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吴稼祥

想到全球大国,不能不想到海权;想到海权,不能不想到出海口;想到出海口,不能不想到延边,珲春和防川;想到这三个地方,你的心口不可能不堵,堵在心口的,不仅仅是那把中国国境线与日本海人为切割开来的15公里,更有一个国人不愿面对的问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1:图们江口地图

为什么越是被国人认为与中国越亲的国家或政府越想勒中国的脖子,而且勒得越紧?

中国地图形似雄鸡,中俄朝三国交界处的珲春在雄鸡的咽喉部位,喉结是个叫“防川”的港口,从防川沿图们江到日本海出海口有15公里的“气管”和“食道”,卡在这条气管和食道上的是块硬骨头,叫“俄朝铁路桥”,该桥有8个桥墩,俄方一侧高的5个桥墩是俄罗斯修建的,朝方一侧矮的3个桥墩是朝鲜修建的。高的也通不了远洋航船,矮的只可通舢板。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图2:骨鲠在喉,图们江下游俄朝大桥

沙皇帝国政府要比伟大的社会主义苏维埃俄国政府凶恶吧?1858年和1860年,沙皇通过中俄《瑷珲条约》和《北京条约》侵占了中国从黑龙江口到图们江口大约100万平方公里的沿海地区,但1886年经过中国官员吴大澄的拼死力争,签订了《中俄珲春东界约》,规定插有中国国旗的船只,可以经图们江驶入日本海,俄国“不可阻拦”。从那时,从图们江到日本海的航路一直是畅通的,直到苏联治下的1938年,爆发日苏张鼓峰战役,日本战败,苏联封锁了图们江口,这一封就是70年。沙皇保留的,苏联拿回去了。

军国主义的日本要比苏联老大哥可恶吧?但1895年中国战败,日本占据朝鲜和中国的辽东半岛,也没有利用对朝鲜的殖民特权封锁从防川港到日本海的出海口。最猖狂时期的日本帝国没有对中国做的事情,苏联帝国做了。

“同志加兄弟”,“鲜血凝成了战斗友谊”的朝鲜与我们的关系要远远亲过苏联或者俄国吧?但17万中国志愿军烈士的鲜血换不来图们江水向日本海的流淌。虽然1964年朝鲜政府就答应中国船只可以通行图们江下游,但结果呢,上文提到,俄朝大桥的桥墩,朝鲜的比俄罗斯的更矮,“我让你通!”朝鲜同志心里可能这样说。

从1990年到1992年,中国与解体前的苏联和解体后的俄国政府多次交涉,并且签署了《中苏东段边界协议》,协议回到了清政府和沙皇政府《中俄珲春东界约》的立场:挂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的船只可以在图们江下游自由航行。但是,仅因1992年中国与韩国建交,惹怒了朝鲜,图们江下游扼住中国咽喉的朝鲜手指,力气用得更猛。

我不明白的是,志愿军的鲜血,朝鲜原油的90%,消费物质的80%,都从中国流过了鸭绿江,为什么中国的船只就不能流过图们江下游朝鲜一侧的桥墩,也许延续下来的这种“大公无私”的外交政策更值得省度。


本文内容于 2013/12/13 8:45:00 被枪警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