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大屠杀76周年市民悼念 健在幸存者不足200人

1GSHGD 收藏 0 42
导读:央广网南京12月13日消息(记者景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在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30多万名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被血腥屠杀,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 76年过去了,历史留给南京的创伤并没有随时间而愈合。每年到这个时候,南京市都会组织市民进行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在今天上午,江苏省、南京市各界群众聚集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悼念同胞、祈祷和平。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哭墙)的旁边,南京市根据根据两年来新搜

央广网南京12月13日消息(记者景明)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1937年12月13日,侵华日军攻占南京,在此后一个多月的时间里,30多万名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和放下武器的中国士兵被血腥屠杀,制造了惨绝人寰的南京大屠杀惨案。

76年过去了,历史留给南京的创伤并没有随时间而愈合。每年到这个时候,南京市都会组织市民进行各种形式的悼念活动。在今天上午,江苏省、南京市各界群众聚集在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前,悼念同胞、祈祷和平。

在南京大屠杀纪念馆遇难者名单墙(哭墙)的旁边,南京市根据根据两年来新搜集认定的大屠杀遇难者名录在这里新增添了104个名字,虽然悼念仪式在10点开始,但是已经陆续有耄耋之年的幸存者、结队而来的青年学生进入这里,有的抚摸着自己遇难家人的名字,也有的对自己并不熟悉的沉默驻足,现场除了悼念音乐和集会者走过雨花石的声音几乎听不到其他声响。再过一个小时悼念活动将正式开始,届时南京全市将试鸣防空警报,武警仪仗队的战士也将向遇难者敬献花圈,市民将宣读《南京和平宣言》,最后将由世界各国的和平人士代表来撞响和平大钟。此外,在南京市的燕子矶、北极阁、中山码头等大屠杀发生地也将同时举行悼念活动。

据纪念馆馆长朱成山介绍,今年又有周秀华、倪翠萍等十名幸存者去世,目前健在的大屠杀幸存者人数已经不足200人,目前这些老人仍然克服年迈体弱来支持大屠杀作证和宣传和平。今年82岁的王津老人和84岁的岑洪桂老人受日本邀请到日本的东京大阪等举行证言集会,在现场驳斥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历史的行为。

据了解,为了让这些历经沧桑的幸存者安度晚年,南京成立了大屠杀幸存者援助协会,对幸存者进行生活、就医方面的关怀,九年来共为幸存者支出了295万元。由于幸存者口述历史在南京大屠杀史学研究中具有第一证据链的作用,抢救性的进行幸存者口述史的调查已经刻不容缓。去年以来,南京市根据国际标准启动了幸存者口述史调查,目前首批成果已经完成,今天下午南京将举行发布会,公布这些最新成果。

不知是不是巧合,日本政府在本周二的内阁会议上决定,将于今天(13日)正式公布《特定秘密保护法》。一周前,在日本执政党的强行推动下,饱受争议的这份日本《新保密法》在国会两院“过关”。日本政府为什么要制定这个《特定秘密保护法》?它对于日本有什么样的意义?《人民日报》驻东京记者刘军国作出介绍。

根据日本政府12月10日上午的内阁会议决定,日本13日公布《特定秘密保护法》,其实参议院12月6日深夜通过该法律之后,法律的内容就已经公开,朝日新闻12月8日午版整版刊登了特定秘密保护法全文,该法律包括总的特定秘密指定范围等7章正文,以及提案等内容。13日的公布就是把国会刚通过的法律以政府公报的形式刊登,让广大国民所知晓。《特定秘密保护法》规定在与防卫外交防止间谍行为等特定有害活动、防止恐怖活动等相关的事项中,一旦泄露就会显著影响国家安全的信息,可由阁僚等行政机关指定为特定秘密。如果公务员等泄露秘密最高将判处十年有期徒刑,教唆泄密也将被判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

根据规定,该法的实施将在公布日起一年内确定。13日公布新保密法后,内阁官方将成立准备室,为法律的实施着手准备成立负责制定秘密指定统一标准的“信息保全咨询会议”和负责审查秘密指定妥当与否的“保全监视委员会”。信息保全咨询会议将从信息公开、档案管理、新闻报道、法律等领域的专家中挑选成员,并将公布讨论结果。该会议还将制定“合适性评估”的统一标准,对是否适合当作秘密进行调查。

保全监视委员会将由各省厅的事务次官一级官员组成。该法律虽然被日本执政党强行通过,但民众的反对声音依旧强烈,在法律通过的第二天即12月7日,日本各地民众举行各种活动反对强行通过该法律。共同社12月8日、9日实施的全国电话舆论调查结果显示,安倍内阁支持率比上次11月的调查急剧下降10.3%,降至47.6%,这是自去年12月第二届安倍内阁成立以来首次跌破50%。

日本民众的反对声不断,国会为何还强行通过?日本问题专家刘江永介绍说,这是由于自民党在国会的多数议席优势。

刘江永:在日本的政治结构当中,不是非决定而是在国会的多数议席决定,不是目前日本选民决定,而是他们选出来的这些国会议员他们来决定法案是否能通过。这个法案虽然通过了,但是日本一些媒体和舆论就认为等于剥夺了他们的很多正当权利,所以他们发出呼声就是认为尽管这个法律通过了,但是这并不是事情的终结,而是斗争的开始,所以今后他们可能还会采取一些行动斗争,将来抵制这个法律或在一定的情况下要求撤销这个法律。从目前情况来看,在2016年以前日本参议院是不会举行选举了,现在到2016年12月这些法律还没有办法推翻。

无独有偶,就在上周,日本新设的“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即仿效美国的日本版“国安会”正式启动。刚从日本出差回来的刘江永介绍说,这些变化使得日本社会的不安感在增加。

刘江永:日本国安会的成立,还有它下一步运作很大程度上考虑到中国和朝鲜,所以在这个领域,今后有可能涉及到更多的从事日中友好事业的或一些公务员对他们加以约束,可以看到一方面中国增加透明度,另一方面日方在尽量保守日本的所谓秘密。这些秘密究竟是什么其实是很难说,有些日本民众就认为,这个法律一方面涉及到所谓日本涉外的国家安全,但是另外一方面是为了安倍内阁进一步做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掩盖事实做掩护,比如福岛核电站核废水问题,这个核污染的问题。

日本参议员山本太郎毫不留情的说:“日本现在走的道路,是重造法西斯国家。”美国有媒体评论说,如果历史重演,那似乎很有可能,日本将倒退巨大一步,回到压制的过去。刘江永也认为,日本近期的种种动作是倒行逆施。

刘江永:这个法律来看它不是一个孤立现象,跟日本的国内政治右倾化以及它针对中国在军事方面、国防方面政策有关,它下一步还要制定防卫计划大纲,还要出台未来五年军备装备计划和总的预算框架,明年还要讨论日美两国的联合作战防卫合作指针,所以是一步一步往前推进的。在这个过程中,它要加强对信息披露的封锁,要进一步对国内相关人员甚至一般公众,包括媒体,全面实行所谓保密法,来加以严格控制。虽然我们不能因此认为,日本就走向了军国主义,但是这种现象、这种趋势、这种倾向可以说是非常危险的,也是在战后日本和平发展道路走到今天,是一种倒行逆施。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