步退出历史舞台的历程。从而领略了人民解放军骑兵历史上的辉煌和我军的现代化进程。

阴山下的劲旅

在内蒙古巴彦淖尔盟五原县的阴山脚下,我有幸观看了内蒙古骑兵第一营的军事表演,目睹了中国骑兵的风采。

身着迷彩服的数百名骑兵官兵策马挥刀,进行了骑乘、斩劈、马上射击、骑兵阅兵式等训练科目的表演。

雪亮的马刀、乌黑的马枪、健壮的军马、威武的骑士,在阴山脚下的开阔地上奔驰,卷起了滚滚黄尘。阳光下,马刀闪闪,马蹄生风,冲在最前面的一名旗手,手擎一面红旗,旗上印着“骑兵第一营”5个金黄大字。

劈斩表演开始了。在开阔地上竖着高低不同的7个人体目标,最低的离地40公分,高的170公分左右。随着一阵马蹄声,勇猛的骑士乘马飞驰而来,只见骑士们在高速奔驰中从刀鞘里抽出马刀,接近低处人体目标时,骑手身体向马的右侧猛的倾斜,右手挥起马刀,瞬间,模拟的人头滚落下来。接着,骑手连劈带刺,高低人头目标接连落地。骑士们在我眼前不断闪过,“人头”滚滚落地,每个骑手的战绩都是7个“人头”搬了家。

乘马射击的表演,更令我惊叹不已。马刀入鞘的骑手,在乘马奔跑中,把缰绳放在了马脖上,双腿紧夹马的腹部,从身上取下“八一式”自动步枪,双手举枪在高速飞驰中对准半身靶,扣动了板机。

马队过后,靶标弹痕累累。营长杨占爱介绍说:“乘马射击采用自动步枪点射的方式,靶标共有4个,每隔15米一个半身靶。命中1个及格,2个良好,3个以上成绩优秀,全营50%的官兵是优秀射手。”

马术表演也令人赞不绝口。蹬下藏身是马术中高难动作。远方一群战马飞驰而来,只见战马不见骑兵,等到战马接近我们的时候,突然间,马上闪现出骑兵,他们举起乌黑的枪口出现在我们面前。原来这是蹬下藏身的表演。刚才骑兵离开马鞍,紧贴战马藏在左侧,远处看去像一群失散的马群,没想到千军隐藏到万马之中了。

马上站立、马上倒立、马上平地拾物、军马越障碍、乘马钻火圈、军马卧倒隐蔽、骑兵的各种队形变换等表演科目,一幕比一幕精彩,使人目不暇接。

最后的表演科目是骑兵阅兵式。全营骑兵集合在一起,在马上行持刀礼。数百个骑手随着营长的口令,拔刀出鞘,刀举过头,停顿片刻,收到胸前,然后向下挥45度,停留在右下方。这是骑兵的最高礼节,给人雄壮、肃穆的感觉。

阅兵式开始后,营长下达“抱刀”的口令,全营成抱刀姿势。接着,营长又下达了“立正”口令,军马像训练有素的士兵一样,“唰”的一下,全部立正。

营长向指挥员报告:“骑兵第一营整队完毕,请你检阅!”

指挥员开始阅兵,营长持马刀在指挥员右后陪同阅兵。

指挥员接近骑兵分队时,营长下达了“敬礼”口令,分队全体人员在马上向右转头,注视阅兵指挥员,行注目礼,分队长行撇刀礼。阅兵指挥员通过各分队后,随着“礼毕”口令,各分队骑兵恢复立正姿势。

