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石破天惊之明建文皇帝在大理――四川建文帝遗踪

梦回金陵――明建文皇帝在大理

作者:马光宇、马泽雷

四川之建文帝遗踪

永乐二年开春后,建文帝自滇入蜀,游四川大竹遇旧臣杜景贤,君臣二人悲喜交集,倾夜长谈。

世道凉薄,骨肉无情,经此天地巨变,建文帝终于品偿到了权力斗争的冷酷无情、血腥与无耻。提及燕王入京,金陵皇城血雨腥风,旧臣被燕军执至京师凌辱,洒尽忠臣血。随从臣子妻离子散、家破人亡的惨烈景状,建文帝自咎之情直袭心头,痛哭失声,咽潸许久,泫然说道:“我获罪于神明矣!诸人皆于我也。”

歇息几日后,建文辞别,杜景贤挥泪为之送行:

《口占一首送别君王》

君转金陵臣转乡,龙车在道实彷徨。

送王千里终须别,自恨不能立帝旁。

建文帝来到重庆,与程济、廖平、宋和、冯漼、金焦等旧臣汇合,前往襄阳王芝臣、廖平家。八月到吴江史彬家,设坛祭祀亡臣。之后云游杭州、天台和雁荡山等地。

永乐三年春,建文东归入川,重游大竹,杜景贤挽留一行于故居,君臣二人常到屋后的小山上对弈消遣,一日,俩人口渴,建文帝乃拔剑凿石成井,泉水汩汩而出,清澈甘冽,饮之不尽。建文帝欣然赋诗:

《剑井》

剑泉涌出真浆水,三角盈盈少北方。

逊位皇孙祝太祖,不知何日复当阳?

《题清风亭及剑井》

靖难旌旗下石头,鼎湖龙起去悠悠。

江山敝屐空遗恨,蜀道蒙尘怅远游。

宝剑泉中埋万古,清风亭畔哭千秋。

羁魂应逐东流水,偏绕吴门哭首丘。

杜景贤合诗云:

《剑井凿成答皇上》

圣上提剑插岩边,滚滚龙浆满帝前。

想那源头壬葵水,北方犹是朱家天。

永乐四年四月,建文帝回滇留居西平侯家。

永乐七年,建文二次入川,隐居于大竹善庆里。帝境况甚为窘迫,诸臣俱外出谋帝衣食。随臣副都御史王友德潜回本籍(蕲水县―今湖北蕲春县),变卖已产,携资来供。居之日久,帝迹渐著,恐亊洩,复返滇遁隐白云山。

永乐九年,有厮焚庵,建文入大理,李浩传信凤诗、了尘,接建文三僧入鸡足山寂照寺。半月之后,达果和尚陪建文三僧到鹤庆府观音山,遍走南北二箐,最终选定荒弃的古兰若寺。

古寺为大理国皇帝段思廉于1091年所建,掩映于青山绿水之中,背倚观音山,面迎海西海,风景极佳。放眼四顾,千顷碧潭迎面而来,极目之处,青色如黛,炊烟袅袅,端的是气象万千,景色胜白龙庵。离银厂十余里、西到佛光寨十余里、下至寅街三十里,生活、出行十分方便,三僧皆喜。

张三丰、沈万三、大云法师和弘修师太也闻迅赶来,沐晟送银二百两,将古寺重新修茸,取名大喜庵。年底于浪穹茈碧湖之滨、弥茨河畔的密林中另建白云庵。

永乐十年三、四月,应能、应贤先后撒手尘寰,建文帝悲伤至极,亲题二忠之墓,葬于白云庵之东,作七律诗以哭之:

阅罢楞严磬懒敲,笑看黄屋寄团瓢。

南来瘴岭千层迥,北望天门万里遥。

款段久忘丹凤辇,袈裟不换衮龙袍。

侍臣此日知何处,惟有群鸟早晚朝。

同年,收浪穹青索鼻赵金贵为弟子,取名文慧。

宣德二年(1427) 八月,建文帝取道贵州入蜀,三次赴重庆,大弟子文慧患病于途,卒后葬于四川邻水,当地百姓谓之“太子坟”。

建文帝出亡西南四十载,频频往来于蜀地,重庆之圣登山、建文峰、瓷器口、御临河等,与帝相关的众多史迹和地方史志,亦是建文皇帝未死而从亡的有力佐证。

1960年2月郭沫若游重庆南泉赋诗:

南泉今日我重来,且喜红梅花半开。

旧代政权存废垒,新春民意乐登台。

建文隐处埋荒草,仙女洞头有碧苔。

浴罢温汤生趣满,劲头鼓足莫徘徊。

大理龙儿2013.12.11

石破天惊之明建文皇帝在大理――四川建文帝遗踪

欢迎诸公质询,请畅所欲言!

本文所采摘内容,集历代众多学者心血,缀合成篇。期盼通过我们的努力,让这一段历史走出迷障,回归真实,上以告慰先贤,也给后人一个脉络清晰的史实。

大理有关建文帝的“二忠墓”、“潜龙庵”和“眠龙洞”等珍贵遗址,历经岁月沧桑,已破败不堪,加之当下狂热的圈地开发,湮灭在即,望我们的努力,还历史真相,让遗址得以保护!

谢谢!大理龙儿2013.7.24

参考文献:

《明史》[清]

《明史纪事本末》(清)谷应泰撰。

《道教史》卿希泰,唐大潮著。

《明朝大人物》樊树志著。

《鸡足山志》(清)高奣映著。

《建文皇帝在云南》董亮伟著。

《古滇风云人物》李一是著。

《大理古佚书钞》[明]李浩、张继白、李以恒著。

《心灵史》张承志著

《朱元璋传》宋乃秋主编

《苍洱集》周伯礼著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