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超生罚款交不起,村支书家喝药死

阳信人 收藏 1 100



因为长期被征收社会抚养费,河北省邯郸市邱县梁二庄镇龚堡村村民艾广栋于12月4日上午来到该村党支部书记艾连坤家中讨要说法,最终在村支书家中喝农药中毒,经医院抢救无效后身亡。(2013-12-09 南方都市报)


今年45岁的艾广栋与妻子谢玉凤育有四女一男。从2003年第2个孩子出生,村干部就开始上门征收社会抚养费,当时要一次性支付7000元。“我们家很困难,一次性根本拿不出那么多钱,然后他们就时不时来上门收钱,有时候拿走200,有时候拿走500,都没开过发票。有了第3个孩子后,他们就要求一次性缴6万元钱,我们更是负担不了。”谢玉凤回忆道。


今年12月3日,村支书艾连坤、村主任郝广军等一行5人,以收取社会抚养费为由,强行将艾家的7000多斤玉米拉走,而这是艾家未来一年的全部收入来源。被切断经济来源的艾广栋于12月4日上午到艾连坤家理论,最终……


12月4日下午,情绪激动的艾家家属直接将艾广栋的遗体拉至梁二庄镇政府讨要说法。“镇政府不给说法我们就不走,到了晚上,兄弟艾文修留下来看着尸体。当时艾文修被他们(镇政府人员)叫到办公室商量这个事情,10多分钟后从办公室出来,就发现尸体不见了。”谢玉凤说,“当时问镇政府的人尸体哪去了,他们都说不知道。”不过,截至记者发稿,镇政府已将尸体送还艾家,但其家属拒绝透露更多信息。


12月5日,梁二庄镇人大主席曹金朝出面协调,称镇里将安排4个低保名额给艾广栋家庭,并给予1万元的体恤金和5000元的安葬费,而艾的家人并未答应这些条件,双方因此陷入僵局。


我们且抛开计生政策是否合理不说,也暂不管艾的家人与当地政府的僵局何时解开。但这种逼迫到当事人以命相抵的罚,的确让人气愤。尤其联想到近日炒得沸沸扬扬的张艺谋超生的子女不但被政府上了户口,而且如果不是媒体穷追猛打,无锡计生委至今都还找不到这个社会名流。最后迫于舆论压力才在一夜间找到,而且是张艺谋主动“投案”。


社会抚养费,俗称“超生罚款”,其初衷是为了补偿社会公共资源的不足、控制人口数量。但在某些地区却成了多生、超生的一条渠道,有钱就可以多生,多生政府就可以多收钱。并且征收金额几何,用于何处?多名律师近日向卫生计生、财政、审计部门申请信息公开,却未能算清这笔“糊涂账”。


一项有法可依的行政事业性收费,为何是笔“糊涂账”?首先是因为征收标准不一,弹性空间太大。其次是对于计生部门而言,有两个互相“打架”的任务指标:一是人口控制指标,二是社会抚养费征收指标。一些地方为了多收钱而鼓励超生,各级参与收钱者都能拿提成;一些地方不按标准征收,搞“降价促销”;一些地方收了钱还不给收据。特别引人注目的是各地似乎还有一项“土政策”:涉及计划生育的案子,有关部门不愿受理。


显然,社会抚养费亟须规范。同时,相关部门应该尽快信息公开,以透明换取社会信任。


山东省阳信县国土资源局 邱海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