营长陪同指挥员阅兵后,下达了“收刀”口令,全营马刀在空中一晃,全部入鞘,军马统一按营长的口令“稍息”。

我过去在作战部队多次参加过步兵的阅兵式,没想到骑兵的阅兵竟能达到人与马的统一,毫不逊色于步兵。

多年来,内蒙古骑兵第一营,这支我军最后的骑兵部队,在内蒙古地区还发挥着骑兵独特的作用,使人们刮目相看。

内蒙古是我军骑兵的摇篮,历史上我军骑兵最多时达到13个骑兵师,其中9个骑兵师诞生在这里。

一踏上内蒙古的土地,就能感受到马背民族的特色:草原上奔驰的马群、呼和浩特市的赛马场、民族博物馆里的马背风俗展览、一展骑士风采的那达慕大会……

一接近内蒙古军区的部队,我就处处与骑兵相逢。迎接我的巴彦淖尔盟军分区司令员王联当年是老骑兵,向我介绍情况的军分区组干科长苏茂盛也有当过骑兵的历史,就连我们下榻的军分区招待所所长卢桂林也曾当过骑兵连长……在内蒙古军区干休所,有一大批抗战时期和解放战争时期参加革命的老骑兵。

在呼和浩特市的内蒙古军区军史办,我见到了卫建章主任,他无愧是我军的“骑兵通”。当我问起我军骑兵的发展历程时,卫主任如数家珍。

1928年4月,我军第一支骑兵部队--西北工农革命军骑兵队正式成立。1933年成立了骑兵团。1936年2月,红四方面军在长征路上的甘孜地区组建了我军第一个骑兵师。这个师当时是红军装备最精良、机动行动最快的部队,作为红四方面军北上抗日的先遣队,沿途打了72仗,到甘南只剩下200多人骑,为红四方面军到达陕北立下了汗马功劳。

抗战时期,我军先后建有军委骑兵团、八路军留守兵团骑兵团、一一五师骑兵团、一二○师骑兵支队、一二九师骑兵团、绥蒙骑兵游击师。

卫主任介绍说,解放战争时期是我军骑兵部队发展的鼎盛时期,最多时达到13个骑兵师。东北野战军建有热河骑兵师、冀热辽骑兵师,后发展为第四野战军骑兵第一师、骑兵第二师;西北野战军建有甘肃军区骑兵第二师、新疆骑兵第八师;华北野战军建有骑兵团;内蒙古地区建有9个骑兵师。新中国建立后,我军建立过骑兵学校,还有专门的《骑兵进行曲》。

我军骑兵在长征路上、在抗日战争以及解放战争的西北战场、东北战场、华北战场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八路军大青山骑兵支队带领3个骑兵团,使大青山成为日寇闻风丧胆的抗日根据地。从1938年8月到1945年8月的7年中,大青山骑兵支队共歼灭日、伪军3999人,俘虏1533人,缴获战马2909匹、各种枪炮1966支(门)。

1946年3月,内蒙古军区骑兵二师为确保四平保卫战的后方安全,在梨树、怀德、长岭地区,与国民党“光复军”及土匪多次作战,打出了骑兵的军威。

1948年10月初,人民解放军围城部队兵临长春城下,内蒙古军区骑兵二师奉命参加围城战斗,东北野战军总后勤部为每个官兵配发了骑兵专用马刀。骑兵挥舞着数千把明亮的马刀,整日闪现在长春城下,国民党守城部队吓得魂飞胆破,传言共军骑兵个个都是“草上飞”,马刀锋利,削铁如泥,骑兵追步兵,哪一个也跑不掉,一刀下去就变成无头鬼。国民党守城部队大都是南方兵,没接触过骑兵,惊恐万状,军心涣散,粮草用尽,宁可饿死,也不愿出城当无头鬼。10月17日,国民党六十军军长曾泽生率部起义。负隅顽抗的国民党新七军,在粮草断绝,空投无望,四面楚歌的情况下,于10月19日宣布投降,长春遂告解放。

1948年10月底,内蒙古骑兵二师在向沈阳进发途中,全歼了国民党一个骑兵旅,迫使国民党五十三军炮兵师投降。

内蒙古军区骑兵第一师在辽沈战役的黑山阻击战中立下汗马功劳;内蒙古骑兵十一师、十六师和察北骑兵第三师在平津战役的张家口地区的张北、宝昌、康宝、商都、化德之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解放战争时期,内蒙古军区骑兵部队共歼敌上万人,缴获军马14823匹,缴获各种枪支和火炮11985支(门),为内蒙古乃至东北、华北地区的人民解放战争做出了重要贡献。

