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AA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他离开春晚舞台已经14年了,但每年都有他回归的传闻,他一次次否认,而且一次比一次说的绝对,但传闻却始终没有停。他现在有更喜欢的舞台,每每记者跟他聊春晚的时候,他都在牵挂他的话剧,身兼导演和演员两项重任的陈佩斯在台下平静如水,只有脸上清晰可见的斑似乎在诉说着他多年来的起起伏伏。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这次的拍摄和以往有所不同,因为陈佩斯的身体原因,我们先后两次来到话剧《阳台》的彩排现场。第一天下午2点,当我们抵达世纪剧院的时候,陈佩斯已经开始排练了。现场,除了陈佩斯之外,演员刘蓓、王旭东等也都准备就绪,按照陈佩斯的安排开始今天的彩排。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初见陈佩斯,一身休闲装扮,一双千层底的布鞋,看起来比电视上消瘦许多。我们跟陈佩斯打过招呼后,工作人员特意说:“陈老师排练的时候特别专注,一定不要打断他,不然他会发脾气”。于是,我们都尽量放轻脚步,尽量不打扰到他们的工作。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阳台》这部话剧在2004年首演,现已历时10年,风靡全国40多个城市,演出两百余场。这次演出,陈佩斯特邀刘蓓、王旭东加盟,上演明星版的《阳台》,陈佩斯表示这次演出跟以往有所不同,是非常值得期待的。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刘蓓虽然是演员,但也是第一次出演话剧,自认压力非常大,经常回到家脑子里想过过这个戏,但脑子却一片空白。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陈佩斯既是这部话剧的导演,也是演员,在排练场不但要出演自己的角色,还要兼顾导演的职责,如果演员表情、动作、节奏不到位,他会马上打断,自己示范一次,然后要求重排一遍。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王旭东是北京台的主持人,演话剧还是第一次,对于一个新人,陈佩斯对他的要求丝毫没有降低,也经常鼓励他,你演处长这个角色没问题,面对王旭东经常忘记台词,位置,陈佩斯也是耐心地提示。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在排练现场,刘蓓有一场打陈佩斯的戏,陈佩斯要求刘蓓出手一定要有力道,刘蓓说:“知道了,这不是排练吗?”陈佩斯却只给出了两个字的回答“使劲!”。马上满60岁的陈佩斯在舞台上摸爬滚打多年,即便是排练中的一个小细节也不轻易放过,力求完美。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虽然陈佩斯并不认为自己是个严厉的导演,但刘蓓和王旭东却表示:“不!他真的很严厉。”刘蓓还感叹:“陈老师已经到达一定境界了,自己严格都意识不到了,只要‘再来’两个字一出口,我们就知道错了。”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王旭东称陈佩斯的严格真的是不怒自威,如果是因为没背会、没演好,情绪没到,那没关系,如果是走神了,松懈了,注意力不集中,他会很生气,他那种生气不表达出来,他给你一个眼神,告诉你这样是不对的,他那样一种提示其实是让人很害怕的。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彩排时,有一场陈佩斯与王旭东滚打在床上的戏,这也是整部戏中可圈可点的大笑点。对于这场戏,陈佩斯先是把两人的动作,位置说清楚,后又指导王旭东应该用怎么样的情绪表情突出人物特点。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陈佩斯说王旭东的工作也很忙,尤其年底有许多主持活动,但是他也推了很多工作,对于这部戏他只能努力的往前走,我只管催他,给他提要求,他会一点点给自己加码。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陈佩斯还透露王旭东到晚上排练时,一遍一遍的排下来眼睛都发直了,还强装着微笑说:“再来一遍吧”。边说边模仿王旭东瞪眼睛的动作,不禁令人发笑。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刘蓓在剧中饰演侯处长的夫人张秀芝,一个粗悍中不失可爱的、不修边幅的中年妇女。刘蓓拿到剧本看过之后,就已经对这个角色跃跃欲试。在《阳台》排练场,刘蓓揣摩自己的角色,和搭档反复推敲,也会给搭档一些建设性的表演建议。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在陈佩斯眼里刘蓓是个聪明人,“给她一个要求,你说完她就能做到,但是尺寸节奏就得单说了,有时候她一遍做到了,下次再做就做不到了,就因为她不符合要求,节奏不对了,得一点点反反复复严格训练”。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陈佩斯对刘蓓的个人创作是赞赏有加,他说:“小改动会让原著得到升华,很多地方会处理得很漂亮,人物性格也会更丰富。”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刘蓓在排练过程中经常迸发出一些灵感,立刻拿出来与陈佩斯探讨,有些被直接采纳了,有些陈佩斯需要稍加修正;整个现场也因为她的一些“临时性发现”而充满欢笑。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在《阳台》之前,陈佩斯与刘蓓合作了电视剧《好大一个家》,两人合作非常愉快。刘蓓接受话剧的邀约,也是因为一直沉浸在拍电视剧的节奏中,之后看了很多剧本,也没有能让自己迅速想摆脱这种节奏的,索性推了所有的工作,专心排话剧。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在拍摄《好大一个家》时,刘蓓因为笑场频频为大家买吃的,这个习俗也延续到《阳台》的排练中,忘词笑场的都会自觉主动的请吃饭买零食,有时候导演为了犒劳大家也会买些零食。据爆料,饰演丽丽的女演员已经胖了8斤。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排练进行了40分钟左右,陈佩斯招呼大家休息一下,自己也去一旁喝水润润嗓子。其他人在休息的间隙,处理下漏接的电话,吃点零食补充下体力。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陈佩斯在休息的时候,除了再提示大家排练需要注意的事项,也会跟大家拉拉家常,分享下生活的小事。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大约休息了10分钟,陈佩斯又立刻进入了备战状态,开始和大家对第二场的台词。陈佩斯对每个人的台词都会在咬字、声调、节奏上做出纠正。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现场,王旭东在对台词的过程中,频频笑场,于是就向陈佩斯讨教如果真的笑场怎么办。陈佩斯说:“四个人真正进入角色演的时候,一定不会笑场,在排练当中多注意,就是笑场了也得找办法回到戏中”。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对着对着台词,陈佩斯忽然站起来说:“大家来,我们排一遍吧”。边说边走到道具旁,指挥大家各就各位,安排没有戏的演员提词,大家又迅速的进入备战的状态。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排练现场陈佩斯也会不失时机的提醒演员语调、动作这些小细节,其中一场刘蓓扮演的处长夫人与陈佩斯扮演的民工营造调情气氛,故意气站在门外偷听的丈夫的戏中,陈佩斯就提醒刘蓓,注意“啊、啊、啊”的声调和速度。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陈佩斯和刘蓓的表演,细节都通过丰富的表情表现的淋漓尽致,不禁逗笑了在场的工作人员。陈佩斯也表示这场戏是包袱最多的,每每演到此处,台下的观众都会爆笑。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没有戏份的时候,陈佩斯会默默地站在边上观看演员表演,也会被他们滑稽的表演逗笑,他从不吝啬对演员的夸奖,同样也会一针见血地指出他们的问题,不厌其烦的纠正很多次,直到满意为止。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陈佩斯说对于这部戏,自己已经演了200多场,烂熟于心,自己没什么压力。他们已经上了贼船,是下不去了,想不想演好他们就得掂量掂量了。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排练到一半的时候陈佩斯忽然觉得不太舒服,于是让工作人员拿来了治疗胃痛的药,迅速服下。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服下药后,陈佩斯的脸色还是一直不好,坐在凳子上休息。陈佩斯评价这是一部特别奇怪的戏,需要把很多的演员在舞台上的反应变成肌肉记忆,光靠大脑是完不成的,所有聪明的人在舞台上的瞬间变化,要把它变成肌肉记忆。到这儿不用动脑子想,后面该说什么就会脱口而出。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最终,陈佩斯还是没能坚持住,他特别抱歉地跟大家说:“真不好意思,今天实在是不舒服,大家散了吧,抱歉。”边说边穿好衣服准备离开。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大家把陈佩斯送到门口,陈佩斯还不忘叮嘱大家第二天排练的时间,并对今天提早结束再次表示歉意。约好下次的拍摄时间后,我们也匆忙结束了第一天的拍摄。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隔了几日,当我们再次见到陈佩斯的时候,他的状态明显恢复了。一进门,还没来得及换衣服,就跟王旭东开始对上了台词,两人立刻进入角色,表情神态都十分入戏。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我们正看得入神,陈佩斯和王旭东忽然笑作一团,原来王旭东又忘词了,并向陈佩斯讨饶:“导演,你可别给我加词了,我先把原来的记清楚吧!”然后用特别无辜的眼神望向导演。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说起记台词,王旭东表示虽然是主持人,但主持和话剧记词完全是两回事。主持人说词给的脚本是个提纲,主持人掌握这个提纲和综合信息以后,需要用自己的语言来主持节目进行表达,发挥起来比较自由,这个属于文学脚本,必须严格按照剧本说,因为剧本里的话决定了故事的走向,决定了大家表达的节奏,如果多说一个字少说一个字,完全影响了下面一段的台词。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王旭东认为这次演话剧是个巨大的挑战,“主持人只是说话,对着镜头,顶多关照一下嘉宾这就够了,演话剧不仅要把词说准,还要和其他的演员搭配好节奏,记清自己站的位置,还要做出丰富的表情,这需要一个多核复杂的计算机系统同时处理,自己是个单核的,处理起来比较困难。”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应大家的要求,陈佩斯带领各位主演现场排练了一段。陈佩斯走到门后,指挥演员就位,开始打板“5、4、3、2、1,开始”。演员们迅速进入状态,操练起来。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演到笑点处,陈佩斯立马从演员的角色转换到导演的身份,为刘蓓示范如何用夸张地动作表情亲吻王旭东才能引爆笑点。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在排练时,你能明显地感觉到陈佩斯的认真严谨,即使是在床底下准备自己戏份,听到演员说台词节奏不对,也会立刻从床底下爬出来喊停,亲自示范后重新开始。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扮演农民工的演员说:“跟陈老师搭戏又轻松又困难。轻松的是陈老师给的刺激很充足,几乎不用怎么演,自己就自然出反应;困难的地方是,陈老师对喜剧的节奏要求的很细很细,哪怕慢了头发丝儿那么一点时间都不行。”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排练告一段落后,陈佩斯和剧中主创一起接受媒体采访。被问及是否会与央视继续合作,陈佩斯表示:“之前拍摄《好大一个家》,可能央视要买,具体我不知道,只是替别人打工,当了导演并饰演了一个角色,拍完之后的事情就与自己没关系了。”