在人民解放军第一支机械化集团军采访时,我听说过当年他们用骑兵追坦克的故事。解放战争在长沙的一次战斗中,国民党军的6辆美式坦克在战场上逃脱,某团30名骑兵勇士,竟不顾敌人坦克铁甲厚、火力强,拼命追赶了100公里,将敌坦克围了起来。敌人用坦克机枪拼命顽抗,前面的骑士牺牲了,后面的又冲了上来。一名战士飞身跃上一辆敌坦克,用手榴弹解决了敌人。其它坦克上的敌人吓傻了眼,纷纷爬出坦克举手投降,6辆坦克全部被缴获。这个骑兵百里追坦克的故事被写进了军史。当年的骑兵部队如今已经改变为坦克团,但当年的骑兵精神并没有失传。

新中国成立后,骑兵在追剿残匪、平息西藏少数分裂分子的武装叛乱和边防巡逻中,也建立了功勋。

当我向卫主任问起内蒙古骑兵的发展历程时,他随手递给我《内蒙古军区简史》、《内蒙古军区组织沿革概述》、《内蒙古骑兵二师师史》等几本军史书籍,我从中了解到内蒙古骑兵部队的发展状况。

1938年8月,八路军一二○师根据中央军委和毛泽东的指示,抽调三五八旅七一五团和师直一个骑兵连组成了大青山支队,李井泉任司令员兼政委。1939年夏,改名大青山骑兵支队,下辖一、二、三营和四支队,骑兵发展到千余人。1940年,大青山骑兵支队的3个营扩展为骑兵第一、二、三团。1945年7月,中央军委决定将塞北军分区改为绥蒙军区,下辖骑兵旅、骑兵一、二、三团、骑兵大队和两个步兵团、一个偏清支队。

解放战争时期,内蒙古骑兵成为我军骑兵的主要发源地,先后改建和组建了内蒙古骑兵第一师、第二师、第三师、第四师、第五师,内蒙古人民解放军骑兵第四师,内蒙古人民自卫军骑兵第五师、第十七师,绥远省军区独立骑兵第一师,共9个师。

新中国成立后,内蒙古军区仍保留了9个骑兵师,内蒙古骑兵第一、二、三、四、五师,独立骑兵第一师,骑兵第四师、第五师,国防骑兵第五师。此外,还保留了3个骑兵旅,第三十六军独立骑兵旅、第三十七军独立骑兵旅、骑兵第四师独立骑兵旅。

在采访中,卫主任对我说:“如今,骑兵作为一个兵种在我军已经消失了。但目前内蒙古军区仍保留着全军规模最大的骑兵部队--骑兵第一营和骑兵第二营。此外,我军开放第一师还保留着一个骑兵连,兰州军区在甘肃、新疆还保留着两个骑兵连,全军的骑兵部队不足一个团了,像古化石一样的珍贵了。”

在采访中,有人对我说,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开国将领中,除步兵外,骑兵是产生将军最多的兵种。我对此有些怀疑,便拿着三册《中国人民解放军将帅名录》一个一个地寻找,整整查了3天,果真如此。共有骑兵出身的将军32人,其中上将1人;中将4人;少将27人。

上将:原国防部副部长许世友,曾任红四方面军骑兵司令员。

中将:原昆明军区副司令员田维扬,曾任东北民主联军骑兵第一师师长;后勤学院原院长杨木森,曾任八路军一二○师骑兵营政委;原军委炮兵司令员张达志,曾任大青山骑兵支队政治部主任;原武汉军区副司令员姚哲,曾任大青山骑兵支队司令员。

少将27人,在此不再一一列举。

当我来到骑兵第一营的训练场,战士们幽默地纷纷向我介绍他们的无言战友--军马:“我的马是毛主席的坐骑!”“我的马是朱老总的坐骑!”“我的马当过皇帝、国王的御马!”教导员陈楼看着战士们争相介绍自已的“战友”,笑着说:“全营的几百匹战马,都当过影视演员,有十多匹马是公认的明星。”

从骑兵第一营保留的影视资料和照片上,我了解到这个营自20世纪70年代初成立以来,先后拍摄过《大决战》、《吉鸿昌》、《巍巍昆仑》、《国王与皇帝》、《文成公主》、《沙漠风云》、《离别广岛的日子》、《红河谷》等42部影视片。骑兵第一营在影视圈有很高的声誉。日本着名摄影师澳村佑治在中国拍摄《敦煌》和《杨贵妃与唐明皇》时,中国骑兵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回国后,他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说:中国“有一支货真价实的骑兵”。后来《参考消息》上翻译转载了这篇文章。

我到骑兵一营采访前住在巴彦淖尔盟军分区招待所。所长卢桂林听说我要到骑兵一营采访,兴奋地说:“我是老骑兵出身,在骑兵一营二连当过连长,有啥事你问我吧。”

我刚要发问,他说你等会儿,就出去了。

一会儿,他拿来了一本影集。我一看,都是他骑马拍电影、电视的照片:《岳飞传》、《大进攻》、《三大战役》、《铁骑雄风》、《少年战俘》、《杨家将》、《五原风火》等十多部影视片。

我对他说:“别的我不想问,你就说说你是怎样骑马拍片的吧,要有精彩的场面。”

他笑着说:“没问题。”便打开了话匣子:

一次,八一电影制片厂拍《解放大西北》,王晓棠厂长那天也到现场观摩。当时拍的镜头是我扮演解放军骑兵连长,挥着马刀冲锋,国民党用炮轰击我。拍了一遍,导演说炸药太少,场面不刺激,让加大药量重拍。

药量加大后,导演对我说:“你要以最快的速度往埋炸药的地方跑,没事,很安全。”

导演一挥手,我骑着马就往炸药堆跑。轰隆隆、轰隆隆,我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炸药气浪炸飞了,人离马有一米多高,马从我屁股下面跑了,我从空中掉到弹坑里,成了土人,头上摔了个鸡蛋大的包,疼得我都站不起来了。王晓棠厂长不安地说:“快看看那个大个子连长,是不是受伤了?”

你猜导演怎么说,他跳起来高喊:“太好了!太好了!”

我当时挺生气,你把我骗进了炸药堆,我差点被炸死,你还说太好了!

后来,得知导演是说镜头拍得太好了。我看了镜头以后,的确十分精彩。心想,为了展现我军骑兵的雄姿,受点委屈也值得,便没有和导演去计较。

拍影片《辽沈战役》时,也很惊险。一次拍骑兵急行军的镜头,直升机超低空飞行,巨大的轰鸣声和灰尘把200多匹马都惊散了,往山里乱跑,稍不留神就会掉进万丈深渊,战士们的钢盔、棉帽飞得到处都是。200多名骑兵基本上都变成步兵了,大家到处寻找跑散的战马。我们过去训练过战马如何适应炮火纷飞的环境,没有训练过直升机的骚扰。导演净出馊主意,闹得我们狼狈不堪。

再有,就是拍《辽沈战役》的塔山阻击战,两万多吨炸药炸了两个多小时,真是惊心动魄呀!我们扮演国民党骑兵过冰河,炸药一响人仰马翻,掉在冰河里,人冻病了,马冻伤了,人吃药,马打针。没几天又接着拍,那场面也拍得惊天动地,精彩无比。

拍《辽沈战役》的时候,副班长赵利不幸牺牲了,骨灰撒在了拍摄现场。

听了卢所长的介绍,我深深感到,骑兵和军马为我国电影事业的发展付出了不仅是血汗,还有生命。我同时感到,“战马改行当明星”,标志着人民解放军的现代化进程已发展到“铁马”取代“战马”的时代了。

20世纪80年代中期,我军已经用摩托化、机械化取代了骡马化,当年的战马已被坦克、装甲车、步战车所取代,当年的骑兵已被机械化和摩托化步兵所取代。千军万马这一成语应该改为“千军万车”了。那种乘马进行沙场角逐的战法,已经成为历史。作为战争机动工具的骑兵,总有一天会彻底消失,但骑兵的风采却会永远铭刻在人民解放军的战史上。

离开骑兵一营的时候,骑兵们又出征了。雪亮的马刀、乌黑的马枪、健壮的军马、威武的骑士卷起滚滚黄尘,渐渐消失在阴山脚下……

摘自:《党史博览》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