陈佩斯-春晚之外 话剧之内[43P]

在采访结束前,我们转身来到背景版后面,换个角度观察着这个虽然已有14年未登春晚舞台的演员,面对春晚的话题,他一直不接招,每每有重登春晚的新闻传出,他的回答都是否定的。或许我们真的不能再在春晚舞台看到他了,但那又如何呢?他已经找到了那个属于自己的舞台,观众也没有因为不上春晚就忘记了他,不是吗?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真正的京派市井文化代表,比东北农村老农民的低俗笑话强多了!

看着他的小品和电影长大,如今偶尔重温一下,每每笑得泪眼模糊!看着他大起大落,看着他兢兢业业,看着他屡屡拒绝“春晚”的邀请,而我们也常常盼望和期待着他能重归“舞台”,但他一次次地拒绝了。

他拒绝得那么地干脆,那么地坚决,就是不愿与那帮“戏子”同流合污!

他是一个人民艺术家,一个热爱表演艺术事业的演员,常常为了事业就而入不敷出。

一个戏子,咱们能用钱来“打发”。

而他,陈佩斯,一个有傲骨的君子,一个真正的,人民喜爱的艺术家,三言二语怎能述罄?!

陈佩斯一代笑星,如今真的老了。确实是位很有傲骨的艺术家。当年央视对陈佩斯的封杀是对全国人民的不负责行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